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实在对科技不感冒,就这样冷落了整个美国科技界

摘要: 特朗普时代,美国政商科技纽带已变得群龙无首。

图片来源/nytimes.com, Credit Christopher Anderson/Magnum

图片来源/nytimes.com, Credit Christopher Anderson/Magnum

特朗普政府1月份提出的移民新政把美国搅得天翻地覆,硅谷巨头们纷纷反对。科技圈和华盛顿政府官员之间的联络部门美国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当时就搜集整理好了各方意见并提交给领导层,但据白宫内部人士透露,决策层好像完全没收到,或没有认真阅读这些资料。

因此,特朗普和他带领的决策层可能根本不懂硅谷为何反对七国移民禁令,也没听进他们的真正诉求。

问题出在哪?为什么那些和移民政策相关的分析建议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白宫内部人士透露,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现已基本被“架空”。

美国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不仅是美国科技圈和华盛顿之间的关键联络人,它还是联邦政府中唯一一个以科技管理为主要职责的部门。

奥巴马执政期间,科技政策办公室总人数过百。而特朗普上台至今,办公室只剩50人左右。此前办公室的首席科学顾问有24个专注研究网络中立、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问题的私人助手,而目前,其中23人已经离开,唯一留下的是迈克尔·克拉夏斯( Michael Kratsios),此人进入白宫之前并无科技背景。

《纽约时报》最新消息,特朗普至今仍未任命科技政策办公室主任(办公室主任同时也是总统科技助理,Assistant to the President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还准备撤销整个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

这意味着,特朗普目前手上没有能帮他审核科技、环境相关问题的专家顾问;艾滋病、癌症这类与公共政策密切相关的研究无人主持大局;而负责能源政策与技术创新的部门目前也群龙无首。

Michael Kratsios(中), Jay Carney(左, 奥巴马任内新闻秘书), Reed Cordish(右, 特朗普顾问)

Michael Kratsios(中), Jay Carney(左, 奥巴马任内新闻秘书), Reed Cordish(右, 特朗普顾问)。图片来源/nytimes.com

群龙无首的科技政策办公室

进入20世纪,科技不断进步,美国总统会在决策过程中获得更多科技领域的专业咨询。1941 年,罗斯福总统成立科学研究发展办公室(OSRD), 它是现在科技政策办公室的前身。

1976 年,卡特总统在任内通过国会立法,正式确立了科技政策办公室的职能。办公室设在总统行政办公室内,为联邦政府高层提供科学、工程、技术领域的建议,并为总统的政策、计划及项目提供科技角度的专业分析与判断。这一法律地位沿用至今。

奥巴马2009年上台后,将科技创新作为促进经济复苏与发展,解决气候、环境、健康等问题的重要手段,不断赋权科技政策办公室。办公室的职能被负责人约翰· 霍尔德伦(John Holdren)归结为两句话:为科技创新提供政策服务,为政策制定提供科技支持。

科技政策办公室直接对接国家科学基金会(NSF)、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能源部(DOE)、航空航天局(NASA)标准技术研究院(NIST)、环保署(EPA)、疾控中心(CDC)等重要部门,指导各联邦政府机构研发工作,负责协调各项跨部门重大研发计划。

作为白宫行政办公室(EOP)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还参与美国总统核心决策,如制定美国国家科技创新政策,共同制订联邦研发预算。办公室可直接向总统报告,为总统提供科技咨询与决策建议。

科技政策办公室还负责了奥巴马执政期间规划最长远的一些项目,如研究人工智能对人类社会的影响(钛媒体整理过该办公室发表的人工智能时代的就业报告),推出商用无人驾驶飞机和汽车的政府管理制度。

他们在紧急事件发生时挺身而出,如面对2015年威胁美国的埃博拉病毒危机,2011年福岛核泄漏事件, 2010年墨西哥湾深海漏油事件时,为白宫献计献策,规划相关的政府拨款,指导庞大且迟缓的官僚系统规划主次,作出回应。

他们还履行推进整个联邦政府的科技化水平的职责,力推数据开放计划,建立政府数据公开门户网站data.gov,搭建大数据公私合作平台,发掘海量政府数据资源的经济与社会价值。

据《纽约时报》报道,无论是目前唯一留下的正式办公室官员克拉夏斯还是其他科技政策办公室的人,均未参加特朗普的每日简报会,这与奥巴马时期完全不同。

被问到科技政策办公室将由谁担任领导时,白宫发言人只是强调“总统内心已有人选”,但人事任命还未公布。

对科技不感冒的新总统

特朗普和他的团队不承认自己不重视科技政策办公室,他们只是觉得,这个成立于70年代的办公室,是一个人员冗杂的官僚机构,只是在重复政府部门已经知道的科学知识。

上个月接受福克斯电视台采访时,特朗普曾表示,他不想对很多职务进行任命,因为它们没有存在的必要,“ 你知道吗,在政府里,有太多的人了,甚至包括我。我看过部分岗位,都是人。这些人都在干什么呢,我们根本不需要这些所有的岗位。”

