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脸门禁、直播美颜......这些人脸识别应用背后有家“准独角兽”公司商汤科技

摘要: 也许你并没听过这家公司,但是很可能你早已用过了它的技术。

目前商汤与多个应用层厂商已经有合作

目前商汤与多个应用层厂商已经有合作

在人脸识别、人工智能领域,商汤的名字似乎还有些陌生,但其实很多人已经使用过了商汤提供的技术,比如小咖秀、Faceu、熊猫直播等这些大热APP所提供的各类面部AR特效,背后其实都来自商汤提供的技术支持。

虽然有着很中国风的名字,但事实上商汤拥有着计算机视觉领域世界顶尖水平的团队和技术,早在2014年商汤的团队成员就在世界最权威的人脸识别评测系统LFW测试中击败了谷歌和Facebook,首次实现了超越人眼的识别水平,成为这个领域里程碑的开创者。商汤又在2015年国际顶级的视觉识别挑战赛ImageNet新增的视频通用物体检测竞赛中获得检测数量、检测准确率两项世界第一,再度超越谷歌,并成为首个单项夺冠的中国企业。

虽然在国际大赛中商汤屡获殊荣,但是这家年轻的公司在公众的视线曝光并不多,不过千万不要误解为商汤的商业化水平差,事实上这家公司正在演绎一个中国式创业的最佳模版:有技术有情怀、低调务实、商业模式清晰。这是一个极具独角兽潜质的团队。

核心门槛是算法层技术,而非应用层

在中国的创新或者说创业圈子里,很长时间都弥漫着一种“模仿秀”风气,大家拿着技术门槛不高的产品试探市场,一旦哪个能够快速打开市场就有若干友商开始克隆,产品同质化严重,最后被市场快速淘汰又或者在资本的斡旋下合纵连横。

“情怀”泛滥,技术不足的创业很容易在市场快速变化和资本的搅动下随风而逝,因此我们应该倍加珍惜有原创技术能力的公司。

例如人脸识别技术,其实分为两层算法层和应用层,大家对应用层其实并不陌生,前文提到的小咖秀、Faceu等都是应用层的产品,除了这些娱乐类的,还有用于安防和金融领域的应用,但是再到算法层,基本上中国公司的身影就不多了。

算法层公司因为技术门槛极高,需要长期研发积累。商汤是国内唯一一家自建深度学习基础设施平台的算法层公司,而业内同类公司大多是依赖于国外开源的初阶算法来做应用开发。商汤科技CEO徐立认为:“用开源的技术架构在学术研究领域问题不太大,而在商业应用领域的限制非常多,且不说数据安全问题,仅在应用层面上很多场景的参数不可调节,缺乏延展性。在商汤我们用自己研发的超过1200层深度神经网络架构平台,让我们的客户站在谷歌和脸书的技术水平线之上。”

徐立告诉钛媒体,他对于自己创办这家公司的自信是“源于技术积累”,他表示,“这个门槛即便是有技术和资金实力的互联网巨头们也需要两年的时间。”

技术能力,首先体现在商汤科技汇聚了这个领域的顶尖人才,团队最初脱胎于香港中文大学的多媒体实验室,徐立本身是香港中文大学多媒体实验室博士后。目前,商汤的团队有不少来自MIT、香港中文大学、清华大学等名校以及谷歌、微软、阿里等巨头。商汤拥有60多名博士,是目前创业公司中科学家最多的企业之一。

对此徐立打趣道,“也不是一定要找博士,而是你发现在这个领域里要找的真正懂的人,需要长时间的积累,往往都是博士。”

这些顶尖企业的人愿意汇聚在商汤,其实是有情怀的成分,事实上在计算机技术发展多年以来,中国在核心技术上一直没有主动权,随着VR\AR,人工智能逐渐浮出水面,如果继续延续谷歌开源系统做人工智能,其实是穿新鞋走老路。

所以从最初商汤就开始自主搭建系统层的网络,但是能不能做成,当时整个团队并没有把握,毕竟这是一块没人到达过的领域。然而当技术实现突破的时候,一方面商汤成为核心技术的拥有者构筑了自己的竞争壁垒;另一方面商汤还能够提供给客户不一样的体验。

由于商汤的网络是自己设计的,那么对于深度学习网络的掌控力就会更强,应对客户的特殊需求就可以更好的满足,提供SaaS服务的同时,可以通过SaaS把背后的数据拿到,再进行更多更细致的分析以提升服务质量。

