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难、融资贵怎么就成了小微企业的“家常便饭”

摘要: 在国家出台一系列降准、降息政策后,小微企业贷款成本仍居高不下。

时至今日,小微企业已成为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一股重要力量,其工业总产值、销售收入、实现利税分别占中国经济总量的60%、57%、40%,并提供75%的城镇就业机会,贡献有目共睹。不过,融资难、融资贵始终是制约小微企业发展的重要障碍,并未从根本上加以解决。

解决小微企业融资困境时,首先要帮助其贷到款,其次降低融资成本,先后顺序的背后是融资难、融资贵存在一定的内在联系。令小微企业尴尬的是,在国家出台一系列降准、降息政策后,贷款成本仍居高不下,它们渴望从源头上降低融资成本。

那么问题来了,小微企业融资成本高的症结到底是什么?该采取哪些有效对策?

小微企业融资难为融资贵埋下伏笔

小微企业是相对大企业而言,以经营规模作为评判准则。不过,金融业从来没有也不需要清晰划分大、中、小微企业,各大银行往往根据风险喜好、投放规模来进行统计,并不严格执行上述分类标准,但从银行信贷和风控角度出发,一般把小微企业简单分为三类:

一、优质企业,拥有一定的规模和较好的盈利能力,经营稳定,信用度良好,具有科技创新能力或市场优势,实际控制人素质高、管理能力强,可抵押资产质量高,信贷风险小等。

二、一般企业,经营相对稳定,盈利一般,保证措施弱,其它条件有优有劣,存在一定的信贷风险。这类企业大多属于农业、林业、纺织、服装、玩具、皮革、家具等劳动密集型行业,受经济周期影响很大,容易发生变化。

三、劣质企业,大多身处充分竞争或夕阳行业,以缺乏经验的初创企业和落后产能企业为代表。一般情况下,这些企业经营管理能力差,技术落后无竞争力、市场无话语权,基本无盈利能力,濒临倒闭或存在重大信用不良纪录、社会存活度低。

企业实力的强弱决定其借贷的难易程度,优质企业贷款基本没难度,只需优选银行即可;银行对一般企业的态度出现明显分化,作风谨慎的银行会用利率和规模优势从中优选相对安全的客户,或干脆消极对待这部分客户,专注于大中型企业;一部分擅长小微企业的银行则将其视为蓝海,与大行进行差异化竞争。至于劣质企业,被银行拒之门外理所当然,其融资难本身是合理的存在。

因此,舆论反复提及的小微企业融资难主要指一般企业融资受阻,原因在于经济增速放缓,大银行对小微企业贷款愈发谨慎,“宁可不贷、不能贷错”是其行事风格。换言之,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商业银行出于资金安全的考虑,普遍把防控风险放在首要位置,小微企业因规模小、抵押物少成为风险防控的重点对象。

不难看出,原本是社会融资主渠道的银行,并未真正解决小微企业贷不到款的问题,接近90%的小微企业被银行拒之门外,贷款难为贷款贵埋下伏笔。

因此,蓬勃发展的小额贷款公司和民间借贷成为其主要融资渠道,尽管比从银行贷款容易得多,但不得不面临借贷成本高的残酷现状,贷款年利率在20%左右。

小微企业融资贵在贷款利息和倒贷费用

小微企业普遍反映融资成本过高,主要包括四项费用:

一、贷款利息,含基本利息和浮动部分,浮动幅度一般在20%以上;二、抵押物登记评估费用,一般占融资成本的20%;三、担保费用,一般年费率为3%;四、风险保证金利息。其中,贷款利息和抵押物登记评估费用让小微企业压力山大。

众所周知,“短、小、频、急”是小微企业贷款的特点,金融机构通常给小微企业的贷款利率会上浮30%甚至更高,资金充裕时不会有过多额外收费,一旦面临资金紧张,金融机构会通过承诺费、资金管理费、财务顾问费、咨询费等形式向贷款企业收取额外费用,或通过捆绑销售理财产品锁定贷款、预先存款等方式,使贷款企业的实际贷款额度缩水。

简单而言,绝大多数金融机构放款时会以预留贷款利息名义扣除部分贷款本金,小微企业实际得到的贷款额度只有本金的80%,另外20%是融资成本的一部分。以1年期贷款为例,小微企业实际支付贷款利息在9%左右,高出银行贷款基准的40%以上。

