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芝困顿的十一年,功利的大棒与命运的獠牙

摘要: 作为一家拥有142年历史和19万名员工的日本名门企业,东芝正面临着一浪接一浪的危机,陷在警报长鸣的困局里。

作为一家拥有142年历史和19万名员工的日本名门企业,东芝正面临着一浪接一浪的危机,陷在警报长鸣的困局里。

东芝这困顿十一年

2月14日,东芝宣布原计划当日发布的2016年前三财季财报将推迟一个月;随后董事长志贺重范辞职,东芝当日股价一度大跌9%;近期又宣布将剥离赚钱的半导体芯片业务,出售最高三成的股票缓解财务危机,富士康、西部数据、SK海力士等企业蜂拥而上,参与竞购。

2006年花费54亿美元收购核电技术企业西屋公司,可以说是东芝如今巨额亏损、断臂求生的导火索。

当时东芝的如意算盘是押注核电事业、开拓新能源。在并购西屋后不久,东芝便通过出售东芝EMI、银座东芝大厦、两栋办公楼,来保证足够的资金用于日常经营。

这些资产出售在当时被当做是东芝对未来能源业的赌注,它所塑造的氛围是东芝企图缩短产业链并尝试转型的兴奋与期待。 

但2011年的福岛核电站事故对东芝的转型计划造成了戏剧性的影响。福岛核事故发生后,各国有关核电站的安全标准变得更为严格,导致大量核电站建设无法按原定计划进行,建设费用呈膨胀趋势。

但匪夷所思的是,东芝在2016年年底再次以2.29亿美元并购美国核电工程企业芝加哥桥梁钢铁公司,消息公布后,东芝两天内在证券市场上蒸发近50亿美元。

2011年的福岛核电站事故对东芝影响深刻

与此相伴的是,东芝从2015年就开始陷入的会计丑闻阴霾,企业在业内声名一路走向下行。

据媒体报道,东芝聘请的独立调查小组宣布,过去7年,公司接连三任CEO通过不正当会计做法虚增利润逾10亿美元,他们设定了不切实际的利润目标,并要求下属完成这些目标。

调查小组在报告中指出,东芝管理松散,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三名CEO都对管理人士施加压力,要求实现高销售目标。这些打着“激发潜能迎接挑战”的急功近利的要求,远远超出了员工的能力范围,但对上级绝对服从的下属们又无力反抗这些高压指标,只有在销售成绩上不断造假。

知名财经媒体人秦朔对日本企业如此评价:“在日本给人感受最深的是,太多的人认为家族、企业、社团、宗教等等,该是永远存续的团体组织。为了这个团体或者组织,很多时候日本人肯鞠躬尽瘁,不惜性命。”

而与西方价值观里的obligation(责任)与duty(义务)不同, “报恩”是日本文化的一大核心。对每一份“恩情”,都是一份必须偿还的“债务”,也促使了员工绝对服从上司指令的文化常态。

日企转型的遗留坑位

东芝的断臂求生,实际也是对日本电子企业从B2C逐渐向B2B转型趋势的迎合。

例如松下从家电扩展至汽车电子、住宅能源、商务解决方案;佳能将转向健康医疗、机器人、智能住宅、汽车、食品、水、空气安全领域和教育产业;索尼复兴电子业务的计划遭遇挫折,电子领域今后将强化手机摄像头等核心部件。

与此同时,在全球彩电、手机、冰箱、洗衣机和空调行业的排行榜上,日本企业已经不再名列前茅。

韩国企业狂飙突进,三星、LG是全球最大的彩电供应商;中国企业也不断追赶,格力、海尔已分别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家用空调和冰箱冷柜供应商,TCL、海信以及华为则在分别冲击全球彩电和手机的前三强。

日本原有产业体系受到国内老龄化和国外低成本的冲击,在人们眼中“失去的二十年”,即日本经济长期停滞的时间里,日本的创新方向发生了巨大变化。

面对困境,日本一些电子行业开始“脱家电化”,向企业服务转型;二是走高端家电路线;三是专注核心零部件的生产开发。日立、松下积极转型,实现业绩V形反转,而改革不力的东芝、夏普则深陷巨亏。

转型成功者如日立制作放弃电视和电脑业务,将重点转向基础设施等面向企业的业务,其2015年业绩创下新高,高性能材料、通信业务成为主要利润来源;松下公司将裁员后多出的资金投入到汽车和住宅等成长性领域,利润占到公司整体收益的50%;村田电子等日本零部件企业通过与美中韩等国厂商紧密合作、联合创新而异军突起。

而东芝对核电业务的战略误判——先后巨资收购核电公司,导致研发投入不足、技术进步受阻,并染指会计操纵,结果惨不忍睹。东芝前社长室町坦承,因为走向了利益至上主义,结构改革严重滞后。

去年8月,富士康斥资约37亿美元,收购了夏普公司2/3股权,并将盈利视为夏普的第一原则。几天前,夏普公布2016年四季度财报,实现了42亿日元的盈利,这也是夏普从2014年7月起第一次实现的季度盈利,如今富士康也瞄准了东芝计划出售的半导体芯片业务。

富士康的一系列海外资本收购,表明了其进行业务转型的决心。毕竟依托苹果业务做代工,已不再是健康可持续的发展模式,缺乏自主品牌、缺乏核心科技、不能满足用户需求等,都成为企业发展的绊脚石。

东芝的没落、富士康的逆势扩张,表明全球消费电子产业的重心正在快速从过去的“日韩”转向“中韩”。但是中国企业到底如何把握这一时代变革的机会,却要面临不少的挑战。

纠葛与参照

过去两年,中国在多个领域出现“去IOE化”潮流,反映了中国科技产业日益自助的趋势,但这不可能完全彻底。中国在核心的半导体领域,无论是材料、设备,设计、制造及封装方面,与海外主流企业依然有巨大的差距。

当我们不断看到国内企业持续发出全球产业并购的声音时,这一话题反映的真实面却是,我们无论在PC级通用处理器、移动处理器核心架构还是存储芯片领域,都没有真正的话语权。半导体代工制造环节,过去一年工艺声量提升,虽有自我努力,但也有美国巨头的技术转移与订单释放效应。

无论结局如何,我们都应该从东芝以及诸多日本企业的转型中看到产业演进的规律、风险与机遇。东芝整个集团确实经历着很大的被动,它的多条消费类产品线,都在遭遇中国企业的冲击,甚至开始明显出现缩减动向。

这个趋势确实部分反映了中国产业的进步与冲击力,但也要看到,这种消费类业务,已经日益像是一片红海。未来两到三年,中国企业可能面临类似东芝们的遭遇。

这一征兆其实已经出现。联想集团出现六年来首度亏损,这绝非偶然。它是PC产业的一段悲情,虽不会消失,但已经很难成为增量多大的领域。

据长期旅居日本的知乎网友介绍,对大多数“一般日本人”来说,四平八稳过一辈子比起充满未知的“冒险”要有魅力得多。也许这正是大量百年企业存在于日本的原因。而近年来日本经济的长期不景气则加剧了日本人这一选择的倾向。追求稳定的人逐年增加,这与中国的“画风”截然不同。

被贴有强烈商业符号的日本知名艺术家村上隆曾感叹:“日本这个国家什么都有,要什么东西就有什么东西,唯独没有希望。”与之相比,国内连猪都有上天的希望,但遗憾的是,很多相较来说“年纪轻轻”的90年代兴建的工业厂房,现在却已经变得空空荡荡。

钛媒体作者:E企咖,微信公众号:e-qika,文/lesly)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品途公司志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品途公司志
品途公司志

专注传统企业转型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