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剩的偶像:谁会是下一个被解散的女团?

摘要: 目前女团行业单团的平均投入约6000万元,但平均预期年收入不足千万元。

2016年是国内偶像女团行业最热闹的一年,这一年,中国市场上有近20个女团在争奇斗艳。

然而,随着年底主打养成系的女团IP·Family(偶像计划)的解散,作为女团成员之一的筱筱的“偶像梦”也碎了。尽管她才20岁,但对“偶像”这个职业来说,已经算是职业生涯晚期了。

“我自己心里还是想当偶像的,但是不得不考虑现实问题。学校那边已经没办法再申请休学了,父母也希望我回家。” 筱筱告诉数娱梦工厂记者,为了成为一名偶像,她选择了休学一年,从一个女团里的一名训练生做起。 

这个女孩本希望争取在一年之内有所建树,成为一个“人气居中,一年后过上学校和公演两边跑的普通偶像。”这与奔着明星梦去的艺人不同,很多想当偶像的少女并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尤其是那些选择去新成立或是较小规模团队。

有时候,选择去哪个团的标准只是,那里的歌更好听,服装更好看,或者仅仅是念头萌生时,正好看到那个团在招人。她们隐约能感觉,国内女团的数量有点太了多,而且高度同质化;但并不清楚,所在女团背后的资金来自何处,靠什么来维持下去。

筱筱说,直到离开IP·Family时,她都并不知道公司是因为2015年完成数千万元pre-A轮后再没有融到资金而难以为继。

一家女团的创始人对数娱梦工厂表示:“前两年国内偶像女团行业入局的玩家很多,但很多都是花钱试错,但经过这两年的发展,投资人就变得谨慎了。在出现团队解散的案例后,过去传统的女团模式对投资人来说就更加缺乏吸引力了。如果说以前存在懂市场的人没有资金,有资金的不懂行业的情况,这在今年也会有所改变,大家已经开始寻求互补。”

平均6000万的单团投入

从偶像女团离开的成员通常有三种出路:休学的学生回家等开学;跳槽到其他女团;已经毕业的社会人士又因为超龄无法跳槽,会开始跑剧组等。

20出头的年龄在绝大部分行业都是新人,即使艺人明星也没有那么苛求,但对偶像来说却是大问题。在日本,偶像是一个与歌手、演员相独立的职业,通常被形容为向粉丝贩售梦想的职业。一个少女偶像的精髓就在于平民感、代入感和养成感。

“国内偶像的概念主要从日本传过来,很多女团开始都是主打或是宣称日系风,但为什么最后又都去走韩风了?日韩女团的一大区别就在于,日系女团是偶像,韩系女团更像明星,国内市场上明星对明星培养模式更熟悉一些。”一家偶像女团创始人认为。

在一些同行看来,IP·Family组合所属的偶像计划创始人何怡是懂得日系偶像女团文化和粉丝的。不过,懂文化的却未必懂经营,摆在一个女团创始人面前的问题有很多。

首当其冲的一项难题是摆在所有创业者面前的挑战:巨大的投入与有限的回报。

数娱梦工厂记者了解到,目前偶像女团行业,不算SNH48系,单团的平均投入约6000万元,至少要一年的时间打造团队,但平均预期年收入不足千万元。这也意味着,大部分偶像女团,还处于非常烧钱的阶段。 

过去几年,尽管市场上涌现了多家偶像女团,主打养成、古风、二次元等等各种概念,但依然存在同质化现象。大多数团队在商业模式和市场运营上都没有真正跳出由日本48系演化而来的SNH48“面对面偶像”的框架。

追根溯源来看,日本48系偶像女团收入来源,主要是粉丝经济、品牌代言、正版发行和片约片酬几大象限。目前,国内大多数女团都是以此为基础,再加入一些概念,但总体都是在复制这套盈利模式。

而市场的跟风心理下,正出现强者愈强的马太效应。一位广州偶像女团的成员就向数娱梦工厂记者抱怨道:“本来已经在广州有了自己的阵地,但GNZ一来,带走了自己的许多粉丝。”

这其中,SNH48近两年的飞速发展得益于最初借助日本48系女团姐妹团的关系取得了先发优势,并迅速在全国各地复制,瓜分了大量粉丝。最后通过剧场公演、周边、网剧等各种渠道变现。

不过值得指出的是,如今的SNH48也在逐渐舍弃了原来日系偶像女团的做法,去尝试谋求更大的明星受众市场。

一名参与SNH48运营人士告诉数娱梦工厂:“现在SNH48与AKB的发展方向最大的不同就是,让她们保留偶像身份的同时,更大化的像明星方向去发展。把成员和团体推出去,和一线团队和艺人合作来提升整体知名度。”

活下来的女团背后

当然,一些偶像女团并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些问题,只是在寻找差异化竞争的路线下,需要持续的资金支持。