至于抵押物登记评估费用,准确来说叫“倒贷过桥费用”,那些幸运拿到银行贷款的小微企业,可以承受银行贷款利息,却因倒贷费用而感到切肤之痛。

小微企业贷款大多数是1年期的流动资金贷款,贷款到期时续贷必须先还后贷,由于流动资金紧张,小微企业需在银行贷款到期前通过小贷公司、民间融资的临时借款来偿还贷款。

这意味着,小微企业除了偿还银行贷款利息,还需支付小贷公司、民间融资高额利息,大大增加融资成本。目前,小额贷款公司贷款日利率一般在3‰—7‰,以1000万元贷款为例,每天需支付利息3万元到7万元不等,企业续贷审批周期(从抵押物评估到完成不动产登记办理)一般在20至30天,成本之高可想而知。

同时,不同地区评估机构出具的抵押物评估报告不能得到异地认可,导致小微企业在办理抵押登记时不得不进行双重评估,使评估费用成倍增加,不断高企的资金使用成本是小微企业无法承受之重。

除了银行解决10%的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近年来呈现爆发式增长的小额贷款公司扮演愈发重要的角色,一定程度上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

不过,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目前定向“输血”措施只面向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小额贷款公司因为不属于金融机构,走“只贷不存”路线,即便从银行得到融资,也不能享受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而只能依照企业贷款利率,加上银行贷款对抵押、担保要求很高,小贷公司融资显性成本和隐性成本均偏高。

尽管小额贷款公司年利率高于银行,但居高不下的综合成本,导致利润呈下滑趋势,甚至比不上传统制造业。

据中贷协测算,优质小贷公司从银行得到的综合融资成本高达10%,为覆盖融资成本与达到一定回报率,小贷公司平均放款利率至少要超过24%才能及格,但目前信贷风险凸显,收益难以覆盖风险,小贷公司陷入生存危机的概率很大。

目前,全国可能已有1/3的小贷公司处于停业、半停业状态,1/3左右的小额贷款公司处于勉强维持的状况,资产质量状况较差,经营管理压力较大,剩下30%的小额贷款公司经营情况较好,但综合抗风险能力依然较弱。可以预见的是,2017年小贷公司仍无法走出寒冬,洗牌在所难免,这也为小微企业融资蒙上一层阴影。

从4个方面扶持小贷公司

想要降低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关键是想方设法降低为小微企业提供贷款的金融机构和准金融机构的综合成本,包括运营成本和资金成本,可以从4个方面着手:

一、降低小微金融机构的准入门槛,建立多层次的小微金融服务体系。只有为小微企业服务的金融机构多了,市场竞争加强了,才能提高小微金融机构的运营效益,降低运营成本。

二、为小贷公司减免税收,降低其运营成本。目前,小贷公司仍适用一般工商企业的税收政策,税务负担不轻。如果国家能出台相应的税收减免政策,减轻小贷公司的税收负担,进而鼓励小贷公司降低对小微企业的贷款利率,则有利于小微企业的发展。

三、利用财政资金为小贷公司提供贴息支持,降低小贷机构的融资成本。对于那些支持符合国家重点产业目录小微企业,以及支持农村小微企业和农户的小贷公司,政府应给予一定的融资支持,并对小贷公司从商业银行融资提供财政贴息,降低其融资成本。

四、建立专门“支农支小”批发基金,定向支持小贷公司服务小微、服务三农。央行已有“支小支农”再贷款业务,但仅限于向正规金融机构开放,建议央行放宽准入范围,重业务本质,轻机构性质,只要小贷公司真正地“支农支小”,就可以申请再贷款的支持。国家财政和大型金融机构也可以合作建立小微贷款批发基金,向银行发行金融债券,专门为“支农支小”的小贷公司提供批发资金支持。

小企业大作为,小微企业不仅是提供新增就业岗位的主要渠道,更是社会稳定的重要基础,想要从源头上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除了在银行增加供给上下功夫,还要加大对小额贷款公司的扶持力度。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龚进辉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龚进辉
龚进辉

龚进辉,科技自媒体,关注通信、智能硬件和新零售.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