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漫游的“前世今生”,系统集中让运营空间大不同

摘要: 虽然集中计费平台是针对国际漫游出访业务而建,但之后能做的事情可不止这一点。这个平台的建设和运营,将给国际公司的运营打开一片新空间。

2017年2月,中国移动国际漫游集中计费系统上线了。

这个消息仅仅在移动内部做了一个信息通报,很少有人意识到,这个变化即将带来多大的价值。

从一段历史说起

随着国人钱包越来越鼓,全球化交往越来越多,出国出境旅游以及参加国际会议,已经越来越成为家常便饭。国际及港澳台自动漫游业务(以下简称国际漫游)也早就不是一个冷僻的事儿了。

但在上个世纪,GSM刚刚在中国开通的时候,国际漫游还是个鲜为人知的新业务,而国际漫游的运营规则,也是从那时一直延续下来的。

最初开通国际漫游的,是GSM的话音业务。根据国际标准,国际漫游用户在拜访地开机时发起位置更新,通信网络自动寻址到归属地的HLR(归属位置寄存器)确认用户身份。如果用户是有效用户,那么这个用户就可以打电话了。

打电话的行为发生在拜访地,由拜访地的MSC(移动交换中心)直接发起呼叫和组织接续,和归属地无关了。

举个例子:一位北京移动的用户漫游到了巴黎,在巴黎开机后,法国的运营商会到北京移动的HLR确认用户身份,如果确定这个用户具备国际漫游资格,那法国的运营商就会为这个用户提供服务。而且用户在巴黎打电话的业务流程和接续方式,和法国自己用户在巴黎打电话完全一样。

电话打通只是业务运营的开始。由于中国移动采取属地运营的模式,因此需要将话单送达到各省公司,由省公司完成批价处理和合账缴费。漫游话单是在法国产生,用户却是在北京交费,这就需要漫游结算体系。

法国的运营商采集用户的漫游话单,进行加工处理,然后发送到中国移动的漫游结算中心,再由结算中心把话单转给北京移动。然后北京移动拿着话单向用户去收钱,同时根据话单里的金额将相关费用通过总部结算给法国运营商。

这个过程里,海外运营商负责给话单+要钱;漫游结算中心负责话单的中转和结算资金的传递;省公司任务最重,需要负责接受话单、计费、收费,再把钱转给漫游结算中心。

近二十年来,虽然移动通信技术和业务不断演进和变化,国际漫游也从最初的话音业务逐渐拓展开来,但由于国际运营商之间的结算规则没有发生大的调整,因此这套上个世纪建立起来的漫游结算体系,一直没有变化。

反思

运营商国际漫游结算的整体规则和框架没有变化,那么这些年来,进步和变化都在哪里了呢?

首先,是简化了国际漫游计费标准。

以前,用户的国际漫游费是基于海外运营商的结算价格,不仅价格高低取决于海外运营商的报价,而且一个国家一个价格,不仅用户晕头转向,甚至运营商自己的客服也必须查表才能搞明白。

后来,中国移动做了一次大胆的尝试,将国际漫游的话音资费改为每分钟1/2/3元,国际漫游的流量资费改为每3兆3/6/9元和30/60/90元包天不限流量,每个国家漫游资费都在有限的区间里。这下子,资费就好记了。

与话音业务需要等待漫游话单回来,才知道用户有哪些行为不同,对于流量业务来说,网络组织发生了质变:用户上网的行为,要回到国内的GGSN/PGW才进到互联网里(参见《为什么扎克伯格能在天安门发Facebook?》),因此,在国内的网元上,就有了国际漫游的流量信息。

几年前,我们做过一次国际漫游流量业务的结算流程优化,将话单采集点从海外结算文件迁移至国内网元。用简单的话说,就是不再等海外的话单,而是直接采集话单下发省公司。这个优化使国际漫游流量话单的传送时延从数周压缩到数小时,大大提高了省公司欠费风险控制能力,降低了不少坏账损失。

其次,是国际公司的成立。

与传统电信运营商不一样,中国移动旗下的国际公司,最主要的业务就是漫游。

背靠中国移动的海量客户规模,作为全球最大市值的运营商,国际公司通过谈判不断降低漫游资费,为下调国际漫游资费创造了空间。

中国移动国际公司并不甘心只做漫游业务,曾经积极走互联网拓展的路。还有人记得当年的"JEGO"么?这个业务创新性很强,试图打擦边球,可惜最终还是被判为越界,但沿着互联网的思路继续拓展国际业务的火焰却没有熄灭。

