美团创业故事:王兴和他的“八大金刚”

摘要: 有太多的错误可以致你于死地的,永远别觉得自己做得很好,还差得太远,一旦你要觉得自己做得很好那就离死不远了。

1

五一放假,去南京,顺便尝试了美团打车。

老王问,“感觉怎么样?”

我说,司机很得意,说只有南京才有美团打车。不过车还是少,有一次还没叫到。

老王是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餐饮平台总裁王慧文。

美团还小的时候,员工喊王慧文老王,叫王兴是兴哥。现在,美团点评将近3.5万人,难免会有人分不清,把老王的演讲也给按到兴哥头上。

王慧文和王兴是清华的同学兼室友。2001年清华大学毕业后,王兴去了美国特拉华大学,王慧文去了中科院声学所。在美国,王兴知道了世界正在发生的变化,比如社交网络。2003年底,两个人一起退学,再加上王兴的高中同学赖斌强,三个人开始创业。

赖斌强是三个人里唯一计算机专业出身的人。他从广州辞职来到北京,要看看产品怎么样了,得到的回答是:还没有呢,我们还在学编程。

他们先搞SNS,又搞输入法,两年折腾了差不多10个项目,都没什么起色,最后决定再回到SNS,专注在校园上。2005年12月8日,校内网正式上线。杨俊、付栋平和陈亮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分别加入这个团队的。

校内网不能算太成功,融资不顺,最终卖给了千橡。但每人拿到了不少的钱,也不能算失败。

2007年,校内网(改名为人人网)锁定期一过,王兴和郭万怀、杨俊、付栋平再加上来自百度的穆荣均,一起创建了饭否和海内网。后来饭否被关,为了让团队有事干,又搞了美团网。

王慧文、赖斌强结伴出去欧洲、东南亚游玩了一年,回来,拉着陈亮一起搞了淘房网。淘房网进展也不是很顺利,花了很多钱去做广告,但效果并不好。这也是王慧文学到的一个教训。

2010年12月,王兴给王慧文打了一个电话,大意是:你就别搞了,我这边发展挺快的,也比较需要人,你们来吧。于是,当初的那个创业小团队又聚到了一起。

即使是在饭否被关停的时候,王兴的团队都没有散。只走了两个,一个独立开发者回老家了,另一个是张一鸣去找其他的创业机会,后来就创建了今日头条。

穆荣均说,这个团队没散,有一个原因是,王兴很努力,从不停止尝试。

2

我以前问王慧文:为什么相信王兴?愿意抛下自己的那一摊事(淘房网)到美团。

“他人比较正直。这是非常重要的基础。”王慧文说,王兴非常努力,人也很聪明。“其实你能猜的出,总不至于说这个人很傻,但是我愿意。”

团队里有些人觉得王兴有点儿像刘备。刘备落魄的时候,张飞、关羽们也愿意跟着,早期还老打败仗。

刘备三顾茅庐,王兴六次拜访干嘉伟。

朱啸虎老是感慨,“如果阿干(干嘉伟),或者去任何一个人,拉手肯定会解决这些问题。”干嘉伟婉拒了拉手网吴波的几次邀请,原因是他看到了葛优代言的广告。他之前在阿里干了11年,见过泡沫也见过危机,觉得钱应该花在投入产出比最好的线上,而不应该浪费在又贵、转化率又低的电视广告上。

干嘉伟站在外面看美团,“电子商务是鼠标加水泥,他们以前都是玩鼠标的,水泥基本上没见过,但他们很勇敢地冲进了一个自己以前非常陌生的领域。做事情非常的敬业、非常的认真。”最终,干嘉伟成为美团第一位COO,并帮助美团打造出一支强有力的地面部队。

最近,干嘉伟确认离开美团点评加入高瓴资本,外界就有很多猜测,说是被挤走了。实际情况却未必是这样。美团点评和阿里的正面交锋越来越多,作为当年阿里铁军的核心人物之一,干嘉伟必想和马云搞太僵。要知道,当年王刚和程维刚拿了腾讯钱那阵子,也都不好意思再跟马云一起打牌了。