而多数商汤进入的行业,如金融、门禁、无人驾驶等等,客户对算法精度的要求是多样化且无止境的,因为这些和运营效率或安全风控直接挂钩。虽然商汤成立时间并不长,但是短期内商业订单的快速增长,也量化测算出其领先算法所创造的巨大商业价值。

ceo徐立和商汤的团队是目前业内的顶尖水平

商汤科技 CEO 徐立和其团队

让原创技术接地气

当然,对于一家提供B端服务的公司来说,商汤在消费者端的声量并不是太大,但其在商业模式上商汤已经有了很多积累。目前,国内有很多强技术背景的创业团队容易在商业模式上出现迷失,换句话说,今天我们的看到整个业界都是几大巨头垄断的现状,其实也是创业团队对于商业模式的思考不够成熟,并且没有一个新领域能够撑起一个新巨头。

而商汤的计算机视觉技术其实不仅仅局限于人脸识别方面,基于其自己研发的系统,可扩展空间非常大。

而这家“博士们”汇聚的公司其实也并不缺乏商业头脑。

商汤模式是利用深度学习算法平台优势,打造高效生产工具,提升现有行业效率。徐立表示:人工智能技术本身就是“造脑”,是优化社会生产总效率的生产工具。商汤算法在很多垂直领域都超越了人类的水平。我们的目标就是把“商汤驱动”四个字注入到各个行业中,以AI带动产业升级。

目前已有超过200家知名企业均是商汤科技的签约客户,目前主要集中在体验提升和安全两个层面。

在体验提升方面,商汤在智能手机行业为华为、小米等提供智能相册功能,比如小米MIUI 7的 “宝宝相册”;在互联网领域,为微博、美图秀秀、Faceu、熊猫直播等应用提供AR技术解决方案。

作为一支技术创业团队其实商汤的商业模式思路还是很清晰的

作为一支技术创业团队其实商汤的商业模式思路还是很清晰的

不久前,商汤与小咖秀达成了深度合作,基于AR技术在直播中提供各类趣味贴纸特效。对此小咖秀高层表示:“商汤在视频识别和深度学习方面,在国内有非常明显的优势,我们已经和商汤在人脸识别方面有了非常深入的合作。此次基于AR技术的独家合作,可谓顺理成章。”

高深的AI技术与娱乐和互联网相结合能诞生的想象空间还很大,特别能让技术“飞入寻常百姓家”,在应用层的合作以及商业模式的探索就变得至关重要,徐立说这个普及过程应该是自然的:“技术大众化是一个长久的命题,只有大众认可技术,才会让技术研究和突破有长久生命力。Google的Alpha Go其实是一个技术大众化的好例子,告诉大众人工智能可能达到的高度。 但技术突破是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往往需要长时间和积累。商汤专注核心技术突破,通过合作伙伴接触C端客户,能给客户带来更好的体验。我们辐射C端是以一种商汤驱动模式,打造产业生态圈。”

因此在商业模式上,商汤采取的是一种长效共赢的方式,除了提供解决方案外,商汤还会采用技术授权抽成的方式,根据客户终端产品或应用使用人群的数量收取授权费用。商汤后续会不断提供技术升级服务,对合作伙伴来说能保持给用户提供最佳体验,而对商汤来说能够直接得到前端用户的反馈也有利于算法的不断完善。

为了共同的诉求通过利益交织的授权模式,商汤显然是打算做长期经营。徐立将其总结为:B2B2C的模式,通过我们的合作伙伴进入客户。一来可以更快提升占有率,二来更快接触到客户的反馈。

除了与娱乐互联网的结合外,在安全领域涉及到实人认证的都可以采用商汤的方案。例如,商汤科技与中国移动合作,将OCR人脸识别技术应用于后者3亿用户实名制的计划当中;在金融领域,中国银联、京东金融、招商银行等都已经是商汤科技的大客户,将技术广泛应用于身份认证、OCR扫描等业务;在安防领域,商汤科技与东方网力成立合资公司深网视界,将深度学习等前沿技术应用在人群分析产品中,为城市安全和管理提供技术协助。

这样一家公司,究竟会不会是一匹隐形的独角兽?毕竟AI领域在互换一个新巨头的诞生。(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张思)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张思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张思
张思

BT传媒主笔,关注通信、IT行业。

评论(3

  •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回复喜欢瓦尔登湖的人 2017-02-06 14:18 via h5

    可以的,哈哈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天地万物复苏皆有灵 天地万物复苏皆有灵 2017-02-05 04:45 via weibo

    @前列腺炎祖传秘方

    0
    0
    回复
  • 喜欢瓦尔登湖的人 喜欢瓦尔登湖的人 2017-02-04 11:51 via weibo

    突发奇想,刷脸的是不是可以设计成只有笑脸才能通过,这样潜移默化中社会是不是会更和谐可爱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