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双11交易额将成常态,电商要变天但远没到“天花板”

摘要: 马云认为,说电商有“天花板”是缺乏想象力。电商到今天为止只占了整个中国零售的10%左右,把剩下的90%的传统零售进行彻底的改革,才是最重要的。

钛媒体注:又到一年双11,大家见面的问候语又变成了:你剁手了吗?据公开数据显示,今年双11,开场一小时,天猫的成交额即超过353亿元,超过2013年双十一全天交易额。

其中,无线交易额占比84.3%。从各行业成交看,服饰、美妆、电器、手机等类目占据绝对优势。服饰类别中,优衣库、阿迪达斯、NIKE都是当仁不让的赢家;手机销售商中,荣耀、小米、魅族、苏宁易购4家成交破亿元。

就在双11的前一天,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接受了央视财经的专访,他预言称“中国电商要变天了”,未来诞生的新零售,是线上、线下、物流、数据、技术的完美结合。这种新的零售形态会影响到城市商业区的变革,影响到供应链的变革,供给侧的改革。

虽然马云曾经表态,“电子商务”这个词可能很快被淘汰。但他仍然认为,电商没有“天花板”,因为电商到今天为止只占了整个中国零售的10%左右,还有90%的传统商业都没有变革。把90%的传统零售进行彻底的改革,才是最重要的。

马云同时抨击了传统的零售业。人们只关心从房地产里面赚到钱,而不考虑到如何通过零售去服务和支持好消费者,通过服务和零售去支持好制造业的变革,是时候把利润还给消费者和制造业了。

他指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差异之一,就是发达国家永远在买别人的东西,发展中国家想尽一切卖别人东西。所以,中国必须认真反思的一件事,就是努力实现进出口平衡。要学会进口,只有扩大中国进口,才能够提升中国商品的素质,才能提升中国老百姓的素质,才能让中国知道全世界到底在生产什么、需求什么。

以下是专访实录,略经钛媒体编辑:

今日双11的成绩,将是几年后每天的平均交易额

央视财经记者 侯凯笛:去年的时候您跟我说天猫双十一能做一百年,今年如果算下来的话就是刚刚八岁,像个小学生的样子。您一直都说不太在乎它的考试分数是怎么样子的,其实走到今天,您觉得您最欣慰的是什么,最担心的又是什么?

马云:我觉得欣慰的它开始慢慢被很多人所接受,因为一个事情,就像做人一样,要出名很难,但是要被认可很难,出名其实我认为相对来讲是容易一点,但被世界认可很难。双十一我觉得这几年虽然名气有点起来了,但是真正被消费者认可、被厂家认可、被大家所认可还是需要时间。

我觉得这八年下来,双十一现在为止,至少很多消费者喜欢、商家喜欢,而且很兴高采烈地把它变成了一个节日,我觉得这我还是觉得蛮好的事情。

担心,我倒也没什么大担心,因为这个是一个,本来我们在做的事情就是没人做过的事情,它如果有机会成为一个世界的消费者的节日,成为一个全球的商家的感恩的节日我觉得蛮好,唯一可能现在每一次我们不断在挑战是技术的边界,因为大量的这种消费者的情况发生,大量的购物在同时期爆发,我们必须准备好这个很强大的技术,来去解决这样可能人类从来没出现过的问题。

所以我看到我们工程师们,既紧张又兴奋,兴奋的是他们可能碰上的技术问题是很少有人有机会碰上的这样难的难题,紧张的就是,万一出问题,可能就出大问题。

记者 侯凯笛:您会不会有这个压力,就是万一会出点什么小问题,我们提前会做什么准备?

马云:我没有压力,我其实双十一这几年,我都没什么压力,因为这我压力也没用,因为我也不能解决技术问题,也不能解决产品问题,但好的是我觉得反而我压力越来越小,因为我看到双十一在公司内部的准备工作越来越条理,越来越有这个章法。

不像以前提前很早就开始做双十一准备,我那个这两天去看了一下,觉得跟以前,以前有点乱,大家兴奋中带着忙乱的状态,现在是有条不紊地在发展中,已经变成了。我昨天跟同事们交流,我跟大家讲,就是图了个快乐,让消费者快乐、商家快乐,对吧,所有的人都很高兴、快乐,运营的人也高兴快乐,因为这是快乐是第一要素。

