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洞”大衣藏不住张朝阳的雄心:三年重回舞台中心,从视频开始止血

摘要: 张朝阳在采访中承认搜狐现在“有点被边缘化”,出名太早致使搜狐错过了搜索引擎和社交网络这两大机会。接下来,搜狐会从新闻、视频、搜狗和游戏这四条业务线入手,重新回到舞台中心。

钛媒体注:张朝阳的“破洞风”火了。恐怕连张朝阳自己都没预料到,在2016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他会以这样的理由登上热搜;更不会预料到,人们会将这件“开线”的大衣与“英雄迟暮”、“搜狐很穷”联系起来。

事情源于他和联想CEO杨元庆的乌镇亮相,本来只是一张普通的背影图。然而,却被眼尖的记者发现大衣背后的开叉位开了线,并拍了特写发到网上。就连杨元庆都发微博调侃,“大衣真范儿”。

但张朝阳似乎“不以为然”,他对媒体回应说:

“我其实有很多件大衣,这个大衣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大衣,经常穿。这是我当年去美国出差,在纽约买的特别喜欢的一个大衣,穿的太多没注意到后边开线了。

我觉得媒体拿这个做文章,That’s fine,okay.Anything you want to try.”

随性的回答,一如他随性的个性。搜狐官方也发文“澄清”:

张老板平日不是这样。时而西装革履,时而运动活力,boss在两者之间随意切换,拿捏自如,不变的是他独特魅力和简朴低调作风。

相比之下,马云的近万元的Moncler羽绒服、周鸿祎笔挺的中山装、雷军“两米长”的大风衣和丁磊的裸粉上衣牛仔裤……似乎更能得到媒体的肯定,他们的着装与个人身价和公司市值之间产生了某种微妙的联系。这其中,只有张朝阳是个“另类”。

搜狐连续几个季度业绩表现不佳,使张朝阳成了被“攻击”的对象。10月24日,搜狐发布了公司截至2016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未经审计的财报。财报显示,搜狐第三季度营收为4.11亿美元,同比下滑21%;以Non-GAAP计算,归属搜狐的净亏损为6500万美元,稀释后的每股净亏损为1.68美元,去年同期归属搜狐的净利润为4900万美元。

当年,与新浪、腾讯、网易并称为四大门户的搜狐,如今只剩下15.35亿美元的市值。而新浪为55.2亿美元,网易为354.28亿美元,腾讯更是高达2621.5亿美元。

媒体认为,搜狐的下坡路,是从他身边两个最重要女人离去开始的。一个是时任搜狐联席总裁兼COO的王昕,第二个是时任搜狐CFO的余楚媛。随着她们的离职,搜狐元老级的重量级员工所剩无几,整个搜狐体系中仅有搜狗CEO王小川还在坚持苦苦奋斗。

除了高管的离开,搜狐本身的模式也值得反思。直到现在,搜狐依然维持着近几年的产品矩阵,房产、畅游股权、搜索、门户和视频。风头正盛时,这些产品都能排进行业前三。而现在,除了搜狗以外的业务虽也在增长,但在各自的领域市场地位不升反降。

但张朝阳在接受央视财经专访时表示,正在重整搜狐,将用三年回到舞台中心。

张朝阳在采访中承认搜狐现在“有点被边缘化”,出名太早致使搜狐错过了搜索引擎和社交网络这两大机会。接下来,搜狐会从新闻、视频、搜狗和游戏这四条业务线入手。重整的第一步,就是要“把搜狐视频的严重亏损给止血”,把无底洞变成有底洞,对于那种特别昂贵的,上亿的买一部剧的就减少,大力去推搜狐的自制剧。

对于时下正火的直播,张朝阳认为,直播不是互联网最本质的业务,也不能独立成为一种特别的东西,而是跟社交网络、跟整个平台相关联的新业务之一。而他自己每天坚持做直播,一是想体会下如何把直播从颜值直播做成价值直播,另一个也是想提高英语水平,用教教别人英语来学英语。

