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组织又让李开复、张亚勤、王坚、沈向洋、洪小文这帮前微软大咖们重聚一起?

摘要: 18年前,李开复带着比尔•盖茨的任务在北京创立了微软研究院。现在,这里已经成为中国互联网公司挖CTO的首选之地。

洪小文、张亚勤、李开复、沈向洋、王坚(从左至右)

在2016世界联网大会召开前夕,微软亚洲研究院开了个小会,庆祝成立18周年以及正式成立了院友会,这也是在中国的企业史上史无前例地由公司发起的前员工组织。

说起微软亚洲研究院的院友们可不得了,他们是现百度总裁张亚勤、百度副总裁王海峰、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阿里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金山集团兼金山云CEO张宏江、360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长颜水成、海尔CTO赵峰、联想CTO芮勇等,以及一大批创业公司创始人和众多高校计算机相关院系的负责人。

沈向洋、张亚勤、李开复、洪小文等微软亚洲研究院四任院长在11月14日齐聚北京中关村微软亚太研发集团总部大楼,四位微软及业内大佬感叹他们18年前发起的一项前无古人的事业——在中国成立微软的研发机构,18年后从这里几乎走出了整个中国互联网和IT产业的中坚科技力量。创造了阿里云传奇的王坚曾是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副院长,他在院友会成立当天说:“研究院是一个传奇,加入研究院才让我拥有了之后所有的日子。”

微软研究院的共享

18年前,李开复回到国内,组建微软在华的研发机构。那是1998年,当时有很多人都劝李开复留在美国。当时的IT产业在中国GDP中的比重约为4.8%,如今根据工信部电信研究院发布的数据,信息经济对中国GDP的贡献率已接近60%。

在比尔·盖茨的支持下,1998年11月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前身微软中国研究院成立了,李开复为第一任院长。从微软中国研究院出发,微软在中国历时18年展开了庞大的研发布局,涉及基础研究、核心技术和产业孵化、产品开发以及战略合作等完整的创新链条。

之所以说微软在中国开创了企业创新的先河,首先是在深度上以微软亚洲研究院为代表,在基础计算机科技领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微软亚洲研究院成立18年来有超过5,000位科研人员这里工作、实习、访问,截至2016年10月微软亚洲研究院在国际顶级学术会议与一流学术期刊上公开发表了4000余篇论文,其中有50多篇荣获“最佳论文”奖,包括很多全球计算机前沿技术的基础研发突破。

如今,微软亚洲研究院的院友中有150多位在世界各地的顶尖高校执教,15位是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IEEE)院士、美国计算机协会(ACM)院士或美国人工智能学会(AAAI)院士,20位入选了中国千人计划和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家基金;超过10位在互联网企业担任CEO、CTO或CIO;80多位是创业企业的创始人和主要技术负责人,涉及范围人工智能、物联网、VR等等。

其次在广度上,在当时微软中国研究院的基础上,2003年11月成立了微软中国工程院,后更名为微软亚洲工程院,专注于基础研发成果的科技转化,由张宏江任首位院长。张宏江后于2011年加入金山,先后任金山集团兼金山云CEO。2006年1月,微软在研究院、工程院、硬件创新中心、技术中心等基础上成立了微软中国研发集团,后更名为微软亚太研发集团。如今微软亚太研发集团的研发范围涵盖软件、服务与硬件等全业务链,且在北京、上海、深圳、苏州等多地有分支机构,员工数量超过3000人。

微软亚太研发集团是微软在美国本土以外投资最大、职能最完备、机构设置最全的研发创新基地,其规模、质量和创新成果等在中国来说也是独一无二的现象。

企业创新进入下一程

微软的创新机制对于中国的企业界来说,有着深远的影响。远的不说,近期就有微软亚洲研究院副院长芮勇加入联想,成为了联想的CTO。然而,微软的创新基因是那么容易挖个高管就能复制的么?或者从微软找来几个研究员,就能马上有基础性研究的突破么?

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兼微软亚洲研究院长洪小文说,“微软亚洲研究院建院伊始,所从事的便是着眼未来的工作,但这样的工作,却不是任何一家企业都有能力支持的。况且,比提供资金更重要的是提供一个自由的共享平台。今天,研究院在包括深度学习、计算机视觉、语音识别等多元学术领域所建立的权威性,都要归功于公司所架设的广阔平台。”

洪小文总结微软创新管理机制,可简化概括为四点:确保环境自由、鼓励跨界交流、合理评估绩效、多元与包容,这也是微软18年来在中国扎根和布局研发创新体系的高度经验概括和总结。微软亚太研发集团能够从早期为Windows、Office等核心产品贡献研究成果,到近年来深入参与Kinect、Azure、Skype Translator、HoloLens、Cortana等微软创新产品,甚至到主导微软小冰这样的人工智能产品,都源于这四点创新管理原则。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环境自由”,这也是中国企业创新的第一大难点。这意味鼓励员工去尝试更富有创造力也更有可能失败的研究,也不会因为某个课题看上去希望渺茫而叫停或否定它,“这些有天分的研究员选择来到研究院是在单纯的兴趣乃至‘偏执心’的推动下,去制定研究方向和工作计划。”实际上不止是微软,国际上很多大公司内都有一批已经功成名就、只为了自己兴趣工作的高级人才,他们才是推动公司边界不断扩展的核心力量。

绩效评估是第二大难关,尤其是基础研究院的绩效评估。洪小文介绍说,一直以来微软亚洲研究院都鼓励研究们解放思想、挑战不可能,但多数情况下困难的课题都是硬骨头,需要漫长的时间去一点点“啃”,而且整个过程中充满了未知数。怎么才能确保团队里每一个人都充分保持着动力?当然一方面微软公司家底雄厚,可以长期投资基础性研究,但另一方面基础研究与产品转化以及对公司的贡献等方面的平衡,这也是一门艺术,需要个中体会。

多元与包容是第三大难关。洪小文强调,中国的一些企业在新员工入职时先进行规范培训,就像是打铁具要先入范那样,但在研究院却不能这样做。“要求全员整齐划一的军团式管理可能适合‘制造’,却绝不适合‘智造’。”但很多中国的企业都是从制造业起家,已经从企业的基因里就注入了“制造”的元素,因此在向创新经济转型的过程,如何在企业基因里加入多元与包容的元素,是一个长期的战略挑战。

成立微软亚洲研究院院友会是微软创新在多元与包容方面的进一步体现。洪小文特别强调,院友会就是为院友服务,并非为了商业利益和目的,当然这也是微软作为一家平台型公司所搭建的新平台,今后院友们与微软可在这一平台创造新的互动形式。之前,微软已经有了创投加速器,这是专门服务于创业生态的平台。而院友会则进一步连接了大型公司,特别是成熟的互联网公司生态,将来能够产生何种“化学反应”,还有待于张亚勤、李开复、王坚、沈向洋、洪小文、张宏江、芮勇、赵峰等大佬们的进一步行动。(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吴宁川)

下载;钛媒体;App

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吴宁川
吴宁川

专注于云计算、大数据和移动计算时代的商业变革。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