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李在镕被批捕之后,三星帝国将何去何从?

摘要: 从治理制度和企业文化来看,无论李在镕未来命运如何,对于步入制度化运营正轨的三星影响将极为有限。

三星集团对韩国经济的重要性,正如三星电子之于三星集团。昨天上午,三星集团实际控制人、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被法院批捕,这是三星成立79年以来掌门人首次被批捕,而且可能面临牢狱之灾,加上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已病入膏肓,作为家族企业的三星帝国将何去何从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现年49岁的李在镕试图效仿其父亲李健熙的成就,在李健熙的带领下,三星从一家家电产品的模仿者发展成为电视机、智能手机和内存芯片的全球巨头。2014年5月,李健熙突发心脏病,直接冲击三星股价,2014、2015年接连下跌,作为独子的李在镕紧锣密鼓地展开接班工作,2016年9月出任三星电子董事,并促使三星股价反弹。

检方坚称李在镕犯有行贿罪,李在镕则否认对其罪名的指控,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外界无法准确判断李在镕在韩国亲信干政门中扮演的角色,以及未来命运走向如何。但从纯商业角度来看,对于治理制度和企业文化日趋成熟的三星而言,李在镕被批捕固然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比如周五开盘股价低开1.2%,但我认为只要三星操作得当,有可能度过这一难关。

治理制度:李氏家族仍手握三星集团控制权

先说治理制度,三星集团的成败主要取决于三星电子,后者是旗下最大的子公司。目前,三星电子采用联席CEO制度,由权五铉、申宗钧、尹富根三人负责公司的日常运营,李在镕并不直接参与,只有涉及到对未来技术的判断和收购事宜,员工和股东才仰仗他提供战略指导。

不难看出,李在镕更像是三星电子的精神领袖,只负责公司的重大决策,具体业务的把关则交由联席CEO及公司高管打理。因此,尽管李在镕被批捕,三星电子仍可正常运转,而且即便法院认定有罪,其仍可能效仿现代汽车和SK集团高管做法,在狱中遥控指挥公司。

首尔国立大学研究生商学院教授Lee Kyung-mook表示:“韩国大企业的高管有着在狱中遥控指挥的传统,这有可能是通过律师,也有可能是通过探望他们的秘书。”

当然,考虑到稳定团队士气和照顾股东关切,当韩国大企业领导人遇到麻烦时,控股家族通常会采用以下两种策略:一是擢升一位没有血缘关系的高管出任董事会主席,作为企业“看管者”,同时家族继续垂帘听政;二是把最高管理权交给其他亲属。

因此,三星电子三位联席CEO和李在镕妹妹李富真是最有可能接管三星的人选。除了担任联席CEO,权五铉还有一个身份:三星电子副会长,其负责三星电子的半导体和显示业务,2016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这两大业务的成功帮助三星实现三年来最佳的运营盈利,权五铉功不可没,接替李在镕的可能性极高。

反观负责智能手机业务的申宗钧则不被外界看好,去年下半年三星Note 7爆炸门不仅使三星声誉扫地,而且营收折损高达60亿美元,使其劲敌iPhone 7在高端市场出尽风头,申宗钧负有直接领导责任,出线率远不及风头正劲的权五铉。

另一联席CEO尹富根负责电视机和家电等消费电子业务,作为三星电子三驾马车(李在镕、权五铉、尹富根)之一的他,是确保公司正常运营的得力干将,因此也是接替李在镕的强有力竞争者。

除此之外,三星可能考虑由现年46岁的李富真接任,她成功带领新罗酒店连续6年实现营收增长,而且持有三星电子最大股东之一三星C&T的 5.5%股份。韩国通常由儿子来继承父亲的事业,由女儿来继承三星打破韩国历来的传统。不过,三星是一家充满新气象的公司,愿意打破商业传统,并积极雇佣女员工,李富真成为继任者不无可能。

