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王微到何小鹏,土豆兜转的命运和与它有关的四个男人

摘要: 何小鹏说,特地请王微来,因为王微在创立土豆时就把土豆的基因加进去了。“王微是第一任土豆,(杨)伟东是第二任土豆,我是第三任土豆,今天三个土豆坐在一起。”

王微又站在了土豆发布会的舞台上。

3月31日,阿里大文娱(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宣布,土豆全面转型为短视频平台,专注PUGC内容,由阿里大文娱移动事业群总裁何小鹏兼任土豆总裁。

何小鹏说,特地请王微来,因为王微在创立土豆时就把土豆的基因加进去了。“王微是第一任土豆,(杨)伟东是第二任土豆,我是第三任土豆,今天三个土豆坐在一起。”土豆是一个新生的土豆,但也它一定跟过去强烈相关。

王微创立土豆时,就想做UGC。

2005年,还没有“短视频”这个词,但播客(Podcasting,也就是自助广播),正方兴未艾。如今,人们已经很少听到“播客”这个词,但在当时,它造就了一群新的声音狂徒,其中包括王微。

王微自认为找到了符合时代特性的新互联网方法,“大伙儿自己做的节目,大伙儿互相分享和欣赏。”他对媒体说,“等我们播客方式的节目数量增加,完全可以把一些精华卖给电视台或者电台,打造媒体内容帝国,里面有无数的频道,每个人都可以按自己的意愿找到自己要看的东西,有人自弹自唱,有人教烧菜。我们还可以插播广告。要知道这个年代怀揣明星梦的人太多了,未来的超级女声应该在土豆网上发掘。”

2005年4月15日,土豆还只有5个人。窗外黑黢黢的,就快要夜里12点了,王微和他的开发工程师,两个人对电脑屏幕,犹豫不觉。

“发布(土豆网)吗?”工程师问王微。

“发吧,我已经付了800块钱的新闻通稿费了。不能退款。”王微说。土豆网就这样上线了。

8天后, 4月23日,YOUTUBE的第一部影片才由创始人之一贾德·卡林姆上传,长度只有19秒。在影片中,卡林姆站在加州圣地亚哥动物园的大象前说:“这些家伙有好长好长好长的,呃,鼻子。好酷”。

早期,土豆、56、酷6等视频网站都曾想尝试走UGC模式,但只有YouTube取得了成功。受制于当时的技术、网络、资金等因素,中国的视频网站纷纷走向内容生产中心制,并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的版权内容大战。

后来的故事人们都知道了。

虽然土豆比优酷早6天申请IPO,但因为王微和前妻的财产纠纷,错过了最佳的上市时机。大半年后,市场已从热情转为冷淡。2012年,土豆卖给优酷,合并成为优酷土豆。

江湖上嘴里不明说,但心里都有一个结论:王微输了,古永锵赢了。媒体人还編了一个段子:“诗人输给了银行家”。

古永锵说这个段子都是作者自己在屋子里想象出来的。他不否认自己快速融资的能力,但也强调,资本运作只是一个层面。

古永锵觉得,自己和王微之间,没有所谓的输赢。“输赢是什么意思?当你觉得这是个比赛的时候,才有输赢,创业并不是个比赛。”

优酷收购了土豆,但又卖给了阿里。王微失去了土豆,但又创立了追光动画。

2011年底的IDG年会上,王微曾提到他对公司未来的态度:一个公司也像一个人一样,有生老病死。运气好的,有像亚历山大那样,32岁就已经征服了所有的已知世界,也有像姜太公那样,80岁了还在钓一条不知道到底存不存在的大鱼。有一路生龙活虎的,也有从小病怏怏但是成年后龙精虎猛的一条汉子的。当然,也有半道夭折的。

“我们今天的动作,就是经验所得。”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大优酷事业群总裁杨伟东说。新的土豆,都是从旧的土豆上长出来的。

