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头们在以色列疯狂采购,已成其创新之国的最佳注解

摘要: 如果我们把目光投射在中东地区的“弹丸小国”以色列,这里的科技产业发展或许远远超出你的想象。

过去几年,互联网创业是中国最热门的行当,然而每年真正沉淀下来的优质公司并不及预期的多。如果我们把目光投射在中东地区的“弹丸小国”以色列,这里的科技产业发展或许远远超出你的想象。

数据显示,包括互联网在内,整个科技产业对以色列GDP的贡献率超过90%,为其赢得“创新之国”的美誉。这个仅有800 万人口的国家,平均每 1800 人中就有 1 个人创业,每年新增近 1000 家创业公司。

图:MappedinIsrael展示的以色列创业地图

纳斯达克大户及巨头大采购

谈到以色列的互联网产业,早期的开端可以追溯到美国在线收购的 Mirabilis 。Mirabilis 也许不是一个熟悉的字眼,但提到它旗下的产品 ICQ 可以说是如雷贯耳了。1996年,3 个以色列人开发的这款即时通讯软件席卷全球,很快以4亿美元的价格出售——此时它的模仿者OICQ(即后来的QQ)才刚刚起步。

在这之后,以色列不断涌现着优秀的科技领域创业公司。时至今日,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中以色列企业数量仅次于美国,超过整个欧洲所有国家的总和。

而在被收购的创业公司中,也不乏耀眼明星。诸多国际科技巨头将目光盯紧以色列,使得这里成为集中“采购”的大市场。

Waze 是一款众包地图应用,较为被中国人熟知。Waze 通过实时获得的GPS信息及交通流量数据,来为驾驶员提供更优质的行车路线。这款应用在 2013 年吸引了Google、Facebook和苹果的竞购,最终被 Google 以 9.66 亿美元的价格收入囊中。

Facebook 也不甘于后,继 Google 之后斥资 1.2 亿美元收购以色列移动数据应用分析公司 Onavo。尽管 Facebook 宣称这项收购是为了支持 Internet.org ,Onavo 的数据分析及云端能力也不容小觑。

语音通话应用 Viber 则在 2014 年获得了日本乐天的青睐。Viber 为全球 200 个国家和地区的用户提供网络电话服务,乐天以 9 亿美元收购 Viber 后,直呼划算,称“智能通讯应用席卷全球是傻瓜都能看懂的问题。”

而在 2015 年,苹果以 3.6 亿美元收购了第一代 Kinect 背后的以色列公司 PrimeSense,帮助苹果提升其室内地图和3D追踪技术。同年苹果还以 2000 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以色列摄像技术公司LinX,这家公司生产针对移动设备的微型多孔径摄像头,其技术将提升苹果设备的摄影能力。

最近即将上市的 Snapchat ,也在 2016 年底以 4000 万美金收购以色列AR创业公司 Cimagine ,增强 Snapchat 在 AR 领域的技术储备。

在这之外,还有微软、英特尔、三星、甲骨文、IBM、索尼、思科等一众顶级巨头虎视在侧,不断伺机收购。难怪有人说,“哪家科技巨头缺什么技术,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以色列”。

中国科技巨头积极布局以色列

这里也常常出现中国公司的身影。

以色列最大的互联网公司 IronSource ,在 2016 年接连传出消息,正与来自中国的买家沟通出售事宜,其中包括一家中国的科技公司巨头和两家中国基金,作价 10—18 亿美金。

图:巨人网络锁定Playtika

Playtika 是一笔更大的交易。目前,巨人网络正在以 305 亿元的价格,寻求收购这家以色列休闲社交棋牌类网络游戏公司。除认可 Playtika 收入规模及利润水平外,巨人还看重其精细化运营及大数据分析能力,以及行业并购整合与游戏改造能力。

BAT 的布局就更为积极。

2015年,阿里巴巴 1500 万美元投资了以色列老牌基金JVP。JVP过去投资了120多家企业,其中有12家登陆纳斯达克。不久前,阿里巴巴又投出 1500 万美元,投资以色列 AR 公司 Infinity AR,成为后者的最大股东;去年,阿里还花 530 万美元投资了 Twiggle ,Twiggle 能够基于机器学习和自然语言处理分析购物者在寻找什么商品。

腾讯和人人网选择了 1.02 亿美元投资以色列创投新贵 Singulariteam ,Singulariteam 主要投资领域包括物联网、机器人、金融科技、增强现实等,更注重未来感,也被冠以“不靠谱”的称号。Singulariteam 所投的应用比较有名的是只能发一个单词的通讯应用“Yo”。

更早之前,百度、奇虎360等公司一起投资了以色列风投Carmel Ventures,较早开始挖掘以色列创业公司。随后,百度投资了以色列音乐教育APP Tonara、逆向搜索引擎 Taboola ,奇虎360投资了消息服务应用程序制造商Glide,投资动作捕捉技术公司Extreme Eeality、图片识别公司Cortica。

此外,华为、联想、小米等国内科技巨头同样在密集关注以色列创业公司。

对外交流频繁,影响远不止并购

巨头们的疯狂采购,成为了以色列创新之国的最佳注解;然而,以色列对外输出的不仅仅是团队和技术,其创业氛围及独特文化可能是另一笔财富。

三星并不满足于对以色列公司的接连并购,此前,三星曾在企业内部开展“向以色列问创新”系列活动,号召员工养成天才型思维,并学习以色列的创新精神。

一位韩国政府派驻以色列的创业实习生,在以色列实习半年后表示,“看到以色列人不怕失败,但积极从失败吸取教训的精神;以色列人总是脚踏实去执行和完成计画,绝不放空话;同时,以色列人的思维完全不照章行事,不拘泥于既有框架,敢于想像非凡之事。”

这种独特文化也吸引了诸多国内科技公司与以色列展开交流,巨鲸音乐创始人江志强在初次拜访以色列后,有感于以色列人对创新及中国市场的强烈兴趣,第二次拜访后连续投资了十几家初创企业。

触宝CEO王佳梁算得上是以色列的常客,近几年他每年都会花半个月左右的时间与当地科技领域创业者深入沟通。王佳梁认为,以色列之所以成为创新大国,无外乎“人”和“环境”的因素。

王佳梁解释说,人的方面,以色列人普遍不迷信权威,流淌着“不服从”的血液,这使得他们敢于突破,且时刻充满危机感。以色列人普遍受教育水平较高,尤其是理工科水平,在技术创新层面更倚仗脑力资源;以色列预备役兵役制度也使得人们综合素质更高。

环境层面政府的大力支持非常重要,无论是高新区的建设、政府经费的支持、首席科学家办公室的扶持、“天使法”的实行,还是对教育培训的重视以及对外交流的组织,都对创业氛围起到积极的作用。

王佳梁表示,中以创业文化的一个很大差异是,中国创业者更善于商业模式层面的创新和完善,以色列创业者则精于技术创新。触宝旗下产品触宝电话与以色列的 Viber 有相似之处,触宝电话的创新就更多集中在规模化和商业化创新上。

2013年,奇虎360创始人周鸿祎也曾专程访问以色列,回国后专门撰文详述他眼中的以色列创新文化。前文提到奇虎360在以色列的布局,或许与周鸿祎的这趟旅程不无关系。

可预期的是,未来几年国内科技产业必定会与各科技强国展开越来越多的合作和交流,形成更为蓬勃创新的创业环境。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夜谈网事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夜谈网事
夜谈网事

一家之言,夜谈网事。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