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对话姚谦:科技圈太“直男”思维了,需要音乐来改变

摘要: 离开音乐圈 10 年后,姚谦高调回归,这次他加入了一家互联网公司——乐视音乐。到乐视音乐的这大半年,姚谦最直观的感受是,IT产业完全是“直男审美”,总是很强硬的直奔目标,没有任何弯弯绕绕。

【本文是最新一期钛媒体·企业家访谈的最新一期,由钛媒体《钛妹碰大咖》栏目组出品】

“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天际⋯⋯”

做了这么久的《钛妹碰大咖》,头一次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在对话的一开始唱了起来,而本次对话的人物,正是这首动人歌词的词作者——音乐圣手、著名词作者、制作人姚谦。

姚派歌词细腻、耐人回味,总是能刚刚好的触及你内心最柔软地方,姚谦也因此收获了“最懂女人心”的评价。

姚谦在他三十多年的音乐从业生涯中,见证了台湾流行音乐从鼎盛走向衰败的过程。2005年,姚谦离任台湾维京唱片总经理,抛出“唱片已死”的观点,他说,“唱片死了,音乐活着,只是我还没有找到出路”。

从那之后,他就很少在商业活动中露面,写作、收藏、旅行成了他生活的全部。

而离开十年后,姚谦高调回归,加入了一家互联网公司,这一次,他的身份是乐视音乐高级副总裁。

在正式宣布回归之前,姚谦就曾流露过一些“回心转意”的迹象,在一篇名为《音乐的新绿》的文章中他这样写道,

“最近,我似乎闻到了类似当年唱片兴起的气息,因为此刻中国大陆网络对生活的涉入度已渐渐稳定、架建也趋成熟,似乎嗅出音乐可能再兴起的时候到了,这个气息跟当年一样”。

事实上,姚谦的回归并不突然,这其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背景:网络音乐正版化。此前,盗版音乐猖獗,如果说唱片时代,音乐人还能勉强在盗版唱片的夹缝中分一杯羹,到了数字音乐时代,人们已经完全被“音乐免费”的观念给洗脑,理所当然的享受着“免费的午餐”。

做音乐没法让音乐人得到应得的收入,更无法获得起码的尊重,于是,大量音乐人不得不转行,离开音乐圈这个“伤心的地方”。

而“最严版权令”的落地,让音乐人再次看到了希望,大批“出走”的音乐人开始回归,去说脱口秀的高晓松和去卖烤鸭的宋柯就先后回归,加盟阿里音乐,那么,姚谦为何选择了乐视音乐呢?

在被首席钛妹赵何娟问到这个问题时,姚谦说,他原本计划五十岁就退休,去世界各地旅行,写些自己喜欢的文字,而最后说服他重新回来工作的,是乐视音乐CEO尹亮。

当时姚谦正在为一部纪录片寻找赞助,这时候尹亮出现了,两人聊到音乐,越聊越起劲,交谈中,两人会有意见相左的地方,但尹亮不会因为面对的是姚谦就曲意逢迎,而是十分坚持己见,并有自己的一套逻辑。

这让姚谦发现,现在的平台方已不再是当年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土豪,他们有自己的判断和审美,这让姚谦颇为欣赏。

在尹亮的力邀下,他最终加入了乐视音乐。“所以到最后找赞助没找到,我反而就跳进来了。”姚谦笑着对钛媒体说。

到乐视音乐的这大半年,姚谦最直观的感受是“直男审美”。在他看来,创意产业更多的是一个 bisexual(双性)产业,而IT产业完全是一个直男产业,总是很强硬的直奔目标,没有任何弯弯绕绕。

首页上分类明确的编排、动用各种技术能力去分析受众习惯,做的只是把音乐放到货架上,让用户更方便的取阅,这让数字音乐平台沦为一个单纯的播放器,而不具备任何说明作品价值的能力。

直男思维让平台扮演着顺应潮流的角色,却丧失了引领潮流的能力,这无形中对于音乐的创作与创新也造成了伤害。

越来越多的时候,我们在谈论起某个音乐人,聊的不再是作品,而是八卦,各种社交媒体层出不穷,音乐人忙着不断制造话题,吃瓜群众忙着开辟着新的八卦战场。

姚谦说,没有好的音乐内容,技术就失去了意义,我们太少去想技术到底带给我们什么。在姚谦口中这个直男的世界里,音乐的未来到底在哪里?直男审美的科技界又该从音乐身上去汲取些什么?

