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再发人工智能报告,让美国人担忧的是“AI对低时薪工种冲击最大”

摘要: 白宫这份报告,充分探讨人工智能对劳动力市场、经济发展及社会公平等方面的影响,归根结底,让白宫担心的还是两个字:就业。

钛媒体注:白宫对人工智能的关注由来已久,而这一次,显然白宫更关注的是就业问题。

12月20日,白宫发表《人工智能、自动化及经济(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utomation and the Economy报告。报告预测:

人工智能及自动化技术的发展将释放美国的经济潜力。未来10年至20年间,时薪低的工种将受到人工智能技术的冲击最大。目前,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还受众多限制,这意味着市场对拥有创造力、抽象思考和解决问题能力的通识性人才需求仍在增加。

此外,白宫的报告还建议,以人工智能为主导的技术变革即将到来,该变革将对劳动力市场、经济发展及社会公平等方面带来长远且重大影响。政府应提前做好政策准备,以平稳渡过转折期。

即今年 10 月白宫发布的《为未来人工智能做好准备》《美国国家人工智能研究与发展策略规划》两份重磅报告后,这是又一详细阐述人工智能和自动化技术对经济的影响以及可能的应对策略的研究。

在了解详细内容之前,先看看这份报告的编辑团队吧:美国经济顾问委员会(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ers )、国内政策委员会(Domestic Policy Council)、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管理和预算办公室(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科学和技术政策办公室的工作人员(Offic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olicy)。

因篇幅限制,钛媒体编辑从中挑选出了一些重点进行了编译,详情如下:

  • 执行摘要
  • 报告的基础和延伸(略)
  • 引言(略)
  • 人工智能驱动的自动化与经济学

  •  政策回应(略)
  • 结论(略)
  • 参考(略)

执行摘要

促进人工智能的发展(AI)将使某些长久以来需要人力的工作变得自动化。这样的转变将会为个人、经济、社会提供新的机会。但是这也会颠覆现有成千上百万美国人的生活方式。人工智能是否会导致失业或长期意义上的不平等,不仅要看技术的发展,也要看机构和公共政策是否已经对此做好了准备。

这份报告描述了人工智能引导下的自动化技术对经济的影响,并描述了可能扩大AI带来的益处,并能缓和其带来的负面影响的战略。

理论上,技术的发展能促进生产效率的提高,是提升GDP的主要动力之一。在同样劳动时间里,如果能利用AI技术提高生产效率,那么对总体经济而言,是有利的。但这不能保证它能均衡公平地被社会加以应用。比如,19世纪和20世纪,都有被技术取代的工种,如电话交换机操作员,流水线装配工人等劳动密集型职业。相比之下,新技术将提高从事抽象思维、创造性任务和做出决策的人的生产力,使这部分群体生产力大幅增长。这样一来,市场对劳动力的需求转向更为高端、熟练的劳动力,相对提高了这一群体的报酬,从而导致不平等加剧。

研究者们预测,短期内人工智能对劳动力市场的影响将与近几十年来计算机化对劳动力市场的影响的持平。未来十年或二十年, 9%到47%的工作会受到威胁 。也就是说,每3个月约有6%的就业机会将消失。但与此同时,工作岗位增加的比例略高于职位消失的比例,从而使失业率保持大体不变。

信息技术市场“赢者通吃”的本质意味着只有少数玩家能在市场中得益。如果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不能转化为工资增长,那么人工智能所带来的巨大的经济收益只会集中到部分人群身上,而无法使工人和消费者共享繁荣。这可能导致竞争减少和财富不平等的深化。研究结果也发现,受自动化威胁的劳动人群高度集中在低薪、低技能和教育水平较低。这意味着自动化将继续对这部分人口的经济诉求加以抑制,使其工资水平受到压力,增加他们所遭受的不平等待遇。

当然,从更广的社会角度来看,教育发展速度放缓以及制度变革,如工会的减少和最低工资下降也是导致不平等的原因。因此,技术变革不能被认为是唯一导致社会不公的因素。技术不会决定一切,经济政策和公共政策也在塑造技术变革,与其共同作用。在适当的政策和制度应对下,自动化可以兼顾生产力、就业率并提高社会平均生活水平。

报告认为,现在对“哪个工种未来会被人工智能取代”作出预测很难,因为人工智能不是单一的技术,而是一系列技术的结合体。但不可否认的是,未来几年甚至数十年,由人工智能驱动的自动化技术将变革经济。决策者面对的挑战也会不断变化,他们需要正面认识AI对劳动力市场造成的影响,并适当适时地调整政策,应对人工智能带来的经济效应。

对此,该报告提出了三大建议:

