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资讯时代,社交媒体巨头都在忙着打击假新闻

摘要: 人们已经逐渐对社交媒体的假新闻产生盲目感,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假新闻正在扼杀人们的思想,全世界的政府和科技公司都有必要行动起来遏制假新闻。”

近日,正在欧洲访问的蒂姆·库克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为了更好地做到这一点,他还宣布公司目前正在开发一套假新闻过滤工具,在保证言论自由前提的同时,尽可能减少假新闻的所带来的消极影响。库克所说的这种过滤工具,其工作原理类似于目前一些防骚扰的电话标记功能:当用户在看到认为是虚假的消息时,可以选择对其进行标记,当达到一定的数量时,这些消息就会被过滤掉。

这一做法和苹果此前处理垃圾邮件的措施类似,它的好处就在于,当用户自己掌握这种决定权时,保证不会违反苹果公司的隐私政策。

不过,,除了单单对打击虚假新闻这一方面的影响之外,意义更重大的或许是苹果这一表态对整个行业和互联网用户所能带来的引导作用。这是苹果首次明确对目前愈发泛滥的“假新闻”的公开说法。众所周知,在过去不久的美国总统大选中,无论是希拉里的庞大技术阵容加持还是特朗普的“Twitter 治国”,都对舆论的走向产生了很大影响。

社交媒体是如何改变我们的想法的?

根据 VOA(美国之音)引述总部的独立民调机构皮尤调查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社交媒体用户调查报告,20%的社交媒体用户表示自己对社会与政治议题的观点的调整是因为阅读了社交媒体上的信息;21%的社交媒体用户表示因此在众多问题上改变了对希拉里的看法,18%称自己对特朗普的观点受到了影响。

如果再结合主流新闻媒体的状况,或许更能看出社交媒体对公众的影响。据 BuzzFeed 在 11 月中旬发布的一项分析显示,在美国总统投票日前的三个月,社交网站网站的假选举新闻,比真实的新闻还要更受关注。来自虚假新闻网站与极端博客页面的 20 大假新闻的转发率高达 870 万,而像《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赫芬顿邮报》等这样的主流媒体的 20 大选举新闻,转发率却只有 740 万上下。

在刚刚过去的美国大选期间,假新闻一度在社交网络上泛滥成灾,“调查希拉里邮件门的 FBI 探员被谋杀”、“披萨店内窝藏与希拉里有关恋童癖团伙”等假新闻曾一度让希拉里的支持率大跌。

因此,苹果选择在这个时间点的欧洲做出这一表态,也引起了不少可能性猜测。2017 年恰好是欧洲的大选年。在法国,极右翼民主阵线领袖勒庞 (Jean-Marie Le Pen) 在本月初开始了竞选活动,希望通过其反全球化的立场赢得法国总统宝座;在德国,高举反移民、反难民大旗的德国选择党民意支持率急速上升,并在德国 16 个州中赢得了 10 个州的议会席位;在荷兰,支持“荷兰脱欧”的极右政党自由党将参与 3 月 15 日的议会选举,民调显示该党的支持率排名第一。

美国之外,欧洲社会似乎也没能逃过假新闻的玩弄。

这种情况的出现并不是空穴来风。在今年 1 月初,有一则假新闻声称 1000 名穆斯林高喊着“真主万岁”的口号,烧毁了一座德国最古老的教堂。这条消息在 Facebook 上引起了疯狂转发,导致欧洲支持反难民的政党的支持率都有所上升。

德国并不是第一次在社交媒体上出现这样的假新闻了。2015 年 9 月,来自叙利亚的阿纳斯·莫大马尼在柏林施潘道外的难民中心与德国总理默克尔自拍留影。随后,该照片在网上流传开来,使之成为德国最有名的难民。然而,六个月后,这张照片被卷入另一场新闻事件,由于莫大马尼外貌与出生于摩洛哥的恐怖分子纳吉姆﹒拉克哈维极为相似,网络上有谣言称,当时与默克尔合影的是拉克哈维。谣言被推翻后,仍旧有不少消息和新闻多次在 Facebook 上传播,使得 Facebook 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全世界范围内,社交媒体的影响都不断在公众的日常生活中渗透。

