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离职创业频现纠纷?看看特斯拉是怎么处理的

摘要: 高管离职后在原东家的同一业务领域创业成为友商时,员工保密义务和招揽老东家战友员工的问题就成了“齿轮”级的琐碎法律问题。

2017年04月20日,特斯拉宣布在全球范围内召回5.3万辆Model S和Model X电动车,解决手刹出现的问题,原因是2016年2月份到10月份之间生产的这些车辆的电动停车制动器可能因为包含问题齿轮而导致手刹无法释放。

就在此前一天,特斯拉还撤回了针对公司汽车自动驾驶团队离职高管的一桩诉讼,诉讼中特斯拉起诉公司自动驾驶团队前项目经理斯特林·安德森(Sterling Anderson)违约,指控其窃取公司保密信息以及从公司汽车自动驾驶团队挖人。

这种诉讼也是很多公司在高管离开原公司、另起炉灶时通常会面临的问题。如果说高管单飞从事不同业务领域,产生这种纠纷的可能性还比较小的话,那么,高管离职后在原东家的同一业务领域创业成为友商时,就会经常面临两个常见的纠纷:

  • 保密义务:高管从原公司离开时带走或利用原公司的保密信息,可能涉及违反与原雇主的保密协议;
  • 招揽人才:高管从原公司招揽人才加入自己新的创业公司,可能违反与原雇主约定的禁止招揽条款。

像往常一样,让简法帮从现实的案例开始解析。

无人驾驶的创业和收购战争

2017年初,安德森离开特斯拉,与谷歌的前高管克里斯-厄姆森(Chris Urmson)联合创立从事无人驾驶的Aurora公司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这成为无人驾驶领域的人才单飞创业系列诉讼的一个缩影,以下为相关故事的梗概。

2016年1月,谷歌无人车项目联合创始人之一Anthony Levandowski和谷歌地图原负责人Lior Ron从该巨头离职,联合创立了Otto公司,研发卡车的自动驾驶系统。成立不过半年时间,这家 40人团队公司的就被Uber以6.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这两位创始人也面临原雇主类似的窃取商业秘密和挖老东家墙角的指控;此外,收购方Uber也受牵连被另行起诉到法院。

2016年3月11日,通用汽车宣布收购A轮融资完成不到半年的Cruise Automation公司,媒体报道的收购价格超过10亿美元,通用汽车2016年二季度季报中披露交易价格为5.81亿美元(现金加股票)。

2016年8月6日,谷歌无人车项目的技术负责人Chris Urmson在服务了该项目七年多时间后宣布离职,在回顾完自己的无人车项目经历之后,他说:“如果我可以找到另一个让我痴迷的项目,并且项目能够有起色的话,我会认为自己双倍幸运(twice lucky)。”

Urmson很快找到了让自己再次幸运的项目,媒体在2016年12月发布了他在无人车领域进行创业的报道,尽管当时没有人知道他秘密的联合创始人是即将从Uber离职的自动驾驶团队项目经理安德森。

不幸的是,二人的秘密项目很快就在特斯拉提起的诉讼中孵出水面。2017年1月4日,安德森从特斯拉正式离职,尽管他在2016年12月早期就跟公司提出离职,但为了保持团队稳定推迟了几周,等到特斯拉在自动驾驶模式下发生撞车事故之后进行的自动驾驶系统升级完成之后才正式离开。

2017年1月26日,也就是安德森离职当月,特斯拉起诉他违约窃取公司保密信息以及招揽公司员工,他的联合创始人以及二人的创业公司Aurora也在被告之列。

2017年04月5日,有媒体依据美国证监会披露信息报道了Aurora已经完成了310万美元融资的消息。

2017年04月19日,特斯拉和安德森宣布达成和解。

离职高管的保密义务和禁止招揽员工义务

在起诉状中,特斯拉指控安德森窃取公司自动驾驶项目的保密信息,以及违反禁止招揽公司员工的协议约定,要求法院判决禁止各被告不得使用其保密信息、在安德森离职后一年内不得招揽公司的员工,并且要求持续审计Aurora的系统,以防后者不当保存或使用特斯拉的专有保密信息。此外,特斯拉还提出了金额待定的赔偿要求,包括赔偿律师费等诉讼费用。

1、保密义务

特斯拉在起诉状中指控:在特斯拉工作期间,安德森接触到公司大量机密和专有的文件和数据,其中包括公司最具竞争力的敏感信息。这些信息大部分存储在公司发给安德森的笔记本电脑上,而安德森则定期备份到外部硬盘上,即使在他决定离开特斯拉准备开展自己的创业项目之后仍操作了这样的备份行为。

