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亲信门”事件持续动荡,三星是否会被拖死?

摘要: 目前三星面临的最大危机是,三星旗下的不同企业群正在从资本管理上进行切分,在韩国政府加紧对财阀们资本运作审查的情况下,三星还能像以前一样快速整合各企业配合,从而在前沿业务上获得优先合作权吗?


朴槿惠亲信门持续发酵,韩国新一轮的总统大选开始推行,朴槿惠所在的保守建制党派——新国家党遭受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而作为新国家党的竞争对手——改革派的民主统合党终于开始翻身,民主统合党的总统候选人文在寅的竞选纪录片——《武铉:双城记》,受到一众韩国民众的追捧,票房一路飘红,直接冲进了韩国2016年度电影票房50强。

朴槿惠所在的在野党新国家党,则面临着退党大潮,前总统李明博、前党首李贞铉都纷纷宣布退党。原党内议员暂时抱团成立了新的改革保守新党。

面对下一届竞选,刚刚退任联合国秘书长的潘基文,成了保守建制派的救命稻草,或许还能与改革派一较高下。

但现在,支撑韩国经济的大财阀们显得岌岌可危,特别是家族管控氛围浓重、还未引入现代管理体系的三星,极有可能在此次动荡中形成萧条局面,甚至是倒下。

这不韩国检察院在进行两轮的激烈博弈后,三星太子李在镕还是被批捕。

三星近些年在电子领域的发展可以说举世瞩目,通过长久的供应链布局、前沿核心元器件技术的冒险式的投入,在晶圆设计代工、NAND闪存设计制造、屏幕生产制作等等核心技术领域获得重大突破,快速控制住高端电子元器件的产业链,压制住竞争对手,使自己成长为全球消费电子领域的巨无霸。

这些靠的是李健熙李氏家族强悍的战略定位与损害股东利益式的资本控制手段所达成的,虽然靠着这种手段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过于落后的管理模式极易滋生政治黑金、侵犯股东员工权益等等各种不透明行为,极易引发盛极转衰的问题。

高峰时期占据韩国GDP 30%的三星,存在如此的巨大的管理漏洞,可以说完全绑架了韩国整个国家政府的未来。

韩国前十大财阀每年的市场交易占据了韩国80%的GDP,由于“小国家、大公司”的问题过于严重。这些大财阀们完全肆无忌惮,丝毫不考虑公司的健康营收问题,而是不顾一切的进军各种行业。最后几乎是以讹诈的手段榨取韩国政府贷款补贴。

如此,财阀公司们逼迫政府流血贷款债务居高不下,一方面极力吸血政府的财政税收,一方面挤占了中小企业的生存空间。

韩国政府不得不面向三星这样的家族财阀进行改革,虽然可以拖后但确实不可避免。

从2002年已故前韩国总统卢武铉上任后,韩国的家族财阀改革就已经启动,乐天、LG、现代、SK这些财阀相继引入了现代管理制度成立独立的资本运营公司,家族财阀则退后只管理资本运营,其他公司内部事务全权交给职业经理人。

随后韩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放缓,下降到4%的水平。接下来卢武铉下台,保守建制派的李明博、朴槿惠走马上任。在2009年,李明博任期内,卢武铉跳崖自杀,这一事件被韩国民众视为以李明博为首的保守派携财阀势力的打击报复行为。

在朴槿惠任期内,便重新加大了对财阀的改革,限制对财阀们的贷款支持,随后韩进海运破产。

三星这些年也进行了相应的改革,但是鉴于其强势的地位,改革的力度不大。并且三星老一代掌门人李健熙,一直聚焦的是如何利用改革,避开遗产税将旗下资产转交给太子李在镕。

三星依旧是依靠旗下Everland公司控股集团下其他公司,并用第一企划插入旗下各家公司的商务运作,直接掐住现金流。

三星太子李在镕上任以来,在各方压力下,虽说也开始进行相关的管理改革,但仅仅局限于将一些没有增长空间的周边业务整合切分出来,如三星重工、三星综合化学这些该整并整并、改出售出售,做一些资本运作。与三星电子相关的核心业务,如为三星OLED屏幕提供材料研发生产技术的第一毛织,则进一步牢牢掌握在太子李在镕手里。