“他们就像春秋里的晋文公。”创始资本创始人周炜说,互联网创业圈里有那么几个团队,跟着老大一起干了很多年,都没散。一下科技CEO韩坤也是这样,周炜2014年投资一下科技的时候,发现,韩坤带的还是2008年做酷6的那个队伍。

晋文公还是重耳的时候,在外面流浪了十九年,落魄的不行,身边有很多能人异士,每个国君都想邀请他们来做上卿,但他们都不肯,就跟着重耳到处流浪,好像每个人也没做出什么大事情。但等重耳成了晋文公,只一年时间,晋国就成了春秋霸主。

到今天,校内、饭否的早期核心团队大多都还在美团点评,并担任核心职位。这原本是一个让人钦佩的事情——一起创业十年多,核心团队都没有流失。但是,到了一些媒体人口中,就变成了王兴任人唯亲。

传得最多得是“表弟”殷志华。王兴也很无奈,发了个朋友圈辟谣,自己没有任何表弟在美团工作过。

实际上,殷志华既不是王兴的表弟,也不是其他人的表弟,只是还没毕业的时候就加入了美团。因为晋升特别快,身边的同事就开玩笑,升这么快是不是王兴的表弟,就叫他表弟殷志华。

公司人员调整原本是正常的事情,周炜有个人才火箭理论,认为要在业务的发展不同阶段用不同的人。但大众都喜欢负面新闻和八卦。2014年底,团购大战结束,美团人员调整的时候就有一些负面传闻。

当时王兴聊到这件事,他觉得,随着公司的团队规模变大,每个人在承担的事情会发生变化,是很常见的问题。一个公司高速增长,最理想的情况是所有人都随着业务成长高速成长,从最下面补充人。但是美团所在的行业特征是快速成长,都是几倍的成长。所以,美团一方面尽量给大家提供机会,但另一方面还要引入一些人,也不能完全靠内部人员成长起来,会有一些摩擦,这也是正常的。

实际上,我认识的几个美团早期的人,除了王兴,职位都在不停的变化。王慧文一开始做技术,又去做产品,还负责过市场,最后去搞外卖。职位的升降也很正常,美团10号员工,水滴互助创始人沈鹏提到过,干嘉伟加入美团后第一件事就是划分了大区,他相当于降了级。但沈鹏发现干嘉伟在阿里也是这样上上下下的,干过总监又被降到主管,再一点点自己做回来。

还有传言说美团有小圈子,王慧文曾说过“只喜欢产品技术出身的人,其他的别想升职”。但实际情况是,和王慧文关系最好的沈鹏是销售出身。沈鹏离职去创业,告别餐吃了3次,王慧文哭了两回。

沈鹏说,“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家老是黑美团,还把我凑成了八大金刚。”

这就是老王,王慧文

这就是老王,王慧文

3

美团打车在南京试运行的新闻出来后,我问王慧文,这是你偷偷搞得吧?

2012年底,美团在团购市场中开始显示出明显的领先优势。王兴认为,团购不等于 O2O,只是O2O中的一种形态,未来会有更多符合用户体验的形态。他让王慧文和沈鹏成立了一个新的部门,叫“新产品部”,去探索和孵化更有竞争力的产品。他们做了很多商业分析,后来确定的第一个项目是搞外卖。

美团外卖一开始是保密的,很多人不知道他们在干嘛,还有人传沈鹏离职了。美团外卖公开后,一个美团的朋友跟我说的是:沈鹏又回来了,在跟老王搞外卖。

实际上,一直以来,美团都在小范围尝试各种适合美团的O2O形态,悄悄上线,大部分跑不通了,又悄悄关掉。只是打车可能太有话题性了,被大规模报道了出来。

先在小范围尝试,可行了再推到全国,这也是一贯的方法。2010年美团还是一天一团,也就是一天只推一个产品。后来,有人先提出来能不能一天多团,他们就在几个二线城市试行,可行了又大规模推广起来。

王慧文有个说法,叫:边算账,边开城市。

选择做多少个城市?要从哪些维度出发?有哪些要素需要考虑?王慧文去美团时,美团刚开了28个城市,但是当时判断最终开300个城市是没问题的,关键是什么时候开到多少个城市。

2015年外卖大战正酣的时候,问他美团外卖的战略战术有什么独特的地方吗?他说,更倾向于整个战争都结束了再讲,因为有些东西还是很值钱的。万一对手学去了呢?