虽然特朗普靠玩转推特获得大选,但他不用电脑。他去年12月说,电脑“极大复杂化了人们的生活”,还在竞选期间表示自己“不爱发邮件”。部分自由主义倾向的硅谷人士吐槽特朗普跟不上时代,和他的许多支持者一样对数码科技保持迟疑态度,完全没意识到无人驾驶汽车和癌症治愈药已离我们不远,科技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

特朗普近期做的决定,已表明自己对科学研究的不重视。

3月16日,美国联邦政府公布了2018财年(今年10月1日至明年9月30日)预算案纲要,并提交国会。这份特朗普任期内的首份预算案明显注重硬实力,轻视软实力。

2018预算纲要各部门预算增减示意图/图片来源cnbc

国防、国土安全等预算有所增长,而多个部门的预算遭到大幅削减,其中尤其以环保、农业、外交等领域为甚。总预算增加部分是612亿美元,约90%集中在安全领域。其他政府部门的预算则广泛减少,削减部分达615亿美元。

其中,国家环境保护局(EPA)、美国国务院、农业部削减程度位居前三,而卫生和公共服务部、国务院、教育部被削减的金额最多,合计352亿美元,占削减总额的一半以上,引来多方不满。

这只是2018财年预算纲要,完整版本5月才公布。但这版62页的纲要中,世界最大的医学研究及资助机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NIH)是一大输家,其预算比2017财年少了18%,降至259亿美元。这让生物医学研究的支持者心烦意乱,也让NIH下属的许多部门,如国立癌症研究所,和很多需要多年持续经费来进行数据收集的流行病研究人员更为紧张。

此外,该纲要中不包括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的预算总额,但已明确将停止资助该机构的一些海洋研究等项目。美国资助基础研究的主要政府机构,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的预算情况也未被提及。

国家环境保护局(EPA)是此次预算中受创最大的机构。该局预算从约82亿美元降至57亿美元,降幅高达31%。EPA研发办公室的经费被砍掉一半,从4.83亿美元跌落至2.5亿美元。预算案还提议削减美国环保局3200个工作岗位,约占该机构现有1.5万个工作岗位的20%。这可和特朗普“创造就业”口号不一致。

科研经费大幅减少。图片来源/recode

美国总体科研经费逐年减少。图片来源/recode

特朗普一直认为气候变暖是个假命题。为避免“不恰当地加重美国经济的负担”,由EPA执行的《清洁电力计划》、国际气候变化项目及气候变化研究与合作项目等将不再获得资金支持。该局也将停止资助五大湖、切萨皮克湾等区域性环境清理项目。

同时,美国也将停止资助《全球气候变化倡议》项目,并履行特朗普在竞选期间作出的承诺:停止资助绿色气候基金等联合国气候变化项目。

3月28日,特朗普还签署了一份名为“能源独立”的行政命令,旨在废除其前任奥巴马的多项政策,改而拥抱以煤炭为代表的“旧”能源。这标志着美国政府能源气候政策正式“开倒车”。

《纽约时报》称,特朗普的上述行为都是在没有白宫科学家和工程师建议或指导下完成的。一些政策顾问甚至在预算法案公布之后才得知其细节。

相比之下,奥巴马在2008年竞选初期就表达了对硅谷的敬意,并访问谷歌总部,他很快就了解了一群资历深厚的专家中获得想法,这些人也变成了他的心腹。

奥巴马的第一任首席科技长Aneesh Chopra在他2008年竞选期间倾力相助,而他的法学院同学Julius Genachowski成了他任上第一位联邦通信委员会主席,创意顾问和长袖善舞的筹款人。白宫受人尊敬的智囊中心首席董事霍尔德伦博士,在奥巴马上任后成为科技政策办公室主任。

特朗普对科技的不感冒,反过来也使他找不到科技政策办公室负责人的合适人选。

特朗普进入白宫后,没有任何与科技政策问题相关的指令。他只有一些松散的想法,一系列漫无目标的会议和一些连华盛顿政府都难以解读的公共声明。直到去年夏天,他才开始寻求彼得·蒂尔的支持。

彼得·蒂尔很快在特朗普的过渡政府团队中谋得一个正式职位,成为新上任总统团队中唯一了解硅谷问题和其相关行业的重要成员。去年12月,他帮特朗普组织了所谓的“科技圆桌会议”,试图修缮特朗普和他在竞选期间不时嘲弄的硅谷公司之间的关系。他和他的助手也开始寻找、雇用和审查一些能为政府工作的顶尖科技圈候选人。