张朝阳认为,中国互联网的下半场拼的是有竞争力组织的一个经验,怎么样达到管理;拼的是产品,但是要做出好的产品,以及做出好的产品的渠道营销,就需要一个管理上,达到一个非常强的组织,那就是管理经验。

当记者问到他“给自己留了多少年的时间重新回到舞台中心”时,张朝阳的回答,“就是三年吧。”(钛媒体编辑蔡荻整理报道)

附央视财经记者访问实录,略经钛媒体编辑:

记者:您曾经是创造了一个互联网帝国,搜狐应该是一种响彻云霄的感觉,但是后来有一点点消沉的迹象,似乎随着您当时状态不太好的时候搜狐也跟着您生了一点小病,那目前搜狐的状态是什么样的呢?

张朝阳:是,2011年的时候。

记者:如果让您给现在搜狐的健康状态打个分的话您觉得是多少?

张朝阳:确实有点落后,在互联网爆发的时候没有跟上去,有点被边缘化,但一直也没有离开,在几个领域中都有坚实的基础。等我重新回来的时候,其实这盘棋还是可以下的,也还是一盘好棋。

视频的话要让它从一个无底洞的状态变成有底洞,走向自制和收费,这样只要视频花钱少了,游戏不断在赚钱;然后就是新闻媒体,移动互联网的搜狐新闻,以及搜狐新闻里面的社交网络,搜狐新闻现在也是盈利的,需要把它更大的规模做起来,还有搜狗,所以我们四个业务线,搜狐新闻、搜狐视频、搜狗和游戏,比较宽泛,所以说这些年从来没离去,我回来要把搜狐重新振兴的话,其实这盘棋也还不错。

张朝阳:我的问题可能就出在这儿,我当时就是太有名也相当有钱。

记者侯凯笛:您就是有钱太快了。

张朝阳:对,所以必须要建立一个人生追求的更高的准则、更高的价值观,现在中国的拜金主义比较严重,好像一切都要赚钱。这个事情其实也是造成了我们这个社会,因为在价值观太低了,所以导致精神问题各个方面特别多。

记者:乌镇是大咖的集结地,我看网友总结了去年的十大大咖,领跑的就是马云、马化腾,身价都在1000亿以上,后面您可能也知道,雷军、李彦宏、刘强东等等,在这个排行榜当中,您是最后一位,其实看来十年前您的身价比他们都高,现在垫底的话,您心里有没有一些焦虑感?

张朝阳:也没什么焦虑,我也不是特别在乎,钱够用就行。

记者:这是一个形象问题啊。

张朝阳:只能说我们工作没做好,历史给了我很好的机会,互联网的到来,探索的几个模式都对的,从建网站到分类,建引擎做门户等等,可能出名太早,错过了搜索引擎和社交网络这两大机会。我觉得互联网颠覆很快,如果你做成了,身价立马就会上去,所以无所谓了。

确实搜狐有这样的尴尬,我们是在美国上市,要么伟大就特别伟大,你要落到地平线底下,很多人就不注意你,就只看你的盈利。在美国,亚马逊多年不盈利,投资人都知道亚马逊,大家都在上面买东西,他们给它很高的市值,宽容地让它去创造。

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的各种问题就是,如果你不被他们关注,不像阿里巴巴一样被所有人都理解了,或者相应的模式他不理解,就只看你的盈利,但是盈利的话,我们就是说因为视频花钱太厉害,我们就存在这样一个尴尬。我们既要扩张又要花钱,之前我说我们错过了两个机会,盈利就很低,身价自然就低,这并不代表我们搜狐在落后的状态下。

中国网民的用户其实并不那么少,我更关心的是如何影响人们的生活,最后正确的商业模式也就水到渠成,收入上去,市值也就上去,分分钟的事儿。现在还是要说用户规模,中国用户规模很大,但是要真正碰到爆炸型的机会。

