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勾网推出按需雇佣平台“大鲲”,他们想解决企业临时用工需求

摘要: 之后的大鲲仍然会专注在互联网的按需雇佣领域,除了现有的品类外,营销、运营、产品经理等职业将会成为下一批上线的岗位,未来其也将会采用抽成的方式来进行盈利。

“在行”兴起的时候,姬十三曾判断说,未来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是不再依赖公司形态而存在的。拉勾网的联合创始人鲍艾乐对这句话是极度赞同的,从事互联网招聘行业三年以来,她正在看到越来越的人希望成为自由职业者。

“在真实世界中,我们看到,有越来越多的自由职业者和企业临时招聘需求存在,即使我们不主动去做,这些需求也是存在的。”鲍艾乐对钛媒体记者说道。

她所谈论的,是拉勾网在11月15日刚刚上线的一款按需雇用产品“大鲲”,其取名来自庄子的《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为鲲”,既暗指自由职业者的状态也寄托着拉勾对新产品的期望。

简单来说,大鲲是一款高端版的“猪八戒网”,企业可以在上面发布其项目需求,而C端用户可以选择申请,然后进行线上沟通和交易。

目前大鲲上的项目主要针对“研发”和“设计”两方面的临时岗位。鲍艾乐称,在B端需求方面,大鲲主要想解决三类企业的痛点:

  1. 一种是在企业有项目需求但却未能及时招上人的时候;
  2. 第二种是存在高并发场景的公司,比如电商平台的双十一、黑色星期五等;
  3. 第三种则是针对中小创业公司,可以借助大鲲请来BAT背景、运营过千万级产品的牛人来帮其做项目。

对于大鲲的项目分类,鲍艾乐解释道,从拉勾的数据上来看,研发是需求最旺盛的临时岗位,排名第二的是设计。其中研发的一些特征也让其更适合做外包,比如偏前端的研发并不涉及很多核心数据、再比如新兴的微信服务号的开发或微信小程序的开发。

“在企业招聘不能及时的跟上公司需求时,外包是省钱省力的最好办法。”她对钛媒体表示。

从产品上来看,这仍然是一个连接供需双方的平台,既然定位于高端版,那么在入驻嘉宾上也必然要进行筛选。据了解,在入驻自由职业者选择方面,大鲲更加倾向于有三年以上项目经验,以及独立完成过项目模块的专家。

拉勾网CEO马德龙介绍称,10月27日,大鲲正式上线,截止目前接近7万人注册,但通过的仅有不到2千人,而他们当中约35%的人,是有着BAT背景的。

大鲲APP产品交易和专家页面截图

大鲲APP产品交易和专家页面截图

从专家的个人页面来看,这又是一款更加职场化的“在行”,专家页面有其个人价格、过往经历以及可以接受的项目类型。但和在行上面可以身兼多职的“斜杠青年”不同的是,大鲲的职场性质使其可能会涉及到一些“职业道德”方面的问题。

鲍艾乐告诉钛媒体记者,目前的专家中有部分是自由职业者也有部分可能为兼职。“但我们并不鼓励用户这么去做(指兼职的情况)。”鲍艾乐称,在下一个版本中,大鲲将会做出更多的改进,比如入驻的专家可以选择公开或者不公开自己的资料。

其实,在拉勾的设想中,大鲲的专家用户应该是类似“自媒体人”这样的存在,其既可以是自由职业者,也可以是小小的工作室或组织机构。为此,大鲲还同51社保达成合作,自由职业者在入驻时可选择大鲲帮其解决社保问题,而B端企业也可以在平台上选择劳务发票的报销。

贴心的用户体验尽管重要,但作为一款招聘APP来说,雇主最看重的还是效率。马德龙对此表示,大鲲希望可以让企业和自由职业者在一小时内建立联系。

“我们有两种机制在做,第一把需求发到平台上来之后,我们会在几秒之内根据系统算法推荐五位符合的自由职业者。第二,我们会在10分钟到1个小时期间内人工推荐五位自由职业者供企业选择,让两者之间在1小时之内建立联系完成,然后立刻开工。”马德龙说到。

鲍艾乐则对钛媒体表示,在产品前期的时候,项目经理将会是非常重要的角色,平台会在适当的时候参与到甲乙方的项目中来进行调节,同时检查双方的进度和交付情况。“总之我们的目标是希望甲方能够在平台上最终拿到一个有保障的交付物,平台是要为质量负责。”

除此之外,对于线上非标的需求,大鲲也试图通过让交付的结果变得可控起来。以设计师类的需求为例,在下一个版本中,其平台会上线设计师分级和雇主评价机制,雇主在筛选时可以有不同的等级来进行选择,这样一来可以保证设计师的等级和其价格是匹配的,二来也是将交付结果控制在预期范围内。

而据了解,之后的大鲲仍然会专注在互联网的按需雇佣领域,除了现有的品类外,营销、运营、产品经理等职业将会成为下一批上线的岗位,未来其也将会采用抽成的方式来进行盈利。

其实,按需雇佣的事情并不是大鲲一家在做,起家于2006年的服务众包平台猪八戒网甚至靠此有了100亿的估值。拉勾选择入局的原因之一或许正是因为看中了共享经济以及按需雇佣背后的经济机会。

据了解,猪八戒网从中小企业的众包服务已经衍生出了商标注册、孵化器等周边的企业服务。而大鲲所瞄准的按需雇佣市场,根据来自世界银行的报告显示,2016年网上自由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44亿美元,而互联网女王Mary Meeker的报告则告诉我们,美国的互联网自由职业者已经达到了5300万的惊人规模,占总劳动力的34%。

“在拉勾的整个规划里,拉勾网的招聘事业是我们的今天、衍生出的人事管理平台拉勾云是我们的明天,而按需雇佣模式的大鲲,将是我们的后天。”鲍艾乐如此说到。(文章首发钛媒体,记者/韩佩)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韩佩
韩佩

报告老板,活捉小钛妹一只!peihan@tmtpost.com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