安德森在2017年1月4日正式离职后,并没有按照与公司签署的协议向特斯拉返还这些硬盘,硬盘上包含公司成百上千G的最具竞争力的敏感信息。事实上,当被公司要求搜索和说明其占用的所有特斯拉设备和数据时,他保证“对所有的帐户和设备进行了全面、合理的搜索,并没有找到任何其他属于特斯拉的东西”时,甚至根本没有提到前面提到的硬盘。而其保证的内容是不真实的,那些设备和数据至今仍然下落不明。

从起诉状的事实陈述中看,安德森从2014年入职后余公司签署了一系列协议,包括2014年11月11日签署的入职Offer、2014年12月2日签署的《员工专有信息和发明协议》以及安德森在离职前于2016年11月3日以电子方式签署的简式保密信协议。协议中规定了他必须将所有的专业时间和精力用于特斯拉的工作,并同意不因任何其他目的使用或披露特斯拉的机密和专有信息。

在专业VC投资的创业公司以及成熟的科技公司中,除了一般性的保密义务之外,公司通常还要求员工签署《员工专有信息和发明协议》,或者在劳动合同中约定知识产权的条款,针对员工入职之前的知识产权和工作期间产生的知识产权进行明确的权属约定,通常都不允许员工在离职后继续使用工作期间创造的属于公司知识产权的职务作品,否则就可能面临公司的违约或者违反保密义务的指控。

员工离职时,公司通常会要求员工返还公司电脑及存储设备等财产,并从员工个人邮箱账户等设备和系统上删除公司的保密信息,在不便于核查和证明的情况下(譬如存储在云系统上的信息)则要求员工签署保证书,保证已经尽力检查和删除了公司的保密信息。

在很多情况下,离职员工可能会无意识地带走了公司的保密信息,尤其是在当今互联网等技术急速发展和变革的时代,但离职员工需要注意的是:避免明知是原东家的保密信息或知识产权却仍去使用的情形,这可能会面临官司。严重的情况下甚至可能会带出刑事责任,遭遇警察甚至检察院等国家权力的介入,简法帮之前曾经分享过类似的案例。

更值得员工注意的是,以当前的技术能力,公司通常可以聘请数据分析专家查清楚员工私下拷贝的保密信息,哪怕被“彻底”删除的信息或痕迹都可能在很大程度上进行还原,所以,对于故意的窃取行为,公司只要愿意出钱通常都能查出来。重要的不是行为是否够隐蔽以及有多高水平,重要的是看劳资双方约定的义务和责任范围。

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点击查看VC投资的中国创业公司常用的高管员工保密、知识产权归属和不竞争协议对保密义务和禁止招揽员工义务的约定。

2、禁止招揽员工义务

特斯拉在起诉状中还指控:安德森曾利用职务之便招揽特斯拉的工程师,最终向至少十几个人提供了Offer,直接违反了他的禁止招揽合同义务。最后,被招揽的特斯拉工程师中只有两人离开了安德森的创业公司,另有一人在提出辞职后又改变主意留了下来。安德森甚至使用他的特斯拉公司笔记本电脑在特斯拉的工作场所与Urmson合作从事与公司相竞争的创业事务。2017年1月26日,安德森被指控将他的特斯拉笔记本电脑带到Urmson的家中,访问了一份题为“招聘目标”的文件,并继续拉拢特斯拉员工加盟。

2017年1月3日,特斯拉自动驾驶团队的三位工程师通知公司他们决定加入安德森的创业公司Aurora,其中一个后来改变了主意继续留在了特斯拉。特斯拉指控安德森这时开始掩盖他的招揽行为痕迹:

  • 他清空了公司发给他的iPhone,不仅清除了他在离职时应当返还给特斯拉的相关公司资料,还清除了他招揽特斯拉员工的短信和电话记录;
  • 他从公司发行的笔记本电脑中删除文件,试图防止文件恢复并修改了其他文件上的时间戳,试图混淆文件最近修改或访问的日期;
  • 他删除或清除了包含或提到Aurora的文档及互联网浏览历史记录,包括Aurora的人员配置计划和招聘目标。
    从特斯拉起诉状披露的事实陈述中看,安德森在与特斯拉的协议中承诺:在任职期间及离职后一年之内,他不会直接或间接地招揽任何特斯拉雇员终止与特斯拉的雇佣关系。

特斯拉则指控安德森在任职期间以及离职后都不断招揽特斯拉的员工,而且为了规避禁止招揽员工义务,采用了交叉分工的间接招揽方式:安德森负责招揽Urmson确定的老东家谷歌的人才;而Urmson则分工负责安德森确定的老东家特斯拉的人才。

