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智能革命》:数据如何左右时代?

摘要: 生产力决定上层建筑,然而引领生产力发展方向、引起生产力发生量变乃至质变的是走在时代前沿的是上层建筑中的知识。

作者:李彦宏,等。李彦宏是百度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硕士毕业于美国布法罗纽约州立大学计算机科学,先后担任道•琼斯公司高级顾问、《华尔街日报》网络版实时金融信息系统设计者,以及Infoseek公司资深工程师。持有“超链分析”技术专利。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2017年4月出版

“π,圆周长与其直径之比,这是开始,后面一直有,无穷无尽,永不重复,就是说在这串数字中,包含每种可能的组合:你的生日,储物柜密码,你的社保号码,都在其中某处;如果把这些数字转换成字母,可以得到所有的单词,无数种组合:你婴儿时发出的第一个音节,你上一个心上人的名字,你一生从始至终的故事,我们做过或者说过的每件事,宇宙中所有无限的可能。都在这个简单的圆中。用这些信息做什么,它有什么用,取决于你们。”

上面这段话是美剧《疑犯追踪》中最经典的台词之一,编剧巧妙地将中小学数学知识上升到认识论层面,指出了AI的重要命题:万物皆数。数学毋庸置疑是人类社会进步的一块核心基石,是人类认知把握世界与自身的理性武器。

古时人们对数据的应用

哲学问题史上一个永远绕不过去的命题就是“人是什么?”在马克思式的“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之后,经由科技的变革,将“一切社会关系”在内的几乎所有事物,都转换成了可以严密计算的数据,转换成了计算机的燃料,人也就成为了可以显示在屏幕上一连串可以系统计算的数据。

《孙子兵法•计篇》有云:“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囿于时代的技术水准限制,兵家对于天时地利人和的计算也只能是军事核心团队基于千变万化的战争现况的模糊计算。

古代人有没有对于超强智能的渴望?有的,《三国演义》中诸葛亮的神机妙算便是一个例证,比如赵云陪同刘备前往东吴假戏真做迎娶孙尚香前接受了诸葛亮的三个锦囊妙计,如果说依靠蜀汉方面的密探可以知悉乔国老、吴国太、孙尚香的地位和性格、东吴核心集团的人际关系以确定计策,但是像诸葛亮这样远程把握住每个锦囊的使用时机将事件的偶然性降低到了最小,放在古代人们会夸赞丞相神机妙算,交给鲁迅会批评诸葛亮为“人智近妖”,放在今天,诸葛亮更像是对东吴方面实现了大规模的监控的超高性能计算机,否则东吴也不会轻易“赔了夫人又折兵”。

当今数据产生的影响

今天,对于天时地利的勘测对于生活日常的便利已经绰绰有余,我们的手机已经可以接收到至少每个小时的实时天气情况,基于“刘备”和“孙尚香”们的生活习惯提供的大量数据预估他们下一步的行动也并非不可能了。是的,就是习惯。

我们难以想象自身所带有的习惯会产生多大的数据量,更难以想象这些数据在超强的智能机器面前意味着什么。数据并不只是我们用键盘输入的“白纸黑字”,更包含着我们在习惯的驱动力诸种行为和倾向,仅运动手环记录下的数据一项就包含着一个人的身体健康状况和活动范围,一个人的数据可能并不能说明太多,但随着基数的增大,每个人在计算机的视域中就成了清晰可辨的、独一无二的运动点,未来的人口管理自然而然也就精细到了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倘若能够合理利用好人工智能,医疗保健体系必将会得到质的飞跃。未来蕴藏在过去与现在之中,不难想象其他行业也会在预测上得到强化。

上个世纪中国作家废名写了一本有趣的小说叫做《莫须有先生坐飞机以后》,讲述了莫须有先生坐飞机后观念上受到的冲击,我想面对智能时代的变革的人们所受到的冲击并不会比莫须有先生受到的小。一般人所能看到的人工智能,只是冰山上极为小的一角,如同人们在交易市场上可以看到股票数字的跳动,却想不到每个数字背后存在的无限偶然性与必然性事件,也看不到对于这些事件转化为一系列数据的周密计算。人们只是看到了一个结果,事件的过程会显得越来越隐秘,这时过程已经不是拙劣的人为掩盖,而是一系列我们所难以追踪的数据计算。