整体来看,三星旗下高速发展的三星电子相关产业再进一步集权,与资本运作相关的Everland、第一企划则从未动摇。

为了三星太子李在镕的上任,原本对三星电子有着巨大贡献的崔志成则靠边站,负责战略规划辅佐太子工作。

多年以来,在三星股东美国活跃对冲基金Elliott Management的强烈斗争下,特别是2016年韩国政局动荡、三星旗舰Note7爆炸事件频发后,三星终于有了松动。在各大股东的牵制下,终于准备将资本与企业运营分拆。

但韩国的局势显然不等人。

目前李在镕已经退出三星电子的日常运营,改制引入联席CEO制度,转由崔志成、权五铉、 申宗钧、尹富根等高管接手公司日常管理。但在面临未来技术判断选择、公司并购重组时,由李在镕处理。

在现下李在镕被捕入狱的危机中,李在镕的妹妹——已经离婚的李富真极有可能接手三星的运营。

但三星电子的未来前途未卜。

对比新国家党的朴槿惠政府,未来民主统合党极有可能胜选组建下一届韩国政府班子。与新国家党不同,民主统合党不是现有韩国体制的缔造者即不是建制派,面向经济、法制等全方位的改革是他们永远的政策。新上任的政府班底与三星这些财阀们没有太多的历史交集,关系并不深入。不像新国家党里的元老,曾与这些大财阀们长期共事。

相对于新国家党这样的保守派只需要财阀们进行企业改制、限制贷款补贴甚至是补上贷款不同,民主统合党这样的改革派更加激进,更希望从拆分财阀集团入手,快速解决贷款缺口,甚至打散成中小企业激活市场活力。

多重危机中的三星能承受得了如此大的动作吗?

这是三星所要面临的变局。

其中,目前三星面临的最大危机是:三星旗下的不同企业群正在从资本管理上进行切分,在韩国政府加紧对财阀们资本运作审查的情况下,三星还能像以前一样快速整合各企业配合,从而在前沿业务上获得优先合作权吗?例如:与晶圆设计制造相关光刻设备、蚀刻材料研发合作;与OLED屏幕制造相关的印刷光镀蒸镀设备、材料研发等等不同领域。

在这些前沿产品技术领域,AMSL、应用材料、东电、日立、久津、Canon(佳能) TOKKI、JDI 、Dai、日本出光兴等等公司具有引导作用。

与台湾企业不同,在这些领域三星或者说所有韩国企业在行业内都几乎没有什么信誉可言,在过往处处给合作伙伴捅刀子。在屏幕面板、内存颗粒领域频频举报合作伙伴,趁机打压对方掐死上游技术合作方,获得优势的技术合作地位。

三星这些年能超越其他韩国企业快速成长起来,不是因为三星做好了企业信誉,而是通过多年的运作,成功趁虚而入投了这些前沿材料技术研发公司一些钱,占据了相当的股份,所以保持了优先合作权。

但这些年三星还不满足,一直在一边压榨这些前沿公司的技术产品,另一方面掉头就培育自家的公司。例如三星近些年培育起来的第一毛织,已经承担了三星OLED屏幕的材料研发生产。不过在大部分技术领域上还有相当差距。

在此次的危机之下,原本“合作关系良好”的材料设备公司,可能会趁机转向与中国台湾、日本、中国大陆企业合作。特别是台湾地区,在政府内建制派改革上已经进行了二十多年,人才储备、管理体制、全球布局、行业声誉与中国大陆的合作更加紧密。

可以确定的说,台湾地区将会受益匪浅,由此重返半导体行业的高端核心位置。

这使得三星原本的产品技术优势快速降低,特别是三星的晶圆设计制造领域可能从此一蹶不振,还传出高通要重新转单台积电的。

但,短时间内或许我们不必为三星担心,或者为此欢欣雀跃。因为新一届的韩国政府还在大选中,等新任韩国总统出炉,在经过漫长的组阁履任研究推出靠谱的政策,还需要两年的缓冲时间。

技术上追平也至少需要两年的时间,除非一年前供应链就已经异动频频,准备扶持别人了。

在此期间,现在的代理总统——国务总理黄教安,还是保守建制派里的一员。

​至少未来的三星S8、S9产品,我们还不必担心。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科技新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科技新知
科技新知

新媒体公司“新知百略”旗下自媒体“科技新知”(微信ID:kejixinzhi),以犀利的风格、独特的视角呈现科技圈内大小事.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