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彩虹旗在英超飘扬,我们依旧在等待迟到的正义

摘要: 一方面,他们将最丑恶的政治历史变成球迷歌曲,在球场上高声喊唱;另一方面,当彩虹旗在英超飘扬时,他们却用“不要政治”来堵你的嘴巴。这就是现代英超球迷为我们展示的完美精神分裂的案例。红卫兵与小清新之间的切换速度,快得过秒速五厘米。

周末的第13轮英超大战可谓激烈非凡,榜首球队一夜之间三度易主,最终切尔西凭借一分的优势暂时在积分榜上领跑。

可本轮比赛最引起国际广泛讨论的,不止是球场内的竞技,更是球场内外随处可见的,象征性少数群体的“彩虹”元素——场边的广告牌,彩虹队长袖标,彩虹鞋带,甚至是英超官方在微博等各大社交网络上的小狮子头像,都换成了彩虹背景。

▼随处可见的彩虹系带

这一切都缘于上周四,英超与著名的同志平权机构“石墙”达成了协议,将于比赛中加入彩虹旗帜以及场边广告牌,以宣示英超对于LGBT性少数群体的支持与尊重。

关于石墙机构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960年的美国民权运动的高峰期。

当时美国的司法制度仍严重歧视同性恋,警方对同性恋酒吧和夜总会的搜捕行动是城市同性恋者生活的一部分。警方通常会登记出席的人的姓名以便用于报纸的刊登,然后把尽量多的同性恋者关押拘留。接吻、牵手、甚至在同性恋酒吧出现的行为,都是警察的逮捕理由。

但在那个为种族、宗教、性别三重歧视而斗争的年代,LGBT性少数群体也在为其合法的社会地位不断抗争着。

1969年6月27日夜晚,位于美国纽约市格林尼治村石墙酒吧爆发了一场空前的冲突。几十年警方对待同性恋者的恶劣行为所堆积的愤怒,在同志人群中爆发了。他们在街上游行示威,派发着传单,写着“让黑手党和警察滚出同性恋酒吧!”(Get the Mafia and cops out of gay bars!),庞大的示威整整持续了五个夜晚。

▼60年代的石墙酒吧

这场“石墙暴动”,被认定是美国历史上同性恋者首次群体反抗的行动实例。而自那之后,以“石墙”为名的LGBT维权组织在世界各地纷纷成立,6月也被全球同性恋者视为庆典的一个月份。

巧合的是,在石墙暴动36年之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5:4的投票结果,通过历史性地判决,确认同性婚姻正式在美国全面合法。投票结果颁布的时间是6月26日,恰巧是石墙纪念日的一天之前。

在与石墙机构的谈判达成后,英超官方率先更改了社交网站Facebook的头像:将小狮子logo的背景换成了象征性少数群体的“彩虹”。这随即在评论区引起了一番激烈的论战,令人惊讶的是,被点赞票数最多的两条评论,居然都是持“让政治远离足球”的反对派。

“No Politics”这样看似“政治正确”的标语式回复,不禁让笔者想到了三年前台湾歌手张悬在曼城演出时的“青天白日旗”风波。当张悬在演唱会现场拿出旗帜时,台下一位来自于大陆的女生用英文大喊了一声“No Politics Today”,随即得到了在场相当数量观众的认可与支持,而情绪激动的张悬则回复道:

“这不是政治,这只是一面旗子。”

是不是像极了今日英国群众在彩虹小狮子之下的讨论?

“这足球远离政治!”

“这不是政治!这只是在为LGBT群体呐喊!” 

张悬事件之后,学者兼乐评家张晓舟老师曾写了三篇长文讨论反思。当中他问了这么几个问题:

为什么会有大陆留学生冲她喊“No Politics”,并且在事后在网上得到那么热烈的响应和附和?为什么张悬会本能地回答“这不是政治,这只是一面旗子”?

为什么有那么多大陆青年把青天白日旗当成“台独”?为什么小清新会“被政治”?

三年过去了,关于这几道问题的答案,依旧如鲍勃-迪伦在其诺贝尔文学金曲中唱到的“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而这次英超飘扬小彩虹的事件,又给这张困难的考卷上加了几个附加题:

英超为少数群体发声,究竟是不是一种“政治行为”?如果是,那什么才是不会触怒大众G点的“政治正确”?如果不是,那么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在评论中回复“No Politics”?难道在美国为同性恋婚姻立宪合法化的今天,“反同”在西方世界仍然是一种“政治正确”吗?

