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下三个奥斯卡小金人,亚马逊不是来吃快餐的,而是要做影视巨头

摘要: 亚马逊冲击奥斯卡的关键词,是十分实在的“买买买”。

钛媒体注:在刚刚结束的89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出现了亚马逊这家以电商起家的互联网公司!

这是亚马逊首次获得奥斯卡奖,它就一口气拿回了三个。亚马逊购买的《推销员》获得了本届奥斯卡奖最佳外语片奖,而且它购买的另一部影片《海边的曼彻斯特》更是获得了最佳原创剧本奖,剧中主演卡西·阿弗莱克也拿下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

贝索斯出席奥斯卡颁奖礼

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出席奥斯卡颁奖礼

相比之下,在2014 年就凭借《埃及广场》获得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提名的流媒体公司Netflix,却一直无法进入奥斯卡主要竞争单元。虽说Netflix的《The White Helmets》也获得了最佳纪录短片奖,但在与亚马逊的竞争中着实落了下风。

作为一家在线影片租赁提供商,Netflix 凭借着高端自制美剧,冲击着传统电视平台的优势。其在1999年便开始了订阅服务,在2013年凭借着《纸牌屋》更是被推上全球瞩目的风口浪尖,2017年2月Netflix一共售出10亿份DVD。

在影片分发上,Netflix选择了比较激进的方式。在它看来,电影上映的时候进行线上同步放映才是正道。比如,在2015 年Netflix推出的《无境之兽》,虽然广受好评,但是为了保持线上公映的优势,电影在电影院的公映仅仅维持了两周的时间,曾有人有人戏谑说“年纪大点的奥斯卡评委还没来得及看就电影就已经下了”。

正好与之相反,亚马逊采取的策略是先影院、后网络的发行方式。其出品的的电影,在院线首映4-8周之后,才登陆自家点播平台Prime Instant Video进行网络播放。比如,这次的《海边的曼彻斯特》上映于 2016 年 11 月,但要到 2017 年 2 月才可在 Amazon Prime 上看到。

这样不仅是缩短了传统电影 90 天左右的间隔周期,更是避开了传统院线的雷区,没有像Netflix一样,受到那么多传统院线的抵制。 

亚马逊冲击奥斯卡的关键词,是十分实在的“买买买”。

亚马逊影业Amazon Studios成立于2010年,期初只是开放的在线影视剧项目开发平台。其开拓市场的策略,首先将全部的精力放在了制作与购买新颖的“小众”电影上。

2011年,亚马逊推出了实时视频服务Prime Instant Video,开启了会员付费观看较大量的最新电影与电视剧的制度。

到了2014年,亚马逊的自制剧《透明家庭》、《丛林中的莫扎特》,便夺得了两项金球奖和11项艾美奖提名,其在影视市场上的光芒开始闪现。

之后亚马逊对外宣布,自2015年开始,每年将推出12部电影。而在同年年底,亚马逊的CEO杰夫-贝佐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亚马逊影业的目标是要赢下一个奥斯卡奖。

在2016年,亚马逊影业开始疯狂刷存在感。

在柏林电影节上,亚马逊与斯派克•李首次合作拍摄的《芝拉克》亮相。

在圣丹斯电影节上,亚马逊大方出手,购得5部电影的发行权。其中包括了以1000 万美元的高价从福斯和环球这些对手中夺走了《海边的曼彻斯特》,这是当年圣丹斯电影节上,第二高价售出的电影。

在戛纳电影节期间,亚马逊又入手了5部电影的发行权,其中有戛纳最佳剧本获得者伊朗导演阿斯哈•法哈蒂的《推销员》,还为伍迪·艾伦的《咖啡公社》砸下了2000万美元,击退了伍迪艾伦的长期合作伙伴索尼经典电影公司。

从创立工作室到现在,团队吸引了包括《卧虎藏龙》的金牌制片泰德·霍普、独立电影发行商电影屋前任主席鲍勃·伯尼等资深人士,与斯派克•李、伍迪·艾伦等著名导演达成了合作,每一步几乎都是用钱来铺路,可谓是有钱真性情。

相比于传统院线单一的线下公映,从电商起家的亚马逊的发行渠道可谓是多种多样,虽然为了避免传统影视公司的抵制,其选择了一种“先院线,后线上”的温和方式,但是无可比拟的线上优势已经初步显现:亚马逊在去年6月,年费会员已经达到了6300万人;在美国超过50%的亚马逊用户同时也买了他们的这个99美元一年的年费会员,会员制度带来的是更为客观和更加持续的收入。

而且亚马逊的砸钱也并不是跟随资本的走向,盲目的投资在商业大片上。从2010年创立亚马逊影业,其便从一而终的选择了新颖独特的独立电影,作为其开拓市场的利器。虽然出手大方,但是其所购买的电影,在口碑上皆是上乘之作品。

像是《海边的曼彻斯特》便是典型的文艺片,伍迪·艾伦的《咖啡公社》、阿斯哈·法哈蒂的《推销员》也都是独立的小众题材。

从这样的耐心中,也看出亚马逊的野心,它不是来吃快餐的,而是要在影视的市场上做巨头。

从国内爱奇艺、乐视、优酷等大的视频网站上,也能窥见众多视频点播公司未来发展的趋势上。从《余罪》、《太子妃升职记》,到现在热映的《三生三世》,争夺版权、发展自制剧、提高内容的生产质量,早就已经写入各个网站的“发展纲领”之中。

亚马逊所作的,无外乎也符合这样的大趋势,只是它的动作有点大,以来就是奥斯卡。

现在的亚马逊有着泰德·霍普这样重量级的制作团队,有着伍迪·艾伦这样自带宣发光环知名导演,有着独立自主的选片制度,有着花样百变的发行渠道。

亚马逊影业的主管杰森·罗派尔曾表示,“我们为能够让影片在院线上映而骄傲,同时我也要声明,亚马逊影业将全力支持我们所有的影片及电影工作人员。”即是对于加盟的团队,亚马逊并不强求资本上的短期回馈,而是让开手脚让团队恣意发挥自己的创作。

这样一个有钱任性,目光长远,而又显得谦逊的影视新人,夺得奥斯卡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更长远来看,Amazon估计会持续出现在以奥斯卡为主的更多的颁奖典礼上。而一步一步提升内容质量与口碑,终会带来资本的回馈,Amazon Prime的会员制度成为拉动亚马逊的主力马车也不是一件多么遥远的事情。(钛媒体编辑张霖综合报道)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张霖
张霖

钛媒体、《商业价值》编辑。邮箱:linzhang@tmtpost.com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