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动漫激进并购却换来业绩大幅下滑,一场赤裸裸的资本游戏?

摘要: 作为A股少数几家动漫公司之一,长城动漫从2014年净利润7473万元,到2015年的1839万元,再到2016年的净利润巨亏,业绩下滑速度何其之快。巨亏的背后,与公司大手笔买买买的策略有密切的关系。

净利润亏损8063万!

这是号称要打造“东方迪斯尼”的长城动漫,在2016年,也即上市之后的第3个年头交出的成绩单。

作为A股少数几家动漫公司之一,长城动漫从2014年净利润7473万元,到2015年的1839万元,再到2016年的净利润巨亏,业绩下滑速度何其之快。

巨亏的背后,与公司大手笔买买买的策略有密切的关系。

自2014年底借壳上市以来,公司先后收购7家动漫游戏类公司,打算打通从IP原始创意到动漫影视、游戏产品发布,再到优质动漫影视或游戏的衍生产品销售,以及线下实地体验等整个娱乐产业链。

想法很好,但现实却啪啪打脸。最新公告显示,收购的7家公司中,5家公司有业绩对赌,其中4家在2016年没有完成对赌,1家勉强完成;另外2家没有对赌协议的公司,其中1家深陷亏损泥潭。

蹊跷的是,尽管收购的数家公司业绩远不如预期,但是并没有阻止长城动漫继续买买买。初步统计,长城动漫已经收购和正在收购的公司共有11家。

通过并购实现外延性增长的公司并不少,比较典型的有游戏上市公司掌趣科技、公关上市公司蓝色光标等。而频繁的并购,在外界看来,本身就是一场赤裸裸的资本运作游戏。

“我一直研究长城动漫,有个问题始终弄不明白,这11家动漫公司本身就没有在真正盈利,收购之后,又没有真正的资金注入扶持它们继续发展,就摆在那里不动了,那当初收它干什么?”湖南一名从事动漫行业多年的人士,向娱乐资本论表达自己的困惑。

长城动漫在整合宏梦卡通后,拥有《虹猫蓝兔》

小娱就业绩亏损、连续收购多家公司等问题,致电长城动漫,多次拨打才有人接听,接听电话的人表示,董秘还没有到位,目前不方便回答问题。公告显示,长城动漫董秘、副总经理赵璐已于2017年1月辞职,目前由董事长赵锐勇兼任董秘。

豪掷10亿买7公司仅1家业绩达标,长城动漫连发致歉公告

2014年11月,长城动漫发布收购预案,拟以10.16亿元的总价,购买7家公司100%股权,分别是诸暨美人鱼、湖南宏梦卡通、杭州东方国龙、北京新娱兄弟、上海天芮经贸、杭州宣诚科技、滁州创意园。其中,控股股东长城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杭州长城持有诸暨美人鱼100%股权和滁州创意园54.26%股权。

长城动漫实际控制人赵锐勇曾经对媒体解释,每一个标的都是精心挑选的结果:宏梦卡通、东方国龙和诸暨美人鱼3个子公司主营动漫原创;新娱兄弟、宣诚科技主攻游戏领域;滁州创意园则为实体动漫游戏基地,并与天芮经贸共同担负起动漫衍生品运营。

“本次重大资产购买完成后,本公司将转型为涵盖动漫设计、制作、动漫游戏、创意旅游和玩具销售等动漫业务的大型文化类企业,控股股东长城集团将协助公司对拟收购标的企业进行整合,发挥最大限度的协同效应,增强上市公司盈利能力,提高股东回报。”长城动漫在公告中乐观地表示。

然而,收购之后上述7家公司并未如预期的那样产生协同效应,增强盈利能力,甚至其业务发展止步不前。

“长城动漫我去过,当时它收的几家动漫公司基本上处于停滞状态,没有开工。一般情况下,动画公司员工都是热火朝天的在忙,但他们就是很清闲,基本上看不到什么经营。”一名杭州动漫公司的高层表示。

该人士还提到位于杭州的东方国龙。资料显示,该公司已成功制作《金丝猴神游属相王国》、《球嘎子》、《兔儿爷008》、《红豆伢》和杰米熊系列动画片。

“东方国龙以前做了一个杰米熊,这是福建的服装厂(泉州盛克鞋服有限公司)旗下品牌,就相当于给人家服装厂拍了一个广告片,拍广告当然是赚钱,但是你要做原创就没有这个能力。”

