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老“少年”挥别体制,从宁宇离职中国移动看运营商的人才隐忧

摘要: 有人曾经形容运营商像是「围城」,在城里的人终日想着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而城外的人却跃跃欲试想进城。

 

又一个传言变成现实,中国移动元老级员工宁宇正式宣布离职。

在刚刚过去的周日早晨,《移动,再见》突然间在我的朋友圈被刷屏了,估计不仅是我,很多通信行业尤其是在运营商工作的朋友们,可能都看到了这篇文章。

钛媒体甚至起了一个更具意味的标题《那个誓与中移动共沉沦的元老‘少年’,离职了》

宁宇是邮电部新建移动局第18号员工,是整个中国移动集团工号为70号的员工,是中移动最重要的部门之一业务支撑部的第1号员工。中国移动是他大学毕业23年来唯一效力过的企业。

宁宇的离职,就像在运营商界投下一枚深水炸弹,沉闷已久的各种行业微信群突然热闹起来,各种讨论在坊间炸开了锅。

你可能会好奇,运营商高管离职早就不再是新闻,光是近期就有一系列运营商高管跳槽的消息传出来。可是,宁宇离职的消息却是传播声量最大、范围最广、讨论最深入的。

他并不是离职大军中级别最高的,但却是具有代表性的行业权威,更是拥有众多粉丝的意见领袖。他的出走,算得上是运营商众多离职事件中的里程碑。

宁宇选择离开中国移动,和很多人一样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但认真一想又觉得在情理之中。

很多人都在扼腕叹息,中国移动失去了一位优秀的人才。我却觉得这其实是件好事:

一方面,从企业看是人才流失,但放在行业看则是人尽其才,毕竟有一个更加适合的舞台让他发挥;另一方面,宁宇出走这件事在公司内部恐又掀起离职波澜,对于企业的体制机制改革应当具有一定警醒作用;最后,良禽择木而栖,一个更好的平台对于人才的吸引力是巨大的,往往可以达到双赢甚至多赢的效果。

不过,今天我真正想谈的是——中国移动以及所有通信运营商的人才困境。

1.人才流失将继续加剧,企业无计可施。

还记得在2014年,我和人民邮电报的施老师策划了一期运营商员工离职的专题,彼时我提了一个观点——「运营商的离职潮来了」。

很多人不理解也不相信:“不就走了几个高管么,地球继续转”。

短短3年,越来越多的运营商精英选择离开体制,他们有的选择创业、有的选择跳槽,他们都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实现着自己的价值和梦想。

重点是,离开的人真的越来越多了。「离职潮」一语成谶。

离职的原因多种多样,按照马云的说法:一是钱没给够,二是心里委屈。

但离开运营商的人多半是因为——失望。

我一直在说,通信运营商尤其是当年如日中天的中国移动几乎将全国通信领域最顶尖的人才都纳入麾下,早期的部分元老都走上了管理岗位。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与运营商的业务速度相比,体制机制改革的进程大大迟缓。体制内的大部分人被庞大的组织机构给「体制化」了。正如宁宇在文中提到的:

“在一个专业里待得太久,容易把对于某个团队的忠诚和情感,演变为狭隘的本位主义和保守主义,甚至产生“精英情节”,认为只有自己才懂,别人都不懂。”

越来越多人选择保守,因为只有保守才不容易犯错,也有越来越多的人站在既得利益者的立场说话办事,殊不知当保守成为企业的主流,一点点的想象力都会被旧势力扼杀,这势必会阻碍企业的发展。

于是,这艘大船越开越慢,甚至开始出现了局部“漏水”的现象。这时候,更可笑的事情发生了,大家都不再关心大船的航向,因为都去“补船”了。

「程序正义」、「流程导向」突然变成了企业的主旋律、主基调,想干事的变得越来越疲惫,每一个提案都要「过五关斩六将」,因为每个人想的都是「不能出事」而不是「有什么用」。提案人不但要应对各种各样的审计、检查,还要对各级领导各种汇报,待各级别决策委员会认为可行时,才能开始行动。

很难想象,在这样的环境中,还有多少人愿意真心投入?

于是,有能力的人纷纷选择离开。

我曾经很幼稚地以为,人才流失是没有相应的挽留手段。如今看来,想从运营商走的人,根本留不住。从他起心动念的那天开始,这件事就是笃定的。

2.员工核心能力持续缺失,企业人才或出现断层。

运营商真正应该反思的是——经过多年的发展,员工队伍的核心能力到底是什么?