第二就是通过双十一,能够真正提升整个中国未来新零售的技术、水平,因为这种技术的能力的提升,真的很难得的,在同一秒钟,那么多消费者进来,这种技术,云计算能力的突破,管理能力的突破,我觉得是很了不起。第三就是大家在兴奋中注意身体。

记者 侯凯笛:去年您就说了这个,说健康稍微有点跟不太上,时间有点不够太累。然后像今年,我们一直在说像双十一其实像场大考,它所有的一系列的配套体系、基础建设,其实都在这一天集中释放,它是一个顶峰,但是每一年双十一的顶峰都会变成未来的一个常态?

马云:对。

记者 侯凯笛:您会不会觉得曾经有没有预想过,就这样在无形之中推动着整个往前走了一步?

马云:我觉得这不是,其实从开始做的时候,我们是无意识的,现在是有意识地推进整个社会经济结构的变革,有意识地推进整个社会的所谓转型升级,有意识的推进新的零售的建设,就是说如果到今天为止,双十一也好,阿里巴巴也好,天猫也好,还是无意识的在发展,这对大家都是不负责任,对社会不负责任,对我们自己也不负责任。

我觉得今天阿里巴巴集团如果纯粹是为了考虑双十一能够多少销售额,其实双十一的销售额跟我们的盈利没什么多大关系,并不能决定改变我们什么。如果说是阿里巴巴今天这样的,这种销售的规模,对工厂、对社会的影响力,不能转化成为,成为一个推动社会进步、社会整体创新的能力,我觉得我们把自己这些手上的资源是糟蹋了。

所以我没有觉得这东西是无意识的,现在我们越来越有意识,因为我们相信我们今天的双十一的这个成绩,将会成为五年、八年以后,每一天的平均的交易。今天的物流的包裹,将会成为五年、八年以后每一天平均的交易。这一切必须,不是让阿里巴巴一家公司具备这样的技术,而必须让整个社会具备这样的技术能力,整个社会具备这样的创新能力和运营能力。

所以我觉得,我们更希望看到是,双十一能够成为社会运营这样的挖掘内需、运营的商业基础设施能力能够大大提升,最后能够跟全社会进行共享。

电商马上要变天,是影响到供应链和供给侧的改革

央视财经记者 侯凯笛:刚才您也说,像这个双十一不是阿里巴巴一家的一个节日,它现在已经变成一个全民狂欢性了,大部分电商几乎都在参与这个节日。可是就在不久之前您也说过这样一句话,说未来阿里巴巴将不再是一个电商的公司,可能电商就要消失了,您说这个话当时的。

马云:我说是电商,我第一讲是未来的纯电商会日子很难过,可能就会没有,未来的纯线下模式也会没有。当然,电商依旧会高速发展,这几年,未来几年,今年、明年、后年,我认为电商还会高速发展。这个就像支付宝、淘宝、天猫,整个阿里生态系统依然会起来。

但是你看未来是什么,因为如果纯电商做的很好,没有线下的支持,没有跟线下的配合,我觉得电商是走不久的。如果线下依旧跟,不去拥抱互联网,这也会走不久。什么是电商,电商就是我们掌握了整个互联网的技术、互联网的思考、互联网的运营方式,我们创造出一种新的商业模式,适应未来的商业模式。

所以我觉得纯电商,未来,不是这两年,未来会面临巨大的挑战,纯线下也会在未来遇到巨大的挑战。所以我们觉得,未来是诞生一种新零售,就是线上、线下、物流、数据、技术的完美结合,诞生一种新的零售形态,这也会影响到城市的,新的城市这个商业区的变革,影响到供应链的变革,供给侧的改革。

所以我自己觉得,未来的三十年,短的可能五年到十年就能看到巨大的变革。所以从明年开始,阿里必须是做到提前准备,只有我们准备好了,跟着我们的客户,因为我们必须不是为自己准备,不仅仅要为自己准备,我们还要为我们的消费者准备好,要为我们的中小企业准备好,为跟着我们生态链的所有的合作伙伴准备好。所以我们要提醒大家,天很快要变了。

说电商有天花板是缺乏想象力,要在“阳光灿烂的时候修理屋顶”

记者 侯凯笛:就像您说的,天要变了,但看到因为阿里巴巴发了三季报,当中我们看到包括电商层面的,年活跃用户数,以及电商的这个增长率,可能都有一点点碰到天花板了,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才要做出去电商化?但是对于中小电商来说,您觉得天要变的时候,他们应该做些什么?

