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控自负、龙图悲剧、恺英幸运,但面临的问题本质是一致的

摘要: 恺英也好,中清龙图也罢,中国大多数的游戏公司本质上都一样,缺少暴雪、V社那种持续成功的特性。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陈昊芝会不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

2014年4月,触控科技正式提交IPO招股书,拟融资1.5亿美元,但没过多久,陈昊芝发内部信,宣布公司将放弃上市,原因在于美国证监会给予其游戏公司的定位,估值5.4亿美元,这不符合触控科技的预期。

那一年,触控科技是中国手游产业的明星公司,旗下《捕鱼达人》是首批达到月流水3000万元量级的产品,其手游发行业务在当时以微弱的劣势仅次于中手游,排名行业第二。易观的数据显示,2013年年度发行市场,中手游市场占比17.9%,触控则是16.2%。

根据触控发布的招股书数据显示,2011-2013年触控科技的总营收分别为868万、7653万和5.55亿。其中,移动游戏营收分别为714.3万元、6950.6万元,以及5.466亿元,99%的营收来自手游。

但触控认为它不是游戏公司,应该以游戏+平台公司来估值,其重点业务还有开源游戏引擎Cocos2d-x,在当时70%的开发者都使用这一引擎开发游戏,国内收入排名前十的手游有8 个是在cocos2d-x 及其工具的基础上开发的,而全球30% 的开发者在使用这一引擎。

触控科技对这个业务很重视,投入逐年增大,根据2011年-2013年的财务数据,投入分别为1206万、3892万和1.05亿。

因为不认可估值过低,触控放弃了上市,紧随而来的是离职潮,从高级副总裁贾岩,到渠道、商务、运营各总监。。

镜子,总是相反的,2012年,中手游成为成为第一家以“介绍上市”方式IPO的中国公司,介绍上市的意思是绕过公开IPO,选择只挂牌不融资。公司董事长张力军表示,公司更希望借上市扩大公司知名度,同时让投资者能有机会熟悉该公司,进而为中国手游的业务进行市场估值。

而在触控放弃上市之后的2014年8月,乐逗游戏在美国上市,估值约6.5亿美元左右,CEO陈湘宇谈及上市价值时说了三点:

  • 1,借助上市完成人才结构升级,在研发、运营和管理引入更高和专业性人才;
  • 2,公司内部管理,包括内控规范化;
  • 3,打开融资通道。

2013年,乐逗在发行市场占比13%,排在中手游,触控,飞流之后的第四,2015年,同样是易观的数据,胜利游戏(也就是中手游)发行市场依旧第一,市场占比18.3%,而乐逗游戏则以15%的份额位居第三,放弃上市且《捕鱼达人》走弱的触控科技市场占比6.1%,下滑至第7。

现在,中手游和乐逗都已经私有化,准备在国内借壳上市,而世纪华通在2015年底给中手游的报价是65.24亿元。

时间的车轮只能永远往前,类似《本杰明巴顿》一样的故事只存在于虚构的电影当中。

当年的陈昊芝还有机会摆在它面前给他选择,杨圣辉是没得选。

2015年底,友利控股发布公告称因《刀塔传奇》引发的版权纠纷,决定终止收购其发行商中清龙图,并约定中清龙图向友利控股支付补偿金1200万。中清龙图借壳上市的大门彻底被关闭。

2015年5月,友利控股发布了中清龙图的借壳重组预案,中清龙图拟作价96亿元借壳上市。根据友利控股发布的公告,在2013年营收9160万元的基础上,2014年中清龙图的业绩飙升至12.88亿元,而2015年Q1更是达到4.12亿元。

而中清龙图数据激增的秘密就是源自其在2014年6月代理自莉莉丝的《刀塔传奇》的爆炸性表现,数据显示中清龙图2014年营业总收入12.89亿元,其中《刀塔传奇》2014年全年营收为11.75亿元,占中清龙图2014年营业收入约91.17%。

中清龙图能够估值96亿元,完全得益于《刀塔传奇》,但也正是《刀塔传奇》让中清龙图上市失败。

2015年3月,暴雪宣布正式起诉《刀塔传奇》开发商莉莉丝,同年5月V社以侵犯著作权、商标权和不正当竞争为由,起诉中清龙图与莉莉丝,索赔3100万元人民币,北京海淀法院受理此案。

此后因版权问题《刀塔传奇》从AppStore下架,而证监会也向友利控股发问询函,询问有关版权诉讼的的情况。

最终,友利控股放弃收购,虽然在这之后版权问题达成协议和解,《刀塔传奇》改名《小小冰传奇》,但无奈产品步入下滑通道,同时A股市场的游戏概念降温,中清龙图依旧没能上市。

在《刀塔传奇》之后,中清龙图一直在寻找下一款爆款,甚至传出花了5000万买下腾讯动漫《尸兄》版权,但无奈,中清龙图的产品至今为止也只有《刀塔传奇》一款能够称为成功的产品,其他产品都过于平庸。

2016年年中,曾经和杨圣辉一起创办中清龙图的核心人物也是杨圣辉在清华大学同学的联合创始人兼CTO刘新宇离职,成立创新型互联网企业“纳米娱乐”,主营技术创新类应用和游戏化应用的研发与运营。