2013年,古永锵邀请杨伟东加入优酷土豆负责土豆时,杨伟东提出了两个方向:一个是年轻化,一个是内容差异化。

杨伟东自国家电力公司出身,曾在世界银行、联想集团、诺基亚等公司任职。2011年至2013年,杨伟东创办麦特文化,从事娱乐内容的生产,古永锵也给了他很多帮助。古永锵多次劝说杨伟东加入优酷,但杨并不为之所动,觉得自己还是想创业。

优酷土豆合并后,古永锵又邀请杨伟东加入。因为之前的多次拒绝,古永锵一开始没有明说,只是说要找他随便聊一聊。

2013年1月,古永锵来到杨伟东的办公室。第一个问题就是:如果你做土豆的老大怎么做?”古永锵说,做事情,舞台有大小。为什么不来舞台更大的优酷土豆呢。杨伟东被更大的舞台打动了。

2013年2月4日,优酷土豆集团任命杨伟东为土豆总裁,同时兼任合一集团高级副总裁。2月28日,《最音乐》发布会上,杨伟东第一次亮相,说了一段Rap:“我叫伟东,我比较好动。”

在杨伟东看来,土豆的问题是个性不够鲜明。他认为土豆要体现年轻与青春,独特不甘于平凡,而且是自主和原创的。最终,“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成为土豆的slogan。

杨伟东在土豆做了两年,布局了4+1的内容战略,赋予土豆以“青春、个性、自主、有趣”的年轻化标签。

2015年8月,优酷土豆正式更名合一集团,并提出未来三年要投入100亿打造网生内容。当时有质疑声认为,2014年合一总体的收入在40亿左右,100亿的资金投入如何解决。

阿里巴巴是优酷土豆的底气来源。

根据当时的财报,合一集团2015年第一季营收1.838亿美元,净亏损8350万美元,阿里巴巴旗下Ali YK Investment Holding Limited(阿里投资和云峰基金的组合实体)在二级市场购入优酷土豆股票,已成为持股达20.7%第一大股东。

2015年11月6日,合一集团宣布与阿里巴巴达成最终的收购协议。11月30日,杨伟东被任命为优酷土豆BG联席总裁,全面负责优酷和土豆双平台的运营业务,涵盖综艺、电视剧、动漫、娱乐、音乐、互动直播等业务板块。

“过去的几年经验告诉我们,还是要回到原点。”杨伟东说,作为一个互联网产品,如果没有差异化的内容,用户是不会选择的。

杨伟东说,自己觉得商业社会很公平。“你的时间花在什么地方你最后就是什么样,没有任何捷径可走,哪怕你很聪明”。

何小鹏说,人生就是跳下车的一瞬间。

何小鹏最早学的是计算机。1999年,要毕业时,导师推荐了3家企业,除了亚信,另外两家是国企,类似电子商务认证中心。那天导师带了一车学生,想去哪个企业面试就在哪儿下车。车子最先开到亚信,4个人了下车。导师说:“你们想清楚啊。”结果有两个又回车上了,亚信面试了两个人,另一个人没通过。

到其他地方去的同学后来也有创业的,但是都不成功,有的因为在国企待了几年,劲头儿全消耗了,也学不到什么东西。何小鹏在亚信做过很多部门。刚开始在开发部,后来运维、测试、客户服务、售前、售后都做过了。第二年,亚信在上市,头儿给了他一张纸,说:“小鹏,你一来就有一套房了。”

那时房价还不到4000块钱一平方米。亚信上市价是20美元,但第一天就涨到了120美元,相当于一股赚了100美元,他拿到1500股,折合10万美元。过了半年,股价又从120美元跌到了30美元。等到何小鹏可以套现的时候,一股就只赚几块钱了,他也就一直没有卖。