马云:我觉得第三季度并没有显出客户数不活跃,或者碰到天花板,如果讲电商有天花板,如果讲这个天花板,那我觉得是太没有想象力了。我觉得刚刚开始,只是今天问的,因为电商到今天为止只占了整个中国零售,中国零售的10%左右,还有90%的传统商业都没变革呢。所以我们今天要问的,不是让电商有多少增长,而是让整个中国传统零售行业有多少增长。

其实我觉得今天的,我们这个电商,如果纯电商发展的越快,对传统零售的打击越大,这不是大家要看到的。只有把90%的传统零售进行彻底的改革,让他们也抓住这个技术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阿里这几年的,未来几年的专注点,不是让考虑自己有多少增长,因为我们要考虑90%的传统零售行业,让他们如何变革,因为只有他们变革了,阿里的变革是在他们的成长中得到益处的。

所以第一我们依旧保持高速增长,第二我们对电商充满信心,因为我一直是这么觉得,阳光灿烂的时候修理屋顶。今年阿里形势最好,但这个时候如果不对自己进行变革,不去考虑别人的未来去变革,阿里走不到未来的。

所以这是我们自己主动提出,我们看到的未来,必须告诉大家,这是我们对未来的看法,并且我们将会为未来而做自己的改变,也希望大家做好这样的改变,我们对问题的看法和认识。

人们只关心从房地产赚钱,但阿里把利润还给了消费者

记者 侯凯笛:您刚才提到这个传统零售行业,现在有点被打压,有点被挤压,我也查了一下商务部最近几年的一个数据,确实伴随着电商和互联网高速发展的同时,整个传统零售行业,甚至于实体经济都有一些萎缩。所以在您看来,是不是真的是互联网对这个实体经济的挤压太大了,未来应该我们怎么去平衡这个?

马云:应该讲,客观的讲,或者理性的讲,或者科学的讲,不是互联网,今天互联网和电商并没有去过分挤压传统商业,而是整个传统商业在面临急剧下滑,电商只是在全部下滑的经济形势下,出来的一点新的希望而已,这些企业很早醒过来,并且改变了自己商业的未来。换句话说,如果没有电商,今天传统商业依旧会下滑。

因为中国原来的,特别中国原来的零售行业,全是基于房地产,房地产这个行业在整个中国过去二十年的高速发展,特别地价炒的那么高,人们关心的是从房地产里面赚到钱,而不是考虑到如何通过零售去服务和支持好消费者,通过服务和零售去支持好制造业的变革。

这个问题不是现在出来的,我们十年以前做淘宝的是一个很重要想解决的问题,就是一个工厂做一个电视机,它卖出去的钱只能赚到7块钱,一台电视机只能赚7块钱的利润。而大部分的利润被渠道拿去了,而渠道拿了这些钱并没有去发展、完善渠道,加大跟消费者的关系,而是把这些渠道在市中心去建了很多房地产。

所以我自己觉得,十年以前我们就看到传统零售会下来,只是我们想到的是用电子商务去适应了未来的更好的商业发展,所以今天在全世界的经济都不是很好,全世界的零售不是很好。不是中国的零售不好,美国零售也不好,中国零售也不好。但是电商好,是我们在整个零售里面看到的一点新意而已,这不是我为电商去辩解,而是我们每个人都必须为十年、二十年的判断。

十年以前我们判断了今天,我们今天也必须判断未来。如果我们电商企业不改革自己,也把自己当做很了不起,也觉得自己是勇往直前、不可战胜的,那也是缺乏想象力。我们必须跟传统零售共同成长,必须和制造业共同成长。我是坚信一点,如果制造业不赚钱,零售是不会好的。

今天阿里的电商模式,我们只收了2%到3%的点都不到,但是我们把所有的利润还给了消费者,把所有的利润还给了制造业。今天在金融危机,2009年的金融风暴以后,中国的出口并没有,中国的企业出口碰上问题了,但中国的制造业没出现问题,原因是什么?

