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对标酒店集团,国内短租玩家们显然还差一个Airbnb的量级

摘要: Airbnb估值已达310亿美元,而目前全球最大的酒店集团万豪-喜达屋的市值是330亿美元。然而,估值接近酒店集团的Airbnb也很难佐证国内短租市场的利润前景。

几天前,路透社消息透露了Airbnb的最近一笔融资额4.48亿美元,加上在去年9月份曾宣布获得的5.55亿美元融资,Airbnb最近一轮融资额高达10亿美金,公司估值达310亿美元。 

尽管分享经济的热度已经开始降温,2017年依旧是很热的投资风口。2月28日,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成立,并发布了《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根据报告的统计,2016年我国分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0亿元,比上年增长103%;2016年我国分享经济融资规模约1710亿元,同比增长130%。报告披露,2016年中国住房分享市场交易规模约243亿元,该领域融资约13亿元。

2016年,中国短租市场的形势渐渐明朗,住百家登陆新三板、途家收购蚂蚁短租与携程系的民宿业务,小猪斩获D轮融资;2016年底,Airbnb也在专门成立了Airbnb中国,探索其观望已久的中国市场。但基于上述报告,未来一年,中国的短租平台依然将面临竞争格局的变化:

市场将更热闹

“9年前创立的Airbnb出来后,私募市场上的估值一飞冲天,超过了所有的酒店集团,而这些酒店集团都是经过好几十年、甚至近百年的发展才有今天的。”华住酒店集团创始人季琦曾这样说。在他看来,Airbnb虽然是非标住宿的平台,但因为成本低、潜在库存巨大,而想象空间大,深得投资者的喜欢。

成立至今,Airbnb已经获得数十轮、共计超过30亿美元的融资,估值已达310亿美元,而目前全球最大的酒店集团万豪-喜达屋的市值是330亿美元。

“创业公司纷纷标榜自己是中国的Airbnb,媒体注意力倾泻到Airbnb,酒店业者在惊慌之余,在所有场合也言必提Airbnb。”分享经济的春风吹进了国内的住宿业,短租行业跌宕起伏的岁月开始了。

在2011年到2012年间,途家、游天下、爱日租、住百家、蚂蚁短租(已被途家收购)、小猪短租、木鸟短租等短租平台先后进入短租市场。

2013年完全照搬Airbnb模式的爱日租倒闭后,有大批创业公司退出了非标住宿行业。但2014 年以来,又有以107 间、好好租、乐租、zuber、室友、我要租房、依依短租等数家短租平台获得了天使轮投资,在线短租创业再度回温。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报告显示,2015年我国房屋空置高达10亿平方米,空置率超过20%。全国住房供应过剩的问题,在旅游城市和三四线城市更为严重。另据新华网报道称,2016年国内闲置房屋超过7000万套,而现有参与分享的房源数量仅占其2.57%。一旦大量的闲置房源能够被有效盘活,必将为以短租为代表的住房分享平台,提供充足的房源供给。

实际上,住房分享的兴起是政策、经济、技术等多方面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其背后的驱动力量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宏观政策趋向利好。

自 2014 年以来,政府在宏观指导及行业管理政策方面不断释放积极信号,大力推动“互联网+”战略,积极推进互联网的创新成果与旅游领域深度融合,相继出台了推动旅游业发展、促进消费升级、房地产“去库存”等方面的政策,明确了鼓励住房分享发展的导向。

图片来源:《中国住房分享发展报告 2017》

2、居民提高收入的意愿

当前整体经济形势平稳向好,但下行压力较大。2016 全年国内生产总值 74.41 万亿元,比上年增长 6.7%;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3821元,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 6.3%,两项指标均低于2015年的增幅。在此形势下,住房分享的发展能使人们将闲置的房源利用起来,通过提供出租服务获得一定收益,不失为一种应对经济换挡时期收入下降的可靠选择。

