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情感专栏

摘要: 情感问题,是最有趣也最微妙的人际传播,理性感性交织一起,有时候只会影响当事人,有时候会变成震动天下的大事。

这个动念好几年前就有了,不过我这个人一向码TMT(technology media telecommunication)的字,的确有相当多的媒体请我写TMT的专栏,但请我写个情感专栏的,几乎木有。一度有这个可能在elle网上搞一个,后来对方人事变动,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前儿我在我的微信公众账号里说,我要搞这个事,方式是问答。可以提交问题给我,然后我写一个回答。提交的方式是点对点的,回答则用我的公号推送给所有的订阅者。反响还可以,收到了一些问题。昨儿我开写了第一个,有些朋友表示不错,提问者自己表示感谢并和我又互动了一下,我身边的几个死党性质的朋友则表示魏老师你还是继续写的TMT专栏吧,娘的,伤自尊了。

第一个收到我回答的那位提问者问了我一个问题:你为什么想做这个?我自己写东西时也一向秉持“不跨界”的原则,只写我领域里的东西,其它基本上不涉及。情感问题,和我有什么关系?

有的。

当年我学传播学基础时,教授用一个非常学术化的语言来说爱情的前提:TA喜欢TA,TA也喜欢TA,TA知道TA喜欢TA。这三个条件缺一不可。这个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情感问题,是最有趣也最微妙的人际传播,理性感性交织一起,有时候只会影响当事人,有时候会变成震动天下的大事(参考历史上所谓红颜祸水的各种故事)。

作为一个搞传播学的人,情感问题应该是专业领域中,所以,不算跨界,呵呵。

我写TMT日久,成天和各种技术、产品打交道,但技术产品背后全是人,情感问题是人性中最能反映人的一面。我前一阵子去帝都,听了好几个情感故事,我大发了一通感慨:人啊,这才是人啊,搞研究的人,要搞人啊!

昨儿写下第一个情感专栏,有一些心得体会:

其一,我的文字偏理性,有点端着(这也是我那群死党建议我继续去写TMT的缘由),不太好玩。这是我多年的文风,没法子,改不了。

其二,情感问题其实很难给solution,我以为这个世道大家都是聪明人,道理未必不明白。我们去听取朋友的建议时,有两点比一个好的solution更重要:1、倾诉;2、对自己已有的想法获得一个旁证,更鼓励自己这么去做。

其三,在探讨情感问题的时候,要站在提问者的立场上,而不是社会公序良德的基础上。不要做道德君子,一切从提问者的利益角度出发。就像律师给当事人的建议一样。我不是万峰。

其四,一轮问答下来,可能会有更多的互动。我不介意就一个问题讨论N次。提问者背景信息掌握越多,讨论越切合提问者的实际。当然,越多的互动使得后来的回答已经不适合公号传播,那咱们就点对点互动好了。

继续征集各种情感问题,我尽力作答。不敢说到位,只敢说:我会尽力。

我想知道:人。

扫描一下二维码,成为提问者,或成为看八卦的围观者。不过,我的重点,不是满足后者。

getqrcode

最后说一下:这个小模块的文字,不会出现在我的blog上,我也不怎么希望它们出现在其它页面上,复制黏贴党手下留情。

本文系作者 魏武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魏武挥
魏武挥

专栏作者,新媒体的观察者、实践者和批判者,目前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微信公众帐号:itTalks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