现在,那张股权协议还在何小鹏的手上。UC设计股权的时候,他还找出来学习了一下。

何小鹏说,自己的创业的动机也很简单,就是出于“贫下中农”的“嫉妒”。亚信的老板是广州人,2001年一个月就赚5.2万元,自己跟他比差得太远了,总觉得没可能做到他那样。何小鹏曾投了一份简历到惠普去,结果人家连回复都没有。

2004年,何小鹏就选了几个方向,找了自己华南理工大学的校友梁捷(UC联合创始人)去创业。

“如果能力不提高的话,现在赚多少、将来还是赚多少。所以,要往远看。但是大部分人都是往近看,太关注现在的价值和利益在什么地方,其实笑到最后的才是笑得最美的。当时我怎么赚钱都赚不到5万多元,因为差得太远了,我只有几千块钱,所以我也不在乎为多赚个一两千而去打工,觉得没有意义。还不如把能力提高,也许将来还有一搏,这是当时真实的想法。”

何小鹏在亚信时也做邮箱,与网易的丁磊有竞争。丁磊对做邮箱的同行既有一点点敌意,又有一点点配合。创业后,何小鹏他们做了两个产品,一个是UCMail,另一个是UCWeb。丁磊用了感觉还挺好,知道是原来亚信做邮箱的团队做的,就约他们出来喝酒。就这样,何小鹏认识了丁磊。

当时,何小鹏的团队还没有办公室,丁磊就把他的办公室借给了何小鹏。算起来,丁磊是UC真正意义上的天使,但是他不要股份,只是借了那一块地方。

李学凌的办公室在丁磊的办公室隔壁,他跑过来问:“你们是谁?怎么用这个办公室?”李学凌离开网易后,就把俞永福介绍给了何小鹏。

何小鹏说,UC在成长过程中遇到很多贵人。一个贵人又带来下一个贵人,没有丁磊就不会认识李学凌,没有李学凌就不会认识俞永福,没有俞永福就不会认识雷军,认识马云。

“这是一串一串的人,所以创业成功还要有点运气。在很多转折点,你遇到合适的人,而他们又刚好对你有点兴趣,给你一点点帮助或者建议,所以我后来觉得人脉很有价值。”

今天的互联网人喜欢讲风口,但风口最喜欢不讲方向。

2001年,PC是风口。

在联想内部,杨元庆和郭为两人为抢夺PC市场内斗,导致柳传志决定拆分联想。

杨元庆执掌联想集团,负责PC业务;郭为执掌神州数码,专营代理和软件业务。而朱立南拿着联想的3500万美元,成立了联想投资有限公司(君联资本前身)。同年,25岁的俞永福加入联想做风险投资,三年后,俞永福成为联想历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

2006年,在李学凌的介绍下,俞永福认识了何小鹏。俞永福看好UCweb项目,要投资,但在当时的四个决策席位中,UC只获得两票,没有通过。再后来亡羊补牢,朱立南修改了投票机制,对于一些早期项目,只需获两票即可通过。

联想不能投,俞永福就找了雷军,希望雷军能以个人的名义投资。雷军说:你去UC,我就投。

何小鹏和粱杰都甘愿让出一把手的位置邀请俞永福加入。俞永福辞去了联想投资副总裁的职位,加入了这个账上还没有一毛钱的公司。从此,俞永福成了那个一直在风口上的人。

2006年,雷军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投了400万元。到了2007年,晨兴投资和联创策源又合计投了1000万美元。

加入UC后,俞永福进行了一场持续15个月的团队扩充运动,陆续收购了十几家大大小小渠道类、工具类的公司,估值一路上涨。2013年,俞永福还放出“狠话”:今后,市场不会再谣传UC被谁收购,只会有UC收购了谁!