  • 一、投资并发展人工智能技术。如果负责任地最大限度发展人工智能,它将对总体生产力增长将做出重要积极贡献。AI技术的进步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潜力,将使美国保持处于创新前沿。政府可以通过投资研究和开发AI推动该领域发展,如网络防御和欺诈交易和消息的检测。此外,AI的快速增长也大大增加了相关人才的需求。除了原有的选人渠道,从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领域和AI社群里培养、挑选人才也很重要。初创企业和现有企业的良性竞争,以及竞争政策的完善,也将对未来技术的创新升级发挥重要作用。

  • 二、提供教育和培训,让美国人为未来工作做准备。为所有儿童提供高质量的早期教育,使所有家庭都能为青少年接受高等教育做准备;其次投资高中毕业生,确保其职业技术教育的完整。此外,帮助美国工人顺利度过工作转换期,包括普及就业培训和终身学习的概念,以及为工人提供更好的就业指导。

  • 三、对转型过程中的劳动者给予帮助,赋予工人权力,确保共享人工智能发展带来的收益。确保工人和求职者都找到最适合的岗位,确保与工作内容相适应的工资上涨。  加强失业保险、医疗补助、补充营养援助计划(SNAP)和家庭临时援助(TANF)等政策上的支持力度,并在出现的紧急状况时实施新计划。

最后一条,如果大批美国人在短、中期的就业受到人工智能的影响,政策制定者需要制定更全面的干预措施,如进一步增强失业保险制度,并创造就业机会,巩固补贴就业战略,以实现平滑过渡。

人工智能驱动的自动化与经济学

  • 人工智能和宏观经济:技术和生产率增长 

某种程度上,人工智能驱动的自动化类似过去的技术进步形式,它会对总生产率增长带来重要贡献。技术提升生产率的一个主要方式是减少单位产出所需要的劳动力。劳动力生产率的提升一般表现为平均薪资的增长,工人工作时长减少,并能负担更多消费品和服务。随之增加的还有生活标准和休闲时间,然而不平等程度也在上升。最近几十年,这种不平等甚至抵消了那些增长。约翰·凯恩斯期望生产率的提高和工资的增长是相伴相生的。他上世纪三十年代写了一篇文章《我们孙子辈的经济可能性(Economic Possibilities for our Grandchildren)》,探讨了了技术进步率,预测21世纪一周只工作 15 小时的状态。虽然这个预测远未实现,但在过去的 65 年里,大多数发达国家每年工作时间都在大幅下降(图 1)。然而唯独美国,这个下降趋势却在上世纪 70 年代停止了,现在的平均工作时长和那时一样。

图一

技术一直是生产率增长的主要动力之一。有些证据表明,在 1993 年到 2007 年之间的 17 个国家,仅工业机器人自动化就将劳动力生产率提升了 0.36 个百分点。从最近的生产率趋势来看,人工智能驱动的自动化对生产率的潜在积极影响尤其重要。过去十年中,在所测的 31 个发达国家的 30 个中,即便是有技术的积极推动,生产率增长也已经放缓。美国的生产增长率从上上个十年(1995 年后)的 2.5% 下降到上个十年(2005 年后)的 1%。尽管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出现的相当大生产率放缓,主要因资本存量投资放缓所致,但需要注意的是,他们的全要素生产率(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增长也放缓了。这将造成实际工资增长放缓,并将减缓生活水平的提高。人工智能驱动的自动化或许能帮助提升全要素生产率增长,并开发美国生活的新潜力。然而,不一定所有人都能享受得到技术变化和经济增长带来的好处。这既取决于技术变革的性质和速度,也取决于工人谈判的能力。

  • 人工智能和劳动力市场:多样的潜在效应

对工业革命促进了社会进步这一理论,争议很少。虽然工业化转型过程颠覆了许多农业从业者的生活和社区,但这也促使他们学习新技能,让自己 能再次进入劳动力市场,派上用场。即便在这段技术变革期间,美国也维持着高就业率。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大约 90% 到 95% 希望从事定点工作的人都可以找到工作。

  • 技术变革的历史影响

技术进步在历史上对劳动力市场产生过不同的影响。新技术可能会替代一些旧的技术,或者是让已有的技术更完善,而这种技术进步的趋势会随着时间向前而持续发展。有时候,新技术提高了生产率,为那些仅受到低层次教育的工人增加了工作机会,但有时候却是相反,仅仅是受到较高层次教育的人群得益。为了阐述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多种多样的潜在影响,并提供一个理解今日世界的框架,这一节主要讨论一些历史的案例,通过它们来观察技术创新如何会以不同方式来影响劳动者。

