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时两个月吐血拍摄,我们记录了城市街头的单车“混战”丨钛媒体影像《在线》48期

摘要: 这场街头混战跟每个品牌共享单车的颜色一样,如此让人眼花缭乱。

【钛媒体影像栏目《在线》,每周出品,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大潮中那些个体。图文、视频版权为钛媒体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使用。转载方式见文末“转载链接”。】

【钛媒体记者/陈拯】共享单车风头正劲。光是北京街头,就已经出现了摩拜、ofo、小蓝、永安行、酷骑、海淀智享、由你等至少7个品牌的共享单车。

围绕“车辆损坏、停放、资本、押金监管问题、价格大战、供应链、投放规模”等话题,让这场街头混战跟每个品牌单车的颜色一样,如此让人眼花缭乱,这场混战的结局将如何,目前还不得而知。钛媒体影像《在线》48期,我们一起再来看看这场混战,看一看那些出突然现在我们世界里的单车。

2017年2月22日,北京东直门,行人从一排倒掉的共享单车前匆匆走过。据第三方报告,截至2016年底,中国共享单车市场整体用户数量已达到1886万,预计2017年年底将达5000万。截止2017年2月,出现在北京的共享单车总数达20万辆。

2017年2月22日,北京东直门,行人从一排倒掉的共享单车前匆匆走过。据第三方报告,截至2016年底,中国共享单车市场整体用户数量已达到1886万,预计2017年年底将达5000万。截止2017年2月,出现在北京的共享单车总数达20万辆。

摩拜单车2016年4月从上海进入共享单车市场,到2017年2月已进入国内超过20个城市。摩拜单车CEO曾表示,先不想怎样盈利,首先将在每个城市先投入10万辆车。1月4日,摩拜宣布D轮融资,其后两个月之内,摩拜又获得D轮系列的第三笔投资。截止2月底,其D轮融资额已超过3亿美元。

摩拜单车,这家创办于2016年4月的公司目前已经进入国内超过20个城市。在今年1月、2月在短短两个月内先后获得C轮、D轮巨额投资。截止2月底其D轮融资额已“超过3亿美元”。

2016年12月15日,北京海淀,ofo一名工作人员用三轮运送小黄车。ofo创立于大学校园,2016年11月开启城市服务,截止2017年2月,该公司对外宣布已经覆盖了国内35座城市。3月1日,ofo对外宣布完成D轮4.5亿美元融资。

2016年12月15日,北京海淀,ofo一名工作人员用三轮运送小黄车。ofo创立于大学校园,2016年11月开启城市服务,截止2017年2月,该公司对外宣布已经覆盖国内35座城市。3月1日,ofo对外宣布完成D轮4.5亿美元融资。

2月21日,小蓝单车正式加入北京市场的共享单车混战。小蓝单车CEO曾表示,最开始,小蓝单车想做电子锁卖给共享单车企业,“想以给摩拜代工的方式进入市场,但随着对市场的了解,车辆密度与产品依然还有上升空间,于是选择正面竞争。”

2月21日,小蓝单车正式加入北京市场的共享单车混战。小蓝单车CEO曾表示,最开始,小蓝单车想以给代工的方式进入市场,但随着对市场的了解,车辆密度与产品依然还有上升空间,于是选择正面竞争。”

摩拜、ofo等各色单车的“街头混战”也带动了传统公共自行车的改变,2017年2月初,北京公共自行车APP上线,用户实名认证后可实现“芝麻信用、公交卡、押金租车”三种方式租车,其中芝麻信用分满600的用户可免押金租车。截止2016年底,北京共投放公共自行车 6.8 万辆,建有租赁站点 2000 个,97%的用户的单次使用时长都在免费使用的一小时之内。

民间单车大战事实上带动了城市公共自行车的改变,2017年2月初,北京公共自行车APP上线,用户实名认证后可实现“芝麻信用、公交卡、押金租车”三种方式租车,其中芝麻信用分满600的用户可免押金租车。截止2016年底,北京共投放公共自行车 6.8 万辆,建有租赁站点 2000 个,97%的用户的单次使用时长都在免费使用的一小时之内。

《在线》对于北京共享单车经过超过2个月观察后发现,街头可见的范围内,相比摩拜等品牌,造价相对低廉的ofo,车辆被损坏的情况相对较多。2月22日,北京雍和宫,一辆ofo的座椅被人拧下。

钛媒体影像《在线》对于北京共享单车经过超过2个月观察后发现,街头可见的范围内,相比摩拜等品牌,造价相对低廉的ofo,车辆被损坏的情况相对较多。2月22日,北京雍和宫,一辆ofo的座椅被人拧下。