然而,2014年6月,UC优视以中国互联网史上最高金额43.5亿美元,被阿里巴巴全资收购,是当时中国互联网行业最大的并购整合。但是,阿里宣布组建阿里UC移动事业群,俞永福将担任UC移动事业群总裁,并进入阿里集团最高决策团队——阿里集团战略决策委员会。

如今,俞永福已经成了一个标杆。

2015年12月,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委员会宣布,加入包括俞永福在内的4位新成员。其他3位都是加入阿里十多年的“老阿里人”,俞永福是其中唯一一个“外来者”。

2016年6月,阿里集团CEO张勇宣布,正式成立“阿里巴巴大文娱版块”。该版块囊括阿里影业、合一集团(优酷土豆)、阿里音乐、阿里体育、UC、阿里游戏、阿里文学、数字娱乐事业部,俞永福担任部门组长,直接向CEO张勇汇报。

11月,阿里大文娱宣布成立大优酷事业群和新移动事业群。优酷土豆总裁杨伟东任大优酷事业群总裁,阿里数娱事业部进入大优酷事业群。原移动事业群除高德以外的业务构成新移动事业群,由UC总裁何小鹏任总裁。高德集团继续由阿里文娱集团CEO俞永福分管。

外界看阿里的收购,总觉得被收购就意味着被出局,创始人呆不住。但从UC团队开始,惯例就被打破了。

俞永福,何小鹏包括后来优酷土豆的杨伟东,都留了下来,并被委以重任。这些人都有一些共同的特点,最重要的可能是不计个人得失的气度。

就像阿里合伙人委员会解释为何批准俞永福成为合伙人时说的那样:“作为UCWeb领导者他不计个人得失,接手高德,带领UC和高德取得了出色的战绩。俞永福的胸怀、担当和付出很好地体现了阿里巴巴的价值观和使命”。

4G、自媒体、全民创业,进入到2016年,各种因素下,短视频和直播在中国全面爆发。

快手、映客、一下科技(含秒拍、小咖秀、一直播)等脱颖而出。今日头条也宣布至少投入10亿元补贴头条号上的短视频创作者,一直主打地理位置社交的陌陌从去年开始发力视频社交,2017年3月底,陌陌更换Logo,正式转型为泛娱乐社交。

杨伟东说,优酷很难兼顾短视频与长视频内容,而让土豆网称为小优酷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土豆的转型势在必行。从2016年底开始,阿里大文娱就定调要做新土豆,整个转型花了四个多月时间。

何小鹏称,今天看到的新土豆只是冰山一角,未来会在PGC和UGC两个方面做非常多不一样的事情。

我们觉得短视频是未来的图文。今天我们看到图文市场在中国互联网是最多的,其次是长视频,而短视频用户时长正在快速起来。在未来的两到三年内,短视频的TS将快速增长,图文的用户市场会快速的下降,这是非常好的时间点,一定会投入好几年,我们才会看到曙光。”

何小鹏说,土豆想做非常大型的PGC的平台,有巨大的投入和很长的耐心。“我们很清楚自己做的事情。阿里文娱集团在短视频上的投入远远不止20亿。”

但毕竟市场上已经挤满了独角兽,现在进入短视频,晚了吗?

何小鹏觉得,在中国短视频的竞争是在UGC领域的,在PGC领域的竞争基本上没有开始。“在UGC的平台上,我认为目前来说还是一些创业型的公司,而生态型的公司、矩阵型的公司在BAT的领域内,但却并没有在PGC领域花非常大的力气。”

“什么是最好的时间,像淘宝一样,让100个短视频的创作者每年都能获得100万的收入,还没到这个时候,竞争处于早期阶段,比初期晚,比峰值的时候要早,这是非常宏观的概念。”何小鹏说,今天短视频还远远没到最好的时间。

时间是最神奇、最无常的魔术师。让一切的变化都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而视频网站兜兜转转,又回到了UGC。

【钛媒体作者:商业与生活,微信公众号:xiaopeizhu8,文/朱晓培】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Judy·商业与生活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评论(1

  • xzavier xzavier 2017-04-10 13:38 via iphone

    最早专注UGC的视频网站 现在不得不说 当时太过超前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