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袭来的化学家“狂妄”大梦:让城市居民能“开着窗子睡觉”

摘要: 他身裹着紧身西装、戴黑色礼帽、留着精心修剪的胡须,和同台的其他演讲嘉宾相比,更像个演员。

钛媒体注:雾霾红色预警,已经笼罩了接近二十个大城市。人们重新拿出口罩,走进一个又一个中国版的“雾都”,于是在你我的生活中,“空气净化”成为比吃饭和娱乐优先级更高的事情。下面这位正致力于净化技术的“化学家”创业者,恰逢其时的出现在钛媒体记者的面前。

在今年的钛媒体T-EDGE年度盛典的演讲台上,黄建国是唯一一个搬着自家产品上台的演讲嘉宾。他脚踩着自己公司生产的空气净化器,向雷军喊话:“豪言愿赌1个亿,保证自己的一台机器在性能上超过十台小米的空气净化产品。”

他身裹着紧身西装、戴黑色礼帽、留着精心修剪的胡须,和同台的其他演讲嘉宾相比,更像个演员。

黄建国的名片上写着“钛合智造创始人、CTO兼首席设计师”。他坚称,自己生产的空气净化产品远胜过市面上任意一款。他的一位合伙人称:净化器只分为钛合智造生产的净化器,和作为摆设的其他所有。

化学系里的文艺青年

黄建国是温州人,用他的话说,在那个“遍地老板”的城市里,不认识一个“搞化学”的同行。

玩乐队、写文章、练书法,黄建国在理工男聚集的化学系是个特例。“大学里我一年只剃一次头,懒得管,就让他自然生长吧。”说完,他又作了补充,“不过头还是会经常洗的。”

研究生毕业前半年,在几个研究生哥们的“撺掇”之下,这个化学系的文艺范青年第一次尝试创业。在此之前,他个人已经发表了11篇EI论文。

“我预估这个事儿比较简单,两三个月就可以搞定了。”但实际上,这次创业确实迅速地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几个哥们儿一起开始策划买地,搞工业园了。突然金融风暴来袭,上下游价格倒挂,这个关于有色金属的创业项目最终破产。

从预想的两三个月到实际的两三年,黄建国将此归结为“天性的乐观主义”在作祟,他坦承,在实际创业的过程中,困难会常出现。

但在研发设计领域,黄建国依然无比乐观,并且爱好打赌。除了这次和小米一厢情愿的赌局之外,他称自己在不久前还和自己的合伙人关于一款低成本却能达到实验室精度的家用甲醛测试产品的研发赌下了一局——40万和45天的预算,如果黄建国输了,他就要裸奔走到宁波。“幸好在我来之前,这个已经搞定了。”

“那就把飞利浦搞掉吧”

但七年前,首次创业失利的黄建国没法这么轻松。在一家废气处理工程公司,他要参与负责治理一个饱受重金属污染的城市,“这个城市在甘肃,人口只有40多万,但60年以来,整个城市是没办法开着窗子睡觉的。”

在此期间,他发明了专利材料CH-CUT催化剂。通过该技术,在室温下便能够对甲醛、TVOC等多种以碳氢链形式存在的空气污染物进行彻底分解。

据他所言,利用该催化剂制造的设备“改变了整个城市的面貌,他们现在可以开着窗子睡觉了。”

黄建国向记者描述了一个关于这座城市的小故事:三年前,他返回这座城市。在坐出租车时,司机说“你现在来还好,如果你三年前来,空气质量是非常非常差。”黄建国告诉司机,“那套设备是我做的”。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位司机在那一刻看着我的眼神。”黄建国把这句话重复了两遍。

图为甘肃的金川,黄建国研发的设备改善了整个城市的空气质量,那里的人可以开窗睡觉了

图为黄建国提到的甘肃金川

在 T-EDGE 的演讲中,他说自己觉得拯救这 40 几万人还不够,地球上还有70亿人等着被他拯救——因此,他选择了再次创业,调转枪头,从工业杀向了民用空气净化行业。

黄建国说:“那个眼神比什么奖都重要,只是,眼神不能换钱啊。”

工业空气净化设备单价成本太高,数千万一台,很少有企业能够负担得起。相较而言,民用空气净化市场要大得多,但竞争也更激烈。

黄建国似乎不惧竞争,“工业领域虽然治本,但是治标太慢了,改善人类居住环境刻不容缓。那就把飞利浦搞掉吧,那么大的市场还不够吗?”