3、旅游消费升级转型

近年来居民收入不断提升,旅游消费成为新常态。携程旅游数据 显示,2016 年全国旅游人次达到 45.6 亿,相当于全国居民人均旅游 3.3 次,其中国内旅游人次达 44.4 亿,占97.4%。旅游者在选购旅 游产品、享受接待服务时越来越希望掌握主动权,更加关注自主化、多样化的消费模式。消费者在休闲度假中也不再满足于简单的观光和娱乐,而是更愿意深入感受度假地的风土人情,体验一把“当地人” 的日常生活。这给以个性化、定制化为主要特征的住房分享带来巨大发展空间。

而经过野蛮生长的短租市场,在2016年也迎来了整合潮。途家网于2016年6月收购蚂蚁短租,将其品牌、房源和流量资源全部纳入自己旗下;10月途家再次宣布与携程网、去哪儿网开展战略合作,并购了携程系旗下的公寓民宿业务;11月,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报道称,分享住宿行业的鼻祖Airbnb正在与小猪谈判相关收购事宜(最终未能达成一致)。

通过一系列并购,途家在线及储备房源已近110万套;小猪也拥有了15万套;在中国运营几经波折的Airbnb亦囊获了7万多套房源,全球坐拥300万套。

图片来源:《中国住房分享发展报告 2017》

而全球最大的酒店集团万豪-喜达屋前不久在财报中公布,万豪已经增至42万多间客房,包括近34000间已批准但尚未签署合同的客房。

大大小小的短租平台在房源数量上已经有了与连锁酒店较量的资格,但这还远远不够。

尴尬的市场

华住酒店集团创始人季琦曾表示,分享经济带给酒店业的冲击显而易见,“酒店业未来将会是优秀酒店集团、大型OTA、大型非标住宿三分天下。”

目前在中国,途家、小猪、Airbnb中国无疑是最受关注的三家在线短租企业。其中途家、小猪的融资已经到了D轮及D轮以后,在线房源分别超过40万套与15万套;2016年下半年Airbnb在中国的一连串组合拳,也让略显沉闷的在线短租市场波澜再起。

但国内的短租企业在现阶段,还不具备与酒店集团掰手腕的能力。实际上,Airbnb在西方世界的兴起,并最终威胁到传统酒店与OTA,除了西方社会文化的分享基因以及信用体系的相对完善,还在于欧美酒店市场的客观环境。

有过出境游经历的人会发现,国外地段好的酒店普遍昂贵,而物美价廉的酒店又极其偏远,人们在外出订酒店时,希望找到性价比高、更加便宜的替代品,于是房屋质量好、价格低廉的民宿就成了很好的选择。

住宿花销的降低,并非代表旅游消费的减少,实际上住房分享不仅为房东带来收入,更可以带动住宿地点附近的旅游、餐饮、交通、购物、娱乐以及保洁、维修等一系列上下游服务业和相关消费,延长停留时间,增加消费总量。

早在2014年,Airbnb就做过一次调查,由于使用分享平台的支出低于酒店,旅客在旧金山逗留时间更长,平均每人的花费达到1100美元,高于酒店旅客的840美元。14%的Airbnb房客表示,要是没有Airbnb这类住宿,他们根本不会来旧金山旅行。在日本的经营数据同样显示,2015年Airbnb使房客花在住宿上的预算更少(仅占11%),把更多的预算留给了购物(36%)和餐饮(24%),从而延长了旅游时间并增加了消费。

但在国内,短租面对的生存环境要复杂的多。

小猪联合创始人、CEO陈驰在接受钛媒体记者专访时提到,

“我们国内的酒店业与欧美的市场不同的是,欧美的酒店业是一个很成熟的行业,而国内的酒店业有一个特别怪的曲线,经过前十年快速的增长,我们的酒店绝对量是过剩的,酒店业存在一个去库存的过程”。

酒店趋于饱和,经济型酒店更是价廉,且多位于城市核心地段,入住便利。与之相比,国内短租与民宿的客单价往往还高于标准化管理的快捷酒店,而且国内民宿软装方面不如专业酒店,也削弱了短租的竞争力。虽然短租的创新业务能够消化库存,但仍处于政策灰色地带。