点击视频链接,观看本期《钛妹碰大咖》(文/谢康玉,节目编导/李云瑶、陈莉莎):

https://v.qq.com/x/page/r03556vv9s1.html

以下节选自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与音乐人制作人姚谦的对话实录:

赵何娟:我上大学的时候,那个时候天天去唱卡拉OK,唱的全是你的歌。

姚谦:谢谢你说的是“大学”,因为很多人对我说,“我小的时候听你的歌!”哎呀,让我不知道应该是高兴还是应该是难过(笑)。

赵何娟:几个月前,您刚刚加入一家互联网公司,简直让我震惊。因为没有人会想到一个词作家,这么一个大才子,会卷入到这一股互联网的洪流中来。

姚谦:IT的使用者角色我扮演了很久,创意方面也扮演了很久,只有平台方没做过 ,这也是我在退休两三年之后,再回到音乐产业,回到平台方的原因。

赵何娟:尹亮(现任乐视音乐 CEO)是凭什么打动你的?

姚谦:我那时候我在支持纪录片, 然后我想找一些赞助,尹亮就出现,我想,哎,挺好,听说乐视挺有钱的,结果一聊聊的特别起劲,谈音乐(谈了)四个小时,他特别的温和。

我经常跟台湾的朋友,尤其是投资人说,这一代40岁以下的大陆各产业的领导者, 已经不再是那种,我是土豪那种姿态了,他们有他们的判断和审美,也有他们固执的一面,但是他们的沟通能力和思维逻辑是很值得学习的。其实那一次尹亮吸引我的是,我们的在聊天中意见是会有冲突的,例如版权的价值化。

他们有他们的很多我需要学习的一些判断方法,所以到最后找赞助没找到,我反而就跳进来了,进了乐视音乐了。

赵何娟:到乐视音乐这大半年你最直观的感受是什么?

姚谦:(哈哈)我这样讲,会不会太直接了,我觉得IT产业是一个直男产业。创意产业是一个bisexual(双性)产业,我觉得乐视音乐完全就是直男审美。不,不止乐视音乐,所有的IT、百度、腾讯、都是直男思维。

赵何娟:你不习惯是吗?

姚谦:不是不习惯,我在分析,因为以前唱片我们就在分类,例如某某歌手一出新要先打动同志群体,因为同志族群经常会是一个最大的散播核心。

产业也是要分众,分年龄、分众、分区域,交叉分析,后来发觉IT产业就是大量的直男,第二个,同志也必须要隐瞒同志角色,这是IT产业特别明显的事。

赵何娟:嗯,你觉得这是为什么?

姚谦:我在观察IT产业经常永远是那一套,在台上说着很男性荷尔蒙的标签的话。

赵何娟:什么样的话是你觉得是男性荷尔蒙的标签的?

姚谦:例如疯狂奔跑(哈哈),还有黑科技呀,这种术语,总是很强硬的表达目的性,没有中间环节。

赵何娟:没有美感的是吗?

姚谦:不是,它有它的美感,男性荷尔蒙有男性荷尔蒙的美感,直男有直男的审美,我觉得审美有很多种角度,我只是在思考,因为这个直男产业,它毕竟是平台,它必须包容性要强,而不是所有的都是惯性化的。

因为直男很容易就是一根线条很明确的,没有任何弯弯绕绕,在乐视音乐我曾经就提出,乐视音乐的一些宣传海报,有没有一次可能不要明星排排站,如果有一次是没有明星照片的,那表示你就有进步,既使只是一个海报的美术编辑。

所以金曲奖是唯一一次没有明星照片的,坦白讲,在IT他们就是理性分析,品牌,人,目的,好,这些品牌可以架构成多少商业价值,排列整齐给你了,这就是IT产业。

我常常说,大陆的网络的,你看首页的编排,永远是条条框框,一条条分裂,都是直男编排的美术,我不说这不好,我觉得很有趣。

然后那一次我有跟他们说,必应的首页就一张照片,我觉得太高级了,因为他给阅读者有想象,然后我点进去再有分类。当然,我们要分类,要分众,但是你可以先给一个愿景吧,这是一种很好的手段,但我们经常用直男审美去界定一些事情,这是必须要跨越的。

赵何娟:确实,我们跟太多的科技和IT的这个公司和人打交道了。确实就是您说的,但是我没有像您这样归纳过,被您一说,我觉得确实是这样。

姚谦:我一直在想,如果哪一天腾讯的首页,或者新浪的首页不要那么的一条一条的分类,再有趣一点的话,那么我们透过网络去认识世界的的意愿会更高。

赵何娟:你觉得唱片公司还有未来吗?