果不其然,近期长城动漫发布2016年年度报告,公司去年实现营业收入3.27亿,同比下滑8.6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063.21万元,同比下滑538.54%。

这是长城动漫借壳上市3年来,首次业绩亏损。公司2014年和2015年净利润分别为7473万元、1839万元,盈亏相抵之后,公司3年来一共盈利1249万元,平均每年仅盈利400多万元。对于一家A股上市公司来说,这样的平均盈利水平确实不高。

对于亏损的原因,长城动漫列出了5大理由:包括子公司商誉测试减值,政府补助减少,存货跌价,坏账计提,破产清算等。其中,前3大原因都与长城动漫借壳上市时收购的7家公司有关。

年报显示,这7家公司中有4家没有完成业绩承诺,具体情况如下:

另外3家公司中,只有游戏公司新娱兄弟完成6524.60万元净利润,但只比承诺业绩高出约25万元。其余2家公司——宏梦卡通和滁州创意园,由于没有业绩承诺,无法比较,但是,宏梦卡通去年净利润亏损1909.45万元。

对于业绩相差甚远的子公司,长城动漫还发布致歉公告称,“长城动漫董事会及董事长、总经理对此深感遗憾并向广大投资者诚恳致歉”。如果把这份致歉公告跟当初收购上述公司的豪言壮语做对比,反差之大不禁令人唏嘘。

娱乐资本论还注意到,上述4家业绩没有达标的公司,之前一两年其实都圆满完成了业绩目标。

比如,诸暨美人鱼2015年实现的净利润,比当年承诺的高出19.18万元;东方国龙2014年和2015年,比承诺金额分别高52.62 万元、12.4万元;天芮经贸2015年高出75.07 万元;宣诚科技2015年高出2.67万元。

对此,前述杭州动漫公司高层认为,“长城动漫收购的这几家公司里面都有对赌,它前一两年都是刚刚好完成,这明显是一个资本运作。你看它股票就知道了,该涨的都涨完了,现在它们已经没有必要去支撑这个业绩了。

并购中疑似股权腾挪,全产业链模式遭质疑

尽管买下的多家动漫公司业绩不如预期,但是长城动漫并购之旅并未终结。

就在披露亏损的2016年年报的同时,长城动漫又发布新的资产收购方案,以2000万元的价格从陶江军手中买下浙江新长城动漫有限公司(下称新长城动漫)100%股权。新长城动漫旗下拥有创作、制作、策划、发行、管理于一体的完备团队,长城动漫打算通过这次收购进入动漫电影领域。

不过,新长城动漫的业绩状况并不好,甚至还在亏损之中。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131.24万元,净利润-380.15万元。更奇怪的是,收购这样一家亏损的公司,却并没有附带任何业绩承诺。

查阅公开资料发现,这家所谓的新长城动漫,和上市公司长城动漫不仅名称类似,而且在股权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新长城动漫的唯一股东原本是长城动漫的控股股东长城集团。2015年1月,长城集团将新长城动漫100%股权,以20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自然人王培火,2016年10月王培火又全部转给陶江军。这意味着,亏损的新长城动漫,经过2次辗转,从长城集团手中又卖给了上市公司。

除此之外,长城动漫还有2家公司的收购事项正在推进中,过程也十分曲折。

去年6月29日,停牌4个月的长城动漫发布公告,拟斥资7.08亿元收购灵境科技和迷你世界两家动漫产业链公司,公司的想法是,打造以IP为核心的生态链,丰富线下衍生品行业。

然而,这次收购方案于当年10月被证监会否决,理由是关于标的资产盈利预测的信息披露不充分。但是,长城动漫并不气馁。一个月后,公司董事会决定在修订完善收购方案后,再次上报证监会审批。截至目前,收购方案还没有过会。

娱乐资本论初步统计,上市后短短2年多,长城动漫已经收购或者即将收购的公司达11家。

年报披露,长城动漫未来的发展战略是:以原创IP为核心抓手,将动漫影视IP、游戏IP充分融合互通,紧密跟踪动漫影视产品、游戏产品的市场发布动态,将一些市场反应较好的产品迅速衍生品化,充分挖掘优秀IP的经济效益,达到一鱼多吃的目的。再辅以现实主题乐园同网络虚拟世界进行线上线下的互通,给消费者提供全产业链的完整娱乐消费服务。

