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风光无限的电信运营商,为何日渐走向沉默?

摘要: 电信设备企业和运营商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未来走向如何,既是历史的进程,也需要改革者来破局,实际的过程更是复杂的博弈过程。

近日,华为公布了2016年财务报表,平均超过60万成为一个夺人眼球的数字,但更让人眼前一亮的是华为全线的狂飙猛进。华为去年实现销售收入5215.74亿元,同比增长32%;净利润370.52亿元,同比增长0.38%。

财报中其他的亮点还包括:增长了17.4%、总计941.79亿元人民币的雇员工资、薪金及其他福利,增长了43.6%的消费者业务,增长了28.2%、总计763.91亿元的研发费用,以及增长了38.8%的销售和管理费用。

最近,三大电信运营商也公布了年报:

2016年中国移动营运收入708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净利润1087亿元,同比增长0.2%。

中国电信2016年营收3523亿元,同比增长6.4%;净利润180亿元,同比下降10.2%。但如去除中国电信2015年的出售铁塔一次性收入,2016年净利润同比增长11.7%。

中国联通2016年营收2742亿元,同比下降1%;净利润6.25亿元,下降94.1%。与2015年下半年相比,中国联通业绩已开始企稳回升。

综合来看,电信联通净利润之和只有中国移动的17%。主管部门希望的均衡局面反倒越差越远。

中国移动已经是国内最优秀的电信运营商,但是近年来面临着越来越大的挑战,过去的全球化战略和互联网战略也已经基本上没有新的进展。而处在同一个产业链上的华为,近年来发展突飞猛进。笔者朋友圈里面的通信媒体朋友,谈到电信商前景也有茫然之感。

笔者也有很大的感触,华为的发展可称得上开始于筚路蓝缕,笔者在运营商工作时,那时候运营商技术员工见到设备商员工常有高人一等的感觉,现在华为的营业收入已经超过了联通和电信,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电信设备企业的此消彼长——很多电信设备企业都在走下坡路,基本上只剩下华为一枝独秀;也是由于电信运营商国际化战略止步不前,而华为已经成为中国最为国际化的企业之一。

当前,华为的收入已经超过了电信和联通。从声誉上来说,华为的战斗力主要来自于激励的明确性,但是笔者也可以感受到华为员工的国际自豪感形成的事业心,而反观运营商员工,究竟为何而战?

似乎不管是物质还是精神都是稀缺。(其实自老邮电时期的文化积累也是深厚的)这种对比,不由让作者有一些困惑。怎么曾经的高富帅电信运营商就变屌丝一样的存在了呢?

电信运营商为什么没有任正非一样的领袖?

任正非是被认为中国最杰出的企业领袖之一,相对于以前的低调,任正非近年来露面相比之下更多,更是在国家科技会议这样具有象征意义上的会议上露面,并且留下了很多金句。

而相比之下,电信运营商的领袖远远没有那样的影响力,王建宙是相对来说比较高调的运营商领袖,富有洞察力和前瞻性,但是最后也是低调退休,王晓初被认为具有很高的水平,但是也没有让电信走出困局。比较起来,让人感受到华为的全球科技影响力,而电信运营商似乎就是个垄断企业。

但其实事实不完全这样。企业领袖往往影响企业风格,而民营企业企业领袖的影响力更大,无可否认任正非对于华为的影响,为什么电信运营商无法出现这样的领袖?

首先,是电信运营商的战略和设备企业不同。电信运营商作为央企,有着相对的固定任命机制和周期,而民营企业有着更强的人治色彩和周期,这使得很多民营企业的治理不规范,公司一言堂现象严重,但是民营企业一旦走入成熟期,往往可以围绕战略进行长远投资,公司治理也可以得到逐渐完善。

比如说电信运营商都有战略部门,但是很多电信运营商的战略并没有得到好的贯彻,而电信运营商战略部门的员工可以说素质都是十分优秀的,但是在电信运营商的公司治理机制下,央企领导无法进行长期的前瞻性投资,毕竟到了一定的时期换人。同时央企的目标机制更加复杂,有着更多的考量;

其次,电信运营商的企业文化氛围决定无法产生任正非。电信运营商有着更多的来自官方层面的文化,这使得管理层的四平八稳成为企业的主旋律,从语言风格就可以看出,而华为这样的野蛮生长和狼性文化是不可能行的。

再次,电信运营商当前的公司治理机制要求更加的重视去强人化。公司内部的制衡和监管机构的要求都要求不能太突出国有企业领导人的一言堂,而当前的国企改革的方向并不明朗,薪酬相对还有所下降,企业领导创新风险有所上升,这也使得运营商无法进行大的变革。回望运营商创业初期,其实很多地方分公司还是存在很多改革的强人,虽然问题不少,但是也促进了很多创新。

公司治理之殇

当前的国企改革已经将方向指向了公司治理层面,公司集团层面的混合所有制、职业经理人引进和监管制度改革已经成为了共识,监管层期待国企能够进行分类改革,市场化国企成为更加具有活力的市场主体,但是电信运营商近年来却逐渐丧失了锐意进取的市场活力。

发表于20世纪30年代、至今仍被人频频引用的当代企业理论巨著——伯利(Adolf Berle)和明斯(Gardiner Means)的《现代公司与私有财产》与科斯(Ronald  Coase)的《企业的性质》,标志着人们已经开始认识到公司在经济生活中的重要作用。在伯利的著作中,他指出了现代企业所有权和管理权分离的趋势,从而指出了委托代理的问题。

