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昔底德陷阱、黑科技与“伪出国”论,投资人王煜全关于未来趋势讲了哪些干货?

摘要: 投资人王煜全说:人类历史很小的瞬间,一开始是非常小的,偶然事件,后来一连串的反应,变成很大的差别。所以我们遇到“分水岭”要很小心。

海银资本近日召开的“前哨大会”,突破了时间极限,海银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煜全做了时长四个小时的干货分享,覆盖的领域从黑科技到中国制造,从全球化到创新,烧脑程度十足。这位一直站在前沿科技风口的“另类”投资人,这一次到底分享了哪些干货?

修昔底德陷阱与科技分水岭

王煜全提到了中美关系,认为“修昔底德陷阱”正在成为两个国家之间敏感的词汇。他用硅谷投资人的一句话形容中国现在的在美国人心中的形象——中国将会统治世界,只有中国人坚决不相信。

他讲到,中国人有着强烈的焦虑感,这是前进的动力,而且这种焦虑也并非空穴来风,国家崛起需要有变革的机会。

“人类历史很小的瞬间,一开始是非常小的,偶然事件,后来一连串的反应,变成很大的差别。所以我们遇到分水岭要很小心”。王煜全讲到,有很多的价值观念可以成为中国研究的课题,比如新殖民地下的制度的价值、美国领先模式中的市场的价值、硅谷腾飞背后的科技的价值。

“人类历史最大的转折是什么呢?是科技革命。” 在王煜全看来,我们正处在下一个分水岭上,即使达不到工业革命级别,其意义也不会亚于工业革命。

他讲到,二十年前,极客在西方还是很负面的词,现在它却象征着专注、奋斗、专业。此外,通过贝索斯、比尔·盖茨、乔布斯这些成功人士,可以看出情商和智商与成功没有太大的关系。

从智商时代的单打独奏,到情商时代的协同工作,现在成功的关键词变成了人类机器智商,也就是人类理解机器的能力。机器增加的边际成本别小,未来的成功就取决于一个人能够驾驭的机器有多少。

王煜全讲,每个时代都有着待定解决的问题,成功者则是掌握了时代创新的本质。今天的互联网与生活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很难讲它是纯真的某一个行业,所以到了需要“互联网+”给各行业赋能的时候。

但是这中间有一个矛盾存在——创新的高门槛和公众普遍参与之间的落差。

大众普遍认为创新很容易,但其实只有奋斗个10几、20年才有资格谈创新。在他看来,科研进步在象牙塔里面,而推动社会进步的实际上是企业家的改变,需要有人让科研的东西落地,

这个时代特色是积木式创新,两个东西聚在一起形成了核聚变,然后跟其他人合作产生新的机会:一个是企业家,一个是科学家。

正如1980年美国推出的拜杜法案,为的就是让科研人员的成果有回报,企业家也有了创新的源头。王煜全认为,现在是小公司掌握着时代的科技话语权,大企业反而变成一个孤立地位,因为大企业律师不能用高股权吸引科研人员,让大多数专利进入到了小公司手中。

“中国能不能出一个乔布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出企业家”,王煜全讲,“美国的富强不是因为一个乔布斯,而是因为可以成批地产生企业家”。他认为,媒体总是喜欢渲染夸张的事例带坏了节奏,比如一个小孩在学校什么都不做,想出一个办法就改变了世界,但现实中大多数改变世界的人都是踏踏实实做事的企业家。

科研与研发不一样,科研结束之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长时间的研发过程才能上市。以美国为例,1981年美国全年研发投入是500亿美金,到2013年美国产业研发投入是3千亿美金。

而比例的变化尤其明显:1981年整个美国研发投入70%来之于大于2万5千人公司投入,因为大公司有钱;在2013年大于20000人公司从70%的比例萎缩到35%,少于500人的公司现在的比例是20%,所以未来的企业肯定会有这么一个拐点出现。

十大改变未来的科技

王煜全讲,中国是全世界对高科技最感兴趣国家,当同时也可能是对高科技分析也是最弱的。他们希望能够每年都出一份,描述能够改变未来的科技的报告。

  • 人工智能

他认为,人工智能的革命期结束了,它的应用模式已经比较清晰,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收获期。虽然有很大的提高,但是人工智能依然有严重的局限性,而距离下一个革命器还遥遥无期,基于现在的技术做应用是最好的时期。

  • 电动车

王煜全特别看好今年电动车的市场。他讲到,特斯拉的市值在美国超过了所有汽车公司,甚至是通用。而传统汽车厂商其实存在一个比较致命的问题,那就是经销渠道。传统的经销渠道不喜欢电动车,因为赚钱更多的是售后服务,所以传统企业会受到它们的抵制。通用这样的传统厂商想要做好电动车,需要的是将其独立出来发展。

  • 基因编辑

现在还不明了,未来会有更多的看点。基因编辑只是一个工具,不能直接拿来治病,我可以把基因片断植入到一个人的基因中,但是不保证这个基因有活性。

  • 先进制造

精度高不是工业机器人最重要的东西,更重要的是研究“制造如何为创新者服务”。

  • 下一代计算机

现在的芯片计算能力已经逼近极限,光子计算机、量子计算机、碳纳米管芯片将是未来。

  • 健康大数据

中国有太多的人喜欢扯遥远的未来,比如争论中西医其实没有意义,谁都都弄不明白。只有健康大数据上来了,对于医药的复杂性理解深刻了,那么将身体作为一个整体系统来治疗,才有了眉目。