与杨圣辉相比,王悦的运气好很多。

如果中清龙图顺利上市,那么它将超越恺英的63亿元借壳上市,成为游戏公司当中最大的借壳上市案例,但中中清龙图失败了,恺英的这个记录又保持了很久,直到2015年11月巨人130亿元借壳世纪游轮。

3月22日,恺英网络发布2016年年度报告,报告期内营收27.2亿元,同比增长16.29%;净利润6.82亿元,同比增长4.28%。这个利润比与当初借壳上市时所承诺的2016年完成5.7亿元利润,高了1.12亿元。

2015年4月,泰亚鞋业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公告,拟通过资产置换、发行股份及股权转让等一系列交易,实现恺英网络的借壳上市,本次交易中恺英作价63亿元。

实际上,与中清龙图极为类似,恺英网络的上市同样极其依赖一款产品,根据财务报告显示2015年1-2月、2014年、2013年和2012年,恺英网络营业收入分别为3.7亿元、7.2亿元、4亿元和2亿元,实现的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1.3亿元、6254万元、3392万元和2506万元。

在2015年的2个月时间内,其营收达到了2014年全年的50%,利润更是比2014年全年高出一倍。

主要原因就是在于其从天马时空处全球代理发行的《全民奇迹》在2014年12月10日正式登陆安卓平台和 App Store。

报表显示,截至2015年2月28日,这款产品的充值金额达到6.96亿元,月流水超过2亿元,仅2015年1-2月份就给恺英网络带来了2.18亿元的收入。

而除了这一点之外,另外一点,同样与中清龙图极为相似,在恺英网路借壳上市的道路当中,同样受到过有关侵权的诉讼,在2014年11月、2015年5月,盛大分别起诉恺英网络旗下《战龙传奇》、《烈火战神》侵犯了盛大《热血传奇》的著作版权。

只是,比中清龙图幸运的是,中清龙图被起诉的是王牌产品,而恺英网络被起诉的是非核心产品。

泰亚股份在发布的澄清公告当中表示,已经进入诉讼程序的《斩龙传奇》、《烈火战神》以及盛大表示拟强势维权的另外8款游戏,恺英网络预计2015年全年在自有网页游戏运营平台 XY.com上(包括联运收入)产生的营业收入合计约1.3亿元,仅占预案中披露的恺英网络2015年初步预估营业收入22.8亿元的比重为5.7%,占比较低。

幸运的并不仅仅是这一点,更加幸运的是,《奇迹》版权的拥有方韩国游戏公司网禅不是《DOTA》版权的拥有方V社或暴雪。

根据相关资料显示,《全民奇迹》是天马时空于2013年7月立项的产品,2014 年 8 月起宣布由恺英网络进行全球独家代理,2014 年 10 月正式登陆 恺英旗下XY 苹果助手,2014 年 12 月正式登陆安卓平台和 App Store。

但是这款产品的版权直到2014年7月才获得。2014 年7月10日,恺英与韩国网禅签署《知识产权许可协议》。该协议的主要内容如下:

  • 韩国网禅将与《奇迹 MU》相关的知识产权许可上海悦腾与天马时空用于共同开发手机游戏《全民奇迹》,许可费用为100万美元,许可期限为2年。
  • 除许可费用之外,按照游戏的月收入不同,恺英还需要向网禅支付不同比例的提成,按照事后的收入来看,这个提成应该是10%。

一个只存在于假设当中的情况,如果网禅不与恺英签署这份协议,《全民奇迹》是否会停止上线,这款产品是否会在研发一年之后因为得不到版权而作废?这个答案,了解中国游戏产业特性的人或许都会知道。

所以说,恺英是幸运的,最终这份协议还是签下来了,从而没有发生中清龙图式的悲剧,它上市了。

上市所能带来的最大利好就是风控体系的加强,根据恺英网络2016年年报显示,其2016年移动游戏营收11.75亿元,对比2015年同比下降9.23%。

在整个手游产业同比上涨超过50%的情况下,恺英网络在手游业务上出现了下降,很显然的是《全民奇迹》在走弱,而恺英和网禅在2年合同到期之后,只续约一年似乎也说明了这一点。

而且另外一点在于,相比于2015 年 1-2 月其移动端收入占英网络营业收入超过 75%,恺英网络的移动端收入收入占比正在逐步萎缩,在2015年年底,数据是55.38%,而到了2016年这个数据是43.22%

其2016年整体业绩之所以能够上涨16.29%的主要原因在于其页游业务同比大涨99.62%。

在一个庞大且快速增长的手游市场,恺英不进反退,在一个逐步萎缩的市场(产业报告显示2016年页游整体下降14.8%),恺英却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恺英这种倒挂式的收入不得不让人感到担忧。而或许,恺英也在极力寻找下一款《全民奇迹》,其关于《传奇》手游IP的版权在盛大、娱美德、Actoz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的撕逼之激烈程度就可以很好的证明,只是至今一直没有找到。

但比中清龙图们幸运的在于,他是上市公司,他有足够的资金和时间去等待,在2016年其募集的约19亿元左右现金,还一分不少的趴在银行的理财账户里,每年利息就是1000多万元,这就是上市带来的好处。

但当褪去这层幸运的光环,我们会发现,恺英也好,中清龙图也罢,中国大多数的游戏公司本质上都一样,缺少暴雪、V社那种持续成功的特性。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丁鹏Gamewower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丁鹏Gamewower
丁鹏Gamewower

你懂或者不懂,我都在那里。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