拿运营商而言,委托代理机制和所有者缺位可以说是所有国企改革当中最难克服的问题,运营商追求全程全网,所有地方都有分公司,管理链条太长,这个问题被运营商希望能够通过集中化来解决,但问题始终难解。

而所有者缺位,在市场经济体制影响下的运营商成盈利不断增加,而所有者代理链条太长,所有者地位并不明确,这个问题不能说得太细致,但是目前国企改革希望增加股权激励机制推进十分艰难。

最终是国民认为没有体会到运营商带来的社会责任和社会福利,而员工也为不断增长的任务压力和不断降低的实际工资水平叫苦不迭。笔者印象当中,运营商上一轮股权激励,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和华为几乎全员持股分享利润的战斗力无法相比。

国际化战略

运营商还能国际化吗?笔者查阅互联网,发现百度学术上近期已经很久没有研讨运营商国际战略的论文,最近的还要追溯到2011年左右,可能笔者的统计不够完全。

财经媒体当中,还是笔者发现了凤凰科技有篇名为《王建宙的全球化三大战略》的文章,内容介绍了中国移动巴基斯坦公司(辛姆巴科公司)在巴基斯坦3G、4G移动通信频段拍卖中,以总价约5.16亿美元赢得2100MHz 10M 3G频段和1800MHz 10M LTE频段,成为巴基斯坦的3G+4G电信运营商。

笔者统计可能不全,但是无可否认的是电信运营商近期没有什么海外战略的声音,反倒是互联网公司和设备企业动作很多,已经初步形成了格局。

以华为为例,笔者在一篇2014年的文章中看到华为在全球各地拥有优质资源的地方建立了16个研究所、28个联合创新中心和40多个专业能力中心。华为通过这些研究所、联合创新中心和能力中心与全球几百个合作伙伴合作,将自己的全球价值链打造成了一个全球化的创新平台,华为全球的客户都可以通过这个平台用最短的时间分享来自全球不同地方的最新创新成果。

相比当前中国力推的一带一路和海外投资,运营商的海外投资这些年已经越来越低调,笔者怀疑已经过了最好的国际化投资阶段。

相对于民营企业,国有企业海外投资总会面临更多的问题,包括决策速度,政府关系等等(但是运营商也有很多优势),而华为已经逐渐过渡到了全球公司的阶段,全球一盘棋的来分配资源和进行管理。

运营商不是没有海外战略,三大运营商很早就设置了海外办公室和研究机构,但是目前成果并不明显。笔者建议,在当前国民海外消费日益增多和国家大力推动海外投资的今天,考虑到运营商业务的特殊性,运营商能否考虑在海外进行更多的前沿性投资或者是尝试开展虚拟运营商业务?

总之,笔者的想法可能不够客观,电信设备企业和运营商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未来走向如何,既是历史的进程,也需要改革者来破局,实际的过程更是复杂的博弈过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向远之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向远之
向远之

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决胜移动终端》译者,《移动互联网新浪潮》作者,微信公众号向远之,欢迎关注,微信号faintboy912

评论(17

  • Darren13 Darren13 2017-04-04 03:37 via iphone

    国企而已

    2
    0
    回复
  • kills kills 2017-04-04 01:01 via android

    国企基本都逃不出腐败2字,当领导只求无过,也就难有变革。

    2
    0
    回复
  • 立正盖视传媒 立正盖视传媒 2017-04-04 00:55 via weibo

    症结不是为何而战,而是为谁而战。国企尽职尽责安全为先。而狼性文化的华为则不同。@盖视 @华为商城 @头条博客 @今日头条

    2
    0
    回复
  • 黙冩記議 黙冩記議 2017-04-04 00:51 via weibo

    电信运营商呀

    1
    0
    回复
  • 大道至简-荣令睿 大道至简-荣令睿 2017-04-03 23:50 via weibo

    这问的多奇葩。 其他国家的运营商又能好到哪里去?人家也没有好的管理层? 这多是行业的性质决定。

    1
    0
    回复
  • yellowmoon yellowmoon 2017-04-03 23:03 via android

    属于国企的三大电信公司,和华为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小编,你这是钻牛角尖啊。华为是任正非自己的企业,他有权按自己的想法玩,三大电信运营商的头谁敢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纵然有权,但制衡的人也不少啊,稳才是主要的,只要不出什么错,业绩高低不重要。

    4
    0
    回复
  • wolf8848 wolf8848 2017-04-03 17:48 via weibo

    @保存到为知笔记

    1
    0
    回复
  • closewen closewen 2017-04-03 15:13 via iphone

    中国电信有个美洲公司

    0
    0
    回复
  • 丞罡 丞罡 2017-04-03 15:12 via h5

    不同意作者的观点。国企的问题是治理结构的问题,不是精英领袖的问题,更不是混合所有制的问题。商场如战场,如果让任总带兵再打一场朝鲜战争未必能赢。原因呢?国企最缺的是能够独立执法的督战队。虽然国企看似有审计、监察等等监督部门,但实际上由于利益捆绑形同虚设。只有把他们变成饿狼,自然效率就提升了。

    1
    0
    回复
  • 刘嘉 刘嘉 2017-04-03 14:37 via ipad_hd

    战略部门的兄弟真不容易,大象跳舞啊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