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90后崛起的音乐人,开始用数字专辑收割00后

摘要: 在线数字专辑发行已成主流。

在线数字专辑发行已经成主流,如网易云音乐这样的垂直音乐社交平台已经成为传统音乐人的“复出”之地,也是新晋独立音乐人的圣殿。

活在80、90后心中的朴树回归了,他回归的方式是以数字专辑的形式在网易云音乐独家首发,不过这次,除了吸引80后、90后老粉丝,他可能要通吃00后了。

4月30日,他发布了第三张专辑《猎户星座》,在不到4天的5月3日凌晨,已经突破了10万张的销量,其中新专辑先行曲《清白之年》在网易云音乐的评论数量迅速上万,并多天高居网易云音乐新歌榜前列。

垂直音乐社交平台:用户活跃的圣地

先来聊聊朴树这次选择的首发平台网易云音乐。目前主流的音乐平台中,网易云音乐的内容最为丰富,除了新碟、榜单之外,主推歌单,各种各样的奇葩歌单是网易云音乐的标志性内容。网易云音乐在操作界面上同样下了很多功夫,专辑封面采用超有feel的黑胶唱片的设计,并不多见,给人怀旧复古的感觉,而且整个界面设计排版清晰,让人专注于音乐本身。

网易云音乐在保证基本功能的同时更加专注于社交,产品逻辑以用户为中心,三大核心功能是私人歌单、歌曲评论、歌曲推荐,注重音乐的发现与分享,在音乐内容和特色功能上都实现了较好的差异化。

但这不是主要的。

为什么它知道我想听这首歌!

不知从何时起,读娱君身边就有各种小伙伴惊呼:为什么它知道我想听这首歌?

网易云音乐的定位是,依托专业音乐人、DJ、好友推荐及社交功能,在线音乐服务主打歌单、社交、大牌推荐和音乐指纹,主打发现和分享。核心玩法是歌曲评论与自主歌单,通过精准的算法推荐让用户更容易发现好音乐。

就读娱君了解到的,网易云音乐使用了3个维度向人们推荐音乐:朋友推荐、人工推荐、智能个性化推荐。

众所周知,让自己的朋友知道自己的品味,甚至得到认可,给予人的成就感激励是巨大的。而纯算法的“智能推荐”是基于用户在客户端的操作行为、搜索习惯挖掘到的规律,这种推荐能大致满足普通大众的需求。

不过大数据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私人艺术偏好属于非常感性的问题,有些事情没有专业编辑做推荐确实会略显单调。在朋友推荐+智能个性化推荐的基础上,再介入专业人员的人工推荐,满足用户最深层的需求。

除此之外,网易云音乐特别引入了众多歌手、独家DJ和音乐人,搭建私人电台和DJ音乐平台,在各平台内容同质化严重的当下,更能增强体验粘性,维系社区。

这些,让网易云音乐成为国内最活跃的在线音乐平台之一。热度指数也如专辑销量一样飙升。

(几大主流音乐平台百度指数走势,网易云音乐上升明显)

但只光用户喜欢还是不行的,网易云音乐瞄准的是整个在线音乐市场。

除了前文提到的朴树这种传统音乐人,新晋新人和独立音乐人也都选择了数字专辑这种形式,以近期人气暴涨的赵雷为例,2月初《歌手》节目播出前,赵雷和《成都》就曾一度从网易云音乐引爆至全网,其原创数字专辑《无法长大》,在网易云音乐销售早早突破10万。

而2月初《歌手》节目助推后,专辑销量更是突破22万张大关(在QQ音乐、虾米音乐、酷狗音乐等的总销售额是10万张左右),销售金额也超过350万,创独立音乐数字专辑售卖纪录,毋庸置疑成为独立音乐发展的新标杆。

音乐付费土壤培育

自从2015年12月,网易云音乐独家发布独立音乐人陈粒单曲数字专辑《爱若》,打响独立音乐在线营收第一枪以来,就一直成绩不凡。我们来看看网易云音乐发布的原创数字专辑的其他成绩:

2015年12月,网易云音乐以1元一张的价格在线售卖陈粒数字专辑,也是独立音乐界的第一张数字专辑《爱若》,单月销量超过10万张。要知道,相对“小众”的独立音乐人那时候能获得这样的销量实属不易。这件事也成为独立音乐界一个标志性事件。