问了好几遍,王慧文给我讲了个故事。2009年,饭否被关闭后,王兴一直希望把饭否重新做起来。后来,有个投资人找到王兴,说自己有关系,你把饭否卖给我,我能让它重开。但王兴很诚实的对他说,自己在做一门新的生意了,并兴致勃勃地向对方讲述了团购有趣的地方。那个投资人就是徐茂栋,他后来就收购了窝窝团。美团就多了一个竞争对手。

王慧文现在肯讲的都是团购的经验。

在一个竞争里,要么垄断供给,要么垄断需求。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垄断商家的难度非常大,但在小城市里因为商家数量少,你要垄断商家的难度就小。所以在小城市,“胜敌”就是“溃敌”,而在大城市“胜敌”不能“溃敌”。如果你能溃敌,就有根据地能盈利了。当时美团判断是到分出胜负的时候,竞争对手会把尾部城市关掉,而美团在尾部城市赚钱。

分胜负,就是比体量和比财务状况。你的体量大,但是亏了很多钱,你也很难胜出。体量大,亏的钱和竞争对手差不多,那就有机会。

2014年下半年到2015年上半年,很多创业者掉到泡沫的深坑里面。王慧文觉得,他们掉到深坑里,其中一个原因是没有砍业务的能力和勇气。

美团当时关了4个城市,分别是龙岩、马鞍山、玉林和赤峰。砍了业务,投资人质疑怎么办?团队士气怎么办?对融资的影响又怎么办?这在当时对美团的挑战非常大,就有消息传,美团资金链断了,开始关城市了,团队要完蛋了。但是美团扛过来了。

这就是“做正确的事”和“做容易的事”之间非常关键的差别。

4

一位O2O的创业者给我看他们投资机构群里的截图,说创业者和投资人都在关心美团打车的事情,认为美团在打车这件事上很有优势。美团在三四线城市的口碑和普及度都很高。打车和送外卖,场景也说得通。

王慧文说,美团做打车从满足用户的需求出发,还在摸索。

有媒体认为,美团做打车是为了讲故事。“美团大肆扩张新业务,是战略倒退。”王慧文置之一笑说,他们看不懂就当我们在打十三幺吧。

外界质疑美团,是因为与BAT相比,美团看起来没有主营盈利业务。腾讯有游戏,阿里有电商,百度有搜索,都是现金奶牛,但美团的业务好像都在开拓期。

王慧文呵呵一笑,说,我们这么多年,一直是多线作战。

这两天,投资圈里传一个段子。说有个创业者找丁磊,想把这个公司卖了,再去做一个新的创业。丁磊说,你已经有一个公司,为什么不把它做好?而去做一个新的公司?

投资人们都感慨,现在的创业者心态越来越浮躁了,各种各样的商学院此起彼伏,你能学到很多东西,但你看到的的诱惑也多,最后变成不专心,结果你原本有机会在你这个领域成为最大的赢家,但你老觉得在别的地方也能做一块儿,最后变成在各个部分都是一个平庸的角色。

如何区分业务不专心和必要的多元化呢?周炜觉得,这就跟《三体》的故事一样,就是黑暗森林和降维打击。

你本身的领域如果有足够多的地方可以让你去占领的时候,你到处乱跑肯定是不对的。什么时候应该去别的地方布局?是你赢面已定,这个时候,你不布局也是错的。

江湖乱战的时候,你去谈布局,这事儿就不大靠谱。但赢面已定以后,下一步的战争可能就不在你这个领域打了,对手也不是你现在的对手了。就像美团点评自己,从团购大战里出来,战场就自然转切成了O2O。京东和阿里,一开始是挣的是电商,但到今天,他们能打的已经是基础设施,是物流,是金融。