在我看来,即便李富真接替李在镕执掌三星,也只是担任临时性角色。一方面,其持有公司的股份低于李在镕,永久继承三星的可能行不大;另一方面,新罗酒店与三星电子不是同一量级公司,尽管李富真是大股东出身且有成功的商业操盘经验,但并不意味着其有能力运营三星电子这家大公司。在实际操作层面,权五铉是更合适的人选。

尽管未来三星集团面临种种的不确定,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无论领袖发生何种变化,控制权仍将掌握在李氏家族手中。

企业文化:研发第一、人才第一是三星基石

三星电子是韩国民族工业的象征,被称为“永远的跟随者”,从20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它没有引领过任何一次重大技术潮流,但每一次技术浪潮里都少不了它的身影,当势能积累到一定程度,开始展现出惊人的爆发力,并长期占据电子产品细分市场的最大份额,横扫电视机、随机存储器、手机三大市场分别用了37年、9年、20年。

表面上看,三星电子赢在战略布局;深究内在,研发实力、人才储备的深厚沉淀和支撑才是其屡战屡胜的关键因素,加上强悍的执行力,共同构成三星帝国不俗的抗跌打能力。因此,即便“太子”身陷囹圄,三星基石和灵魂犹在,确保其在后李在镕时代延续原有战斗力。

权五铉曾表示,技术研发和人才培养决定三星未来的发展,三星在这两方面的投入越来越大,“有了‘对’的人,即使在技术落后的情况下,我们不会懈怠、保持警觉,就可以不断地追赶和超越。”

1993年,李健熙提出三星“新经营运动”,其核心是成为世界级超一流企业,保障这一战略的基础是“研发第一”、“人才第一”。三星集团最大的研发中心是三星综合技术研究院(SAIT),主要研发未来5—10年可能会成为重点的基础科学课题,与三星电子相关的项目占一半以上,属于第一层级。三星电子两大事业线——零部件部门和产品部门分别设立研究所,属于第二层级,从事研究、开发两部分工作。

在水平维度上,目前三星在韩国本土拥有6万名研发人员,2.5万人在海外研究中心,其中中国有7000人。在资本投入上,三星没有硬性规定每年拿出收入的具体比例用于研发,SAIT、零部件和产品3个研发部门每年自行制定年度研究预算,获得有关部门批准后执行。预算制的好处是使研发费用、项目数量和人才不受市场变化的影响,以确保延续三星核心竞争力。

三星集团的发展史就是人的成长史,其人才培养更注重完整性和系统性,拥有10多个人才开发院,旗下子公司也有各自的人才培养机构,培训体系包括三星价值观项目(SVP)、三星领导力项目(SLP)、三星国际化项目(SGP)三个部分。

SVP强化三星经营哲学、价值认同,主要针对新员工;SLP主要针对中高层管理者,即将进入新业务领域、带领更大团队、成为核心高管或继任CEO的早期领导力培训课程;SGP针对各个层级的员工,主要为了开拓国际化视野、敏锐捕捉变化的商业需求。

同时,与研发机制力求稳定不同,三星人才培养战略在公司发展成世界级企业后发生明显转变——从外部学习转为内部培养,旗下子公司的培训课程、培训中心已能够解决研发和管理能力的培养,而且人才培养机制也在不断演进中,三星开发的Smart学习系统是企业培训革新的一部分,员工可以在手机、平板、PC上随时随地自主学习课程。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业务线广和人员庞大的三星帝国而言,面对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快速做出决策显得尤为重要,这恰恰是三星一大强项,以独特的亚洲模式解决了“官僚式组织结构”与“速度经营”两者之间的矛盾,既有日本公司整齐划一、忠诚度高和流程优化的特点,也融合美式CEO的战略规划能力强、决策组织化和快速决策的风格,两者充分结合实现高度军事化家族管控下的速度制胜。

因此,从治理制度和企业文化来看,无论李在镕未来命运如何,对于步入制度化运营正轨的三星影响将极为有限,外界不必作过度解读。在可预见的未来,三星仍将保持强悍的战斗力。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龚进辉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龚进辉
龚进辉

龚进辉,科技自媒体,关注通信、智能硬件和新零售.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