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一款免费的输入法还能怎么玩?

摘要: 免费的工具应用并不必然局限于产品周期里,当它的功能服务和内容挂钩,当这种内容能够衍生出社交网络的可能性,这种工具便有可能实现一种新的突破。

输入法究竟意味着什么?

英语强势文化之下的用户们或许对它没有多少概念和认识,但是,在中国,在这个充满着机遇和陷阱的互联网市场里,曾经有一家公司依靠以输入法为核心的产品体系在竞争激烈的市场杀出了一条血路。

这家公司叫搜狗,其输入法一度占据了八成左右的市场份额。

但是,让人唏嘘的是,就像绝大多数工具型产品公司的命运一样,输入法并没有能够从商业上给予搜狗足够的回报。更尴尬的地方是,在输入法这种中国用户日常使用最频繁、对用户体验要求最高的产品上,任何试图通过流量和用户规模来实现商业变现的方式都是不切实际并必然失败的。

当搜狗输入法的体积越来越大、响应越来越慢、附带的累赘功能越来越多时,它自然而然地遭遇了用户的杯葛和抛弃。直到先后和阿里巴巴、腾讯合作之后,搜狗才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它逐渐淡化了输入法的价值和功能,而更多地聚焦于垂直内容搜索。

搜狗的历史不止是一家创业公司在互联网割裂垄断局面中长袖善舞寻找自己出路、机会的故事,从某种意义而言,它更为我们显示了以输入法为代表的工具型产品服务在互联网发展中的生死疲劳。

那么,一个摆在我们面前的显而易见的问题是,输入法或者包括它在内的工具型应用现在的出路究竟在哪里?不妨跳脱出来设想一下,假如有一个有着用户数以千万计的输入法,那么我们如何为它设计成熟、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数千万的用户规模自然而然地会让人对蕴藏于其中的巨大流量红利垂涎欲滴,这样的流量入口当然也能提供稳定持续的收入,但是,上述的搜狗的故事已经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异常生动而血淋淋的教训,输入法或工具型应用对用户的黏性远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大,它在市场上的竞争门槛也没有那么高。

它的门槛实际上取决于用户体验,而免费的输入法或工具应用又从根本上决定了用户选择或抛弃的成本异常低,只要用户有任何不满,都可以轻而易举地迁移到竞争对手阵营中去。

而流量攫取式的商业模式又天然地会对用户体验造成影响伤害,看上去,输入法或工具应用存在着一种根深蒂固的悖论。当你用户体验足够好获得足够多的用户时,你会想到赚钱,于是你利用这些用户流量,然后,用户就抛弃了你。

究竟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免费机制或许算是罪魁祸首。越来越多的开发者意识到免费策略固然能吸引到大量用户却也同时让产品本身在后续开发、商业运作受到越来越多的束缚时,他们更多地采用 freemium 或订阅方式,通过价格手段来调节甄选用户群体。

那么, 这是否意味着免费产品必然就经历上述的发展周期和结局呢?答案并不一定。

在海外市场,存在着大量中国公司,他们开发了不少在市场上取得巨大领先优势的产品服务,而这些产品又通常是免费的,而他们目前并没有遭遇到上述困境,而且,从投资者的反应来看,对他们的商业策略和发展前景也颇多认可。比如一家叫做 Kika 的输入法公司,在去年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就完成了 B 轮及 B+轮的超过4亿元人民币的融资,公司估值超过18亿元。

从某种角度而言,它的增长红利正逐渐从之前的爆发式发展趋于平稳,在经历了一个用户积累的过程之后,它现在正站在自己的转捩点上,是落入窠臼还是突破旧路,这正是我们感兴趣的地方。

实际上,Kika 乍看起来会让人好奇,首先的问题是,表情输入真得有那么大的市场和用户需求吗?换种说法,当 iOS、Android 都有了各自系统的内置表情,一款具有表情输入的第三方输入法究竟是不是一种伪命题?