2016年网易云音乐数字专辑购买人数同比增长超过7倍,数字专辑销售额同比增长超过16倍。

陈粒的《小梦大半》在网易云音乐的销售额高达100多万,远高于其他平台;

赵雷的数字专辑《无法长大》累计卖出了22万张,高于其他平台销量总和;

李志的数字专辑《在每一条伤心的应天大街上》,上线两天即突破100万销售额;

……

这些数据让网易云音乐成了国内原创音乐人最重要的数字专辑发行平台之一。

当然,除了原创音乐人,网易云音乐在欧美音乐数字专辑发售上,也具有独特优势。比如,在一体共和乐队数字专辑《Oh My My》, TAYLOR SWIFT数字单曲《I Don't Wanna Live Forever》上,网易云音乐的售卖成绩都位于行业前列。

近年来,老的音乐人、新的独立音乐制作人,都无一例外的选择了网易云音乐这个数字专辑发行平台来发表新作,为什么呢?

垂直意味着精准营销

音乐人与明星艺人不一样,他们的作品带有极强的个人色彩,他的输出渠道也不像演员那样多样化,只有他们的歌,通过歌曲来“圈粉”。该音乐人的曲风你不喜欢,你就不会去欣赏他的歌。

通过音乐社交平台关注的粉丝,因为大家是因为同样喜欢音乐才加入到网易、腾讯等音乐社交平台的,更是因为喜欢某一个歌手的歌曲而聚集在一起的,所以当平台推荐新专辑时,这些粉丝更倾向于直接购买。

所以对于好妹妹乐队、李志、陈粒等独立音乐人来说,在这种垂直社交平台上,以数字专辑的发行的方式更加有利于他们。

利于正面宣传和幂传播

不像微博上泛社交的属性,音乐社交更拉近人的距离。关注同一个歌手的粉丝,大家的话题、倾向基本是一致的,因为话题只会是他的歌曲。

在粉丝看来,这个人的作品我喜欢,我愿意在这里讨论他的作品。而不是在微博上跟一群并不欣赏他音乐的人讨论他的八卦、穿衣风格什么的。他每发一次新专辑,我都愿意购买,也愿意给他留言去赞美他的曲子,而不会向微博等泛社交平台那样引起口水战和反效果。

比如说独立音乐人李志,他在网易云音乐上拥有超过173万的音乐粉丝,这个数字甚至三倍于其在微博上的53万粉丝数(他的数字专辑《动静》在网易云音乐独家首发,售价9元每张)。

粉丝因为喜欢他的作品而聚集在一起,话题讨论升温会带动大家传播的欲望。粉丝们愿意分享到各个平台(比如分享到微信朋友圈),让更多身边的人知道,起到了病毒式幂传播效果。而口碑一旦建立,氛围什么的就比较容易建立,网易云音乐的评论社区发展至今,已经成功培养出“听音乐,逛评论”的用户习惯。

这种正面的幂传播对独立音乐人来说,极其重要。

目前,网易云音乐的评论功能是活跃度最高的。比如2月初《歌手》节目播出后,赵雷和《成都》被更多的人关注,粉丝大幅上涨,目前,《成都》在网易云音乐上已经有26万评论,而获赞最高的评论已经有38万点赞了。

随着网易云音乐的用户基数越来越大,口碑效应就会几何级增大,此外,

收割00后年轻听众

在各大在线平台,你只要付费了,这首曲子、这张专辑你就可以在线听或者下载下来听,拿着一个手机就能完成。目前使用在线音乐APP的用户跨度从75后到10后,但评论、转发的主力还是90后、00后这些新新人类。而数据显示,相比同行,网易云音乐的用户更年轻化,也更活跃。

使用网易云音乐听歌时,如果看到一段特别触动人心,或者特别符合你当时听歌心境的歌词/评论,就可以把这段歌词/评论自动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微博上形成“自来水”。

这就相当于是坐收00后粉丝啊。

更重要的是,作为普通听众,一个21世纪的新青年,你现在还有卡带机、唱片机、CD机么?

文/毛利小二郎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读娱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读娱
读娱

作者介绍:读娱(ID:hanguoxingyule),专注娱乐+互联网+商业,记录泛娱乐产业的大情小事。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