与保密义务不同,禁止招揽义务的监督和实施则要容易很多,因为原东家只要知道了离职员工的去向,就很容易发现违反招揽义务的行为。同样,重要的不是原战友有没有加入,重要的是禁止招揽义务的限定范围,譬如是否限定战友主动加入,还是无论是主动招揽还是被动接受,原雇主的员工都禁止聘用。

保密和禁止招揽员工争议的和解

2017年04月19日,特斯拉和安德森宣布和解,媒体报道和解协议的内容主要包括以下几项:

  • Aurora同意与特斯拉签订为期一年的禁止招揽协议;
  • Aurora同意独立第三方在2018年2月前对其文件系统进行审核(计),以确保公司未使用特斯拉指控窃取的任何数据;
  • 该创业公司同意支付特斯拉10万美元(安德森将其定性为审计费用)。

这时候,双方都公开宣告诉讼战争的胜利:一方面,与特斯拉的诉讼请求相比较,除赔偿金额之外,这家新秀汽车巨头的要求基本都得到满足;另一方面,安德森则认为诉讼和解还了自己一个清白,他相信自己没有违反保密义务,所以也不怕特斯拉对新公司进行审核(计),所以都不惜掏钱让特斯拉派独立的第三方审核(计)。

特斯拉在诉讼和解的媒体声明中写道:

特斯拉针对安德森先生、Urmson先生和Aurora的诉讼已经达成和解。根据和解协议,安德森先生对特斯拉的合同义务将继续生效,并将延伸至Aurora公司,而且增加了更多具体的保护措施以确保没有进一步的违约行为。该和解协议还设立了一个流程,让特斯拉收回被带走的所有专有信息,并规定Aurora的计算机系统接受持续的审计以监控特斯拉财产被不当保留或使用的任何情形。最后,特斯拉拿到了10万美元。

安德森则在博客上阐述了自己对特斯拉起诉的看法:

我们创立Aurora是为了推动行业的发展。无端的诉讼只会拖行业的后腿。今天,在提起诉讼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后(而且在我们能够提出抗辩之前),特斯拉已经撤回了他们的诉讼,没有拿到任何损害赔偿,没有得到律师费赔偿,也没有得到任何不当行为的法律定性。我们甚至同意补偿未来审计的费用,以便证明Aurora知识产权的完整诚实。

结语

特斯拉与离职高管的争议本质上是一场人才和信息技术的战争,只不过当今更多地发生在技术公司和离职创业的高管之间,只不过在无人车及人工智能等高技术领域反映的更为突出而已。

特斯拉在起诉书中的控诉一针见血: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功能被广泛认为是自动驾驶领域最先进、最安全和最可靠的技术。传统的汽车制造商在拼命追赶的同时,也创造了一个追求迅速致富的环境。仅仅几个人的小型程序员团队拿着样品软件就能卖出高达10亿美元的价格。

譬如,通用汽车在2016年7月份收购了一个40人的无人驾驶创业公司Cruise Automation,收购价格接近10亿美元(简法帮注:通用汽车2016年二季度季报中披露交易价格为5.81亿美元)。在2016年8月,Uber收购了成立不过半年时间的另一家无人驾驶创业公司Otto,价格超过6.8亿美元。安德森及其业务合作伙伴,包括最近从谷歌无人车项目离职的技术主管Urmson决定尝试类似的淘金致富之道。然而,与其他的近期创业公司不同的是,安德森和Urmson采用了不当的方式来获取优势。

作为离职创业者,安德森先生和Urmson先生相信清者自清,前东家作为技术巨头起诉只能妨碍但不能阻止他们推动行业发展的创业事业。特斯拉召回自己的律师军团之后,他们的创业公司Aurora总算是可以全力推进无人驾驶技术的研发和商业化,而不再有后顾之忧,也能更加轻松地通过融资补充弹药了。

无论从特斯拉离职的安德森和从谷歌离职的Urmson事实上是否真的如特斯拉控诉的那样利用不当的违约方式推动了他们的创业项目;也无论二位优秀人才的创业到底是为了“淘金”还是为了推动行业发展的梦想;抑或无论最终创业能否成功,技术公司和从技术公司单飞的高管可能都要提防的是:员工保密义务和招揽老东家战友员工的问题都是“齿轮”级的琐碎法律问题,提防因为这样的齿轮卡壳而导致整个公司突然不能再次起步。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简法帮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简法帮
简法帮

评论(2

  • CCC CCC 回复YeahSir 2017-04-26 14:51 via pc

    CCC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YeahSir YeahSir 2017-04-26 14:51 via pc

    哇塞,没看懂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