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上台,曾“蒸发”韩国3000多亿的“限韩令”要解禁?

摘要: 文在寅上台后,韩国正部署的“萨德”将何去何从,“限韩令”会否解禁?

文在寅上台后,韩国正部署的“萨德”将何去何从,“限韩令”会否解禁?

文在寅的个人经历给众人了留下了“卢武铉的影子”的印象,“重振经济”则成为他的重要纲领之一,甚至还想搭着"一带一路"东风给韩国企业带来新项目。

如何缓和与中国的关系,将成为文在寅上台后,韩国经济的关键棋局。

首先,是否要消除去年8月份以来的“萨德”?亦或者,“落子无悔”?

在不少国际观察家看来,文在寅是实实在在的“亲华派”。而文在寅也在多个场合公开表态反对部署“萨德”反导系统,2016年1月,韩国共同民主党访华三日,韩方代表特意指出,文在寅等几位潜在总统候选人已表明应将“萨德”入韩事宜交由下届政府重新研究的立场,向中方转达相关情况。

投桃报李,中韩市场似乎也开始“嗅”到了缓和的气味。

5月12日,韩联社发文称,新总统一上任,中国娱乐圈的氛围正悄然出现变化,很多中国公司开始主动来询问韩国艺人的市场安排。甚至很多之前因为“限韩令”而放弃项目的公司开始准备启动手里有韩国有关的项目。娱乐资本论就了解到,由韩星李钟硕、90后小花旦郑爽主演的《翡翠恋人》,据片方介绍:“现在平台已经问我们要片子了。”据悉,这部剧早就确定要在腾讯视频上线、卫视平台则待定。

无独有偶,演唱会公司风格盛典董事长李小雷告诉娱乐资本论,限韩令对演出市场影响太大了,目前他们手上有两站EXO、一站防弹少年团和四站AOMG,“只要限韩结束,马上就做。”

所有的“蠢蠢欲动”,都在等待靴子落下的那一刻。

新韩国总统文在寅号的新风向

自从萨德事件出现之后,中国看得见摸不着的“限韩令”就一直像一只无形的大手左右着中韩之间的经济。作为韩国的主要经济支柱之一的文化产业因为限韩令备受打击。据娱乐资本论调查,2016年8月,从传言开始的近三天的韩国股市,JYP跌了5.4%,市值缩水97亿,SM跌了4.8%,市值缩水314亿,CJ E&M跌了8.99%,市值缩水2444亿,YG跌了11.98%,市值缩水760亿……加起来,一共3615亿韩元,换算成人民币,则是21.5亿左右。

据了解,韩国“服务业项目”一季度出现“史上最高”的88.6亿美元赤字。运输业和旅游业的损失最为惨重,而且损失还在逐步扩大,仅仅3月份赤字就达到32.7亿美元。而更令韩国产业界忧心的是,从3月16日至4月9日,访韩中国游客锐减63.6%。受此拖累,韩国旅游业一季度总赤字也冲高到37.4亿美元。韩方分析这都是因为“反萨德”措施。

几个月前,韩国“亲美保守派”还在向经济界信誓旦旦地表示“挺一挺就过去了”,还给旅游业支招去吸引日本、中东和东南亚游客。新加坡联合早报网3月19日报道,韩国K-pop偶像明星纷纷选择转战东南亚市场。

但是无法否认的是,14亿人口的中国,是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中产阶级人数已经超越美国,而韩国只有5000万人口,中国市场对于韩国经济依然意义重大。

前总统朴槿惠的下台使得韩国民众又看到了中韩关系复苏的希望,外加上此次新总统文在寅在竞选时一直抨击韩国政府萨德部署。

2016年1月,韩国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八名议员四日起访华三日,届时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等就“萨德”反导系统问题进行面谈。韩国方面就开始向中国开始“示好”,代表团成员宋永吉说:“决定部署‘萨德’之后,中国游客比前一年同期减少了28%,中国人主要使用的首尔市内免税店里中国游客的销售额和百货店的中国游客销售额分别骤减了26%和25%。”宋永吉说,代表团希望通过此行缓解韩流在华发展受限、经济交流合作受阻的情况。

他说,在改善韩朝关系方面,中方的作用很重要,因此此行将与中方讨论相关事宜。他还指出,文在寅等几位潜在总统候选人已表明应将“萨德”入韩事宜交由下届政府重新研究的立场,因此代表团将向中方转达相关情况。

另外,文在寅在竞选时公开表态反对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尽管韩国已就部署“萨德”向美军开放绿灯,但韩国三个在野党都反对部署,并要求现政府推迟和取消部署计划。

文在寅日前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甚至表示首尔应学会对华府说“不”。被韩国国内视为“亲华派”的文在寅在稳操胜券之后,公开声称“部署萨德的问题应交由国会和新政府来决定”,还决定“当选后首先访问美国”,提出要稳定局势,总而言之就是执行温和政策。而他的“向美国说不”的口号更是俘获了民心。

“限韩令”已经松动?