在用户消费习惯尚未形成的情况下,短租平台更要面临服务标准化的问题,短租平台不但要和酒店竞争,还要与OTA、度假民宿分一杯羹。

而与整体住宿业的市场体量相比,在线短租市场体量较小,根据艾瑞数据,2016年中国在线短租市场交易规模为87.8亿。在融资规模上,短租平台中已经获得天使轮、A轮融资的公司超过了20家,获得D轮及以上的公司只有2家。

图片来源:《中国住房分享发展报告 2017》

此外,平台盈利模式的相对单一,也困扰着短租平台。不单单是交易规模与融资规模,短租行业在营收方面仍然无法与酒店集团相提并论。

目前,行业中的大部分企业都没有对外披露过各自的GMV。陈驰透露,2016年,小猪在保有15万套房源的情况下实现了11.5亿元人民币的营收;而之前华住集团2016年第三季度的财报显示,第三季度华住净营收为17.74亿元人民币,已开业3,198家酒店,客房总数322,785间。

显然,这一点陈驰很清楚,“短租行业最近两年发展开始加速。不过更宏观来看,主要还是针对酒店行业的颠覆和竞争,这里面的关键要素是酒店行业去库存的速度和价格的变化。这个基础情况,中国和欧美有较大区别,因此短租平台需要更长的时间去赢得竞争。”

在用户对国内短租市场的认知上不成熟的情况下,单纯的在房源上拉锯,并不能帮助短租企业迎来真正的爆发,他们需要寻找市场中更多的变量。

新的增长点

既然现有的需求还不足以支撑短租与酒店业分庭抗礼的未来,那就需要企业自己抛弃模式的桎梏,拥抱变化,寻找新的需求与供给点。

除了融资,在模式探索上,Airbnb也一直领先于,如今的Airbnb的生意已经不仅仅局限在短租、民宿这样的非标住宿业务上了。2016年11月17日,Airbnb宣布突破原有的分享住宿界限,进入目的地服务市场(Trips平台)。其CEO表示,未来,这一平台还计划增添航班和服务两项功能。Airbnb并没有把平台上的房源只当做房源,而是延展成了一个入口级的设定,以房子为支点,衍生出更丰富消费场景。

Airbnb没有把自己的格局圈在住宿这个功用之中,国内的Airbnb学徒们,其实也可以尝试着寻找新的增长点。

以小猪为例,CEO陈驰对外公开了这家公司在商旅业务的布局,“商旅用户在比较酒店与短租的差异,仍有很多用户在酒店与短租之间徘徊,但这都是动态的,短租的优势会越来愈多。”

中国商旅管理市场集中度较低,有大量的商旅需求走到了C端。而这部分用户,也正是小猪想要争取的。他还表示,度假短租业务受季节性变化的影响较大,短租最大的蛋糕还是在相对高频、稳定、刚需的城市短租市场里,“其实,客栈、民宿只是整个蛋糕里外围的很小一部分,在大城市间刚需的流动,是最大的。”

小猪商旅业务的推出,也正是因为小猪解决了发票问题,也可以激活市场除度假短租外更多潜在的变量。

按照陈驰对行业的判断,“短租行业没有到内部竞争的阶段,外部酒店行业的变化,内部体验的改进是最重要的两个变量。”

当然,寻找新的增长点,最难的是一开始的冷启动,面向B端的服务显然更重,但变化是必须的。

时间不等人,如何在满足“租房”需求之外,切入到产业链上下游,短租平台们在2017年的竞争中必须给出自己的答案。(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高梦阳)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高梦阳
高梦阳

关注旅游、物流、部分汽车相关行业。用文字记录时代的万般变迁。行业交流可加微信787196473

评论(3

  • 邹煜Joey 邹煜Joey 回复一颗梧桐树下的蛋 2017-03-13 13:31 via pc

    确实有点像 。。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一颗梧桐树下的蛋 一颗梧桐树下的蛋 2017-03-13 09:32 via weibo

    看着跟小猪的推广似的????

    0
    0
    回复
  • 一懿 一懿 2017-03-13 09:12 via pc

    短租比快捷酒店还要来的贵,那么就要在体验上超过它。依照目前来看,很难。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