比较一下和 Evernote 与 Android 上的 Keep、iOS 上的备忘录,尽管 Evernote 早已经走下神坛,但是在笔记工具应用市场上,相比后两者,它依然有着无可取代的价值和便利性。

那么,对用户而言,表情输入是一个强需求吗?答案似乎是肯定的,早在1998年,日本工程师栗田穰崇就绘制出了最初的 Emoji,随后表情输入被 NTT DoCoMo 投放到 i-mode 上,直到2008年,Emoji 才真正随着 iPhone、iTunes Store 的解锁限制而逐渐流行,到2012年9月,iTunes 上有13款应用是帮助用户突破 iOS 限制使用 Emoji 的,其中甚至不乏付费应用。到了2012年年底,苹果才在 iOS5中提供了免费的 Emoji。

暴走漫画(rage comic)早已经成为一种流行于全世界的亚文化现象

暴走漫画(rage comic)早已经成为一种流行于全世界的亚文化现象

另一方面,2008年源起于4chan 的暴走漫画及其变种随后大行其道,种种迹象显示出用户表达方式正从传统的文字转向图像。表情输入已经变成一种日常社交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高频强需求。

相比原生表情输入法,Kika 这样的第三方工具优势更多地在于垂直细分领域中的精细化开发运营。提供更多的表情、表情市场以及搜索表情集成这样的功能对于 Google、苹果等公司来说或许只是为之锦上添花、不为亦无不可的事情,但对于工具应用来说,却是它们真正能够提升用户体验、提高自己竞争门槛的核心竞争力。

如果说从 Emoji 的大趋势 和产品本身来说,这家公司已经取得了成功的基础的话,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才是更至关重要的。作为只有这样一款免费产品的商业公司,他们如何建构自己的商业模式?如何规避免费产品和用户体验之间的冲突?

Kika 中提供的两款电影相关表情包

Kika 中提供的两款电影相关表情包

虽然规模、实力不可同日而语,但从本质上而言,Kika 类似于 Google,两家公司的核心产品服务都是面向普通用户,但是商业模式链条却是建立在广告主之上的。

广告商通过内容投放和 Kika 进行合作,以 Emoji 的方式进行宣传,比如之前的《疯狂动物城》(Zootopia)、最近的《佩小姐的奇幻城堡》(Miss Peregrine's Home for Peculiar Children)以及未来的《刺客信条》(Assassin's Creed)。

与以前的展示广告和弹窗广告相比,这样的广告投放方式实际上已经和内容紧密结合在一起,广告即内容,内容即产品,产品和用户体验、流量直接挂钩。输出和表达方式的变革实际上也同时带来了内容呈现方式以及商业模式的新的可能性。

更有趣的地方在于,当输入法本身就等同于内容时,它实际上已经具备了社交的属性,如果从社交角度来看的话,也就意味着,内容的制造、传播和收益更超过单纯的工具产品。更重要的是,社交不止意味着人与人之间的沟通联系,更意味着人与人之间的互动,而这样的互动在语音识别、图像识别等技术的推动下则又有了人与物、物与物交互的可能性。

Kika 最有意义和价值的地方就在于此,它给我们带来的是一种新的思路。

工具型产品服务并非完全无法摆脱自身的局限,免费的工具应用也并不必然局限于产品周期里,当它的功能服务和内容挂钩,当这种内容能够衍生出社交网络的可能性,这种工具便有可能实现一种新的突破。

这种突破带来的变化是产品形态的嬗变,一个传统的工具型产品基于社交和内容的桥梁便可以达到新的外延,在此基础上,Kika 不仅可以实现更多元化更丰富的交互。

更重要的是,文字-表情输出之间的转换使得它同时又具备了搜索引擎的雏形,这也就意味着连接用户和广告主的精准投放商业模式成立的可能性,而这并不会以伤害用户体验为代价。而只有从商业模式上彻底变革单纯依赖流量变现的传统模式,才能让工具型产品摆脱其生命周期的宿命。

这种突破得益于文字到图片到视频的沟通方式变革,得益于新的交互方式和技术的革命,最终,这些变化和革命都反应到了商业模式上。

以下是钛媒体记者和Kika 创始人兼 CEO 胡新勇的对话:

Q=钛媒体

A=Kika 创始人兼 CEO 胡新勇

钛媒体:几十年前发明世界语,包括巴金老先生也在推广世界语这方面做出很多努力,但它没有语言自己内在命力和活力,始终没有成功。那么,通过手机输入法这样一种载体,你觉得真的可以保存小语种吗?我个人对此有自己的怀疑和担忧的。

胡新勇:我们第一个目的,给这些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和产品上更好的体验。第二,随着对这个民族和国家越来越了解,我们跟他们的语言专家越来越深入的合作,我们做出的产品和研究,做出的词典,实际上是这个国家最好的词典或者这个国家最好的载体的保护加创新。为此可能我们接下来要做的,跟这个国家的教育部、文化部或者是其他部门,还可以更深入的把这些基于手机端的成果应用到传统的地方去。

我们认为,我们今天做的事情仅仅是一个开始,但是我们希望,给予这个语言全方位的生命力,不仅仅是产品,不仅仅是使用在手机上。

钛媒体:首先,Kika 是一家商业公司,像您刚刚说的保护传统文化,更应该是政府部门、UNICEF 及 NGO 等发挥主要作用。以基金会方式运作来维护小语种,会不会陷入 Wikipedia 的窘境?这对一个商业公司或者对基金会的运作,是一种持续成熟的运作方式吗?

