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漫展“ACG联盟”现金流陷入困境,一年如何烧完3000万?

摘要: 大规模裁员、资金链断裂、合伙人退股离职……

大规模裁员、资金链断裂、合伙人退股离职……

2月23日,漫展头部品牌、一直说要做“二次元摩登天空”的ACG联盟,被曝出公司出现大危机,一旦无法解决则可能导致直接破产。

这家成立于2013年的二次元公司,仅仅用了两年的时间,就把漫展品牌从江苏南通推向了全国。

一般来说,漫展活动都局限在当地政府的扶持下进行,无法拓展到其他城市,而且参与人次少。“ACG联盟”的活动场均人流能达到两三万,汪东城、陈伟霆等都担任过其展演嘉宾。

凭借这样的势头,“ACG联盟”在2015年3月完成了450万元天使轮融资。之后趁着当年二次元概念的东风,在年底又完成了3300万元A轮融资。

此轮融资完成后,公司估值达到了1.35亿元。资本的注入也让公司及其创始人曾小建迅速“膨胀”:买豪车、换豪华办公室、社群APP等五大新增业务板块同步发展……

但看到裁员报道后的曾小建没有第一时间出来澄清,而是任性地关闭了手机信号,一个人去电影院看了一场《生化危机》:“我把手机调成了飞行模式,想给自己24小时,看一下这个世界。”

娱乐资本论联系上他的时候,已经是24小时之后,没有设想中的恐惧和不安,这个89年的男孩回复说:“明天,我们聊聊吧。”

“ACG联盟”究竟陷入了一场怎样的“危机”?

3300万投资是怎么花完的?

ACG联盟,成立于2013年初,几个年轻的南通小伙子,用一年多时间把它经营成了区域性的龙头。2014年,“ACG联盟”通过一年全国巡回展演迅速做到了国内最知名的漫展品牌序列,当时,创始人曾小建还注册了一家叫“霍比特文化”的公司,为人生的第一笔融资做准备。

2015年3月,“霍比特”完成450万元天使轮融资。这一年,公司做了将近10场展演,亏损了200多万元。但这一年,二次元市场借着《大圣归来》的东风异常火热,投资人着魔般争抢相关项目。ACG联盟虽然在亏损,但却迅速地筹备起了下一轮融资。

2015年12月,应A轮领投方的要求和公司发展的考虑,曾小建前往上海注册了“紫川文化传播(上海)公司”,准备接收下一笔巨款的到来。2015年12月31日,紫川文化宣布获得三家投资机构的近4000万(实为3300万元)A轮融资。

2016年1月,曾小建把钱全部拿到手了。

“巨款”的到来,让几个活在小城市的“井底之蛙”瞬间想要跳出深井,去外面的世界翱翔。于是,曾小建带着团队的小伙伴去到了二次元的“温柔乡”—上海:在闸北区租下一层900平方的办公楼,花费了两百多万元进行豪华装修。

在这里,美好的故事开始了,失控也随之而来。

融资到账后,曾小建先给自己买了辆价值100多万元的白色捷豹F-Type。“你想听实话吗?”面对外界关于其用投资款挥霍铺张的传言,他有些无奈地解释,是当时给紫川文化做FA的科翔资本负责人希望从公司购得一些股份,曾小建将他的个人股份卖了1%,套现了一部分现金。

“给三个合伙人一人分了一些钱,刚好那时候他们又要结婚,又要养孩子的。我这人就没什么牵挂,对钱不敏感,也不喜欢存钱。”不止是买车,曾小建在很多事上随性洒脱,“ACG联盟”品牌参加东京电玩展,去一趟东京就要花费70万元,他去年去了两三次。

曾小建或许没有想到,一年后,对钱不敏感的他会为此付出代价。

曾小健的规划中,ACG联盟显然不只是漫展公司,而是要涉足线上、线下、影视三大板块,包含展演、影视、线上APP、艺人、海外、音乐六大分支业务。除了传统业务漫展,新增的5个业务板块分别拨款200万进行打造。