去年“AlphaGo”战胜围棋大师李世石意味着的不仅是后者事业上的忧伤,更是智能机器人在封闭系统中超强的计算和学习能力。“习”在《说文解字》的基础释义是“数飞也”,包含着学习的基本模式:重复,人类孩童在学习的时候可能需要几次到几百次的模仿,而人工智能在更新自己的学习模式后面对海量的数据进行无数的重复后离人类越来越近,同时其超强的计算和记忆能力人类却望其项背。人工智能拥有的数据素材越多,算法越先进,其得到的结果也越精确。

中国所拥有的算法并不落后于世界,而中国这个十几亿人口的大国所拥有的数据素材是其他大国望尘莫及的,并且信息的交换成本前所未有的降低,相对于其他诸多国家和地区,中国大陆的信息交换成本尤其的低,后者是这本《智能革命》所没有提到的一个潜在前提,以搜索引擎起家的百度享受着这个巨大优势。

数据化时代的未来

“智能时代的曙光已经降临。”这话并不是第一次听闻,展望AI前景的也不只是百度一家,然而能够系统地介绍AI的技术难关和发展现况并拿出具体成果的,恐怕也只有谷歌、百度这样走在时代前沿的科技公司。科幻作家倾向于基于当下人类社会伦理道德对于智能时代不同形式的“恶托邦”的揣测,无论是人类社会在向智能时代转变时激烈的阵痛,还是完成智能改革后“人类将要被机器人统治”人类存在的担忧。务实肯干的工程师不止是奇思妙想的科幻作家,他们在面对科幻作品的时候不止是看到“幻”的一面,更看到普通人难以深入分析的“科”的一面。

李彦宏提出了“强人工智能时代”遥不可及的无限接近模式和“弱人工时代”也相距甚远的观点,对人工智能神话的去魅的同时和对现今巨头群雄逐鹿环境的分析,指出当下是奋发向上的中国抓住智能改革的追逐乃至赶超世界的最佳时机。

相较于产业发展严重失衡的美国,李彦宏相信中国的智能产业发展在强力高效的政府宏观调控下将会在与实践结合的过程中走更加普惠大众的路线,而出于对综合国力和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的考量,政府与企业间的密切合作值得看好。生产力与技术的互相带动发展逐渐普惠社会大众,这当然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画面, 我们也相信中国能够在智能革命中充分发挥自己的体制优势,实现普惠的最大化,将社会改革的阵痛降低到最小的程度。

生产力决定上层建筑,然而引领生产力发展方向、引起生产力发生量变乃至质变的是走在时代前沿的是上层建筑中的知识。精英对于改变整个社会生活工作方式的影响力越来越明显,好比二十年前或许有人会讨论信息时代里人对计算机和手机依赖的弊病,二十年后智能手机不仅仅变成了大多数城市青年的身体之外的器官,也成为了广大农村地区老百姓的掌中宝:精英阶层已经悄然改变了整个社会的生活娱乐方式,甚至我们可以说是精英阶层在塑造着芸芸大众的生活。这种说法可能会犯政治正确的错误,但精英阶层引领大众前进的大方向,很可能是一条在各个社会中通行的规律。

事实是,今天美国政治选举中出现的问题已经反映出了数字权力与政治权力的交锋,民主制度不但陷于在现实党派的利益纠缠的淤泥,同时在以海量数据为基础的计算面前显得出奇的迟钝低效,而Facebook反倒成为了左右政局不可小觑的力量,造就了今日美国政坛的一个迷思,一个无政府主义者所期盼的春天。这很有可能是个错误的春天,民意的数据化意味着反映民情的效率提高的同时,也可能意味着民情更加容易被操控。智能时代的人类,究竟是离社会现实越来越切近,还是越来越遥远,恐怕只有在智能时代真正来临的时候才有答案。

或许,“强智能时代”真的是一个无限接近而不可抵达的彼岸,科幻作家对于机器人统治人类的想法有过于前卫之嫌,但我们不得不考虑在“弱智能时代”里,数据化的人所面临的种种困惑乃至危机。

【钛媒体作者介绍:顾方明】

《智能革命》已纳入钛媒体Pro版书库。每位Pro专业用户一年可以在书库中任意选择三本书,由钛媒体免费赠送哦~点击链接、登录,进入“前沿书库”选书:http://www.tmtpost.com/pro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灰犀牛领读者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评论(1

  • 自然醒 自然醒 2017-05-16 10:21 via pc

    《智能时代》的确是一部好书,里面也可以看到很多百度的理念,大数据肯定是基础,良好的算法模型也是相当重要的。关于人工智能,发展会随着技术的发展和大数据的不断积累而越来越完善。在未来,把灵犀语音助手,siri这样的软件打造成钢铁侠中的贾维斯肯定也不只是科学幻想。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