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技真人秀当道,鸡汤味浓郁的慢综艺还能逆袭吗?

摘要: 没有复杂的游戏规则、节目形式简单。这些慢综艺口碑虽然不错,收视率和网播量却一直被“快综艺”甩在后面。慢综艺有机会逆袭吗?

4年前,《爸爸去哪儿》的横空出世,让户外真人秀成为荧屏上最热门的综艺节目类型。《奔跑吧兄弟》、《极限挑战》等户外竞技综艺,接连成为了现象级爆款。一时间,明星玩游戏、组队闯关成为了电视荧屏上最常见的场景。

4年后,户外竞技综艺纷纷现出疲态,《见字如面》、《向往的生活》、《非凡匠心》等节目却博得了观众的喜爱。这些节目没有复杂的游戏规则,节目形式简单,被称之为“慢综艺”。不过,这些慢综艺口碑虽然不错,收视率和网播量却一直被“快综艺”甩在后面。在这个竞技真人秀当道的“快时代”,慢综艺还有机会逆袭吗?

什么是慢综艺?

严格来说,慢综艺不属于一种新的综艺节目类型,更像是一种新的制作理念。

国内的户外竞技真人秀,绝大多数都属于“快综艺”。快综艺一般有着紧张的竞技感、鲜明的任务主线、激烈的肢体动作和密集的笑点。《极限挑战》、《奔跑吧兄弟》等王牌综艺都属于快综艺。

慢综艺的制作理念与之截然相反,节目不设置复杂的游戏环节,也不设定人物的角色性格,而是将明星放置在相对宽松的环境下,让其呈现出最自然的状态。近期热度较高的《见字如面》、《朗读者》、《向往的生活》都属于慢综艺的范畴。

在国外,有不少优秀的慢综艺节目,如英国的《见信如晤》,法国的《相约未知地带》,印度的《大文豪》,韩国的《三时三餐》和《超人回来了》等。国内的情况则迥然不同,大部分的综艺节目都是快节奏的。在制作《爸爸去哪儿》第一季时,导演谢涤葵就曾认为原版节目的节奏缓慢,在进行本土化的时候加快了节目的节奏。

从引进到原创,慢综艺迎来春天?

相较于霸屏的户外竞技真人秀,国内的慢综艺节目却是凤毛麟角。早在2014年,国内已经出现了韩国慢综艺的本土版本——《爸爸回来了》和《花儿与少年》。前者的原版是韩国综艺《超人回来了》,后者的原版是《花样姐姐》。

尽管这两档节目和原版的节目形态相似,却很难划分到慢综艺的行列。前者虽然捧红了甜馨、嗯哼等萌娃,但明星嘉宾的表演成分太浓。后者更是过度渲染嘉宾之间的矛盾,明星一言不合就“互撕”,让观众看着十分心累。

2015年,打着“慢综艺”旗号的《偶像来了》和《挑战者联盟》开播。《偶像来了》完全放弃了节目的戏剧冲突,整季节目都在表现“一团和气”、“姐妹情深”,反而让观众感觉有点“假”。《挑战者联盟》则是定位出了问题,既不够励志,笑点也不多。观众看过之后,感想只有两个字——“尴尬”。

在这一年,还出现了一档“马拉松式”的慢综艺《我们15个》。这档节目邀请了15个互不相识的素人,到荒芜的平顶之上共同生活一年,并对他们的生活进行长达365天的24小时直播。这档节目没有剧本,没有剪辑,大部分时间都在直播15个人无聊的闲话,或单调的工作。虽然节目形式十分独特,《我们15个》的话题度和播放热度却一直不高。

直到2016年年底,国内才出现了一档既有口碑又有热度的慢综艺节目——《见字如面》。这档节目借鉴了英国综艺《Letter Live》的节目形式,主旨是“用书信打开历史”。《见字如面》没有复杂的节目环节,只通过一个人,一封信,一支话筒,将一个个真实的中国故事娓娓道来。节目播出后,豆瓣评分迅速飙升至9.0分。

