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漫客》5.67亿元出让控股权,“纸媒漫画”正在寻找出路

摘要: “我们的目标是《少年JUMP》!”2006年1月《知音漫客》创刊时,作为国内第一本原创漫画全彩周刊,是秉持着这样的梦想的。

“我们的目标是《少年JUMP》!”2006年1月《知音漫客》创刊时,作为国内第一本原创漫画全彩周刊,是秉持着这样的梦想的。

在日本漫画行业已经成为日本全民向文化消费行业、形成成熟完整的全产业链并进行对外输出时,国内的漫画人发出这样的声音,是让人欣喜的。然而11年之后,江山亦改,这个梦想在互联网时代下文娱数字新媒体迎面而来的冲击下,只听见了“咔”一声,像是破灭,又像是新生。

《知音漫客》5.67亿增资扩股,资本注入的背后“国有广电系”?

3月3日,根据湖北华中文化产权交易所最新披露的消息,《知音漫客》的母公司湖北知音动漫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知音动漫”)完成了增资扩股,以5.67亿元的价格出让52%股权。据悉,2016年12月30日,知音动漫增资扩股(52%股权)项目在华中文交所正式挂牌。

挂牌期间,多家投资机构访问咨询,最终由湖北长江广电传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卡氏(湖北)文化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湖北长江广电文创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3家投资机构成功摘牌,其中湖北长江广电传媒、湖北长江广电创股权基金均属国有文化企业。

那么从知音动漫的这次增资扩股中大概可以得到三个信息:

一、作为曾经缔造出中国纸媒漫画产业最辉煌时代的漫画平台之一,知音动漫此时的估值达到了10.9亿元;

二、此次增资扩股后,知音动漫让渡出了绝对控股权;

三、知音动漫的股权转让或许涉及国有文化企业股权多元化改革;

但对于那批看着《知音漫客》长大的漫画迷而言,现在最紧要的是,这次增资扩股之后知音动漫失去了最终话语权,那么《知音漫客》的未来将会怎么样?

动漫产业政策扶持,知音动漫成为动漫十三五规划开局爆点?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中国动漫产业发展前景预测投资分析报告》显示,2016年二次元产业融资规模大爆发,全年约有77起融资事件共融资24.5亿元人民币,而这个数字在2014年仅为1.62亿元,两年时间涨了约15倍。

2016年12月26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的《促进中部地区崛起“十三五”规划》指出“推动湖北华中文化产权交易所建设成为中部地区文化产品创新要素市场”。

2017年2月23日,文化部正式发布《文化部“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规划重点提及动漫游戏产业内容,强调要加快发展动漫等新型文化业态,支持原创动漫创作生产和宣传推广,培育民族动漫创意和品牌。

这其中不难看出,我国动漫行业是一片资源亟待开发的新蓝海,而“十三五”规划中对动漫产业发展的规划阐述也能了解,动漫产业已经被看作国家软实力提升、中华文化对外输出、提升国际文化影响力的核心产业之一。在国家政策与互联网新媒体快速发展的背景下,国内动漫产业或将迎来最好的时代。

知音动漫的增资扩股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完成的,政策扶持与时代趋势,这是一次国有文化企业引进非公资本的运作方式,或许知音动漫能借助这次资本助力完成自身的产业布局,成为中国动漫产业新的出路,就此引爆动漫产业十三五的开幕。

而对于知音动漫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期待,是因为《知音漫客》曾经见证了纸媒漫画杂志最巅峰的时代。知音动漫成立于2006年1月,隶属湖北知音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旗下,其核心产品《知音动漫》是我国发行量最大的原创漫画期刊,也是世界第一家全彩色连载漫画周刊。

《知音漫客》曾经的核心人物之一杨小邪(现今漫娱文化公司总裁)曾对媒体表示:“当时我们创造了国内好几个出版记录,《知音漫客》是国内销量第一的漫画杂志。”巅峰时期能够卖到月销量800万,这个销售记录在世界范围都并不多见。