在讨论这几个问题之前,我们不妨先来捋一捋英超赛场上最不得触碰的政治禁区——种族歧视。作为与LGBT群体歧视同样具有社会痛点的话题,人们在为种族歧视事件站队时,远远表现得更为果断与统一。

去年初切尔西球迷在巴黎闹出的种族歧视风波,可谓是近年来最为典型的反面案例之一。

2015年2月,切尔西对阵巴黎圣日尔曼的欧冠赛事结束后,乘坐地铁回家的球迷中有一撮切尔西球迷禁止一位黑人乘客上车,他们还嚣张地喊道:“我们是种族主义者,我们是种族主义者,我们就喜欢这个称号!”


碰巧这一幕被在场的群众拍下并且曝光到了网络上。该视频引起了轩然大波,三名肇事者被警方迅速逮捕,并且被俱乐部禁止永生不得再进入切尔西主场斯坦福桥观看比赛。而在舆论与民众的不绝骂声之外,时任切尔西的主帅的穆里尼奥也在采访中表示,这是俱乐部的耻辱,更是足球的耻辱。

英超对于种族歧视的问题不可谓不重视。2011年11月,20支英超球队曾发表联合声明,谴责种族歧视行为。声明中写道“英格兰足球反对任何形式的种族歧视行为,球坛中的每个人都知道这是绝对不可接受的,我们的比赛和社会上却仍存在歧视事件,所以足总和英超联会将合力打击恶行,用尽方法扑灭它。”

在声明之外,英超还通过与“Show Racism the Red Card”等社会公益组织的协作,努力消除种族歧视问题的影响。

一年前,笔者就曾亲历过该公益组织在某英超球队主场的公益推广活动,参与该活动的群体为当地数座学校的7到9岁年龄段的小学生,在参观球场之余,组织方会通过讲座与游戏,甚至俱乐部球星的现身说法,为孩子们普及“反种族歧视观”。

当中一个游戏的环节至今令笔者印象深刻。讲师准备好了五张来自于不同族裔的儿童的照片,盖上了照片中除眼睛之外所有的可见部分,分组发放给在座的孩子们,让他们说出图中儿童的国籍/性别/年龄/爱好等等。在听过了大家各种各样的答案之后,讲师揭开了照片上的所有贴纸,露出了当中儿童的全貌,并且讲解到:

“其实他们和你们一样。都是在英国出生的孩子。尽管肤色不同,可我们留着同样红色的血液,吃着同样的食物,一样热爱着足球,热爱着生活。我们人人生而平等。”

可尽管如此,种族歧视的火种依旧在英国屡禁不止。根据笔者在讲座当日看到的数据统计,自2014年8月至2015年8月,网上共有134400个针对个别球员的种族歧视的言论,届时在利物浦效力的巴洛特利,个人就曾收到超过4000个种族歧视性质的侮辱性言论。

备受“照顾”的种族问题尚且令人头疼,其余针对犹太,穆斯林以及LGBT群体的歧视问题,大多时候,英国官方以及民众的态度采取的态度却是冷淡与缄默。

比如拥有庞大犹太人球迷基础的托特纳姆热刺队,切尔西球迷与西汉姆球迷就曾在同城德比中公然合唱“等着希特勒来抓捕你们”等极具攻击性的歌词。这几首臭名昭著的Football Chant,甚至也成为了死忠球迷的考核标准之一。

一方面,他们将最丑恶的政治历史变成球迷歌曲,在球场上高声喊唱;另一方面,当彩虹旗在英超飘扬时,他们却用“不要政治”来堵你的嘴巴。这就是现代英超球迷为我们展示的完美精神分裂的案例。红卫兵与小清新之间的切换速度,快得过秒速五厘米。

对于“政治正确”,刘瑜老师曾有过这样的妙评:“围绕著‘政治正确’展开的种种辩论,本质上,是自由社会里求真与求善之间的冲突。” 运动向来不单单是场上的竞技,它像是一面镜子,映射着这个社会的善与恶,真与假,美与丑。

当听到某英超当打的非洲外援以“惧怕种族歧视”为由,从而拒绝中国联赛的时候;

当听到因歧视同性恋从而“声名俱裂”的帕奎奥,居然能够“重金潜逃”到某中国体育品牌旗下成为代言人的时候;

当本次英超彩虹旗事件在球迷圈无人问津,只能在国内同志圈奔走相传的时候;

笔者不禁唏嘘,对于公众事业的关注与发声,英超走得缓慢,可我们看到了他前进的步伐。对于中国体育产业来说,“No Politics”仍像是一个锅盖,你只能看到热气腾腾下的歌舞升平,却看不到锅里的菜肴却早已煮得稀烂。届时五万亿打造出的只会有“产业”,距离真正的“体育”,恐怕还有很远。

本文系作者 体育产业生态圈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体育产业生态圈
体育产业生态圈

聚合优质的体育产业内容与人群。

评论(1

  • 杨大昭 杨大昭 2016-12-03 14:12 via iphone

    有次在某个网站上看到一张青天白日旗的图,很适合做壁纸,后来在想会不会政治方向不对,就没敢用了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