19世纪第一次技术革命的特点在于,它提高了那些低技术工人的生产力,并减少了某些掌握较高技术的工人的相对产出。这种变革被称作是“无技能偏向型的技术变革”(unskill-biased technical change)。拥有高技能的手工工人,以前掌控和参与了整个产品生产流程,现在却眼巴巴看着他们的生计被影响力不断扩大的流水线技术夺走 。为了表示对这种新技术的反对,19世纪初期一些英国纺织工人就掀起了“卢德暴动”,他们破坏织布机和机器,认为正是这些机器夺去了他们高技能、高薪水的工作,使他们沦为低薪水者。最终,这些反抗者的恐惧成为现实: 新技术为低技能工人提供了新的机会,他们利用机器提高了每小时的产出,而某些高技能工人在市场中却不再具有价值。但总体来说人们的平均生活水平得到提高 。

20世纪晚期,技术变革则呈现出另一种面貌。电脑和互联网的出现提高了高技能劳动者的相对生产率,它是一场典型的“技能偏向型技术变革”(skill-biased technical change)。那些工作内容可预测且易于操作(例如交换机操作员,档案管理员,旅行社代办人和装配线工人)的例行公事类职业特别容易被新技术取代。有时候,整个职业都几乎被淘汰 。 研究显示,现代的技术创新提高了那些从事抽象思考、具有创造性能力和解决问题能力的人群的生产率,这可能也促使具有这种特点的工作岗位的大量增长。Autor, Levy, 和Murnane 的研究发现,1970到1998年大约60%的雇主更偏好受过大学教育的人群,这可以由两个原因解释:日常手工任务的劳动力投入减少;非常规创造性任务的劳动力投入增加。后者更倾向于集中在高技能职业。由于接受过大学教育的劳动力已经享有高薪水,现在就业需求再转向他们,并且提高他们的相对收入,这就会加剧收入不平等问题。

与过去的技术进步浪潮一样,由人工智能技术引导的自动化技术变革正在激起劳动力市场的混乱和调整。经济学理论认为,创新必须要有收益,否则它们就不会被采用。然而,市场本身并不能确保创新的经济利益会被共享。

市场的干扰对许多人来说都很难掌控。最近实证研究则强调过渡期间的成本。近几十年来,由于工厂关闭或公司搬迁而失去工作的美国工人经历了巨大的收入下降。Autor, Dorn, 和Hanson 的研究发现,对地方经济的负面冲击可以对失业,劳动力参与和工资造成实质性的消极和长期影响。也许更显著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失业工人的收入增长缓慢,很多不能恢复到原有水平。即使是10年或更长时间,这些工人的收入比原先仍然还要少10%,或者更少。这个结果显示,对于许多失业工人来说,他们的工作能力似乎已经退化,不仅无法找到适合他们目前技能的工作,也无法重新被培训,寻找新的、有大量需求的工作。

由人工智能驱动的自动化技术能够扮演(其实在某些领域已经扮演)这样一个对劳动力市场的起负面冲击作用的角色,并有可能引发长期的混乱。如果没有适当的调整和安全网,由人工智能引发的自动化技术所带来的经济利益并不能被所有人共享,一些工人、家庭和社区会受到持续的消极影响。

  • 人工智能技术(AI)和劳动力市场:近期展望

现在,我们也许很难预料哪个工种将被人工智直接影响,因为人工智能技术不是一项单一的技术,而是一个可以应用于特定任务的技术集合,它的影响力将通过经济活动不均衡的传达。某些工作任务也许比其他任务会更容易自动化,而某些工作比其它工作可能更多受到人工智能技术的影响。

基于人工智能技术当前的发展趋势,一些具体的预测是可能的。例如,驾驶工作和房屋清洁工作都是仅需要相对较少的教育就可以完成的工作。 计算机视觉和相关技术的成熟已经可以让自动化车辆(Automated Vehicles, 即AVs)完全灵活自如运动,并不要求人来驾驶,这表明,它很有可能让某些以驾驶车辆为职业的人失去工作。除此之外,AVs 依赖于在复杂环境中的自动驾驶能力、分析动态环境和优选线路的能力。与此能力要求类似的是家用清洁机器人,对它而言,操作任务没有驾驶车辆那样具体(比如,“打扫房间”这个命令,就与自动驾驶到一个具体的目的地不同,后者只需听从一系列已定的规则并保障安全即可)。然而,使机器人能够像人类那样高效清洁房间的技术仍不成熟。至少,在技术发展的中期,司机可能将比清洁机器人更多的受自动化的影响。

  • 继续走技能偏向型技术变革的老路?