5月12日,韩联社发文称,新总统一上任,中国娱乐圈的氛围正悄然出现变化。

它举了两个例子。第一,韩星李光洙所属经纪公司金刚近期接到了中方的广告代言咨询。

第二,朴海镇所属经纪公司方面表示,公司日前与优酷、爱奇艺等中国视频网站通过电话,虽难立见成效,但预测今年年内韩剧也许可以重新在中国播放,中断的中韩合拍也可重启。

环球网还引用了韩国《文化日报》的报道,5月11日,韩国几位在音乐公司工作的人士表示,不断有中国娱乐公司询问旗下歌手日程,“他们是为在中国解除‘限韩令’的瞬间,能立刻‘抓住’韩星做准备。”

此外,中韩两国领导人11日通话的消息传出后,韩国SM、YG、FNC等上市娱乐公司开始上涨。

数据显示,5月11日,SM(旗下艺人包括SJ、少女时代、EXO、NCT等)股价上涨2.43%;YG公司(BigBang、李钟硕所属社)股价上涨+4.13%;FNC(也就是FT island,CNBLUE的所属社)股价上涨1.25%,次日继续上涨1.36%。

得到了国人普遍支持的“限韩令”真要解禁了?!

一位资深韩流专家不以为然:“其实韩国媒体、其它民间组织的声明、个人的猜测和希望被断章取义还挺多的。这事儿暂时没什么谱,最终只能参考官方韩国政府发出来的消息。”

不过,她也补充道:“总统换了,算是有了台阶下了,不可能中韩关系永远一个萨德摆在中间,说彻底不交流不往来了。必须承认的是,以前提都不敢提,但最近没原来那么敏感了。”

娱乐资本论第一时间联系到优酷、爱奇艺、芒果TV等平台方相关人士,有的表示没收到过这样的通知,有的直言:“应该暂时不会”。

不过,小娱了解到,由韩星李钟硕、90后小花旦郑爽主演的《翡翠恋人》,据片方介绍:“现在平台已经问我们要片子了。”据悉,这部剧早就确定要在腾讯视频上线、卫视平台则待定。

无独有偶,演唱会公司风格盛典董事长李小雷告诉娱乐资本论,限韩令对演出市场影响太大了,目前他们手上有两站EXO、一站防弹少年团和四站AOMG,“只要限韩结束,马上就做。”

虽然“解禁”八字还没一撇,甚至不少声音认为“只要萨德不撤,限韩就永远都不会解禁”,但几乎所有原本砸了钱制作完毕、但因涉韩不能播出继而回不了本的,早已开始蠢蠢欲动。

市场传出来并不都是好消息,新总统的上台能否改变“限韩令”?目前整个市场处于观望状态,表现在资本市场上,至少几家韩国娱乐公司的股价还处于不稳定状态:CJE&M(韩国最大的娱乐集团)股价下跌1.30%,次日继续下跌0.84%,JYP(Got7,Wonder girls所属社)股价下跌-0.85%;另外,5月12日,刚刚上涨的SM、YG股价同样发生了回落,分别下跌1.46%、1.47%。

综艺已适应“去韩化”?

小娱曾做过报道,指出“限韩令”发威以来,电影、网剧卡得比电视剧松,综艺成了重灾区。

为什么江苏卫视《我们相爱吧3》,这样一档明星假想恋爱节目,会请来真情侣郑恺&程晓玥?

参考2017年湖南卫视《我是歌手》改名《歌手》、赛制大变,浙江卫视《跑男》改名《奔跑吧》,什么意思?“限令”下,去韩化、被动改变和创新,目标越大、越要守规矩。

一个典型的案例,原定2016年湖南卫视第四季度播出《来吧说做就做》,因为节目是韩国制片人金荣希团队做的,加上总局审核没过,一直延播。没想到,近期转移到了江苏卫视,且改名为《来吧兄弟》,嘉宾没变,还是陈小春、潘玮柏、包贝尔等人,预计5月将播出。

为什么总局愿意松口呢?一位广告圈人士认为,这是一个折中、平衡的处理办法。“换一个比湖南关注度低一点的平台也好,不然一个投资过亿的节目,说不播就不播?总要让制作公司少亏点吧,不然以后谁还敢投资?它算是一个典型案例,同时也是给大家一点信心把。”

