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管制幽灵:一场中国式悖论

摘要: 地方政府正在迫不及待的把共享单车划入自己的势力范围,而且越是在早先城市公共自行车投入失败、越是大城市拥堵病严重的地方,这种积极性越高。

共享单车政府管制的呼声甚嚣尘上。

地方政府正在迫不及待的把共享单车划入自己的势力范围,而且越是在早先城市公共自行车投入失败、越是大城市拥堵病严重的地方,这种积极性越高。

北京:灵境等10条街道禁停,地铁口要有专人看管上海,使用三年强制报废,年满12岁才能骑;

南京:将划50个“绿底白框”停车示范点;

广州:企业后续新增车辆应与政府沟通;

成都:正在加快自行车停车点位的规划。

中国式的悖论正在像一个上帝都无法想象的笑话一样上演,因为自己的无能和失责造成公共资源的供给严重不足,在自己提供的解决出行的问题应对方案即将失败之际,面对能够解决问题的新事物,地方政府却在不断地把手伸进共享单车的内衣里肆意骚扰,要求共享单车们回到已经被证明失败的发展道路上去。

一些口含天宪的反发展声音已经开始出现,共享单车走回头路的管制幽灵开始游荡。

两会期间,有代表认为上海应当制定共享单车行业的准入标准,对企业经营规范进行管理,防止大量的共享非机动车无序涌入闹市。

有专家认为,政府应当健全相关骑行交通的立法,应当对骑行交通的行业准入设定门槛;也有政府万能主义专家认为,政府应该可根据社会需求宏观调控单车投放总量,并且应该学习政府原有共有单车模式,建立车棚、停车桩。

当然,也有人把目光瞄准了怎么处罚老百姓上,要求对乱停乱放的骑行人由政府罚款。

多么熟悉的声音,多么熟悉的味道,数量管制、行业进入管制、罚款、涨价,每一个新鲜事物出来之后,我们总是看到管制幽灵耐人寻味堂而皇之肆无忌惮的身影,以及为之鼓与呼的反发展专家们的政府万能主义论证逻辑。

如果政府能够知道一个社会的单车总量需求,我想经济学家们可能要失业了,一个连自己的房价到底是涨了还是降了都统计不清楚的政府能够知道一个社会到底需要多少共享单车?

可笑至极的是,也有地方政府竟然认为自己真的可以知道,或者应该知道他的城市需要还是不需要共享单车,广州市交通委竟然要求企业投放新增单车要和自己沟通,实在难以想象,除了刷存在感,对于解决老百姓的出行需求有什么帮助?广东交通委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增加自行车公共供给资源,如何优化自己的公交路网解决老百姓出行的最后一公里。

所谓是否应该进入,所谓投放多少,这是一个企业基于市场竞争的要求、自身的承受能力、市场的需求,以及行业的利润率和投资价值,由企业家自主决策的事情,而且应该是由企业家完完全全自主决策的事情,管制的有形之手对这些企业经营内部事务横加干涉,只能带来市场供给的不足,以及妨害有效竞争格局的形成。

为什么不能等待和容忍一段时间,非要迫不及待的对凡是能够方便老百姓的新事物进行管制呢?

失控,可能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看不懂,更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而如果自己出的主意被证明是错的,那么必须扳回一局才有面子——这段话或许可以描述当前共享单车管制幽灵浮现的原因之一。

无桩、可以随意停放,并且无须担心被盗,是共享单车的核心,这一点与此前政府部门主导的城市公共自行车完全不同,共享单车的出现可以说是对政府万能主义的一记狠狠的耳光,——以牧羊思维满足市场需求的任何行为,都必将遭到市场无情的抛弃!

所以,进入2017年后,地方政府管制的幽灵开始按耐不住——那么寻求管制的背后绝不是所谓的公共利益,绝非是为了方便老百姓出行,因为任何要求规范老百姓骑行和停放行为的管制,无论辞藻如何华丽,都无法掩盖反发展的本质。

作为独立的利益集团,政府管制的利益会是什么呢?

我认为首当其冲的是解决自己在城市发展规划中自行车和行人道路资源供给严重不足的尴尬的需要。

我们知道在过去十年的城市膨胀中,对道路资源挤占最严重的是汽车,在道路资源规划上,自行车道和行人道或者成为政府用来收费的停车位,或者被划给了汽车。

那么,共享单车的出现,实在是地方政府尴尬——在短期无法解决汽车对道路资源的挤占,又无法增加自行车道路资源的供给,那么,限制共享单车的进入数量,就成了合情合理的必然之举。

其次是为牌照寻租打下基础。如果通过限制进入市场的共享单车企业数量,那么政府显然可以在事实上获得新的审批权,对一个非垄断的、自由竞争的市场,以公共资源不足的名义,建立牌照审批制度,早已经屡试不爽,除了增加政府的就业岗位之外,还能获得不菲的收益,比如网约车司机的培训。但是我要指出的是,本届中央政府早已经确立了法无禁止皆可为的商事原则,牌照的设立只能扼杀创新和发展。

第三,或是为了向共享单车企业以及普通用户收费获得利益。如果地方政府为共享单车的停放设置了特定的道路资源,那么,从逻辑上要求共享单车企业缴纳某种形式的费用将是可能的。而对骑行人行为的规范,则为喜欢罚款的政府来说是颇受欢迎的事情。但是也不要忘了,当年的塑料袋收费和公共场所吸烟罚款,已经或者流产或者沦为废纸。

第四,共享单车的出现,对大城市的黑车市场产生严重的冲击,在这个市场,猫和老鼠的行为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同时受到冲击还有各个公共交通点,比如地铁附近的汽车和自行车停车场生意,作为源自政府公共资源供给不足的受益们,也有强大的积极性,要求管制之手。比如某地方政府要求在地铁口有专人看管。

管制幽灵从来都是以公共利益出现,在共享单车这件事情上,我只是希望管制幽灵能够忍一忍,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给共享单车和老百姓一点时间,多思考自己如何改善公共资源的问题,不要老是把手伸进企业家的内衣。如此,幸甚。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志刚水煮通信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志刚水煮通信
志刚水煮通信

电信业资深研究员

评论(1

  • 公人甲 公人甲 2017-03-25 18:54 via android

    作者的意思是政府不该管乱停乱放?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