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比员工离职紧迫10倍的问题。

在运营商,尤其是像中国移动这样有钱的大企业。身边往往围绕着大量设备厂商和解决方案提供方。在规模迅速膨胀的日子里,运营商只有依靠大量的第三方支撑力量才能确保业务发展。从网络的建设优化,再到产品策划和营销推广,甚至系统规划、战略对标和创新管理,第三方可以说无处不在。

因此运营商的员工长期处于甲方的「场」里,久而久之就培养出甲方的习性、心态甚至是气质。

慢慢的,大家从「自己动手」,变成「指挥别人」,各级员工的主要精力往往都用来应付各式各样的会议、汇报以及无休止的扯皮。

本该掌握的技术、产品和营销等实战工作反而更多交由第三方完成,毕竟第三方都是花钱请来的,没有那么多难扯的皮。长此以往,员工核心能力便大幅萎缩。

这样造成的结果有两个,一是员工个人能力长期处于低水平重复,自己缺乏成就感,成长也极其缓慢;二是企业大量经营决策事实上是掌控在第三方的手里,项目该不该启动、该做多大往往是由厂商的人提建议,相当于把命运交给了别人。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寓言故事,讲的是干掉一头狮子最彻底的方法,并不是用一个更强的动物来打击它,而是长期坚持定期提供「不劳而获」的食物,等到狮子习惯了,它早已失去了捕猎的能力,被「驯服」了。

如今的运营商像极了这头狮子,虽然还是狮子,但早已弱化或者失去了捕猎的能力。

一个典型的标志就是,除了少数精兵强将,大部分运营商的员工,离开这个平台往往很难再有更好的职业发展机会。

而在这些少数的精兵强将中,越来越多掌握核心能力的人感到「累觉不爱」,选择了「把手放开」。

而一代一代的新员工在众多第三方的「驯服」和越来越多的「规矩」中不断迷失自我。

这时出现了一个尴尬的局面——「人才断层」。

可能有人会说,行业内、企业内的人才流动是正常的,某种意义上还是正向的。但别忘了,前文说过,运营商员工队伍的能力空心化现象严重,「老带新」的机制又没有建立起来,在一批关键的岗位上将出现明显的人才逆差。

3.更多老员工的出走让本来就已稀缺的企业归属感消失殆尽

去年年底我曾写过一篇文章《什么才是运营商的基本力量?》,文内讲了曾经的公司传统,无论是即将上岗的年轻同事还是快要退休的老同志,运营商曾经都会安排一个简单的欢迎或者欢送仪式,如今这些习惯早已成为尘封的往事。

员工只能默默地来,然后又悄悄地走,「不留下一片云彩」,这可没有说起来那么轻松,更多是种怅然若失。

不管有多么先进的思想理论,也不论有多么强大先进的武装力量,一个组织想要发展壮大只能依靠群众的力量。对于今天的运营商来说,一个最基本的力量就是广大干部员工队伍。

可是不知从何时起,企业对员工显得越来越「冷漠」了,甚至员工之间的关系也没有原先那样融洽了,这不仅是因为员工收入长年停滞,还因为一些原先的「光荣传统」逐渐消失了。

一个典型的场景是,员工们聚在一起的机会越来越少了。以前不管是运营商总部还是各基层公司,不定期会组织一些团队建设活动,有可能是一起吃吃饭、喝喝酒、搞搞拓展,也有可能是组织基层单位之间互相学习交流、沟通感情。可是自从中央下发“反四风”等系列文件精神以后,这些活动变得越来越少。

我并不是说不该执行中央文件精神,而是指在「不出事」的主流意识环境中,各级管理者在执行规定时会按照各自的理解「升级执行」,于是便会出现执行走样、矫枉过正的情况。

慢慢地,员工的归属感越来越弱,不少人只是来公司上个班,下班以后都是各回各家、各带各娃。

我曾在中国移动的县、市、省以及集团公司都工作过,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越到基层大家相处得越融洽,越到上面越感到「高处不胜寒」。

旁的不讲,单说员工的红白喜事,基层单位往往大家都要到场参与,并不是为了随份子,更多是互相帮衬,而到了更上级的单位,同事之间有时候都不通气,也就是随份子,顶多就是到场表示来过了,那感觉真是「君子之交淡如水」。

归属感这个东西,语言很难表达清楚,但感觉还是很清晰的,有就是有,淡就是淡,没有就是没有。

4.围城内外?运营商的人才困境

我曾反复表达过一个观点,运营商里的人大抵可以按照「想走」、「能走」两个维度分为四类:

  • 第一种人是想走且又能走的,他们当中绝大部分已经离开。
  • 第二种人是想走却不能走的,他们整日吐槽却没有办法跳槽,各种负能量爆棚。
  • 第三种人是不想走也不能走的,混是他们的常态,在单位昏昏度日等待退休。
  • 第四种人是能走却不想走的,他们常常在理想与现实的边缘痛苦挣扎,企图改变点什么却发现无能为力。

有人曾经形容运营商像是「围城」,在城里的人终日想着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而城外的人却跃跃欲试想进城。其实那是黄金时代的运营商,如今早已物是人非,今非昔比。

从早先成立虚拟运营商浩浩荡荡、到后来成立铁塔公司的人心思动,再到互联网创业热潮中的暗流涌动,运营商队伍似乎一直在经历着某种意义上的「考验」,一次比一次更直接、一次比一次更频繁。

现在的运营商员工,一方面要应对行业周期性造成的前景不明,部分人对通信行业的前景悲观,每天都处于焦虑状态;另一方面又要关照自身欲求,当下的运营商无论从薪酬福利、培训教育还是职业发展等都几乎没有什么竞争力,考核压力却与日俱增,工作长期处于被动压抑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外界一旦有个诱惑,很容易起心动念去另谋出路。

就算暂时不会跳槽,也是时刻准备着的。我管这种状态叫——「卧槽」。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给仍在运营商工作的人几点建议:

  • 1.就算身处体制深井,也要掌握随时离开体制的能力。毕竟命运应该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与其怨天尤人不如练好内功,至少不会被社会淘汰。
  • 2.保持初心和出离心。别忘了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运营商,问问自己想要实现的目标都实现了吗?现在还有什么可以学的?以我这10年来的观察,运营商真心是一个好平台,想要学经验、涨技能几乎随时可以,前提是自己要投入进去。
  • 3.无论做什么决定,请忠于自己并接受所有的后果。梁冬曾经说过一句很有意味的话:欢喜的第一要务就是承认和接受现状,所谓「如来」就是「如」实承认自己面临的一切都是必然和活该「来」的。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活法和追求,没有对错,只有适合。不管你今天做出怎样的决定,一旦想清楚了,那就去做!

最后,谈谈自己对于这封离职宣言的感受。

单从阅读量来说,除了宁宇自己的微信公众号,科技杂谈、钛媒体、虎嗅、网易以及一些周边的资讯类网站纷纷转载了这篇情真意切的文章,截止到2017年3月12日凌晨,保守估计全网阅读量已经达到了50万+,按照三大运营商150万的员工规模来算,仅仅一天就有全行业接近1/3的人阅读了这篇文章,覆盖率和传播速度实在令人乍舌,这可以谈得上是一场「现象级」的离职。

再谈谈宁座其人。初识宁座是在科技杂谈刚刚创办不久,谈主王云辉当时还是通信圈的资深记者,为了方便投稿和交流,他建了几个科技杂谈的微信群,我很荣幸地成为了杂谈首批群员,那时候我们几个人常常在一起聊公司内外发生的故事。

当时对宁座的感觉完全是膜拜大神,他常常会以睿智、犀利却又极其到位的角度分析问题、给出观点,说实在的,一直有种「偷师学艺」的感觉,也确实学到了不少东西。

我们真正见面是在中国移动总部组织的新闻宣传民间智库会议前夕,我们几个草根「智库成员」聚在一起聊天,那时的我有种终于见到庐山真面目的眩晕感。宁座乐于助人,在我最迷茫无助的阶段,我曾多次向宁座求助,想听听他的建议,作为前辈和过来人,他都耐心细致地帮我剖析利弊,找寻答案。真心感谢宁座!

在这个春暖花开的时节,他做了一个面朝大海的决定,祝福宁座。

后记 

33岁生日那天,我给自己写了一封信,其中一句话是:

我们或许永远都无法打败时间,但依旧可以在时过经年后过得潇洒挺拔。

现在我特别想把这句话送给宁座以及所有同行们,不论你们现在在哪里,愿此去经年,归来仍是少年。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故事书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故事书
故事书

有态度、有深度、有温度的TMT行业自媒体 新浪微博:@永远的嘉年华

评论(3

  •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2017-03-15 19:01 via iphone

    国企不需要人才,需要奴才

    0
    0
    回复
  •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2017-03-15 07:16 via h5

    这篇文章是写得比较中肯的,不偏不倚。

    1
    0
    回复
  • ddr56250 ddr56250 2017-03-13 16:24 via weibo

    骑驴找马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