胡新勇:作为一个企业,它有两个作用:一、他提供良好的服务,实现他的商业价值,第二个是回馈社会,是一个公益的事情。

对于 Kika 来说,这两个属性今年开始会长期的做下去,Kika 用户量越来越大,产品越来越好,商业化越来越好,有更多的现金回报,现金产出以后,再回报给非通用语种,这个是一个企业正常的一个行为。我相信我们将来在小语种的投入上会比现在大很多,今年只是刚刚开始。

除了在企业上的投入以外,我们实际上在背后还会投入更多的,比如技术上的投入,比如核心算法、语音,语音上的本地化语音的投入、人才的投入,或者是各个创新文化的投入,或者各个国家的研究院的投入,所以这仅仅是一个零头刚刚开始。

我认为保护小语种这个事情,我们只是一方面,各个国家或者自己这个民族的语言实际上都是在大力做这样的传承和保护的,不仅仅是一些企业的行为。我相信随着移动网络越来越普及,技术上的进一步越来越快,特别是我们对这方面的投入越来越快,在移动设备里边的承载的成本会下降,那就意味着可能保护小语种的速度和能力,速度会加快,能力会提升。

我相信,世界上这么多的语言应该有更强的生命力,一个社会仅仅讲英语或六种国际官方语言,我认为这个社会是不丰富的。从趋势来说,在某个时候,我相信语言会在某个时间点停止这种衰减的速度。

钛媒体:你们之前已经推出来了巴什基尔输入法,最后的效果如何?

胡新勇:这个产品受到了这个民族很大的欢迎。包括俄罗斯国家电视台这样的主流媒体不断地报道这个产品。这个民族绝大部分人都是用了我们的产品,所以我们也给予了很大的投入在这个键盘上。

他们实际上也是非常感谢我们,也希望把这些经验持续的开发成下一代的输入法或者是2.0、3.0的输入法,也希望除了输入法外,在比如书籍、辞典等等方面有更多的合作。

钛媒体:这是一个公益基金,但你们是唯一的一个出资方,而且你们本身就是一个利益商业公司。那么,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小语种语料库等数据会不会保持一个相对开放的姿态?

胡新勇:我相信北外是非常开放的,因为我们的核心是保护人类的一些小语种的这种传承和保护。这不仅是我们有责任,不仅是北京外国语大学有责任,实际上很多其他公司和个人都是有责任心的。

我们也是开放的,因为不管是我们也好,还是我们的竞争对手也好,我们的核心是什么?给更多的人提供更好的服务,这是一个前提。而不是说我们有,他们没有,这不是我们想表达的。我们想表达的是——这是公平的竞争,核心是让更多的人去良好的沟通,和这个世界沟通更简单。

这些数据未来都会是免费开放的。

钛媒体:在 Android、iOS 上都有自己的表情输入,当初为什么还会选择表情输入这样一个特别垂直的细分领域?

胡新勇:因为今天所有的表达,都在移动端的手机上,而手机上的表达,又主要是在社交媒体上,美国是 Facebook 和 Snapchat,中国就是微信、微博。一个人有多少时间在这个社交媒体里面?大概两个小时。社交媒体上的内容,如果仅仅是从文本角度来说,现在已经很难表达,语音又不是一个世界通用语言。

但是,表情是世界上是通用的。因为任何人看到这个,比如说笑脸,他的笑脸或者哭,是全世界通用的。为什么说Emoji是一个世界通用语?就是这个原因。

大家看到的视觉反应都是一致的,我们要让今天的人表达更简单,从文本本身也变成多媒体,从过去简单的文字,演变成图文相结合的表达,这个表达是越来越丰富的。

我们现在统计出来,在美国、在世界上,一个人一天的表达,一半是带表情的。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陆陆续续做了七八十个产品。做了特别多产品,做了很多的尝试,比如说我们有用户做一张贺卡,在贺卡里面写自己的字,完后发送到 Instagram 里面去传播给别人,或者说拍几张照片,在这个照片内放一些话,我们放很多搞笑的话或者是骂人的话,拍一张照片,再加上一些搞笑的东西,一样很受欢迎。
最后,我们发现,有趣、个性的表达是人的天性,那么能不能有一个产品,承载了这样的属性。