IP·Family女团背后的偶像计划成立时,其创始人何怡曾表示这是一个制造偶像的平台,依托开发的网络社区和APP,采用C2C的互联网造星模式。通过社交媒体、社交网络、视频网站等的线上推广,做种子用户的深度运营,再通过他们去传播。

但这一模式在获得有效变现之前就因为资金链的断裂而结束。在资金紧缺的情况下,IP·Family不得不减少开支。筱筱说:“开始公司的住宿环境很好,但是后来搬到新房子里,就变成一间房间一张床两个人睡,六个人用一个卫生间了。”

但这种节流的做法并没有办法解决根本问题,在去年7月清退了一批成员后,年底IP·Family女团被彻底解散。

不是所有女团都能像心动女团ATF,背后是心动网络,后者作为一家游戏公司还为ATF组合提供了其他资源,比如让女团成员献唱公司投资的动画的主题曲,或是把成员设置成游戏里的NPC。又或是像蜜蜂少女队拥有达芙妮和炫锋1.8亿元的投资,并在浙江卫视上以团综的形式造星。

偶像女团背后资本与资源力量的差异,通常直接就体现了在成员的机会上。事实上,除去SNH48,国内大部分偶像女团成员的薪酬构成都是包住宿,发固定工资,每个月不过在2000元~4000元的区间,几乎没有商演分成,小部分会自己通过直播赚一些外快。

筱筱对数娱梦工厂表示:“我在进团前很清楚养成系偶像人数多,所以工资一般很多,在工资方面没什么意见。其实合同有说工作一年后外务可以分成,但是一期生满一年后也没去谈这个问题,而二期生还没熬满一年就散了。”

当时IP·Family全部成员不到30人,每周的生活以训练为主,周一至周五全天训练,通常从早上十点到下午六七点,周六提前下课,周日则休息。一般成员一个月的演出频率在1~2个次。

来自国内第一个偶像女团Lunar的成员爱丽的机会稍多一些,一个月可以演出2~3次,遇到十一长假展会多的时候,一天可以接到四次工作。爱丽看中了当时Lunar还不用休学,可以兼顾学业,歌的风格对她胃口,竞争也没有SNH48那么激烈。除了“早期每次从家里回来都发现有团员不见了”让她有些不安,对自己的现状总体还算满意。

偶像女团的下一站在哪里?

爱丽没有去了解,当初吸引她报名的歌曲方面,Lunar与很多女团做法不同——充分做到了如果无法开源,只有节流。而对成本的严控实际上也是目前一些资本并不雄厚的偶像女团的生存之道,以此防范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一家主打综艺特色的女团负责人就告诉数娱梦工厂记者:“说起女团投入哪块最大,很多人通常第一直觉会觉得是剧场投入,或者大量成员的衣食住行,但其实经营女团一半以上的投入是在作品。”

这是因为,作品的投入是没有上限的,但也是打造女团的核心。无论哪种商业模式运营的女团,归根到底都要回归到内容本身。所以经营者无论资本的量级如何,都会最大限度的增加在内容层面的投入。

但在一支MV动辄百万级制作成本的市场环境下,Lunar原创歌曲《pray》的制作费仅3.7万,另一支曲子《拂晓》只有3万。而低成本背后的原因则是,“衣服自己做,布景自己搭,设备自己凑,拍摄自己来,后期自己弄,歌曲自己写,泡面自己煮。”Lunar负责人王俊超说。

“其实当时真的没想那么多,包括年纪大了从组合毕业之后干什么。年轻时当过偶像,老了就不后悔。”筱筱说,她的一些朋友还在坚持偶像梦,希望等其他女团招募期,最好有一些新团,能重新开始。

事实上,尽管偶像女团市场有降温趋势,但市场上并非没有新玩家入局,只是目的更加明确,例如宋城演艺定增打造“国风女团,主要与他们的线上直播和线下旅游业务相挂钩。声优公司音熊联盟也计划推出一支女团,以此支持声优偶像化,把声优从幕后推到台前。

真正从零开始做偶像女团的模式很难被看好,其中一些还转向了男团市场。

一个新晋男团组合的市场负责人就对数娱梦工厂表示:“经过一年的考察,在男团和女团之间做了权衡,最终发现现在女团不好做了。除了市场竞争因素,我们还发现大多数男性粉丝花钱比较理智,心里有个很明确的定位,多少钱的要看到什么表演,多少钱得握到手,不能超过多少钱。而女粉更舍得为偶像投入。”

那么,市场上现存的偶像女团今年又该如何突围?一家偶像女团创始人表示:“不出意外,下半年市场上的局面会发生改变,包括女团之间的整合和资本的重新组局。”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受访人姓名均为化名)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数娱梦工厂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数娱梦工厂
数娱梦工厂

上海地区知名泛娱乐产业自媒体平台,起家于微信公众号,聚焦影视、游戏、动漫、二次元、VR虚拟现实、视频、音乐产业的深度资讯,帮助用户掌握娱乐业的风云变幻。创始人微信:13816214176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