  • 智能翻译

智能翻译是会实实在在改变世界的,这两年科技部分突破了,欠缺的就是如何在应用研究部分降低成本,让随身携带的翻译设备,能够尽快的普及下来。

  • 私人航天

王煜全讲,特斯拉是冒险的玩法,而贝索斯的蓝色起源则不是,它背后有着强大的财力支持。贝索斯就曾经宣布,每年从亚马逊套现10亿美金投到蓝色起源,而其对外开放太空旅行的时间,也就是不远的2018年。

  • 纳米光学与无人机物流

在王煜全看来,这两项是比较遥远的事情。纳米光学应用的地方有很多,不仅仅是显像屏幕,像是现在的能源危机有了纳米光学上的应用,根本不是问题,而无人机物流更是有着广泛的前景。

除了这些改变未来的科技之外,王煜全还提到了现在已经影响人类生活的10大发明:身边的物联网;智能语音互动;人脸识别;无线充电;医用可穿戴;Steam教育;扩展现实;智能玩具;智能客服;无人机应用。

以医用可穿戴为例子,有一家“主动防御公司”,做的产品是老年人防跌倒,主要就是使用了传感器和气囊技术,在跌倒的时候,气囊迅速弹出来防止伤害。这样的发明并不高大上,却十分的实用。

中国的机遇与“伪出国论” 

“我们用了巨大努力、牺牲,完成了工业化,终于有机会到产业升级了。”王煜全说。

现在的中国处在一个十字路口之上,自身也有选择的权利了,因为中国有着三大优势——制造,市场,资本。

中国真正在世界上最有发言权的就是制造,中国有着世界唯一的复杂产品、大规模、开放制造能力,这并不是日本的马桶,或是德国的钢琴就能相媲美的。现在的印度正在学习30年前我们的套路,但是环境已经有了巨大的变化。

王煜全提到一个前沿理论:美国处在山顶上,但是中国在山腰上,可以为山下的友人服务,比如为非洲兄弟们专门做的相机。

他讲,只有去过义乌的人,才能明白中国制造有多强大。而且通过中国的制造、中国的货品,像是非洲很多根本没有商业意识的地方,也有了商业的基础。

然而也有问题存在:中国已经走到了全球化的边缘,必须主动拥抱全球化。

王煜全讲,中国之前并不是选择走出去,而是世界五百强来到了中国,未来这样的机会不会再有了。原本的中国是躺在家里卖货品,不守规则,外国友人一般会选择提高关税来反制,中国的反应一般就是降低成本还在本土制造。但是现在不一样,中国的崛起要求中国企业走出去。

此外,王煜全还认为中国人民要“感谢”特朗普,他是“中国人的好总统”,正是一个不守规则,强制企业到美国设厂的美国总统,变相逼迫着中国企业走出去。

但是中国人海外投资存在的三个误区:

跑硅谷;

找华人;

投互联网。

通过热点图片可以看出,硅谷早不是创新中心了。因为现在的创业向各个基础行业渗透,早就不能局限在互联网的领域。这样就更加凸显硬中心、硬制造的能力,美国东岸明显比西岸强。而现在美国创业的热点,其实是在科罗拉多州,因为这一轮的创业是以高校为起点的。

还有中国人在美国商业成功的案例并不多,关键是中国人圈子没有混到美国高层圈。大多数喜欢自娱自乐,在自己人的圈子里面转。

除此之外,中国制造业科技升级的窗口期只有10年了。现在先进制造在美国是最热的创业领域,如果他们真的实现,中国制造业如果还只能替代现有方案,我们的优势就丧失了。中国制造业科技升级的问题不是怎么造,而是造什么?

王煜全在演讲中表示:

我们现在给大方向都是谁给呢,都是政府雇的一堆所谓行业的专家,那专家都是教授,他没有实战经验,容易描巨大的目标,他就不考虑这个产业链做不做出来,但是后来就变成了空话。

他认为,制造业升级的规划应当由企业家来做,而且是懂科技企业家才可以。发展先进制造,要对接先进产品,如果只对接先进设备,这会把企业害死的。

而且中国人要改变生意场上的一些陋习,比如在问中国厂商一个产品能不能量产的问题,无论如何中国厂商一定会说能,但能不能做到又是另外一回事,这样事情发生在创业公司上,那就是一个公司的死亡;还有喜欢将打折文化从市场延伸到企业谈判中,也是一种陋习。(本文首发钛媒体,编辑/张霖)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张霖
张霖

钛媒体记者、编辑,关注前沿科技。WeChat:lin287717759

评论(1

  • 分析師 分析師 2017-04-25 20:09 via pc

    好好笑,一方面說矽谷早已不是創新中心,把科羅拉多都搬出來了,但列舉的行業還都是這類矽谷熱衷的成熟度較低、更具有概念價值而非商業價值的行業和領域,國內的人這麼好騙嗎?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