是电商打开了中国市场,我们救活、帮助了大批制造业重新起来,所以要这么去看。但是对传统零售他没办法接这批制造业。所以我是觉得要从经济、社会、科学,客观、理性地看待这个问题。正因为这样,所以不管传统行业企业说电商消灭了,我自己觉得这是,我们不能做自欺欺人,必须看待未来,从未来的格局来判断今天。

实体经济不拥抱互联网,只有死路一条

记者 侯凯笛:那您觉得是不是传统这些零售业,包括实体经济,必须要拥抱互联网,否则的话就是死路一条?

马云:是的,我自己这么觉得,不是互联网和电子商务消灭了传统零售,而是落后、保守、自以为是的思想消灭了这些传统零售和传统行业。我们必须面向未来,必须拥抱新的技术。就像上一个世纪电出来的时候,你拒绝用电,你就喜欢烧煤,你就喜欢用马力来做,你肯定没有机会。

这是一个新的技术的到来,一场新的营销开始,一种新的面对消费者和制造业的变革,你不愿意用,那你能怪别人,不是电商不好,就像不是电不好,不是互联网不好,是自己不愿接受新事物不好,或者自己接受新事物的心态不好,才会让自己落后的。

记者 侯凯笛:如果这个是注定的大势所趋的话,您觉得有哪种实体行业有可能会存活下来?

马云:我觉得因为互联网没什么边界,它会对各行各业有巨大的冲击,今天只是从零售开始,接下来从制造业会开始,从金融开始,从整个技术革命的变革开始,到整个能源革命的开始,最后到社会治理的开始。在未来30年,将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中国必须反思的一件事,进出口平衡才是经济强大的命门

央视财经记者 侯凯笛:最近阿里巴巴一直在谈国际化和全球化,这几年一直在说,今年强调最多的是全球卖,就是把中国的产品卖到世界各地去。但是其实一直以来,中国在产品出口中是存在很多问题的,比如说我们经常会被当作反倾销,这么长时间,包括政府和很多企业都在努力做,但是很难实现这个事情,您觉得一个电商平台能够实现吗?

马云:我觉得第一点,我们并没有,我们是在讲全球化,我们在讲国际化,当然我们觉得我们并不是在讲,我们在已经开始在做。

第二点,全球化和国际化是两个概念,国际化是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生意,全球化是各国之间的,是多边之间的生意。阿里分为国际化和全球化战略,国际化战略,我们要加强中国和其他国家的进出口贸易的平衡,全球化我们是希望帮助全世界的中小企业,能够搭建一个互相交流的平台,这是两个事情。

第三件事情,我觉得中国必须思考,大概在2008年、2007年我就讲了,中国已经不可能恢复到十年以前,过去那种出口靠集装箱、规模、标准化、低成本、低附加值的模式,已经不复返。我们再也不可能想到,我们中国出口像当年一样。

未来的出口一定是小批量、高附加值、个性化,所以有这个的变革,不是因为中国的出口不好,而是整个世界经济发生了巨大的变革,中国经济,中国的制造业必须发生变革。

所以我们并不是想尽一切办法,我们在帮助中国出口,只是以独特的方式出口,我们希望出口中国高附加值的、小批量的、个性化的、迎接未来大数据时代的中国制造业,就是IOT,智慧制造,我们希望在慢慢培养这样的技术。

中国人一贯最强的是在于卖货,中国人我觉得我们很会卖货。但是我觉得光会卖货是不行的,过去的二十年我们卖了太多的货给别人,但是我觉得未来的中国的贸易,必须是进出口平衡的,我们要学会买东西。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差异之一,就是发达国家永远在买别人的东西,发展中国家想尽一切卖别人东西。

所以我觉得中国要学会进口,只有扩大中国进口,才能够提升中国商品的素质,才能提升中国老百姓的素质,才能让中国知道全世界到底在生产什么、需求什么。只有这样,未来的中国进口、出口才会好起来。所以你只有会吃好的东西,你的身体才会强壮起来。

所以我是觉得未来的二十年,中国要把握这个机遇,从一个纯出口的国家,要走向一个进出口平衡的国家。甚至要学会花钱,必须学会消费,必须学会开出。所以美国人是用别人的钱,用明天的钱,我们要学会,我们也要花自己的钱,所以这是学会投资。

投资不一定是,以前我们投资,想象的投资,铁路、公路、基础设施,这非常之好。但是投资教育,投资自己吃的东西,投资自己穿的东西,投资自己的精神享受,这是我们国家,我们的年轻人要去思考的。

记者 侯凯笛:但是您说的进出口的平衡,会不会未来有这么一个现象,就是因为我们买的东西也都是好的东西,但是现在我们出口的东西,大部分都是稍微低附加值的一些产品,高附加值的产品比例非常非常低,您觉得互联网能够帮助这个现状做改变吗?

