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YY新掌门陈洲:步步高教给我的那些事

摘要: YY为何在直播大战中按兵不动?为什么不看好“不签约”的模式?低调的YY,如何度过了焦虑期?陈洲说,YY很像步步高。步步高的牛逼之处在于,“每一次发现自己生不逢时,都要尽快转变方向”。

YY Live CEO 陈洲

YY CEO 陈洲

泛娱乐直播,在过去两年经历了一场代际更替,移动直播领域的挑战者们没有PC端产品的包袱,借助资本和激进的市场策略发起逆袭。而直播产品形态的真正缔造者——YY,却没有选择直面迎战,用CEO陈洲的话来说是“保持了低调”。

今年年初,陈洲通过一次公开演讲首次面对公众;此后陈洲又出现在今年3月的博鳌论坛上,连续参加了两场论坛发言,成为他“讲话最多的一次”。

陈洲不是欢聚时代的founder,但在YY工作超过十年。他是两个关键时期、两大核心产品的负责人,分别主导了2007年YY游戏语音工具、2010年YY直播(现更名为 YY LIVE)的开发。

用陈洲自己的话说,是在“公司整体重大战略方向的调整”的时期。2007年,李学凌想要把YY从一个游戏资讯门户转型去做游戏语音工具开发,“满世界找人”,最终找到了已经在网易工作六年的陈洲,操刀YY语音产品的研发。

这之后三年,陈洲又带着他的团队开发了YY直播。2016年10月,雷军不再担任欢聚时代董事长,李学凌把CEO的位子委托给陈洲,自己担任董事长兼Bigo LIVE(YY旗下另一款海外直播平台)的首席执行官。也是在这一年,YY将品牌升级为YY LIVE,全面向移动直播转型。

陈洲透露,事实上在YY直播做到第四年的时候,就开始考虑往移动直播转型,“2014年我们天天盯着设备什么时候会成熟。” 陈洲头一个听说的移动直播平台是台湾的“17”,时间是2015年底。

17后来被app store下架,给大量直播新玩家们带来了窗口期,“后来有一家公司成功复制了17,那就是映客。”陈洲说。

在外界看来YY在移动直播时代失去了“存在感”;但从业绩来看,YY并没有掉队。财报数据显示,直播业务在过去一年依然是YY的现金牛。2016年财年,YY全年净营收超过80亿人民币;全年净利润15亿人民币,比上一年增幅达到47.5%,而这其中,来自直播业务的营收同比增长了54.8%。

不过,过去两年移动直播平台们的逆袭是典型的“边缘创新”。

映客曾把早期能迅速占领市场归功于”运营思路和上一代不一样”(或者说“审美的胜利”,见上一篇钛媒体对映客的报道《映客疯狂增长的“豪门游戏”》)。

陈洲向钛媒体表示基本同意。在他看来,映客们作为后来者能够异军突起的原因是“开辟了颜值直播这个新战场”,而同一时期的YY已经做到了一个高阶的状态,“我们走的太靠前,当时YY在市场上占有率不够充分,留下了机会。”

陈洲在向记者回顾YY如何做选择之前,先讲了步步高的故事。陈洲说,YY很像步步高。“步步高”(以及后来创始人段永平创办的OPPO、vivo等)的牛逼之处在于,“每一次发现自己生不逢时,都要尽快转变方向”。

那么,YY为何在直播大战中按兵不动?为什么不看好“不签约主播”的模式?低调的YY如何度过了焦虑期?以下是钛媒体记者和陈洲的对话:

“YY其实很像步步高”

钛媒体:李学凌把CEO位子交给你,跟你沟通到做决定的过程,花了多久?

陈洲:也没沟通多久,可能一、两个月吧。我2007年就进了这家公司,到现在为止10年了。所以,对外面来看可能是一个变化,可是对于我们一路走过来,觉得这次的角色变化,还好,算是有它的自然性和承接性。

钛媒体:学凌都跟你聊什么了?全部授权给你了吗?

陈洲:既然要拜托我来带领这个公司,我们双方(对公司)的一些期望,一些未来,一些深层次的东西都聊到了,都对齐了一下。学凌现在是董事长,只有每一个季度跟我们开一次董事会。

钛媒体:作为这么早期的员工,你怎么描述YY的企业文化?