正是因为这些发生社交媒体上不断频发的假新闻事件,《牛津英语词典》甚至将“后真相”(post-truth)选为 2016 年的年度词汇。自从大众媒体出现开始,各种形式的新闻就如同“无形的手”一般成为左右公众情绪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指出,历史上关于假新闻影响政局的事件层出不穷,例如上世纪 20 年代《德国独立报》刊登的一系列关于犹太人的全球阴谋的文章导致了德国反犹情绪高涨;1924 年英国《每日邮报》的假新闻称英国工党和苏联有合作关系,导致工党在选举中大败;2003 年全世界的媒体都在控诉萨达姆·侯赛因 (Saddam Hussein) 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这一点直到现在都没被证实。

媒体发展到了今天,主流媒体上的虚假新闻可以说已经相当少了。但是各种社交媒体和自媒体的出现,让假新闻似乎又开始有了“野火吹不尽,春风吹又生”的趋势。

社交媒体,再也不止社交那么简单

在社交网络占据了人们大多数注意力的时代,社交媒体应该承担的责任变得愈来愈大。有人认为,社交媒体已经不只社交那么简单,而已经获得了和新闻媒体几乎同等的功能。

总部设在纽约的数据与社会研究所(Data & Society Research Institute)的首席研究员罗宾·卡普兰(Robyn Caplan)表示,“假新闻”不单是技术问题,其实和算法背后的经济和组织目的也有关。社交媒体若要认真应对假新闻,就必须承认,它们是基于财政与政治动机,着重于信息分享更甚于可靠信息的传播。Facebook 也须承认,它已成为主要的新闻传播商,再也不能只是靠系统的算法来运作,也得依据业务守则与宗旨。

在去年 12 月的《华盛顿邮报》上刊登过的两名网文写手的故事,或许能让我们对社交媒体上这些“爆款假新闻”有更清晰的认识。26 岁的瓦德和戈德曼两个人都是失业青年。在此期间,他们受雇写网文,第一篇就赚到了 120 美元。从此,他们“悟到”要成为社交媒体网红,就要“诱哄人们点进新闻文章”。

瓦德只需要 10 分钟就能完成一篇这样的文章,比如“别信任奥巴马:看看这桩恶心事,他刚在特朗普背后捅了一刀”。“暴力、混乱、冒犯性语言,这就是吸引人们的东西。”瓦德说,“我们的受众不相信主流媒体,用这些东西钩住他们绝对容易得多。”

如果只是为了吸引眼球,社交媒体上的“假新闻”也无法发展成为长期的“产业”。实际上,他们得到的是真金白银的回报。《华盛顿邮报》援引戈德曼的话说,每千次浏览量有时能带来 13-14 美元广告收益。6 月至 8 月,当时他们 Facebook 粉丝还不足 15 万人,两人每月能挣 1 万至 4 万美元。戈德曼说,大选投票日前这半年的收入,顶他在餐馆当 20 年服务员。如今,他们聘请了律师、会计,还雇用了其他写手。

在大选初期,他们也曾尝试发布支持桑德斯或希拉里的网文,但很快发现抹黑希拉里和支持特朗普的内容获利最丰。美国广播公司评论说:“韦莱的企业家们对意识形态和权力游戏没有兴趣。他们的动机非常美国式——纯粹的资本主义。”

假新闻在美国大选的后期越发猖獗, 社交媒体没有第三方事实核查约束的特点,使得这些平台上的消息也逐渐出现了“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用户选择看到的并不一定是事实,而只是自己喜欢和赞同的内容。 而且,因为这些社交媒体的算法并不是完美的,越耸人听闻的消息越是得到更多的点击量和浏览量,这些“高互动”的内容就越容易被推送到前端。

从皮尤民调的结果中,我们还能发现另外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根据调查,47.5%的特朗普支持者说他们完全不相信政府经济数据, 20%表示部分不相信; 而希拉里的支持者中, 完全不相信政府经济数据的仅占 4.8%, 部分不相信的占 8.4%。