北森CEO纪伟国在朋友圈里感慨:蚂蚁金服+口碑杀入美团领地,美团推出打车服务杀入滴滴领地,战斗从来不会停止。

周航也曾经感慨:在O2O这个战场,没有永远的霸主,只会有新的模式不断出现。永远在进化,根本没有终极。“到了某个节点,这场仗就打完了,我就消停了,我就在这个领域成为新一代O2O的霸主了,没有这回事。这里不是线性的进化过程,而是指数级的进化过程,永无宁日。”

5

王兴严肃、认真、话少。

猫眼电影徐梧刚加入美团的时候,跟王兴坐同一张办公桌,一起坐了好久,偶尔的交流是王兴跟他借眼镜布。

沈鹏进入美团的时候,王兴面试就跟他聊了聊兴趣和爱好,沈鹏觉得王兴对销售没太多兴趣,又不怎么爱说话。人人网筹建糯米时,沈博阳找沈鹏,开出的条件是解决北京户口,年薪35 万元,那时候沈鹏才23岁,很冲动的想作为一个关键人物和沈博阳一起搞。而且,美团正在飞速扩张,团队还在磨合阶段,销售与品控部门之间开始有 PK。那会儿王兴正好不在公司,沈鹏把要走的想法告诉了其他几个人,大家都留他,但他下了决定。

王兴回到公司知道了这个事,周六的晚上,下着大雨,跑到沈鹏家里去问他有没有时间一起聊聊。两个人一起聊了很久,沈鹏发现王兴是一个很有诚意,并且十分注重团队的人。再后来,再有人挖他,他都不为所动了。

今天的王兴,跟以前的不同吗?

有时候,他看了我的稿子,会截个图给我,说里面有处错误。有一次是关于土豆杨伟东的,还有一次是关于互联网金融的,这应该说明他的兴趣特别的广泛。我知道,有些创始人再业务忙碌了以后,只会看助手和市场给他们挑选的内容,而这些内容往往是屏蔽了“坏消息”的。

有个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发我一张图,王兴指正了他一个单词的拼写错误。“这说明,王兴是一个很细心,也很开放的人,愿意跟别人交流。”他说。

王兴以前说创业,“有太多的错误可以致你于死地的,永远别觉得自己做得很好,还差得太远,一旦你要觉得自己做得很好那就离死不远了。”

其实,每个人看到的事实都会很不一样。这是我知道的美团点评,可能和外面听到的不一样。

饭否刚刚十岁了,王兴仍每天在上面记录生活,一天能更新个十条。

(原文刊载于:商业与生活 ;原文标题:《风口里的美团:王兴和他的团队》;文:朱晓培)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Judy·商业与生活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评论(6

  • 積家正和 積家正和 2017-05-18 15:35 via weibo

    转发微博

    0
    0
    回复
  • 春川铁板鸡 春川铁板鸡 2017-05-16 11:24 via weibo

    媒体大都这样,讲良心的越来越少

    0
    0
    回复
  • 亚鱼 亚鱼 2017-05-16 10:39 via pc

    团购这场大战现在终于到了有功成名就的记录了,虽然更多的人在关注共享单车。不管怎样,胜者为王,多听听老人言总是好的。

    0
    0
    回复
  • 达人-灵儿 达人-灵儿 2017-05-16 10:37 via weibo

    转发微博

    0
    0
    回复
  • 行者林演耿 行者林演耿 2017-05-16 09:53 via weibo

    坚持 | 他们先搞SNS,又搞输入法,两年折腾了差不多10个项目,都没什么起色,最后决定再回到SNS,专注在校园上。

    0
    0
    回复
  • 繁星算命馆 繁星算命馆 2017-05-16 09:48 via weibo

    现在怎么样了?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