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商向微信收流量费治标不治本

摘要: 在微信类OTT APP的管制上,我国行业管理部门应该与时俱进,会同运营商及移动互联网企业寻求共赢办法的同时,更应该形成对APP开发提出合理的规范及建议,否则摊上的可不是收点流量费就能解决的小事。

最近,有媒体观点认为,联通定向流量是针对微信的,也有业内专家认为,联通此前对微信等OTT应用流量都有监测,因此推测,联通此举并非是针对微信采取收费措施的前兆。

最后,联通公司出来辟谣,2011年沃派品牌推出之时,便具备了上述查询定向流量的功能。

还有人会无聊的论断,运营商因自身IM不给力,眼红腾讯的微信业务,因此要收取“流量费”,近期中国移动重构飞信飞聊,中电信重推翼聊为此论断提供了基础。

但事情的本质是,微信类OTT业务过多的占用了信令资源,导致用户通信服务的体验降低,收取的应是信令占用费,而不是流量费。

显然,只是向腾讯企业收取流量费,是治标不治本,因为微信类应用流量占比不高,向腾讯收取流量费能够解决问题吗?与其如此还不如向用户动刀,收取微信类OTT应用的定向流量费,但计费就成了问题,什么样的流量才算微信流量?对于运营商而言,这是一个两难的境地,笔者认为,短期内最有效的办法是封杀微信类应用,不能让使用语音、短信的用户通过降低通信质量的方式,为使用微信的用户埋单。

不过,中国联通董事长常小兵在浙江卫视的节目中也表达了担忧,微博、微信不错,如果微博、微信死掉,联通的网络流量降下来怎么办?

不过他还说了,如果运营商死了,互联网公司也会死掉,互联网应用开发商应该 “吃水不忘挖井人”,言下之意是,运营商必须活着,哪怕是以互联网企业倒下为代价,这是原则问题。

正如《人民邮电报》所说,有业内人士将信令通道比喻为比应急车道,承担着更为重要的调度作用。不难理解,这就好比公交调度、船舶调度一般,一旦应用于调度的无线电频率被占用,将导致一线运转瘫痪。

作为基础电信运营商,提供着固定电话、移动电话和互联网接入的通信服务,应该具备保障用户使用基础电信业务的能力。尽管目前,电信运营商所承担的社会责任已经远远超出了其职能范畴,比如对垃圾短信等不良信息的治理,不过按照谁接入谁负责,运营商这次是摊上大事了,微信上传播的内容,运营商管不管呢? 

作为监管机构,根据国务院【2008】11号文,提及工信部的职能包括,“协调解决行业运行发展中的有关问题并提出政策建议”;“负责通信资源的分配管理及国际协调,推进电信普遍服务,保障重要通信”;“推进工业、通信业体制改革和管理创新,提高行业综合素质和核心竞争力,指导相关行业加强安全生产管理”;“指导行业质量管理工作”。

退一步,从上述文字不难发现,通信业务服务质量的好坏,其实本质上是与运营商没有任何关系的,只不过,用户的语音短信等业务的体验受到影响时必然会投诉运营商。

因此,在微信类OTT APP的管制上,我国行业管理部门应该与时俱进,会同运营商及移动互联网企业寻求共赢办法的同时,更应该形成对APP开发提出合理的规范及建议,否则移动互联网普及率逐步提升的同时,摊上的可不是收点流量费就能解决的小事。

本文系作者 赵宇comobs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赵宇comobs
赵宇comobs

聚焦电信运营商、设备制造、终端芯片及移动互联网;微信公众号:comobs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