当然,纵使没有限韩令,诸多业内人士认为,失去了韩国团队的加持,也能让行业冷静下来,寻找自身的不足。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给小娱算了一笔账,《跑男》只有第一季前几期是韩国团队做的,后来发现水土不服后干脆让浙江节目制作中心做了。《旋风孝子》是韩国金荣希团队做的,收视率、口碑不如预期,引进这个项目的人曾吐槽号称4亿冠名并未落实,因为资方不满意扣了款。

至于安徽卫视《丛林的法则》,中韩两国制作团队曾发生巨大的分歧,最后边缘化了韩方团队,“说到底还是平台为大嘛,韩方不了解中国观众、get不到我们的点,最后找了国内其他制作团队救了场,剪辑也是中方在负责。你看第二季,已经改名叫《我们的征途》了。”

一位资深导演告诉小娱:“虽说韩国的模式研发、创意研发,依旧值得我们学习。但韩国制作团队进入中国后,能否适应?能否出好的作品?国内市场已经没有那么迷信韩方了。”

多名圈内人士一致认为:“不管是电视台、还是制作公司,未来肯定不会再那么疯狂聘请韩星、买韩国版权、或大张旗鼓以请韩国制作团队为卖点了,不管是模式抄无可抄,还是上头号召要有文化自信、要鼓励原创,还是说要提高风险意识,韩国元素多少回退潮的。”

中韩合拍、同步播出遭“啪啪打脸”,影视剧的路在何方?

再说影视剧领域,“限韩令”越往后越卡的紧,幸运的话,早点播出或上线可逃过一劫。

举个例子,电影方面李准基、周冬雨主演的《谎言西西里》8月9日上了;郑秀妍参演的《那件疯狂的小事叫爱情》8月12日上线了,而《非常父子档》也在11月4日机智地逃过一劫。

且不说使用韩星,难有大的水花。使用韩国制作团队的中韩合拍片,成品和质量都不敢恭维。

小娱曾报道过,讲述三位女性创业的励志电影《梦想合伙人》,用了因《来自星星的你》而一炮走红的导演张太维,这是他首次拍摄电影,电影制作成本超了1亿,但口碑、票房惨淡。

虽然中方一致认为韩国导演活儿好、价钱合适、听话,但语言障碍、沟通成本、文化差异造成的水土不服也是会呼吸的痛。比如杜华曾告诉小娱:“当时给张太维看《梦想合伙人》的剧本时,他很喜欢,但也对剧本中的故事表示有些不理解,因为韩国很少有女性选择创业。”

近年来,类似《梦想合伙人》这样邀请韩国导演和制作团队合作的情况屡见不鲜,但是成绩都不亮眼:《分手合约》、《大明猩》、《我是证人》是其中为数不多票房破亿的电影,而大部分能够达到四五千万已属佳绩。在这样的现实环境下,后续《和黑粉结婚了》等相继扑街,中韩合拍片真的有好的未来吗?“纵使韩流真的回潮,资本被教育了,肯定要大浪淘汰吧。”

至于,引进剧方面,播得早的腾讯《W两个世界》、优酷《任意依恋》《步步惊心丽》、搜狐《评价女王》顺利上线。再往后才上的乐视《花郎》、湖南卫视《师任堂the Herstory》则都遗憾退场。在引进剧方面,虽有《太阳的后裔》成功在前,但后续的《任意依恋》《步步惊心丽》套路满满,没有水花。反而没怎么宣传的《鬼怪》,意外成为了2017年神剧。

总的来说,中韩合拍、或者斥巨资引进韩国IP版权,并非长久之计。当韩流“回流”的时候,估计市场必然逐步冷却,而且日剧、泰剧成为替代品后,效果也并不差。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资本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左手娱乐,右手资本,你就是跨界达人!(公众号:yulezibenlun)

评论(4

  • 沿一 沿一 2017-05-22 17:34 via iphone

    没有一朝一夕的成功,任何市场都是慢慢成熟的,不怕等,怕的是一味模仿,引进。

    0
    0
    回复
  • BS BS 2017-05-15 19:35 via iphone

    我想。呵呵。对美国说不?韩国做得到吗?日本这个世界第三大经济体都做不到。韩国民族自信没有错,但过度高估了自己在国际和地缘政治中的地位就不好了。撤萨德我看还是得美国松口。

    0
    0
    回复
  • stand0328 stand0328 2017-05-14 23:00 via pc

    有一点不明:就算萨德真的取消,那我们应该把乐天放在什么位置?也就是对乐天的态度应当如何?

    1
    0
    回复
  • xzavier xzavier 2017-05-14 16:54 via iphone

    至少现在有所缓和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