雄心壮志鞭策下,短短几个月内ACG联盟大量招兵买马,最初一起从南通来的四位高管分别负责漫展、市场、艺人经纪和行政部门,公司一下子扩张到70多人,除了上海的总部,北京也有100多平米的办公楼。

据曾小建说,为了最大程度绑定二次元优质艺人,ACG联盟在2016年3月与黑天工作室的6位艺人签订了一个5年1000万元的战略合作,即这些艺人要参加公司举办的漫展当嘉宾以吸引粉丝,并参演公司制作的网剧。

后来,漫展活动一直亏损,网剧也迟迟没有着落。曾小建意识到部分艺人性价比不高,今年2月将艺人工资制改为艺人分成制,双方更具有灵活性。

关于那个“贯穿票务、资讯、动态、正版周边购买、社交”等多个领域的APP“掌上ACG”,有消息源告诉娱乐资本论,曾小建一开始收编了一支20多人的队伍去研发APP,后续还烧了不少钱。曾小建表示,这个开销数字是180万元,研发完成后就缩减了研发人员,只剩下日常的运营人员。总之,社交APP这个“无底洞”也是花费了不少。

到这里,我们可以按曾小建的说法来算一笔帐,新增五大业务板块开销1000万,公司一年日常运营1000万,加上漫展亏损800万。再加上大手笔买下《魁拔》、《古蜀遗踪》等六部二次元IP的版权费,3800万应该是所剩不多的。

现金流困境:跑了四五十家投资机构,都没有谈成

现金流紧张的问题,其实在2016年8月已经暴露出来。

曾小建承认,在2016年9月份的半年业务会议上,对部门做KPI时发现:公司所有的项目指标都没有达到预期,最多的达到60%,少的只有40%。

据了解,ACG联盟去年做了8场展演,一共亏了800万元。原定10场,有一场因为投资方资金问题被取消,另一场因为限韩令延期到了今年,也就是和王思聪合作的“香蕉计划BIG泛娱乐文化节”。

娱乐资本论曾经报道过80%漫展不挣钱,主要是漫展的商业模式过于单一、天花板明显,无非就是门票+摊位费+企业赞助,其中门票通常占到60%左右。

展演门票一般是30元到50元,ACG联盟每场展演按照2万的人数来算,盈利最多也就在百万上下。然而ACG联盟的展演每场必备明星、知名coser、唱见,再加上安保、场地等,成本基本都是在一、两百万,盈利空间非常小。曾小建也提到,这两年以来,漫展场地租金猛涨,上海的场地达到了100万元一场,成都等地最低也要五六十万。

主营业务无法盈利,新拓展的业务也面临问题。

比如音乐,ACG联盟在2016年做了3张专辑近50首单曲,一整套的流程下来,200万也花得差不多了。目前面世的有一张专辑,除众筹40多万元以外,再没有其他收入。

这时候,投资方意识到ACG联盟运营出现问题,并奉劝曾小建把控现金流。裁员是最直接的方法,曾小建不情愿在业务进行中裁剪人员,于是不得不在当年10月砍掉了所有的APP研发人员。后面又轮到漫展,因为业绩没有达到预期,公司原始的漫展团队leader也被换掉了。

曾小建买的捷豹,在过去一年只跑了400多公里。70趟飞机、50趟高铁、睡了180天酒店,但“对不起”仍然构成了他2016年融资、谈合作的关键词。

2016年8月,曾小建开始A+轮融资计划,这一轮的目标融资金额是3000万元。娱乐资本论从相关渠道了解到,短短3个月内,曾小建见了大量的投资机构。“四五十家见了的,但一直没有谈成,”他自己也承认。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是投资圈再正常不过的注脚。而2016年,堪称二次元领域的“寒冬”:变现渠道开发有限,消费人群不够成熟……随之而来的就是二次元投资趋冷。