但和特朗普这个随心所欲的总统合作,这些努力随时都会付之东流。

3月中旬,特朗普的财政部新秘书Steve Mnuchin在公开场合表示,人工智能时代至少要到50年甚至之后才来临,还说这“甚至不在我们的关注范围内”,这番话震惊了硅谷和劳工专家。

特朗普上台至今签署的第一条科技相关法案,是于本周一签署的,对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的《宽带客户隐私保护规则》的废除令。这意味着,未来互联网服务供应商在未获得用户同意的情况下,可以收集用户浏览数据等敏感资料,并售予广告商。

特朗普行政班子的其它高层领导人也缺少科技或政策的专业背景,包括被任命为政府内部技术倡议助理的Reed Cordish。Cordish的职务包括授权政府该如何花钱购置科技服务和系统,但是Cordish从没在这个领域工作过。

事实上,他出身房地产和酒店管理,通过他的父亲认识了特朗普。他父亲为未来的总统举办了募款活动,还曾想为儿子和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做媒。

其实,特朗普在科技方面也不是完全没有作为。他任命了曾为共和党出力的的创新政策及新媒体专家Matt Lira为创新政策顾问, 还成立了美国创新办公室(Office of American Innovation,由他的女婿Jared Kushner担任负责人)。

奥巴马时期的首席技术官Aneesh Chopra在采访中表示,“提名Matt Lira为创新顾问是个非常积极的信号,这说明特朗普总统将继续奥巴马的努力,利用互联网的潜在力量助力美国经济。”

但总的来说,科技圈里没有人喜欢现状。

曾任奥巴马行政班子的研究发展预算专家Kei Koizumi在1月31日就离开了科技政策办公室。

他说,“我目前对总统的第一份预算方案十分失望。虽然我理解这预算案是为了整体缩减国内开支,但这对美国科技和工程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而这恰是美国经济竞争力和我们不断解决医疗卫生、安保和自然资源挑战的重要来源。”

前奥巴马政府资深科学科技顾问菲尔·拉尔森(Phil Larson)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心,“我们都胆战心惊地希望世界上不会发生什么大灾难。但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有谁会给他(特朗普)做顾问呢?”(本文首发钛媒体,综合自外网及公开资料)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元婕
元婕

Rerum cognoscere causas | yuanjieluo@tmtpost.com

评论(25

  • super_ford super_ford 回复分析師 2017-04-11 19:49 via android

    台湾来的吧?还不会简体字,就会抬杠了。厉害啊!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分析師 分析師 回复super_ford 2017-04-09 16:52 via pc

    放到大歷史,也是戰爭需求拉動技術進步~^_^

    0
    1
    查看对话
    回复
  • super_ford super_ford 回复分析師 2017-04-09 14:08 via android

    再把近代工业革命历史看看

    1
    0
    查看对话
    回复
  • super_ford super_ford 回复分析師 2017-04-09 14:05 via android

    你去把世界历史读一遍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分析師 分析師 回复super_ford 2017-04-09 09:44 via pc

    回去把互聯網發展史再讀一遍

    0
    1
    查看对话
    回复
  • super_ford super_ford 回复分析師 2017-04-08 22:50 via android

    没钱,怎么研究?傻!

    1
    0
    查看对话
    回复
  • 分析師 分析師 回复super_ford 2017-04-08 18:13 via pc

    哈哈,你對互聯網的歷史了解還不夠深入啊,再說一次,沒有國防部先進預研局,就沒有互聯網。

    0
    1
    查看对话
    回复
  • super_ford super_ford 回复分析師 2017-04-08 14:01 via android

    你是干互联网的,那你就应该知道从封闭的最初,到真正的后来爆发式的应用是为什么?之前的20年的怎么样?Internet是成为1991年之后随着它的开放、民用化和商业化,才是真正得以发展,有了质的变化。原来的那个不过是个局域的小网而已,根本不能称为互联网。

    1
    0
    查看对话
    回复
  • super_ford super_ford 回复分析師 2017-04-08 13:19 via android

    你怎么不说电灯也是呢?你是想回到苏联时代吧?美国的高科技企业赚的钱难道都不敌你吹嘘的军工企业?那加州也没必要去闹独立了。这世界没钱,你拿什么玩?鼓吹封闭的小世界,回到自给自足的小视野,还能跟得上世界发展吗?

    1
    0
    查看对话
    回复
  • 分析師 分析師 回复super_ford 2017-04-07 19:12 via pc

    一看你就不是幹這樣的

    0
    1
    查看对话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