“中国工程师的地位太低了”

黄建国把宝押在了专利材料“CH-CUT催化剂”上。在他看来,目前在空气净化领域占据主流的活性炭的思路“在根上就是错的。”

他将科研的路线选择以小麦与大树作对比,“给你两个种子,小麦和大树。小麦可能一开始长得很快,但大树的潜力要比小麦大得多。”他认为,CH-CUT催化剂就是这棵大树。

这棵“大树”已经给黄建国找回了一些作为中国化学工程师的尊严,目前奥迪、林肯的车载空气净化器都在用他的方案。

一汽曾做过关于车内空调滤芯性能的测试,相同的情况下黄建国的材料性能测试是德国某些产品的四倍以上且是目前全球唯一能使车内空气质量达到呼吸标准的产品——而德国的这两家公司在中国占据着90%的市场。黄建国很骄傲,“一汽的招标都没有人参加了,因为这两家公司知道打不过我们,来了也没意义。”

(图为甘肃的金川,黄建国研发的设备改善了整个城市的空气质量,那里的人可以开窗睡觉了)

图为钛合智造的产品与德国某产品的甲醛对比测试

但在更多的时候,作为国产工程师的黄建国是在表达“不爽”。在带着产品参加汉诺威工业展时,他的团队曾被质疑“你们一群中国人去干吗,是不是又要去偷学技术了?”

黄建国拿打火机敲了两下桌面,“中国工程师的地位太低了!”

作为一个化学工程师,黄建国并不看好学者或者教授创业,“教授总觉得技术是一切,觉得你们都是一群附庸而已。在创业过程中,其实其他部门也很重要。”

长得最像个设计师

第三方支付机构

图为黄建国的设计,拿了德国红点至尊奖

草创时期,黄建国的团队人丁寥落。因为“长得最像个设计师”,这个CTO兼任起了设计师的职位。

但无心插柳,柳却成荫。一年之内,他的设计作品获得了三大工业设计奖(德国红点至尊奖、德国IF设计大奖、美国IDEA设计大奖)。

在它看来,理工科的背景让他在工业设计领域不受条条框框的限制,“一切以功能为主,所有的外形追求极致简约,实用主义。”

对于备受业内推崇的红点至尊奖,设计“门外汉”黄建国似乎并不太认同,他称红点的商业氛围太浓。而美国IDEA设计奖则最受其青睐,“因为这个奖看重的不只是外形,更看重能否帮助人。”

而对于国内的奖项,黄建国直言:“国内奖项大多涉及奖金问题,这就需要运作,运作是我不喜欢的。”在各种评比报了几次都被刷掉后,就不再关心了。可能过去两年国际得奖比较多,今年倒是给颁了一个”中国好设计”奖。

他的合伙人在一旁强调,“建国是一个特别真实的人,是应用化学领域的天才,是中国的居里夫人加乔布斯。”

此时,黄建国说出了也许是这场对话中最接近谦虚的一句话——“总还有人比我厉害的。”(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蔡鹏程,编辑/刘鹏)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蔡鹏程
蔡鹏程

钛媒体、《商业价值》记者 邮箱:bzyy406@163.com

评论(19

  • iclzh iclzh 2017-03-14 16:54 via iphone

    👡👒🐼🐼🐻🙈🦂🦀🦉🦑🌵🐏🌴🐫🌴

    0
    0
    回复
  • chase chase 回复再吃一个香蕉 2016-12-21 19:42 via android

    人家说了,工业化成本太高,一台得好几千万,你买?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chase chase 2016-12-21 19:39 via android

    能被奥迪,林肯看中,期待你的未来

    0
    0
    回复
  • 良妇地盘 良妇地盘 2016-12-21 17:15 via weibo

    来 我拿一台我卖的跟你比。别吹牛逼!

    0
    0
    回复
  • HongFc HongFc 2016-12-20 10:58 via pc

    看上去吹得厉害,但还是希望你能成功

    0
    0
    回复
  • 小磊子 小磊子 2016-12-19 20:50 via android

    但愿行

    0
    0
    回复
  • Hakunamatatata Hakunamatatata 回复熊大猫 2016-12-19 18:49 via pc

    哈哈哈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熊大猫 熊大猫 2016-12-19 18:00 via iphone

    高端黑

    0
    0
    回复
  • 天地万物复苏皆有灵 天地万物复苏皆有灵 2016-12-19 13:45 via weibo

    @前列腺炎祖传秘方

    0
    0
    回复
  • 喵了咪_源 喵了咪_源 2016-12-19 11:59 via weibo

    回复@再吃一个香蕉:不然呢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