好在事情在去年年底迎来转机。2017年1月,新的投资人进入,答应投资1500万元,估值达到2亿元(A轮完成后是1.35亿元)。

但条件是,1月新的投资方只给了600万元,剩余900万要在曾小建找到另一个1500万的投资方后才能让钱到账。如果到2月底仍不能找到合适的投资方进来,这笔钱可能就需要曾小建归还了。据业内传闻,这几天曾小建正在卖IP套现,来尽量保障公司的生存。

这样看来,这笔钱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债转股”,但按曾小建的说法,这是投资人给的订金。关于卖IP套现,他也极力否认:“目前《超神学院》制作完成正在洽谈平台方,《魁拔》在谈日本的美术指导……”

二次元市场不景气,还是步子太快?

除却投资市场大环境的影响,无节制扩张、管理经验欠缺、对融资过于乐观才是大多数人对ACG联盟陷入困境的归因。

“小建对ACG联盟是很有感情的,即便卖房卖车也要把公司坚持下去。”某个认识曾小建的朋友,认为ACG联盟发展到如此境地十分惋惜,“他离一个伟大的公司就差一步了。”

这位朋友认为曾小建在整个业务思路上都太过激进,“ACG联盟作为国内知名漫展品牌,2C端已经做的非常好了,融资后应该深挖变现,增强场内消费,将漫展作为各个领域的线下入口,发展为漫展2.0。然而小建自2016年起就轻漫展,重影视、艺人和APP,可能里面会有资本的影响,但很多次纠错机会也被他错过了。”

说来是一件挺遗憾的事,当初ACG联盟快速得到融资,恰恰是因为曾小建扩张型的商业模式被看好。当时有报道认为,除了漫展,还有包括影视和艺人经纪等业务,都是“能看得见可以赚钱的项目。”当时,也有众多类似于ACG联盟一样的二次元企业,往影视、IP、平台等方向狂飙突进。

但APP社区、影视本不是ACG联盟擅长的,还要把漫展粉丝转化为影视经济,又受限于转化率和粉丝付费能力。这些风险点,兴许都被当时的乐观情绪所蒙蔽。

曾小建说,这是他的第一次创业,不以个人赚了多少钱为目标,而是“想能够学会做一个好的企业家”。他是一个信佛之人,心中许愿大多是希望实现个人价值和社会价值,也经常被人取笑,“为什么你不是希望多赚点钱”。

可能他真的对钱不敏感,但创业是一件非常现实的事情。曾小建如今清晰地意识到,二次元大多数的创业者都活在虚拟的世界里,做着自己想做的事。公司资金充裕的时候,曾小建大概也是一个在自己幻想的世界里造梦的人。

当被冷冰冰的资本市场抛弃时,他才知道真实的世界很残酷。在和娱乐资本论的交流中,曾小建诚心奉劝同样是二次元创业者的朋友们,“一定要在合适的时机,快速调整业务”。

许是乐观天性使然,曾小建面对今天这样的紧迫,还能在接受小娱的采访中时不时开个玩笑,自嘲“是不是太过于中二”。他说公司已把70多名员工精简到30多人,2017年的开销能控制在400万,而目前账上所剩余的钱,够接下来一年公司的运营,“这也是弥补去年过错的第一步”。

2月28日,新进投资人给的期限到了。

“期限确实是到了,但投资人还是愿意多给我们三个月的时间,没提什么要求。我们做了业务调整,目前正在进行春季融资,也有了机构在跟。”说起这些,他一直认为投资人对他十分偏爱,可能也是认为他对二次元事业一直有着热情和坚持。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资本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左手娱乐,右手资本,你就是跨界达人!(公众号:yulezibenlun)

评论(2

  • 曼卿本尊 曼卿本尊 2017-03-01 14:56 via weibo

    @著小生zoki

    0
    0
    回复
  • 超级话题 超级话题 2017-03-01 13:46 via weibo

    #二次元#已升级超级话题了呦,快来看看吧。下次进来发帖有机会被更多同好看到和交流哦~~戳→ →#二次元#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