2017年,越来越多的慢综艺登陆电视荧屏,大部分都是原创节目。《朗读者》将人生故事和美文相结合,给观众带来文学与情感的“碰撞”盛宴;《非凡匠心》寻访民间手工匠人,让观众品味到“慢工出细活”的真谛;《向往的生活》回归田园生活,从一餐一饭中收获最原始的感动。在快餐文化大肆盛行的当下,这些慢综艺如一缕春风,吹进了观众的心田。

口碑爆表的慢综艺,收视却不甚理想

步入2017年后,多档慢综艺节目都成为了“网红”。《见字如面》、《向往的生活》、《朗读者》先后刷爆了朋友圈,被称为综艺节目中的“一股清流”

在豆瓣上,除了《向往的生活》因涉嫌抄袭《三时三餐》评分较低,《朗读者》和《非凡匠心》的评分都高达8.9分,《见字如面》高达9.0分。这三档新兴综艺节目,差一点就超越了近几年国产综艺节目的口碑之冠——豆瓣评分9.1分的《极限挑战》第二季。要知道,《极限挑战》可是不少网友心目中的综艺“神作”。

尽管如此,慢综艺在收视方面的表现却没能和口碑成正比。这些节目中,收视和网播量最高的当属《向往的生活》。这档节目不仅多次登顶同时段卫视收视冠军,网播量也已突破了7亿次。在微博上,“向往的生活”话题阅读量已达19.8亿,参与节目的陈都灵、刘宪华也多次登上热搜。

不过,《朗读者》、《见字如面》和《非凡匠心》的收视却不算理想。《朗读者》最新一期节目的52城收视率为1.011%。作为一档在央视周六档播出的综艺节目,这样的收视表现并不算出色。从网播量来看,《非凡匠心》的网播量还不到3000万,《见字如面》网播量刚刚超过9000万。就连网播量最多的《朗读者》,同样也没突破亿次大关。

不仅如此,这些慢综艺的网播量还出现了下滑趋势。首期节目网播量超过6000万的《朗读者》,第二期和第三期的网播量仅突破了千万。已播出8期的《见字如面》,最近三期节目的网播量都未突破千万大关。反观同样在腾讯视频播出的《中国式相亲》和《我们十七岁》,几乎每期节目的网播量都在千万以上。何况,这两档节目还不算是当下最火的综艺节目。

慢综艺为何叫好不叫座?

慢综艺的出现,让看惯了强剧情、快节奏的中国观众眼前一亮。这类节目既没有竞技节目的紧张感,也没有剧本式的生硬笑点,却能让观众时而会心一笑,时而感动落泪。如此清新别致的节目,为何会叫好不叫座呢?

1、节目模式固化

如今的国产综艺节目,大部分通过明星阵容和烧脑游戏来吸引观众。以《极限挑战》为例,节目每期都会设置复杂的游戏环节,并邀请明星嘉宾前来助阵,增加节目的可看性。慢综艺节目中,收视率较高的《向往的生活》,每期也会邀请不同的明星来到蘑菇屋“做客”。唱《心火烧》唱到观众被“洗脑”的宋丹丹,爱吃又不爱干活的陈赫,都为节目增添了笑点。

反观《见字如面》、《朗读者》、《非凡匠心》等节目,节目模式相对固定。观众看到前几期的时候,会感觉到眼前一亮,再往后可能就会感到审美疲劳。虽说这些节目都是“小火慢烹”式的,需要观众细细去品味,但固化的节目模式也容易让观众厌倦,这也正是《见字如面》、《朗读者》近几期网播量下跌的主要原因。

2、观众偏爱快节奏综艺

无论是影视作品还是综艺节目,中国观众都偏爱强剧情、节奏快的。从早期的演播室综艺《快乐大本营》,到现在的户外竞技真人秀《爸爸去哪儿》、《奔跑吧兄弟》,都离不开吵吵闹闹的游戏模式。尤其在当下,年轻观众是综艺节目的主要受众,快节奏、明星多、笑点多的综艺节目更加适合他们的口味。