2月24日,北京,京包线铁轨旁边,一辆后轮内胎被掏出的ofo停靠在防护栏上。很明显,这辆车是被蓄意破坏的。

2月24日,北京,京包线铁轨旁边,一辆后轮内胎被掏出的ofo停靠在防护栏上。很明显,这辆车是被蓄意破坏的。

1月12日,北京,一辆后轮被汽车压过的ofo停在路边。

1月12日,北京,一辆后轮被汽车压过的ofo停在路边。

2月22日,北京府右街一个胡同内,二维码和编号牌被恶意涂损的ofo,当天这里集中放置了至少5台出现类似情况的ofo。

2月22日,北京府右街一个胡同内,二维码和编号牌被恶意涂损的ofo,当天这里集中放置了至少5台出现类似情况的ofo。

朝阳大悦城附近,一辆单边脚蹬不翼而飞的ofo倒在路边。

朝阳大悦城附近,一辆单边脚蹬不翼而飞的ofo倒在路边。

国美第一城小区外,一辆ofo被喷上灰漆,车牌上已经完全见不到编号,车辆一边脚蹬断裂,车锁也被卸走。

国美第一城小区外,一辆ofo被喷上灰漆,车牌上已经完全见不到编号,车辆一边脚蹬断裂,车锁也被卸走。

1月8日,朝阳大悦城外,两辆座椅被卸走的ofo引起路人侧目。这里是ofo一个停车点,目前该公司已派专人在这一带对车辆进行摆放和管理。

1月8日,朝阳大悦城外,两辆座椅被卸走的ofo引起路人侧目。这里是ofo一个停车点,目前该公司已派专门的运维人员在这一带对车辆进行摆放和管理。

南二环某小区外,一辆被损坏的ofo停在居民楼下,这辆车的车把被拧到反转过来,链条掉了,车后轮还被加上了一把锁。

南二环某小区外,一辆被损坏的ofo停在居民楼下,这辆车的车把被拧到反转过来,链条掉了,车后轮还被加上了一把锁。

美术馆后街附近某胡同内,两辆ofo被人私自用铁链锁住。据了解,目前已有“私自给共享单车加锁被拘留”的案例出现,对于此现象,有从业律师表示,给共享单车私自上锁,是侵犯共享单车供应商财产权的行为,符合盗窃罪的构成要件,这样的行为已经触犯《治安管理处罚法》,可以处以行政拘留的处罚。

美术馆后街附近某胡同内,两辆ofo被人私自用铁链锁住。据了解,目前已有“私自给共享单车加锁被拘留”的案例出现,对于此现象,有从业律师表示,给共享单车私自上锁,是侵犯共享单车供应商财产权的行为,符合盗窃罪的构成要件,这样的行为已经触犯《治安管理处罚法》,可以处以行政拘留的处罚。

除了私自加锁,也有一些人干脆把车搬回家或者放到自己的私人区域。朝阳区一家洗车店内,店员为了自己使用方便,将两辆ofo搬进店内。

除了私自加锁,也有一些人干脆把车搬回家或者放到自己的私人区域。朝阳区一家洗车店内,店员为了自己使用方便,将两辆ofo搬进店内。

朝阳路,两个小学生尝试打开一辆停在路边ofo的锁,“有时候车锁一按就开了,有时候根本就没锁”,俩人说,时不时能找可以打开锁的ofo,再骑着“逛一逛”。根据《道路安全管理条例》,未满十二岁的儿童被禁止在道路上骑自行车。虽然共享单车APP对未满12周岁的注册者进行了限制,但仅此一条似乎难以阻止类似情况的出现,而其背后则是难以忽视的安全问题。

朝阳路,两个小学生尝试打开一辆停在路边ofo的锁,“有时候车锁一按就开了,有时候根本就没锁”,俩人告诉钛媒体记者。时不时能找可以打开锁的ofo,再骑着“逛一逛”。根据《道路安全管理条例》,未满十二岁的儿童被禁止在道路上骑自行车。虽然共享单车APP对未满12周岁的注册者进行了限制,但仅此一条似乎难以阻止类似情况的出现,而其背后则是难以忽视的安全问题。

国美餐饮街,一名成年男子在骑行中让孩子坐在摩拜单车的车篮里。

国美餐饮街,一名成年男子在骑行中让孩子坐在摩拜单车的车篮里。

 

一辆摩拜单车的车篮托板被贴上了信用卡套现的非法小广告。目前共享单车都没有找到稳定合理的盈利模式和赢利点。有观点认为,车身广告是最可预见的赢利点之一,但也有观点认为,共享单车最大的价值是利用用户海量的出行数据链接各类服务。

