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特服装工厂:新流水线,新工人丨钛媒体《在线》

摘要: 酷特智能的实验室里,那些把C2M付诸实践的年轻面孔。

钛媒体影像栏目《在线》,每周出品,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时代的个体。图文、视频版权为钛媒体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使用,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2003年开始由 B2C向 C2M (按需定制)转型的红领,将在年内完成注销,取而代之的新新公司名为“酷特智能”,而“红领”将只作为酷特(Cotte)的一个产品品牌出现。这家服装企业,又开始在内部掀起一场“革命”。对于此次从红领到酷特的变革,钛媒体记者更多深度解读请点击:《重新发现红领制造:车间主任都去哪儿了?》

不论是B2C还是C2M,最终都要以人的劳动来实践。钛媒体影像《在线》也来到这家企业的车间实地探访,记录了车间里那些把C2M的变革付诸实践的年轻面孔。

2017年4月14日,山东青岛即墨,酷特智能厂区内,成衣展示体验区域的领带墙。酷特智能前身为青岛红领集团,是一家有22年历史的服装企业,这家企业因为较早实践西装C2M(Customer-to- Manufactory按需定制)而受人关注。

2017年4月14日,山东青岛即墨,酷特智能厂区内,成衣展示体验区域的领带墙。酷特智能前身为青岛红领集团,是一家有22年历史的服装企业,这家企业因为较早实践C2M(Customer-to- Manufactory按需定制)而受人关注。

紧邻成衣展示体验区域是一个大会议室,会议室一门之隔就是车间。会议室非常安静,但推开这扇大门,车间生产线热的鼎沸之声扑面而来,瞬间将人带入另一个世界。

紧邻成衣展示体验区域是一个大会议室,会议室一门之隔就是车间。会议室非常安静,但推开这扇大门,车间生产线鼎沸之声扑面而来,瞬间将人带入另一个世界。这样的格局设计极具“红领”特征,第一线的人员可以迅速决策,并迅速将各种决策第一时间落地到生产线。

这个车间是酷特的一个对外样板,包括了一件西装从无到有的全部生产环节。

这个车间是酷特的一个对外样板,包括了一件西装从无到有的全部生产环节。

车间的大数据中心、供应链中心、智能缝制车间、裁剪区、个性化定制手工制作区、智能熨烫线、质检中心等模块,各模块之间紧密协调配合,通过物联网和智能化管理,每天可生产1500件完全不一样的定制西服。

车间的大数据中心、供应链中心、智能缝制车间、裁剪区、个性化定制手工制作区、智能熨烫线、质检中心等模块紧密协调配合,通过物联网和智能化管理,每天可生产1500件完全不一样的定制西服。

车间内的个性化定制大数据中心,酷特利用12年的数据积累,搭建了一套“符合人体结构”的数据模型,数据中心的小朋是负责数据日常维护的工人之一,他23岁进入这家工厂,到现在已经6年。

酷特利用12年的数据积累,搭建了一套“符合人体结构”的数据模型,数据中心的小朋是负责数据日常维护的工人之一,他23岁进入这家工厂,到现在已经6年,他的同事几乎都是这家企业的老员工,有几个还是公司创建时加入的。

智能裁剪区内,一名工人正在工作。按照酷特董事长张代理提出的“源点论”,酷特正在对生产管理进行去科层、去职务,以需求为源点,精简流程的改造。张代理介绍,在实施了这套理论后,酷特“流水线效率提升 20%,产品返修率能降低80%,总收益能提升 20%-30%。” (钛媒体更多深度解读:重新发现红领制造:怎么把车间主任全给裁了?)

裁剪区内,一名工人正在工作。按照酷特董事长张代理提出的“源点论”,酷特正在对生产管理进行去科层、去职务、以需求为源点、精简流程的改造。张代理介绍,在实施了这套理论后,酷特“流水线效率提升 20%,产品返修率能降低80%,总收益能提升 20%-30%。” (关于源点论,钛媒体更多深度解读:重新发现红领制造:车间主任都去哪儿了?)

27岁的房鹤学(右)是一名裁剪师,酷特这一轮的改造给他带来很大影响:“之前一个小时做8套版,现在可以做14套,挣的钱几乎多了一倍。”来酷特之前,房鹤学在其他服装厂打工,酷特去科层化之后,他在工作中遇到问题不用上传下达,就可以点对点地解决问题。

27岁的房鹤学(右)是一名裁剪师,酷特这一轮的改造给他带来很大影响:“之前一个小时做8套版,现在可以做14套,挣的钱几乎多了一倍。”来酷特之前,房鹤学在其他服装厂打工,酷特去科层化之后,他在工作中遇到问题不用上传下达,就可以点对点地解决问题。