陈洲:YY的企业文化特别有意思。我了解过一家企业,叫步步高,他们每进入到一个新行业,不到5年时间那个行业就垮掉了,学习机、VCD、DVD......步步高最终又做了智能手机,成为了现在的OPPO、VIVO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分别排名第一和第三。

其实YY有类似的经历。最初我们做了一个游戏资讯门户,事实上整个端游行业已经垮掉了,倒不是说要破产了,没到那个程度,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那个东西没有未来......所以从08年开始,正式发布了我们的语音游戏产品,其实到11年、12年的时间我们已经意识到了,这个放在PC上的游戏语音工具未来是没有需求的,因为大家会不买电脑了。

我们公司总是在不断的转型、不断的转型、不断的转型。要说企业文化,就是“创业”的文化,一个变革的文化,一个不断的寻求新机会,然后在趋势当中把握浪潮的这么一个公司。

钛媒体:步步高是怎么做到的?

陈洲:步步高厉害之处是在于,就是虽然他们在任何一个行业都没有持续太久时间,但他们慢慢的把整个公司练出了一种能力,就是,每进入一个行业,大概三年四年左右就可以做到行业里面第一。

YY其实是一样的。其实核心的一个要点就是:当你进到一个行业里面,那个行业里有没有做到质量好,又是在中国消费者他们基本接受的范围。YY提供的这些游戏的辅助工具,既是最专业的,又是最贴近用户需求的。

“死掉的直播平台不是因为烧钱而死”

钛媒体:2016年起来的一批直播平台,很多都死掉了,是因为烧钱太厉害吗?

陈洲:这个问题,事实上你要考虑直播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做直播,在核心竞争力上的投入才算是真的投入,其他(烧钱)都是浪费。对于有经验的平台来说,直播平台的成本相对来讲是固定和可控的。包括研发运营成本、宽带成本。最大的一块,事实上是内容成本。

过去两年,很多玩家进入做直播业务,尤其是曾经做过视频平台的人觉得直播好象“不用花钱买内容”,觉得可能是一笔划算的生意。事实上不是这样的。YY一年80亿的收入,其中大约有将近40亿给了直播工会。

钛媒体:映客把他们的成功归功于早期的运营思路跟你们这一代不一样,你觉得,到底哪里不一样?

陈洲:我觉得是这样。YY做直播做了大概六年,从一个比较基础的模式慢慢慢慢做到一个比较高阶的状态,就是一个就是比较有内容的一个平台,所以反倒产生了一个问题:一个人如果没有很好的这个表演能力,互动的能力,或者有很好的才艺,他在YY上面竞争力是很弱的。

所以后来我们看到的大量的女孩,在YY这样的一个平台上面的生存是比较艰难的。(主播)竞争太激烈,所以映客其实是开辟了另外一个战场。

钛媒体:颜值直播。

陈洲:对。然后在那个战场里面没有像YY的根基这么深,表演能力这么强的竞争对手。另外一个,映客把YY一直以来没有怎么做的事情给做了,把直播推到了大众的视野里,由此获得了一大批尝鲜式的流量。

但是大家可以看到,映客现在也在大力的去做内容,因为再不做内容,它的用户就快跑掉了。

可以说,我们走的太靠前,然后落下了一群人,然后又加上我们在市场上的这个应该怎么讲,占有率不够充分,留下了这样一个机会。

钛媒体:对于一家创业公司来说,想要颠覆你,必须要找一个垂直的切口。

陈洲:是的,一定要找一个切口。如果要把YY当年那条路再从头走一遍,时间窗口是没有的。只不过,我们团队的看法是,(颜值直播)这事儿并不持久,所以,没有在这里面做太大的投入。

钛媒体:那么移动直播市场野蛮生长这两年,哪一个时间点曾经让YY产生过焦虑?

陈洲:让我产生焦虑的倒不是映客,而是在去年,大概5、6月份的时候,有人说,每个小时都有三家直播平台上线。那个时候,对于我来讲有一种,也谈不上焦虑,到有一点失控......竞争对手还数的过来的时候你还可以分析他们,而当每三个小时上线一个的时候,你已经来不及分析他们了。

换言之,直播这个战场已经乱掉了,你哪一天被流弹击中是有可能的......你也不知道谁会以什么样的方式颠覆这个局。

但我不是特别担心,真正让人担心的往往是你想都没想到的,就像——Google忽然杀出来把雅虎微软逼到绝境,然后facebook突然杀出来把这个google又逼到绝境——这些东西你可能想都没想到。

钛媒体:你说的这段时间,YY的股价是一个什么状况?