Kika 输出的是任何你想要的东西,不仅仅是文字,也不仅仅是短视频,人与人之间的沟通越来越简单,这是我们在做的事情。所以,Kika 是全球真正理解人与人交流的、具有文化属性的、更智能的或者更懂用户的多媒体表达产品。

钛媒体:Line、微信都有自己的表情包市场,其中有付费表情包。但是,Kika 却并不提供付费表情包,背后的商业模式是如何考虑的?

胡新勇:我们坚信表情是免费的,因为我们传播的是快乐,如果你传播快乐是收费的,你就没法传播快乐。在社交网络上,实际上付费的表情越来越少,因为大家核心的目的是传播。

今天,对于很多制作表情的人来说,他希望创作的回报是什么呢?第一,他希望创作的作品有很多人去使用;第二,如果做得好,他希望用户给好评或者捐助。

钛媒体:Kika 基于表情输入的商业链条是如何生成延续下去的?

胡新勇:第一,我们的主流市场是在欧美,欧美对版权要求是特别严的,所以我们所有的内容,都经过严格的产品筛选和版权保护的。我们会跟迪斯尼、福克斯等好莱坞片厂进行商业合作,他们的 IP 授权给我们,我来帮助他制作和传播,帮助他影响更多的人。对于 IP 拥有者来说,他获得了他的商业回报,让更多的人了解了这个事情,让更多的人去电影院看到这个电影,让更多的人买这个电影的周边。

迪斯尼上映《疯狂动物城》,它需要线下去宣传,需要一个国家一个国家或者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去告知。但是我跟他合作,我可以一夜之间让全世界两个多亿的用户知道《疯狂动物城》,他们就能及时快速地去消费跟《疯狂动物城》相关的电影或周边。

现在我们构建了 Kika 开发平台,已经在全世界拥有了超过3000多个设计师,给我们提供这样的传播能力,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南非、台湾等,我们给这些创作者提供了酬金,根据用户的喜好和下载情况,给他付钱。

卖的话是有门槛的,有门槛的东西,他就不是一个好东西,我还是希望核心是要好的内容,让更多的人去使用。比如说《疯狂动物城》,一个表情包卖一块钱或者一美金,实际上它的影响力,比不上它免费的影响力大。一百个人里面,可能不到一个人去买了表情包,但是九十九个人不会想去买。

我们认为,我们应该传播的是一百个人,而不是一个人,这是我们的核心理念。就像今天的 Google 一样,去搜索新闻,搜索你想要的东西去付费,我认为这不是 Google 的核心商业模式,Google 的核心商业模式是提供精准的内容,让用户长期地或者经常地去搜索。Kika 的收入商业模式跟Google是一样的,会永远免费。
我们本身是一个搜索的商业模式。但是和 Google 又有所不同。

第一,我们本质是给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和产品,或者是让这个用户表达更简单,我们只做这些事,Google 要做的事情可多了,地上地下他都做。首先我们是专注 Keyboard,让人与人、人与机器、机器与机器之间的联系,或者说让世界沟通更简单,我们只做这些。第二我们希望我们投入的能力是全世界最大的投入。

钛媒体:如何通过输入法这种工具来发散出更大的商业价值?

胡新勇:我们认为,输入法不是工具。我们把输入法当成一种服务,或者输入法构建的是一种生态,输入法跟生活、娱乐以及直播等,我认为都是可以完美的结合。Android 或 iOS 做输入法的目的是为了卖更好的设备,为了卖更好的操作系统,这是一个目的。

今天随着社会分工越来越细化,分工的层级越来越多,要求整个社会上有一个专业的第三方公司,专门干这个事,我们就是这样一家公司,世界上需要一家公司,或者几家公司,独立做这个事情。或者是 Google 本身他的目的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就是让这个安卓设备卖的更好,但是今天可能我们已经比他做的更好了。