3、过于浓郁的鸡汤味

由于制作理念的不同,慢综艺不会用大明星和强剧情博眼球,而是会通过节目的文化内涵或者人情味儿吸引观众。因而,这类节目也会有一个通病,那就是“鸡汤味”过浓。

从早期的《花儿与少年》到《偶像来了》,每当出现突发事件时,都会用“花字”撒上一碗鸡汤。鸡汤的内容无非是“感恩成长”、“相互理解”、“友情万岁”。如今热播的《朗读者》,原本就自带央视煽情范儿,撒鸡汤时也毫不手软,恨不得每个嘉宾的故事都要让观众潸然泪下。

平心而论,《朗读者》中很多嘉宾的人生故事的确感人,但过分密集的煽情,容易让年轻观众感觉厌烦。节目播出后,不少网友笑称这根本就是“精简版艺术人生”和“新版感动中国”。

4、陷入抄袭风波

正在播出的慢综艺中,《向往的生活》是网播量和话题度最高的,抄袭风波却拖累了节目的口碑。

《向往的生活》开播之时,就有网友指出《向往的生活》抄袭韩国综艺《三时三餐》,两档节目的主要内容都是回归田园生活,也都要用劳力换取食物。短短20分钟的先导片中,网友竟发现了100处与《三时三餐》一模一样的细节。即使算不上抄袭,也绝对算得上“山寨”了。

陷入抄袭风波的慢综艺节目不止这一档。《偶像来了》播出时,也被指抄袭韩国综艺《英雄豪杰》。这两档节目都会通过人气比拼分成两队,女星也都会通过游戏为自己拉人气。有细心的观众发现,《偶像来了》前20分钟的内容与《英雄豪杰》几乎完全一致。不过,这档节目的第二季《我们来了》改变了节目形式,规避了抄袭的嫌疑。

竞技真人秀当道,慢综艺能否逆袭?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在这个充斥着喧嚣与浮躁的时代,人们常常回忆起“从前慢”的美好。慢综艺的出现,恰好击中了都市人的痛点,这才迅速成为了观众的新宠。

繁忙的都市生活,沉重的工作压力,让都市年轻人长期处在高强度的生活状态下。《向往的生活》中,明星嘉宾回归田园生活,做饭、聊天、干农活成为了生活的全部。这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恬淡,闲话家常间的脉脉温情,满足了观众对于田园生活的全部畅想。文化类慢综艺的爆红,同样是因为契合了大众对传统文化的渴求。

慢综艺的崛起,也是电视荧屏审美周期更迭的结果。从相亲类节目《非诚勿扰》的爆红,到音乐选秀类《中国好声音》的崛起,再到《爸爸去哪儿》、《奔跑吧兄弟》等户外真人秀的霸屏,中国的电视荧屏已经被热闹的综艺节目“霸占”太久,的确需要“静一静”了。此时,慢综艺的出现,更容易博得观众的青睐。

尽管多档慢综艺节目都取得了不错的口碑,回顾国产综艺的发展历程,会发现国内的慢综艺节目,至今还没有一档能成为“常青树”。国内仅有的几个长寿节目——《快乐大本营》、《非诚勿扰》、《天天向上》,节目风格都是快节奏的。在没有成功先例的情况下,慢综艺的逆袭之路显得有些艰难。

另一方面,国内的慢综艺目前仍然处于摸索阶段,节目模式尚待完善,原创能力仍待提高,节目风格也尚待调整。身处这一阶段就一炮而红,对于慢综艺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在中国,一旦某档节目爆红,数档“跟风之作”就会蜂拥而至。无论是音乐选秀、相亲节目,还是户外真人秀,都曾因为节目的高度同质化招致观众的反感。

在喧嚣浮躁的时代中,观众能静下心来欣赏一档慢综艺,固然是可喜之事。不过,制作节目的电视人也别急着沾沾自喜,如何对节目进行更新升级,延长节目的生命周期,才是目前最应该考虑的事情。君不见,前有王牌综艺《奔跑吧兄弟》、《极限挑战》势头仍劲,后有《奇葩说》等网络综艺来势汹汹。火爆荧屏之后,慢综艺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文创资讯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文创资讯
文创资讯

文创资讯是专业的文化创意产业信息服务平台和新闻门户,聚焦影视、动漫、游戏等领域,致力于新鲜文创资讯报道、深度文创政策解读、精准文创趋势分析。网站http://news.vsochina.com,微信:chuangyiyun。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