这就意味着, 选民对主流媒体的信任和对政府的信任之间具有相当高的关联度。不信任政府的人,也往往不信任主流媒体,反之同样成立。 从上面的数据中我们不难发现,特朗普和希拉里的支持者在这一点上就有很明显的区分。美媒甚至表示:“特朗普和希拉里的支持者,已完全生活在两个平行世界里。”

“假新闻”不断操纵公众情绪,社交媒体巨头们都在忙着打击

迫于各方面的压力,美国的科技企业也纷纷做出改进。

1 月下旬,Facebook 开始在德国推出假新闻过滤器。根据 Facebook 的事实检查系统,用户报告的假冒故事将被发送到柏林非营利性新闻机构 Correctiv。如果一个项目被认为是假的,它会被标记为“争议”标签,该网站将在用户分享新闻之前进行提醒。除了 Correctiv 外,Facebook 还在寻找其他德国媒体合作伙伴,推出假新闻过滤器。

谷歌和 Facebook 已结成联盟,拟于 2017 年 4 月在法国总统大选前在法国进行新闻打假。Facebook 还将与法国媒体机构合作,测试事实核查工具。Facebook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当一则报道被两家事实核查机构描述为虚假信息时,它将被标记为有争议,并且将显示预警信号。”

这套事实核查工具将允许用户通过信息流上的下拉菜单标记可疑新闻报道,随后来自上述新闻媒体的第三方核查人员将会手动分析该新闻,并判定其是真实报道还是虚假消息。如果被判定为假新闻,相关链接就会被标记“第三方认为该消息真实性存误”。

另一方的谷歌则宣布与一个名叫 Crosscheck 的假新闻监督机构合作,在谷歌的新闻搜索中帮助公众判定媒体报道的真实性。CrossCheck 采取的是人工核查的方式,其合作媒体包括来自法新社、BuzzFeed、Global Voices 等媒体的编辑。另外,谷歌还从 AdSense 广告联盟中移除了超过 200 家发行商,因为他们在假新闻网页中投放 AdSense 广告来获取收益。

哥伦比亚大学数字新闻学塔尔中心的负责人 Claire Wardle 认为,“现在人们越来越依赖社交平台获得信息,任何解决方案都要社交网络的参与。”

同样作为一个庞大社交媒体的 Twitter,在去年 9 月份也宣布与 Facebook 合作,加入旨在减少网络假新闻的“初稿联盟”。这一组织成立于 2015 年,其成员由 30 余家媒体和信息技术企业组成,包括《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法新社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等等。初稿联盟”获得谷歌新闻实验室支持,并与 YouTube 合作,对用户上传的视频进行核实,其“协作验证平台”也于 10 月底开始启用。

为了达到提高社交网络新闻质量的目的,“初稿联盟”创立了一套自愿执行的网络新闻行为规范,从而提高社交媒体用户的新闻素养;并且还成立了“协作验证平台”,供组织成员用于辨别可疑新闻。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目前,美国中老年受众还较多依赖传统媒体来获取资讯,而千禧一代已经把社交媒体视为最重要的平台。在 18-29 岁的美国人中,35%称社交媒体是他们获取信息“最有帮助的信息源”。

当然,社交媒体作为这场“假新闻”中最重要的一方参与者,必须要尽可能承担起“真相守门人”的角色。但社交媒体之外,还需要现代社会公民、制度制定者和监管者等多方的共同努力。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粹客网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粹客网
粹客网

关注前沿科技领域

评论(3

  • xzavier xzavier 2017-02-15 06:45 via iphone

    假新闻是毒瘤

    1
    0
    回复
  • 宁沪高速 宁沪高速 2017-02-15 04:21 via android

    好方法,让标签(全民监督)和人工核查(机构监管)阻断虚假泛滥成灾,还需增加追责。造假是负信用行为,不能没有惩罚措施。

    1
    0
    回复
  • 分析師 分析師 2017-02-14 13:49 via pc

    《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赫芬顿邮报》,这些受犹太人控制的媒体,本身就是Fake News源头。

    0
    1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