记者:我看搜狐的报表,重金砸的搜狐视频还是在巨亏,游戏过去两年也一直在下跌,始终好像搜狐维持在一个比较艰难的状态。

张朝阳:现在整个视频行业都是亏损的,原因就是都在重金砸一些电视剧,而广告根本就不能弥补它的成本,而且大家都在买现象。在电视剧热播之后大家满城风雨都在看,错过电视台的人都去看视频,这个模式是不成立的,所以过去无论是我们还是其他几家,都是亏损的。现在就是要走出一个自制剧和收费的模式,因为高质量的花钱做的作品你要是免费给观众看的话,生意模式是不成立的,就好像在美国特别好的片子都是在HBO或者CABLE里面看,而肥皂泡剧,CBS、ABC这些是免费的,靠广告支撑。所以这个模式,在过去几年,大家为了流量、为了抢占市场份额砸了很多钱,所以搜狐新的态势转向,网络游戏也是从端游走向页游,现在走向手游,这个还不错,我们新的天龙八部还是有个比较好的效果的。

记者:过去几年向着几大传统网站是不是都面临着一些困难?

张朝阳:几个视频网站,都是巨亏,亏的特别多比我们都多。只不过,比如说新浪没去做视频或者视频没做起来,网易也没做视频,网易就一心做游戏去了,就我们有做视频,腾讯也做视频。但是微信做起来了,所以他赚钱的模式非常多,所以我们和腾讯都敢做视频,就是因为游戏做起来了,尤其做起来之后,我们的现金流,所以历史上给我们积累了很多的现金,比如说我们账上有十几亿美元的现金。当然丁磊比较抠门儿,尽管游戏做了很多,他还是不愿意趟视频这个浑水,所以我们的业务比较宽。

记者:我看这几个网站都在转型,包括您说丁磊过去几年还在养猪,现在更多的在网易严选上做了更多,效果还不错,新浪也重推新浪微博,对于搜狐来讲,如果视频不赚钱的话,未来主要的着力点想放在哪儿?

张朝阳:视频的话要让它从一个无底洞的状态变成有底洞,走向自制和收费,这样只要视频花钱少了,游戏不断在赚钱,然后就是新闻媒体,移动互联网的搜狐新闻,以及搜狐新闻里面的社交网络,搜狐新闻现在也是盈利的,需要把它更大的规模做起来,还有搜狗,所以我们四个业务线,搜狐新闻、搜狐视频、搜狗和游戏,比较宽泛。

记者:您想第一步从哪个棋子走起?

张朝阳:第一把搜狐视频的严重亏损给止血,把无底洞变成有底洞,对于那种特别昂贵的,上亿的买一部剧的就减少,大力去推我们自己做的自制剧。比如现在我们做了几部成功的,《亲爱的公主病》,《法医秦明》,去年我们的《无心法师》都很成功。所以这方面视频领域有很多创新。比如说搜狐视频自媒体,像YouTube这种模式,还有就是直播业务,比如我们的千帆直播。

记者:我看你每天都在坚持做直播?

张朝阳:这个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想体会下如何把直播从颜治直播做成价值直播;另一个也是我个人兴趣我想提高我的英语水平,所以用教教别人英语来学英语。

记者:其实直播这个风口这一年已经有很多占据高地了,搜狐这个时候跟上,您会不会觉得其实这个风头已经有点过去了?

张朝阳:首先,我不认为直播是一个互联网最本质的业务,它是一个应用,把原始播报变成一个直播业务,现在大多其实都是颜值模式,就是两极分化,有钱有权的人,给小女孩扔钱的,这是线上直播。新闻直播其实也不是才做的,我们积累了很久,两年前就做了,只不过没出来说就是了。我现在好像是教英语是变成一种价值,不是说靠女孩颜值,而是我去给你教英语。但是我不认为直播是一个能够独立的成为一种特别的东西,它一定是跟社交网络,是跟整个平台相关联的新业务之一。

记者:您也承认这个时代变得太快了,发现很多东西跟您想的不一样,甚至用户会流失掉很多,我重新回来的时候,我想把用户拿回来的时候,容易吗?