而彼时《知音漫客》上推出许多的知名作品如《龙族》《偷星九月天》《浮生物语》《哑舍》,聚集了国内一大批漫画迷,成为该杂志的核心粉丝。

其中《偷星九月天》系列总发行量超过5000万册,打败了同时期不少经典日漫,被视为国漫崛起的希望。《龙族》单本突破两百万使其小说作者江南成为当年“中国作家富豪榜”的首富。《浮生物语》作者裟椤双树、《哑舍》作者玄色,许多纸媒漫画时代下的漫画大拿都是在这个平台上成长起来,漫画CP公司如鲜漫、夏天岛、动漫堂等,这些公司的创始人大多曾经是《知音漫客》的供稿作家。而《知音漫客》也成为现今漫画IP集大成者。

纸媒漫画的销量帝王,《知音漫客》能否再造辉煌?

但是即便拥有诸多先天优势,《知音漫客》的处境并不如公众想象的乐观。

根据资产审计信息显示,2013年,知音动漫的营收为41899.92万元,净利润为7045.38万元;2014年,知音动漫的营收为31268.92万元,净利润为3860.00万元;2015年,知音动漫的营收为23973.17万元,净利润为3258.68万元;2016年1—9月,这个数字进一步缩减为营收13218.30万元,净利润2032.68万元,呈现不断递减趋势。

这种衰减是纸媒漫画面临互联网文娱数字化趋势下的危机表现。新媒体冲击着传统纸媒的生态环境,漫画产业的重心正在从纸媒转向网络平台。自主策划、编剧、制作、运营、授权的漫画新型开发模式,不再需要纸媒的介入。这种时代变革下的剧痛,《知音漫客》也不能避免。

“纸媒漫画杂志是真的不好做了,实体渠道也发生了巨大变化。然后过去看漫画杂志的那批人长大了,有的已经工作和恋爱,别说漫画杂志,可能他们早就连漫画都不看了,或者习惯于在手机上看。”杨小邪就曾感慨。

而除了大环境的因素,还有一个因素是《知音漫客》内部核心人才的受创。

2014年《知音漫客》的核心领导人、前知音传媒副总朱家君因涉嫌“职务侵占罪”受贿1万元入狱8个月,随后,知音传媒集团董事长胡勋璧也因为妻女移民加拿大的“裸官”问题被免职(知音传媒最初由湖北省妇联承办,属于国资背景)。

同年,《知音漫客》杨小邪、老猪、比干等骨干成员离开公司自主创业,开设漫娱文化公司。这于《知音漫客》而言是元气大损,至今也未重组起媲美当年的公司团队。

这次增股融资不免让人担忧,这股资金助力是够能解决本质问题。在湖北华中文化产权交易所披露的消息中,湖北长江广电传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卡氏(湖北)文化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湖北长江广电文创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3家公司分别出资25079万元 、25079万元 、6543万元,共计5.67亿。

这笔募集资金将用于加大知音动漫自制内容生产投入、加大研发与发行投入、加大优质内容采购与优质内容生产商并购投入、加大新媒体内容营销平台的搭建、加大团队建设力度并引进动漫高端人才等五大用途。

这是知音动漫以增资扩股方式引进的战略投资者,不难看出知音动漫在新媒体平台与人才引进上的规划。而这或许也是《知音漫客》在互联网时代中的一次转折,老牌巨头如何在网络漫画平台的夹击下生存,如何找出新路,如何再创历史。

漫娱的总裁杨小邪曾经坦言道:“时代已经变了,《知音漫客》是纸媒时代最后的辉煌。”辉煌之后时代依旧在继续,新的历史如何抒写,这才是最重要的。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独角兽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聚焦于文娱领域创业和深度公司报道,发掘下一个娱乐产业的“独角兽”。

评论(1

  •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2017-03-10 09:13 via h5

    我从MK的第一期追到400多期,画风愈来愈奇怪,精神榜那个年代最好的漫画,即使后来市场要求下很多漫画画风迎合市场放弃了漫画应该有的梦想,故事越来越不经看,若是不能改变奇怪的竞争带来的影响怕是末日不远了。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