姚谦:我觉得任何行业都没有五百年后的未来,未来你要看多长多久,这几年台湾是没有什么音乐平台了,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宿命,当之前唱片太大了。

太大了,所以你很难对接,必须说,大陆是没有唱片公司的,所以数位平台可以直接服务于音乐者。

现在数字音乐平台面临,包含乐视音乐都面临一个问题,我们只会用很高的技术能力,直男思维,把东西放上架,让懂得在平台上听音乐的人去用,但是我们没有说明作品的能力。台湾唱片公司其实最大的成功,就是可以把一个小众人物塑造得很有价值。

赵何娟:嗯,他代表的是一种引领文化的这种能力。

姚谦:那我怎么去说明作品,我怎么样让这个作品,吸引别人讨论,吸引别人聆听,增加他们讨论的可能性,融入他的生活,愿意去花钱购买,买完之后还去看艺人的演唱会。

所以说我们对于作品的推广,还是要有些时候要去定义,从人的定义、专辑的定义,到这首歌的定义,歌跟歌之间的关系,而现在网络平台可能还是偏于编辑形式。编辑法对作品有适度的分类、标示,却没有深入的可能性。

赵何娟:确实是这样,所有的这个音乐平台,感觉都是一个放歌的,播放器一样。

姚谦:在我的经验里面,以前每隔几年我们会冒一个新人,经常他会是我们的救命稻草,这一两年的获利都是靠这个人。培养新人最主要是差异,当你复制就没差异了,当大家来说洪荒之力,你还拿洪荒之力当你标题的话,你就知道你这篇稿是无效之稿,无效之宣传。

你只得到了认同而已,或者你只是想去认同,跟别人是一致的,那些不用洪荒之力的人反而是跳出来了。

赵何娟你会在乐视音乐去做这样的改变吗?

姚谦:我没那么大能力,我只是一个进来提意见的人,我想试着去做这些事,但我又不想太咄咄逼人,经常如果没有反映,我就会停下来等,等待反而是一个主动的方法。

赵何娟:在等待,但你有信心吗?

姚谦:我有信心,我对未来还比较乐观的,因为,而且我相信成功的经验会比我预期中来的更快,整个未来科技会帮助我们,特别是文化产业。

不要害怕科技对文化产业的伤害 ,但是我们真的应该花更多的时间来思考,怎么在让下一个阶段,更能把该表达的表达清楚,先别想钱,先把一个好的创作拿出来,然后沟通清楚,这是最急的需要,音乐、电影都面临这个问题。

(全部精彩对话,请点击 视频地址 查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谢康玉
谢康玉

钛媒体记者 kangyuxie@tmtpost.com

评论(11

  • 那些年错过的外遇 那些年错过的外遇 2016-12-21 13:43 via iphone

    想起了鲁冰花,现在这样的儿歌不多了呀

    1
    0
    回复
  • 未来的搬砖工人 未来的搬砖工人 2016-12-20 14:06 via android

    姚谦真的好棒。想问他,对网易云音乐有什么看法??

    0
    0
    回复
  • yysammi yysammi 2016-12-16 12:36 via weibo

    文艺创造本来就是矫情的事,比较适合弯的来做。

    1
    0
    回复
  • Superbonic Superbonic 回复wedbl 2016-12-16 08:13 via android

    哈哈哈,还红海,沙滩都还没看到呢!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Superbonic Superbonic 2016-12-16 08:11 via android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0
    0
    回复
  • Superbonic Superbonic 2016-12-16 08:08 via android

    从哪里断开就要从哪里接起来,如果没猜错,台湾断开的是十一月的肖邦,其实更准确一点是七里香,而香港音乐断开的时间是劲歌金曲1999,很可悲吧,所以有钱的话赞助下霆锋开一场演唱会的意义更实在,我就这么打算的,不懂音乐就别拖这个时代后腿,乐视就缺有天赋的人才,一个企业有没有本事看决策结果就知道,细节决定大局,决策决定未来,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这点都不会怎么成大业,乐视没错,错在人!

    0
    0
    回复
  • Superbonic Superbonic 2016-12-16 07:22 via android

    又一定位错误,想让中国音乐重启应该从宝岛台湾和香港搞起,真妹的一群有钱没脑子,果然钱都是洗出来的!

    0
    0
    回复
  • CAN爷W CAN爷W 2016-12-15 12:50 via weibo

    @罗永浩

    1
    0
    回复
  • 高兴 高兴 2016-12-15 12:38 via iphone

    科技本身就为生活和文化产业服务

    0
    0
    回复
  • asbk23 asbk23 2016-12-15 11:02 via pc

    这是和乐视和解的节奏?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