马云:当然,我觉得第一点,首先要进口好东西,让中国的制造业觉得,日本马桶抢的那么好。我们买回来看一看,学习一下,我们不能老去做我们自己觉得天下第一的马桶,看看还有更好的马桶,为什么不可以生产、不可以学习、不可以超越呢?所以我觉得进口的目的也能够,某种程度上,倒逼我们的落后制造业转型升级。

中国人的学习能力是非常之强的,从洋务运动、五四运动,到后来的改革开放,我觉得每一次的中国开放,开放不一定是自己一定走出去,开放还要有引进来的勇气和决心。

我并不认为今天中国进口一点东西,会把中国冲垮倒到怎么个样子。但是我们进口一些东西以后,让我们知道差距,让我们知道我们可以做的更好,我们有机会做得更好才会行。

所以大家讲,要做先进的制造业,我认为先要做品质制造业,我们把自己的品质做好,品质做好就是多看、多学习、多思考。村里面穷,以为所有的鸡得自己村里面的,粮食得吃自己家的,我认为你天天吃的就是玉米,你天天吃的就是你的,你要去看看全世界还有各种各样的生鲜、海鲜,你进来以后知道世界有多大,也得出去看看,也得去买回来。

所以我觉得中国未来几年,真正的开放我们不仅要出去,我们要请进来,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行。

记者 侯凯笛:如果要实现这个贸易自由的开放,或者是把这个活力提升的话,背后要需要一系列的配套,尤其是金融这一块,那目前我们的金融体系、支付体系能不能跟得上,能不能支撑得了?

马云:正因为今天支撑不了才是我们今天努力的机会,也就是说,所有的事情等它都准备好了也不需要企业家,企业家就是你判断这样下去,中国这个社会世界社会一定需要这样的东西,所以你今天去努力,花十年。电商不是今天做成的,是我们17年来,每一天坚信这个目标,每一天一点一点起来。

双十一也不是今天做成的,是8年以来,从第一天我们就几个人,没多少人在卖,到今天为止大家参与。所以我自己觉得,阿里巴巴不会等待所有的情况准备好了,无论是支付,无论是物流,无论是国家的政策方针,还是各国之间的贸易协定,总得要有人去推动,总得要有人去进步,总得有人去付出。

所以我觉得阿里今天做这些事情的能力、意愿,已经比当年发生变化。

我们只希望不是自己,我们不仅仅希望说你们的盈利、利润,今年双十一的十一,这个卖多少货,这对我们重不重要?重要,但不是那么的重要。

我觉得有了阿里以后,如果我们中国的制造业、零售行业,我们中国对世界的认识、世界对中国的认识发生变化,整个的经济社会发生了很大变化。这个是我觉得我们这个公司,对这个社会带来真正的价值。

这世界不要说全世界,就在中国永远有比阿里巴巴还会赚钱的公司。你跟人家比赚钱没有意义,我们只证明我们会赚钱,但我们想跟别人比的是能够推动社会进度,我们是否可以做的更好。

记者 侯凯笛:现在我看阿里金融的整个体系做得也很大,包括内容产品结构也很丰富,像这个理财的、贷款的等等都有,那未来阿里究竟是想做成一个阿里银行,还是想做一个什么样的?