最近的研究表明,在未来十年里,AI技术对劳动力市场的影响将继续走技能偏向型变革的老路。 研究者预估这种影响的大小可能不同。Carl Frey 和 Michael Osbourne 要求AI 技术专家小组按在未来十年或者二十年里将被AI技术取代的可能性,对职业进行分类。根据这项对AI技术特性的评估,以及这些特性与现有职业、就业水平之间的关系,他们认为,47%的美国工作岗位在这一时期有被AI技术和计算机化取代的风险。然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研究者强调,自动化的目标是提高效率而非改变职业,它们本身会产生一些新的工作岗位。随着一些相关的任务变为自动化,许多职业很可能会随之改变,因此OECD认为,实现完全自动化的职业相对较少,大约只有9%的工作处在彻底取代的危险之中。要是把这个威胁工作的预测数据转换成失业率,数百万的美国人的生计将会受到显著影响,并且在短期和中期很可能面临相当大的经济挑战。

除了要理解新技术对就业市场总体影响的程度,我们了解也要其分布式影响。根据Frey和Osbourne的分析,美国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CEA)把职业按薪资水平排序,发现每小时工资低于20美元的工作中,83%将受到自动化技术的压力,相比之下,每小时工资在20至40美元的工作中仅有31%将受到自动化技术的威胁, 这个比例在每小时工资40美元以上的工作里只有4% 。OECD研究中更重要的结果是,受较低教育层次的劳动者比那些高学历劳动者更容易被自动化技术所取代OECD报告的作者预计,低于高中学历的美国劳动者中有44%从事包含高度自动化内容的工作,而仅仅只有1%的本科或更高学历的人从事这种工作。鉴于教育水平和薪资与技能紧密联系的程度,这暗示了未来对低技能工人的需求会大幅减少,而高技能工人几乎不受影响。这就意味着近期,我们仍将继续走技能偏向型技术变革的老路。

然而,在很多领域,人类仍将维持对AI技术和机器人的相对优势。虽然AI技术致力于发现人类社会的某些模式,并创造预测机制,但它仍不能复制社会或者复制人类的智力、创造力和判断力。显然,使用到这些能力的职业大多是高技能职业,而且对教育水平有较高要求。此外,考虑到当前机器人在敏捷性方面的限制,大规模运用AI驱动的自动化技术仍难以实现,在近期市场仍需手动灵活操作的职业。

  • 人工智能会创造什么工作?

预测未来工作的增长极其困难,因为它取决于如今还不存在的科技,以及它们补充或替代现有人类技能与职位的各种方式。 理解这一点很重要。人工智能也可能取代非直接的工作创造,这由它提高生产率与薪资的程度所决定。它也可能提高消费水平,在高端手工、餐饮与零售业创造各种额外的工作。

CEA 确认了 4 类在未来可能直接由人工智能驱动的工作:

参与: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人类极可能需要积极参与到人工智能技术中,与现有人工智能技术合作。许多产业专家将人工智能技术称为「增强智能」,强调该技术的角色是协助并拓展个人的生产率,而非取代人类的工作。

开发:在人工智能的初始阶段,开发工作非常重要,而且需要跨界、多技能人才,最直接的例子就是高技能的软件开发者与工程师。当该领域发展到了某种程度,就会出现一些对归纳、收集、管理人工智能数据的岗位。人工智能的应用范围也会扩展到医学、文学、社会科学。

监管:包括所有与监管、维修人工智能技术的相关工作。比如,新技术研发生产后,需要登记和测试该技术的质量及安全性能。在一些例外、边缘或高风险的情况下,特别是人工智能无法解决的伦理道德、社会智能问题也需要监督。机器学习是人工智能里最令人激动的,但相应,人类判断力也越来越重要,要确保人工智能不会偏离初衷。

对现有制度做出调整:人工智能技术创新将很可能重塑已有社会、经济制度。以自动化车辆为例,考虑到人类驾驶员和方便与安全,人类需要大面积改变基础设施和交规法令。自动驾驶汽车的出现可能提高对城市规划者和设计师的要求。在其它领域,如网络安全,也需要用新犯法检测监管欺诈交易和不实消息,这也会创造出新的职业和更多就业机会。 

  • 科技无法决定一切,制度和政策是关键

政策在科技变革过程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从科技角度分析,的确,薪酬取决于对技术水平的要求程度。同时,薪酬还取决于不同技术水平劳动力的供给,而这一因素会受到教育和文化程度分布的影响。决定薪酬的因素还有劳资双方的集体谈判、最低工资法和其他一些影响工资设定的制度和政策。高级自动化和高生产力的发展,可能会促进美国就业率的提高。但随着科技变化及劳动力市场需求的改变,政府还需提前制定相关的联邦政策,帮助美国民众顺利完成工作转型。

(本文首发钛媒体,编译/元婕、陈锴)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元婕
元婕

Rerum cognoscere causas | yuanjieluo@tmtpost.com

评论(2

  • 墨客说 墨客说 2016-12-24 10:47 via weibo

    今天代替低工薪族,明天代替高工薪族,谁都跑不了

    1
    0
    回复
  • 修长的一天 修长的一天 2016-12-22 15:40 via weibo

    智能后,终结者到处消灭过剩人口

    1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