瑶瑶在酷特车间的全品个性化定制手工制作区做了3年,从实习开始她花了1年时间掌握这个区域内所有手工工序,她大学学服装设计,这个工厂有她很多同学,“环境挺好,待遇也不错”,于是大家一起留了下来。酷特的去科层改造对她的工作也带来了影响:“以前工作中发现产品上其他工序有问题,我要先找班长汇报,再上报,再在部门之间沟通,现在我可以直接自己去找具体工序中的做事的工友,两三分钟可以解决,因为每件产品都有一张卡,哪个工序是哪个班组谁做的,都一目了然。”

瑶瑶在酷特车间的全品个性化定制手工制作区做了3年,从实习开始她花了1年时间掌握这个区域内所有手工工序,她大学学服装设计,这个工厂有她很多同学。酷特组织架构的去科层改造对她的工作也带来了影响:“以前工作中发现产品上其他工序有问题,我要先找班长汇报,再上报,再在部门之间沟通,现在我可以直接自己去找具体工序中的做事的工友,两三分钟可以解决,因为每件产品都有一张卡,哪个工序是哪个班组谁做的,都一目了然。”

“电子标签卡(RFID芯片卡)”在酷特C2M体系中极为关键,这个小小的卡片上,记录了一件产品的所有数据,每个岗位上的工人在接到产品时,通过这张卡就能知道具体要进行的工序咋,启用这张卡之前,工人们要把每一件定制服装的工艺写在布条上,这张布条随着产品在工人之间传递。

“电子标签卡(RFID芯片卡)”在酷特C2M体系中极为关键,这个小小的卡片上,记录了一件产品的所有数据,每个岗位上的工人在接到产品时,通过这张卡就能知道具体要进行的工序咋。启用这张卡之前,工人们要把每件定制服装的工艺写在布条上进行传递。

每个工人面前都有一块屏幕,工人拿到衣服刷一下衣服上的“电子标签卡”,自己需要做的具体工艺要求就会出现在屏幕上。酷特这一系统保证了大规模按需定制能够在生产线上快速进行,通常一件西服从客户量体到出厂,只需要7天时间。通过这张卡,工厂也便捷地实现了对每个工人和生产线工作状况的实时记录。

每个工人面前都有一块屏幕,工人拿到衣服刷一下衣服上的“电子标签卡”,自己需要做的具体工艺要求就会出现在屏幕上。酷特这一系统保证了大规模按需定制能够在生产线上快速进行,通常一件西服从客户量体到出厂,只需要7天时间。通过这张卡,工厂也便捷地实现了对每个工人和生产线工作状况的实时记录。

在酷特智能的生产车间,每件西服从布料开始,就通过吊挂系统在不同工序组别和岗位之间传递。

在酷特智能的生产车间,每件西服从布料开始,就通过吊挂系统在不同工序组别和岗位之间流动。

一名工人将裁剪好的布料与电子标签卡一道夹到吊挂上。

一名工人将裁剪好的布料与电子标签卡一道夹到吊挂上。

小窦进入酷特2年,是一名缝制工人,她的那条线上不忙的时候,她可以流动到其他缺人手的岗位做事:“都是主动找的,根据上架的情况知道哪里需要人,过来可以赚点外快”。

小窦进入酷特2年,是一名缝制工人,她的那条线上不忙的时候,她可以流动到其他缺人手的岗位做事:“都是主动找的,根据上架的情况知道哪里需要人,过来可以赚点外快”。

小徐的工作是画袋位,他每天要画大约500件,每拿到一件衣服在右侧屏幕打卡,对他来讲都是一笔不同的收入,根据每一件衣服的面料和造型和工艺的难易程度,小徐所得到计件报酬也不一样。

小徐的工作是画袋位,他每天要画大约500件,每拿到一件衣服在右侧屏幕打卡,对他来讲都是一笔不同的收入,根据每一件衣服的面料和造型和工艺的难易程度,他得到计件报酬也不一样。

一名熟练的缝制工人,工位旁边和顶部,加起来至少有100种品类、颜色的线捆,由于每一件衣服都不一样,他们需要在这些线之间迅速地切换。

一名熟练的缝制工人,工位旁边和顶部,加起来至少有100种品类、颜色的线捆,由于每一件衣服都不一样,他们需要在这些线之间迅速地切换。

一名女工人在动作娴熟地熨烫西服布块。酷特工厂目前有2000多名工人,90后占相当一部分,千人千面的定制西服,每一件的工序都有所差别,这让他们时刻保持着专注。

一名女工人在动作娴熟地熨烫西服布块。酷特工厂目前有2000多名工人,90后占相当一部分,千人千面的定制西服,每一件的要求都有所差别,这让他们时刻保持着专注。

酷特去科层、去组织的架构变革,裁撤了车间主任、班长等,用“细胞核”取而代之。周玉秀就是一名细胞核,从前的主任班长不上流水线,只负责指挥调度,跟普通工人是上下级上传下达的关系,细胞核则要在负责自己工序的同时,解决细胞成员(即普通员工)在生产中遇到的问题和生产过程中的突发情况。