陈洲:完全没印象。

钛媒体:作为CEO,总是要关心一下股价吧?

陈洲:CFO才是看股价的角色......我们做互联网的,不说看十年,三年五年总要去看吧,至少得去看趋势是什么,下一步应该怎么走,难道每天看股价是涨的还是跌了?这不是我特别关注的一个重点。

“公会模式不过时”

钛媒体:YY直播一直采取平台、主播、公会三方签约的,你怎么看待有的直播平台选择”不签约“?

陈洲:我不太看好这种方式。不签约,只是早期靠宽松手段去吸引主播的方式。(签约)的原因是什么?当公会发现一个好苗子,想对他进行培养,想重金砸在他身上的时候,YY上不签约有一个非常严重的后果就是,你刚培养到一定程度就立刻被另外一个公会挖走了,那么导致的结果就是,所有人都不敢培养人......一旦出现这个跑掉(的情况)之后,你血本无归。

曾经有网红经纪公司跟网红单方私下签经纪合约,YY也不反对。但后来他们发现这个东西不work,因为艺人照样跳槽。违约之后要透过法院来解决这个问题,对于公会来讲成本太高了。

钛媒体:如果平台不参与,“挖墙脚”只存在于经纪公司之间,平台可以不管......

陈洲:是可以不管。但最后造成的结果又回到刚刚说的,大家就不敢培养主播了。

钛媒体:真正让你担心的是什么,不培养就没内容了?

陈洲:对。我真正担心的是......平台能否创造一个好的环境,让你(即公会)的早期的投入能回到你的身上来,而不是有回报被别人截胡了。这样,你就能看到真正优秀的人,你愿意去包装他,愿意去推广他,愿意去培养他。所以为什么YY平台上的内容会越做越好,而其他平台没有什么用?因为大家都不敢往里边投入。

钛媒体:有没有记录在案的,挖一个主播最高的“转会”费有多高?

陈洲:现在已经高到挖不起主播了吧......如果你真的要挖一个YY上的顶级主播,哪怕5年的合约我估计得上亿。

钛媒体:这就是所谓的天价主播?

陈洲:对,所以已经挖不起了,最近已经开出现以工会并购的方式来完成这件事情了。

钛媒体:大量直播平台的存在解决了年轻人就业问题吗,你怎么看?

陈洲:有家媒体曾经写了一篇稿子说YY是一个“线上的富士康”,解决了50万人的就业问题,等等。确确实实,我们解决了很多人的就业问题,这跟我们做直播的初衷是一致的。

钛媒体:什么初衷?

陈洲:我们当时做直播列了三条初衷:第一条叫做让主播职业化,“主播职业化”是什么意思呢?第一阶段是让主播依靠直播可以养活自己,第二阶段是让主播的职业生涯是可以规划、发展的。

第二条叫让工会商业化。

第三条,是让主播职业在社会上得到认同。我觉得我们第一条我们做到了,我们现在在努力做第二条和第三条。(本文首发钛媒体,采编/葱葱)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葱葱
葱葱

钛媒体 004 号员工,执行主编。以和智者对话为乐......| 修炼中 |jinyang@tmtpost.com

评论(7

  • 笨之鸟-铭寒 笨之鸟-铭寒 回复枫林小火山 2017-04-19 20:31 via android

    太多的表面风光,概念很多,核心服务价值太少,都会想哭的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枫林小火山 枫林小火山 回复葱葱 2017-04-18 08:52 via pc

    我倒觉得,不是哪个巨头能笑得更久……而是谁先哭出来。哈哈。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Darren13 Darren13 2017-04-18 06:54 via iphone

    没意思

    0
    0
    回复
  • 小屁孩huuo 小屁孩huuo 2017-04-17 20:19 via h5

    内容为王,没有高品质的内容迟早会被用户抛弃。

    0
    0
    回复
  • 葱葱 葱葱 回复笨之鸟-铭寒 2017-04-17 16:10 via pc

    从今年起,就要问哪个巨头能笑的更久.......了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回复笨之鸟-铭寒 2017-04-17 10:45 via h5

    是的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笨之鸟-铭寒 笨之鸟-铭寒 2017-04-17 10:05 via android

    谁可以笑的更久还不好说

    1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