张朝阳:是不是容易,因为在历史上我们曾经,一个是把社交网络这个机会给丧失了,所以需要重新重启这个事情,但是同时,这几年一直在努力只不过需要很多东西需要积累,无论是对于机器推荐的内容,这种好的推荐的内容一直在推荐和研发,搜狐客户端已经两年来更新了七个版本了。社交网络我们也刚刚推出了一个狐友,也是社交网络。互联网这个东西就是只要你做对了它会爆炸,当时很早我就相信N2N的社交网络,那么早就把Chinaren收购,后来微博之战我们就歇了,所以说我们错过了社交网络的一拨。

记者:其实一拨很好的机会就过去了。

张朝阳:但是现在移动互联网又有新的机会,同样的社交网络就看你是不是做得更好。

记者:但是我们其实有点像是一个,当时稍微有点落伍的战士,要追上大部队,甚至是赶超大部队,有什么致胜的法宝吗?你现在有没有想过?

张朝阳:就是要互联网的东西,有的是慢的,有的是快的,细心去研究一个东西,而一个产品的好坏也不一定是工程师开发出一个特别牛的东西,一下子就好了,而是说不断不断的改进。然后你就发现长期以来你的产品就不错了。

创新不是某天脑袋产生一个新的东西,而是哪怕新浪微博做得也很烂,但它占了一个很好的位置,长期的不放弃,吭哧吭哧到今天迎来了第二春。因为它的模式太好了,就是社交网络。

我觉得掌握的法宝就是,搜狐当年我可能对市场营销做得比较多,宣传,出名出得比较早,跟媒体打交道,但是有很多新的想法都是第一个做的,但是就是因为在产品上没有执行的很彻底,包括团队等等,现在可能有很多经验,就知道怎么来,一个产品的成功需要什么,可能花的时间要在产品上,要在这个,这种研究人的行为,一定要花时间在上面。

记者:上个礼拜的时候您在搜狐的2017World大会上说,搜狐几乎创造了中国的互联网,带动中国互联网开始发展,但是即将进入到中国互联网下半场的时候你们会重新站回到这个舞台的中心,那您觉得这个中国互联网的下半场究竟拼的是什么?

张朝阳:拼的是互联网的有竞争力组织的一个经验,怎么样达到管理;拼的是产品,但是要做出好的产品以及做出好的产品的渠道营销,就需要一个管理上,达到一个非常强的组织,那就是管理经验。

记者:你给自己留了多少年的时间重新回到舞台中心?

张朝阳:就是三年吧。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钛媒体
钛媒体

中国领先的财经科技信息服务提供商。关注微信公众号:钛媒体(ID:taimeiti), 旨在为创新、创业、创造人群,提供最高效、最专业,最具价值的信息交流平台,和相关的职业与资本服务。我们拥有行业内最高质量的内容、作者(意见领袖)及产品线,通过连接最具创造力的创新、创业及变革者,打造中国最大的线上影响力社群。

评论(6

  • 柳盛达不是我 柳盛达不是我 2016-11-19 07:20 via weibo

    如果还有搜狐微博

    0
    0
    回复
  • 无理取闹小青年苑晓杰 无理取闹小青年苑晓杰 2016-11-18 20:50 via weibo

    建议老总以新闻为主体!

    0
    0
    回复
  • 喜九丸子 喜九丸子 2016-11-18 15:44 via weibo

    我们呢?

    0
    0
    回复
  • 疯狂的小静 疯狂的小静 2016-11-18 15:05 via weibo

    老板加油,我们加油↖(^ω^)↗

    0
    0
    回复
  • 糖酒谷 糖酒谷 2016-11-18 14:13 via android

    哦,你看一看,肯定行

    0
    0
    回复
  • Spider00153 Spider00153 2016-11-18 14:13 via weibo

    Reply@文老儿:这些人都其实只要一个机会就倒了个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