一辆摩拜单车的车篮托板被贴上了信用卡套现的非法小广告。目前共享单车都没有找到稳定合理的盈利模式和赢利点。有观点认为,车身广告是最可预见的赢利点之一,但也有观点认为,共享单车最大的价值是利用用户海量的出行数据链接各类服务。

被随意乱停乱放也是共享单车面临的一个考验。2月21日,青年路,一辆摩拜被停放在主路中间的绿化带。

被随意乱停乱放也是共享单车面临的一个考验。2月21日,青年路,一辆摩拜被停放在主路中间的绿化带。

来广营地铁站外,一辆被倒放在道路绿化带的ofo。

来广营地铁站外,一辆被倒放在道路绿化带的ofo。

1月10日早高峰,青年路地铁站D出口,上班族从附近小区骑来的单车占据了一半行人道,有些车被停放到了辅路上。

1月10日早高峰,青年路地铁站D出口,上班族从附近小区骑来的单车占据了一半行人道,有些车被停放到了辅路上。

1月10日早高峰,青年路地铁站D出口,地铁停车场一名看管者把挡住停车场入口的ofo和摩拜扔到一边,“天天地乱停,只管自己舒坦”,她边扔车边说。

1月10日早高峰,青年路地铁站D出口,地铁停车场一名看管者把挡住停车场入口的ofo和摩拜扔到一边,“天天地乱停,只管自己舒坦”,她边扔车边说。

2月23日,青年路地铁站D出口,摩拜的一名管理员在整理一辆被用户无序摆放的车辆。他说自己上岗大约半个月,和另一名同伴管理青年路地铁站3个出口附近大约400辆摩拜,他全天都在地铁站附近巡查,“大部分人素质还是挺高,骑完不会乱扔,也不会跟车过不去”。

2月23日,青年路地铁站D出口,摩拜的一名运维管理员在整理一辆被用户无序摆放的车辆。他说自己上岗大约半个月,和另一名同伴管理青年路地铁站3个出口附近大约400辆摩拜,他全天都在地铁站附近巡查,“大部分人素质还是挺高,骑完不会乱扔,也不会跟一辆自行车过不去”。

一名兼职地推在一排全新的ofo面前向路人介绍车辆使用方法。相比其他产品2块3块的回报,ofo的地推人员获得的报酬更高,帮助ofo获得一名下载注册用户,“可以获得5块钱现金”。

一名兼职地推在一排全新的ofo面前向路人介绍车辆使用方法。相比其他产品2块3块的回报,ofo的地推人员获得的报酬更高,帮助ofo获得一名下载注册用户,“可以获得5块钱现金”。

钛媒体影像专栏「在线」

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潮中那些在线的个体

影像是准确的,但影像并不是全部事实

影像是自由的,但影像也是陷阱

这个「在线」的时代,我们等你来一起发现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苍蝇屠宰场
苍蝇屠宰场

我只是来拍照的。wchat:flybutchery;影像公众号:苍蝇屠宰场

评论(19

  • 梦怀秋 梦怀秋 回复呵呵 2017-04-22 15:59 via iphone

    爷没去过北京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奥利曼 奥利曼 回复主动权 2017-03-07 17:29 via pc

    完全没有说服力,我只知道北京犯罪率高的人群都是外地人

    0
    1
    查看对话
    回复
  • 梧桐树新三板 梧桐树新三板 2017-03-07 14:17 via pc

    天天看到啊 2个月就拍了这些?哈哈

    1
    0
    回复
  • 钛pbNHQi 钛pbNHQi 2017-03-07 09:21 via pc

    这很中国

    3
    0
    回复
  • 无明 无明 2017-03-06 12:53 via android

    北京形象被这些相关公司的利益斗争给丢分哦。

    1
    0
    回复
  • 主动权 主动权 回复呵呵 2017-03-06 11:56 via android

    感觉本地人素质更差

    2
    0
    查看对话
    回复
  • 呵呵 呵呵 回复梦怀秋 2017-03-06 09:50 via pc

    北京不都是你们这群外地逼搞乱的

    1
    19
    查看对话
    回复
  • 立厂三口 立厂三口 回复匿名用户 2017-03-06 09:04 via pc

    同意,我来看钛媒体就是来看态度的,不是来看事实的。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Darren13 Darren13 2017-03-06 01:44 via iphone

    激战

    0
    0
    回复
  •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2017-03-05 19:41 via h5

    这就是钛媒体的在线吗,失望,没有深入的思考分析,这样的栏目有什么意思呢

    4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