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组团上市,究竟是真材实料,还是虚假泡沫?

摘要: 一边是互联网金融的大洗牌,一些公司默默关闭了平台,退出时代的舞台;而另一边,众多企业透露了上市敲钟的意图。

2017年,是风云际会的一年。

一边是互联网金融的大洗牌,一些公司默默关闭了平台,退出时代的舞台;

而另一边,众多企业透露了上市敲钟的意图。

在蛮荒无序,监管落地,行业洗牌之后,互联网金融走向了最终的尘埃落定。

行业巨头们,通过几轮融资,一路打怪升级,走到上市临门一脚。

但上市是龙门,让能者一跃成神;也是照妖镜,让妖魔鬼怪原形毕露……

01 “集体”上市? 

“我们有可能在香港上市,”近日,在彭博社的电视访谈中,陆金所联席董事长兼CEO计葵生公开表态。

早在2015年底,陆金所便透露出上市意图,但由于“P2P市场动荡以及对政府将加强监管的疑虑”,IPO也推迟到2017年。

这几年,外界关于几家互金公司何时上市的猜测,传言不断。

但近期,无论是马云、计葵生的发言,京东金融从京东拆分,还是趣店、拍拍贷向纽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互金公司“谋求上市”的猜测,渐成“实锤之音”。

互联网金融站在十字路口,开始了“二八”的分流。

而选择上市者,主要是两个方向,以趣店、拍拍贷为代表的互金创业公司,目光瞄准了纽交所。

业内人士分析,去纽交所主要是两个原因:

一方面,纽交所放宽限制,除等待SEC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审核外,“企业必须盈利两年”已经不是挂牌的硬性指标;

另一方面,P2P鼻祖lending club、中国互金海外上市第一股宜人贷,都在纽交所成功敲钟。“这意味着,纽交所对互联网业务更加熟悉,”元一九鼎创始合伙人夏翌称。

▲宜人贷在纽交所敲钟

而相对创业公司的海外上市之旅,蚂蚁金服、京东金融、陆金所代表的巨头初创公司们,则透露出国内、香港上市的意图。

相对纽交所来说,国内上市的门槛要高很多。

第一个硬性门槛,就是达到“连续三年盈利”——大部分公司对这个门槛无法僭越。

尽管门槛更高,但大家还是拼命往里头挤。

“但中国经过多年互联网金融的熏陶,可以获得更高的估值”,夏翌一语道破其中核心逻辑。

更重要的一点是,不管是蚂蚁金服从阿里独立,还是京东金融从京东剥离,都可以看到他们的下一步,就是让国资入股。

在中国,参与经济运营,大多需要“牌照”或“备案”。

巨头们都着急,先贴上乖巧而忠诚的标签,并准备在中国上市,才有机会获得这些金融“准生证”。

另外,没有牌照的公司,基本也无法在国内上市。

去年,互联网金融全面整顿时期,西藏旅游、银之杰、永大集团、熊猫金控等上市公司对互联网金融企业的收购完全终止,监管对互联网金融还是持谨慎态度。

在中国的经济场中,上市和牌照,是相辅相成、做大做强的标配。

除了上述几家,众安保险、乐信集团、信而富、91金融等公司,也传出筹备、谋划IPO的消息。

一时间,互联网金融仿佛席卷起了“上市潮”。

但业内人士也纷纷提出疑问:在这个监管收紧、资本寒冬的时间点集体谋求上市,是否有些仓促?

02 “又快又好”

“虽然业内普遍认为,2013年是互联网金融元年,但实际上,现在筹备上市的公司,已有了长时间的摸爬滚打,”夏翌认为。

以拍拍贷为例,国内第一家网络借贷平台,在2007年已成立,算起来也有10年的发展时间。

“金融本身就是一个发展快速的行业,”夏翌称,上市仓促与否,并不能简单粗暴以时间长短判断。

之前,路透社报道,中国证监会考虑为部分科技公司IPO提供快捷通道,蚂蚁金服等金融科技公司包含在内。

政策绿灯大开,行业进入“上市窗口期”。

如此好的机会,还犹豫什么?“上市不能等,”夏翌认为,在你慢悠悠等待的时候,其他竞品公司若上市成功,加速奔跑,就能把你远远甩在后面。

最直接的例子,就是曾“并驾齐驱”的优酷和土豆。

2010年11月,土豆原本先于优酷提交了IPO申请,但却因创始人王微离婚财产分割问题,上市计划被迫中止。

一个月后,优酷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创造了161%首日交易涨幅的历史;而土豆,辗转了8个月后才敲钟。