变革

在2G时代,中国移动的两级体系大放异彩:省公司各自为战,根据属地特性百花齐放;总部作为枢纽,开展漫游业务和其他全网业务的运营组织。

但随着业务互联网化的发展,全网业务越来越多,两级体系的弊端也逐渐呈现。

最明显的问题,就是新的业务产品上线周期太长,受到各方吐槽。

如果要开发一个全网业务,需要:

  • (1)总部制定全网改造方案;
  • (2)各省根据全网方案结合本地情况制定本省改造计划;
  • (3)各省分别实施系统改造和测试;
  • (4)总部与各省系统进行联调测试;
  • (5)全网开通。

整个过程的正常周期,需要2个月。

那么,能不能仿照联通实施集中化呢?

对于长期开展属地运营的中国移动来说,这个转身好难。业务标准化的问题,对业务和收入的影响是,谁是集中运营的实体,由谁来承担责任。中国移动这么大的体量,还真不太敢动真格的。

蓦然回首,我们发现国际业务完全具备这些条件:经过几年的调整,国际漫游出访业务的标准化程度非常高,省公司很少再有涉及国际漫游业务的本地套餐或产品;中国移动深圳公司长期负责国际漫游业务的话单采集和结算工作,运营经验丰富;而国际漫游业务是规模相对不大的业务,却受各方冲击比较大的业务,如不尽快改革调整,恐怕就会被各种当地卡/互联网卡等灭了。

综合各方因素来看,这个业务极其适合做集中化支撑的试点。

于是,总部、国际公司、深圳中心,各方资源组织在一起,开工。

客观来说,这个项目技术门槛并不高,而且又有非常好的基础,所以实施难度不大;但对于省公司来说,仍需要进行改造配合。

好在,这是最后一次配合——此次改造之后,再进行国际漫游资费的调整,就不再需要省公司改造了。

展望

虽然集中计费平台是针对国际漫游出访业务而建,但之后能做的事情可不止这一点。这个平台的建设和运营,将给国际公司的运营打开一片新空间。

最直接的效果,就是国际漫游资费变更的实施周期大大缩短。所有的国际漫游出访计费全部由计费平台负责,真正实现了全国集中。因此,只需要在这一个点上进行改动,全网即可上线推广,与此前2个月的上线周期相比,可谓天壤之别。

因此,国际公司可以基于这个平台开展产品创新,无论是某个方向的降价,或是某几个国家的组合,或是"大包多天"这样的产品,都可以快速上线、快速试错、快速调整。高效运营就得到了保障。

眼前的一个案例,就是刚刚推出的,"一带一路"64个方向的新漫游资费,从业务部门批复到业务上线只用了一周时间,而且是全网快速、完整、准时配置完成,集中节点的威力显现出来了。

而更大变化,是这个平台的建成,给国际公司的运营提供了更大的空间。

前面介绍过,中国移动传统上都是属地化运营。虽然成立了众多专业公司,但面向的客户仍是由省公司负责。

这就决定了:每一个专业公司的创新,都需要通过省级支撑系统来实现;每一个全网性业务的变化,也都需要省级支撑系统的配合。

然而,如今国际公司可以不一样。

它可以面对中国移动之外的海外客户——既然能为中国移动的客户提供这些服务,为什么不能为其他运营商的国际漫游客户提供同样的业务呢?

既然借助中国移动的客户规模,拿到了比较好的漫游结算价,为什么不能把这样的价格销售给其他运营商的漫游客户呢?

漫游集中计费平台一方面整合了31省的部分业务和资源,同时也是国际公司的专用支撑系统,可以为国际公司进行定制化开发。这也就意味着,国际公司有望真正成为一家真正的独立的专业公司,走出移动,走出国门。

后记

我一直认为,IT支撑平台是运营商承前启后的"腰",是运营的载体。系统的架构、能力、流程,需要和业务、组织、商业模式相匹配。

从某种程度来说,系统就像是生产关系,既可成就业务,也可能把创新拖垮。

我们有很多类似的业务和产品,虽然不断推陈出新,但核心流程和规则并没有变过。

而系统和流程,经年累月地运转,中间转过很多人,谁也不知道当初的规则为什么这么定,也想不到要不要优化、怎么调整。

如果有这份心思,审视既定的流程和业务,主动做出优化调整方案,那么很多不可能完成目标也能实现。

系统集中一小步,运营空间大不同,事,在人为。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宁宇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宁宇
宁宇

中国移动部门经理

评论(1

  • Darren13 Darren13 2017-03-06 01:45 via iphone

    希望能便宜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