长城动漫旗下IP

然而,对于这种看上去行得通的全产业链战略,前述杭州动漫公司高层并不看好。

“长城动漫借壳了四川圣达,然后去年又剥离了焦炭业务,改个名字变成动漫企业。然后又收了一堆动漫所谓的上下游这些公司,但是整合产业链,不是找个人就能做的。”该高层人士表示。

“首先并购的这几个公司都是很一般的公司。比如宏梦这家公司,收购完之后基本就解散了,而其他公司,在收购之后基本也没有在生产新的动画片。哪里来的收入呢?”

就连长城动漫本身,也不得不承认前述7家公司大都资质平平。

年报显示,诸暨美人鱼“在行业中的竞争地位有限,市场占有率较低”,宏梦卡通“有着辉煌的过去,但是由于经营不善陷入经营困境”,东方国龙“资金相对缺乏,自我发展速度较慢,市场占有率较低”,宣诚科技“目前规模较小,市场占有率较低”,天芮经贸“在玩具供应领域的市场占有率较低”,滁州创意园“市场影响力有限,市场占有率很低”。

前述杭州动漫公司高层进一步分析称:“如果它去做资本整合,为什么不去收熊出没、收喜羊羊这种有生产能力,能产生好IP的公司?收了一堆小公司倒是名义上各个环节都占上了,有什么实质用途?”

“长城系”坐拥3家上市公司,长城动漫成“弃儿”?

不停买买买的恶果,就是不断吞噬长城动漫的净利润。

公司年报中提示了一项重要的风险——商誉减值,2016年末公司非流动资产商誉占净资产的比例达到166.15%。根据相关规定,商誉将不做摊销处理,但需要在每年末进行减值测试。如果长城动漫收购的公司未来经营状况不佳,不能实现盈利,商誉将面临计提资产减值的风险,进而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实际上,商誉的风险已经开始浮出水面。由于天芮经贸2016年业绩不达标,长城动漫对此计提商誉减值准备达3434万元。

不仅如此,频频收购,也导致长城动漫在资金方面捉襟见肘。年报显示,目前长城动漫账上现金只有8900万元。

由于借壳上市时长城动漫采用现金方式收购前述7家公司,但是目前公司还有很大一部分的股权转让款未支付,“如果在需要支付股权转让款时,公司未能形成足够的现金流,银行等金融机构又不予借款,那么存在未及时支付股权转让款导致的财务风险”。

从控股股东长城集团的角度来看,手头也不宽裕。截至今年4月6日,长城集团持有长城动漫股份5228.1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6.00%,但是长城集团所持长城动漫的股份累计被质押5000万股,超过其所持公司股份的95%。这意味着,长城集团通过股份质押,借钱给长城动漫的空间也几乎没有了。

“目前动漫行业的形势其实是非常好的,长城动漫在这一块可能没有用心去运营。”上述湖南动漫业内人士说。

在他看来,动漫投资不是投项目,而是投团队,有了好团队才能够做出好的项目,再通过平台的运营,才能尽快地变现。

“长城动漫收购了不少动画公司,但是它对产品和内容并不懂。只有投资方和操盘手的理念相同才能强强联合。如果你在运营这一块不去认真地做,只是买了一个IP,就觉得可以做大做强,这个感觉就有点忽悠了。”该人士表示。

娱乐资本论注意到,长城动漫实际控制人赵锐勇还控制了长城影视、天目药业2家上市公司,精力似乎并不完全集中在长城动漫1家上市公司上。

而且,这3家上市公司似乎都经营得不太好。长城动漫去年业绩亏损8000多万、市值32亿,相比同行有较大差距:奥飞娱乐去年净利润4.98亿、市值197亿,美盛文化去年净利润1.9亿、市值131亿。

第2家上市公司长城影视,去年净利润增幅只有10%,在电视剧公司中处于下游位置;市值52亿,也几乎是影视公司中最低的。

第3家上市公司天目药业,也是业绩多年徘徊在盈亏边缘,市值只有40亿的壳公司,目前正在新一轮重组中。

【钛媒体作者:娱乐资本论,文/杨柳青】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资本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左手娱乐,右手资本,你就是跨界达人!(公众号:yulezibenlun)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