此时,双方差距已然拉开。

2012年3月,优酷与土豆合并,土豆退市。

“越早上市,估值约占便宜,”夏翌指出,“在二级市场,投资人分配在某一个领域内的资金是有限的。”

谁第一个上市,谁就是标杆,谁就有领跑优势。

目前,几家上市公司的估值,堪称巨无霸级别:

据媒体报道,蚂蚁金服估值750亿美元、京东金融估值500亿、陆金所估值250亿美元、趣店估值75亿、拍拍贷估值20亿美元。

“所以大家都在抢跑,”某互金企业负责人表示,“这么高的估值,一旦上市成功,哪有这么多的股市资金抽血给他们。”

目前来看,从2016年10月开始,证监会已提高IPO的速度,每周批近十家。

但截止发稿前,还有642家公司等待审批——窗口期能持续多久,没有人能给出预测,大家都在急不可耐地往前冲。

对于互联网金融企业而言,上市最大的好处,就是增信。

互联网金融,尤其以P2P网贷一支,高速发展的同时,被贴上“野蛮”、“高危”等标签。

实际上,草莽出生的P2P平台,最喜欢的就是找各种增信手段:从行业最初的刚性兑付,到到各种五花八门的存管、担保、保险的手段,再到各种加入协会、参加会议发言等粉饰手段,足以见对增信的渴望。

而成功上市,无意是彰显自身实力最好的方式——它是一顶官方加冕的皇冠。

另一个好处,就是企业将在二级市场获得低成本融资。

互联网金融行业早已进入洗牌期,在最后竞争厮杀的阶段,谁能拿到低成本的资金,谁就能开展并购,扩大业务规模,加速行业二八划分。

当然,上市虽好,但也不是所有的鱼,都能跃过这道龙门。

03  “照妖镜”

一段时间内,互联网金融企业,是VC资本的宠儿,但风口之下,也存在企业估值虚高、泡沫严重的怀疑。

而上市,就是最好的验证方式,就像一面照妖镜,即为优质的互金企业正名,又能让一些估值虚高的平台原形毕露。

“在整个上市过程中,一个企业要经历两面照妖镜,”夏翌认为,“一个是在上市之前,在IPO过程中,各种中介机构就会对公司进行审核。”

以纽交所为例,能否上市的关键条件之一,是美国证监会SEC对企业的审核结果,而SEC相当关注财务数据和风险披露的真实性、准确性,甚至优先级高于企业的商业模式。

在投行、律所、审计公司等多方的审核下,一些企业的痼疾就会暴露出来。

在这个资本角逐的金钱场,有太多声名鹊起,一夜成名,也有太多落入尘埃,化身为泥……

2016年初,拉卡拉试图借道A股上市公司西藏旅游,曲线完成上市。但双方操作被指有“刻意规避借壳红线”的嫌疑,多次被上交所问询,加之互金监管加剧,重组计划最终终止。

拉卡拉不得不转战创业板,再度谋求上市。

上市失败后,企业可能稍做调整,便能再战,比如宜人贷也曾经历两次上市申请受挫。

但也有可能,因为“对赌协议”,市场、政策变动,问题如多米诺骨牌般触发,最终元气大伤,比如曾经红极一时的俏江南。

“上市之后,面对二级市场,又是一场审核、监督,”夏翌称。

即使侥幸上市成功,一旦被发现造假,也会被强制退市。

去年7月,欣泰电气成为首家因欺诈发行被退市的上市公司。

原因是,早在2013年之后的四份财务报告中,欣泰电气多次“自制”银行单据,虚构收回应收账款;2014年3月,欣泰电气凭借虚假数据成功登陆A股,募集资金2亿多元。

事情败露后,证监会对欣泰电气送达《行政处罚决定书》和《市场禁入决定书》,对欣泰电气启动强制退市程序,对欣泰电气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温德乙等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收到处罚决定书后,温德乙说,由于自己身背6.26亿元债务,公司退市后,将不得不走破产程序。

是真材实料,还是虚晃一招,这些公司将在上市后,被放在阳光下剥开细看。

此时,可能需要更为高明的手段,才能逃过所有监督的眼睛——当然,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敲钟上市,就如创业者的荣誉勋章和终极梦想,那“叮”的一声,就如天籁之音,让这些野心家魂牵梦绕。

这一刻,鲜花、掌声、聚光灯,光环耀眼。

然而,这并不是终点,而是一个更为艰难的起点……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一本财经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一本财经
一本财经

金融科技(FinTech)第一深度新媒体。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