酷特去科层、去组织的架构变革,裁撤了车间主任、班长等,用“细胞核”取而代之。周玉秀就是一名细胞核,从前的主任班长不上流水线,只负责指挥调度,跟普通工人是上下级上传下达的关系,细胞核则要在负责自己工序的同时,解决细胞成员(即普通员工)在生产中遇到的问题和生产过程中的突发情况。

几件款式、面料不同的西服在吊挂上等待拼接袖口。在酷特的车间,细胞不是固定的,车间随时根据新任务聚合新细胞,细胞内员工推选技术熟练的老员工或积极的新员工担任细胞核。(钛媒体更多深度解读:重新发现红领制造:怎么把车间主任全给裁了?)

几件款式、面料不同的西服在吊挂上等待拼接袖口。在酷特的车间,细胞不是固定的,车间随时根据新任务聚合新细胞,细胞内员工推选技术熟练的老员工或积极的新员工担任细胞核。(钛媒体更多深度解读:重新发现红领制造:车间主任都去哪儿了?)

智能整烫线体上,一名工人在为西服做出厂前的熨烫。

智能整烫线体上,一名工人在为西服做出厂前的熨烫。

即将出厂的西服。

即将出厂的西服。

工作日每天中午11:35开始,工厂2000多名工人陆续分成四批到食堂吃饭。

工作日每天中午11:35开始,工厂2000多名工人陆续分成四批到食堂吃饭。

偌大的食堂,通过排队通道的设计,2000多人就餐,不需要专人维持秩序。食堂还设置了专供怀孕员工通过的无排队爱心通道。曾经有一所大学来考察酷特的管理,看到食堂秩序井然后,也照葫芦画瓢引进了酷特食堂这个设计,最后却因为“学生不好管理”而以失败告终。

偌大的食堂,通过排队通道的设计,2000多人就餐,不需要专人维持秩序。食堂还设置了专供怀孕员工通过的无排队爱心通道。曾经有一所大学来考察酷特的管理,看到食堂秩序井然后,也照葫芦画瓢引进了酷特食堂这个设计,最后却因为“学生不好管理”而以失败告终。

酷特花重金打造的移动定制大巴,这些大巴车内搭载3D量体仪等设备,可将客户的量体数据及时传输到车间。目前这些大巴车主要用于出席一些线下的现场活动。

酷特花重金打造的移动定制大巴,这些大巴车内搭载3D量体仪等设备,可将客户的量体数据及时传输到车间。目前这些大巴车主要用于一些线下的现场活动。

酷特智能厂区门口长年放置着一块招聘广告牌,上面写着:月工资高于同行业500-1000元,8小时工作制周日休息。广告牌旁边就是应聘接待室。

酷特智能厂区门口长年放置着一块招聘广告牌,上面写着:月工资高于同行业500-1000元,8小时工作制周日休息。广告牌旁边就是应聘接待室。

2017年4月14日早上7:25,工人从厂区宿舍赶往车间,开始一天的工作。

2017年4月14日早上7:25,工人从厂区宿舍赶往车间,开始一天的工作。

钛媒体影像专栏「在线」

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潮中那些在线的个体

影像是准确的,但影像并不是全部事实

影像是自由的,但影像也是陷阱

这个「在线」的时代,我们等你来一起发现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我拍的
我拍的

让我们放下恨好吗 / 微信 flybutchery

评论(3

  • 精灵 精灵 2017-11-03 00:59 via android

    车间进行成品流水生产都是要通过板房做样然后有专门的流程设计整体安排调速。款式和相关软件工序单价人员调配这一切可操作性非常大。什么源点啊我不懂但我知道单件流。款式单一量大资金不掉链没问题!要是遇到一单只有100件的货那就惨磨合期没过单做完了。还有人的天性是懒别自以为自己是调配高手有技术又当过官的你让他上线门都没有。服装厂又不是专门你家开!所以不管多厉害内在职位腐败堕落肯定有

    1
    0
    回复
  • 我拍的 我拍的 回复宁沪高速 2017-06-01 19:51 via android

    weixin flybutchery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宁沪高速 宁沪高速 2017-06-01 10:52 via android

    能否转发这篇文章。按需定制是未来制造业的基础。它代表着生产线多自由度的发挥,也是现在的企业对自身生存发展需求探索的必然结果。当一功能的生产线是无法在互联网社会中长存的。高频的产品换代和功能差异必然要生产线多自由度生产。

    1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