现在的分工协作就是用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公司做,未来我们跟 Google 也好,苹果也好,或者我们今天跟华为也好,或者跟其他的公司也好,我都是有战略合作的。这是其一。

另外,关于对输入法的理解,我们认为,输入法它是偏文化属性的产品,它不能仅仅是站在中国的某一个城市来覆盖全球。工具可以在一个地方覆盖全球,因为它没有文化属性,它可以通过改变这些语言的版本或者是简单地一两个懂当地语言的人,就可以提供这样的运营服务。但是输入法不是,输入法跟这个国家、民族的文化、文字的表达都有很深的结合。

所以我们认为,过去很多人犯了这个错。过去是工具时代,今天是一个文化时代,或者是一个服务时代,服务时代的玩法也不一样了。

所以我也呼吁创业者,他想做全球化的产品和服务,那他的兵力是不是应该往前移,是不是要更多的产品技术,设计,运营等等这个市场的人才放到当地去。如果这些东西不做,你想把这个事情做好,那是天方夜谭。我们的核心目的还是希望构建更强的技术壁垒,挖掘更好的产品体验服务,挖掘更大的品牌的影响力,让更多的人在沟通的过程中更简单更方便。

我认为,未来 Kika 都会提供基于整体生态体系的一个产品,基于开放平台的服务。

钛媒体:除了表情输入之外,Kika 在语音输入上也用力颇深,在这方面的打算是怎样的?如何面对来自 Google、苹果乃至科大讯飞等的竞争?

胡新勇:第一,确实需要全球最牛逼的人才,我相信我们也已经找到,或者正在找全球最优秀的技术人才。第二,在语音这个市场里面,实际上有很多的细分,因为语音是一个很大的事情,我们会集中在移动端、汽车领域、电视机领域三个场景里面提供更好的服务。

今天,一个人在车里的时间是很长的,平均下来一天一个小时以上,在大型的智能电视机前面,也是时间很长的,我们解决的是通过我们的输入法,人跟电视的互动、人跟汽车的互动或者人跟手机的互动。

2017年开始,我们会在电视机上和汽车上,提供这样的输入输出合作。我们把总部设在了台北。

钛媒体:输入法这样的工具型产品的出路究竟在哪里?

胡新勇: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我们解决的主要是它们之间的交互。

我们每天发送的内容,绝大部分来讲是给别人看的,给别人看的意思就是说,把具有传播的属性和影响,比如说我发给你一个表情或者是一个视频,你看到以后,第一个是有可能让自己 Happy,第二个事情有可能转发别人,就会问这个东西怎么来的。

社交属性指的就是说快速的传播,或者说病毒式传播的属性。我们今天做的就是具有社交属性的产品,具有社交属性产品最核心的数据表现是什么?或者你可以举 QQ 和微信的例子,上去的时候很慢,再上来就很快。

这就是经典的社交属性的产品。社交属性是上去的时候很慢,我们刚才发布的时候半年做了一百万用户,再过半年就成了一千万用户。这就是因为像你的用户越来越大时,他影响别人的力量越大。(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胡勇)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胡勇
胡勇

For he spake, and it was done; he commanded, and it stood fast.

评论(7

  • 虫儿飞 虫儿飞 2017-02-08 13:46 via android

    就这篇文章的内容上,个人觉得挺棒的。广告即内容,内容即产品,产品和用户体验、流量直接挂钩,这句话很棒呀,我们得从现象看到本质嘛。传统的方式需要革故鼎新。内容媒体也不过如此。给个赞。

    1
    0
    回复
  • 青一 青一 2017-02-08 13:27 via android

    锤子手机,自带讯飞输入法,好用
    支持老罗,支持锤子科技

    1
    0
    回复
  • 鼎鑫天下 鼎鑫天下 回复钛pA2T4p 2017-02-07 21:26 via iphone

    不一定,静观其变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MVP MVP 2017-02-07 15:51 via iphone

    个人觉得讯飞输入法最好用,语音输入,各地方方言都可以,直接转换成普通话

    1
    0
    回复
  • 两个人的烟火 两个人的烟火 2017-02-07 12:01 via iphone

    呵呵

    2
    0
    回复
  • IMCC IMCC 2017-02-07 11:41 via weibo

    然后就又成了臃肿繁杂厌恶之物

    0
    0
    回复
  • 钛pA2T4p 钛pA2T4p 2017-02-07 11:39 via pc

    免费输入法除了窥探隐私这条路之外,没有别的变现可能。

    2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