马云:阿里其实就我们坚持这么讲吧,就是中国不缺一个金融机构,中国不缺一家银行,阿里第一天就没去想过要做个金融机构、做一个银行。只是我们最早就想解决贸易之间,怎么解决支付问题,我们跟所有,很多金融机构交流下来,没有人愿意支持,我们只能自己建。

但是我们今天更想建的不是一个金融机构,我们更想建的是一套信用体系,如何让整个社会的信用能够真正的完善,动态的信用,基于大数据的信用建起来,让有信用的人畅通无阻,让没有信用的人寸步难行,这个才是社会进步的第一要素。

第二个我们觉得,希望,已经走到今天,我们有意识地说,我们需要创造出一套,适应21世纪经济发展的一个金融体系。过去是二八,20%的人的企业能够获得金融,80%的企业、个人、消费者没有得到金融的服务。所以我们现在希望就是八二,也就是能够支持真正的普惠金融,让每一个消费者、每一个年轻人,每一个小企业都能得到金融的服务,所以这是我们想做的。

至于我们不想跟任何一个金融机构去比谁更挣钱,谁利润更高,我们想跟谁比谁能服务的客户更多,谁能服务的客户更加完善,这是我们现在更感兴趣的。

蚂蚁金服肯定要上市,不拒绝考虑香港

记者 侯凯笛:说到阿里金融,可能大家最感兴趣的还是蚂蚁金服,上市时间表有没有,然后包括这个地点有没有选好,曾经说过香港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马云:这个我觉得蚂蚁金服上市不上市,可能对阿里本身来讲不重要,但是对那些支持蚂蚁金融服务的人很重要,帮助过蚂蚁金服成长的很重要,对于未来很重要,对于未来的新的二十一世纪的新的金融体系来讲非常重要。

所以我觉得蚂蚁金服应该是会去上市的,但是具体的时间我们确实没定,但有一段时间有香港的记者问我蚂蚁金服将来会不会考虑来香港上市,我说当然不会拒绝,但是现在被误传太多,说我们要去香港上市。

我觉得对蚂蚁来讲今天它一定要走向全球化,但是同时必须扎根于中国社会,服务所有支持过蚂蚁金服成长的人。所以现在还不是要确定哪上市,但是我们有一点肯定的,我们去上市的地方,必须对未来世界的发展、经济的发展、金融的发展、创新的发展是支持的,如果是对未来的创新不支持的地方,我们是不会考虑的。

未来淘宝应该是一个可以进行全世界买卖的经济体

央视财经记者 侯凯笛:刚才您也说互联网其实是没有边界的,我们在生活当中已经感觉到了,就是生活已经被互联网完全融入了,你很难把它单独的拿出来去说。但是呢,现在我们看,其实阿里在很多很多领域都有涉及,未来阿里巴巴不会做的究竟是什么?

马云:我觉得阿里今天把自己定位成为我们希望是一个社会创新的发动机,我们本身不能仅仅成为一家创新的公司,是创国家社会世界发展的一个创新的发动机。我们认为互联网没有边界,我们希望建立的是一个经济体,我们不是一家普通的公司。

所以我们希望未来的世纪一定有一个网上虚拟的经济体,无数的年轻人、无数的中小企业,可以利用这个经济体里面的技术、资源、基础设施、社会关系,能够在进行全世界的买卖。过去的20年,世界经济的全球贸易、全球化,是被6万家大企业决定的。

假如我们想象,未来的20年,世界贸易是有一千万家的企业从事跨境的贸易、支持,都是有无数的创新的年轻人,世界就会变得不一样。所以阿里巴巴我们不是一个简单的,不能以传统公司的角度来看待我们,我们更像是一个真正的一个经济体,就像加州是个经济体,珠三角、长三角是个经济体,只是这个经济体是在空中,是在一个创造,从来没有诞生过的,跨边界、跨时空、跨国界的这样一个经济体。

记者 侯凯笛:作为一个经济体来说的话,它可能涉及的领域非常非常广泛,所以您有没有有时候感觉到其实压力挺大的,很多事情阿里巴巴自己解决不了?

马云:压力肯定有,我并不觉得它是压力,今天已经超越了压力了,更觉得今天是各种各样的挑战、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所以在经济体运行中,我们比谁都明白,运营几亿消费者,又有大量的金融、大量的钱、财、物、人、资源在里面的时候是很复杂的一个体系。所以我几年前讲阿里巴巴缺的不是工程师,阿里巴巴缺的不是简单的程序员,阿里巴巴缺的不是客服和产品经理,我们缺的是经济学家、社会学家、人类学家,所以未来学家,因为这些才能够打造一个经济体需要做的事情。

所以我们面临的挑战很大,我们在做没人做过的事情,但我相信,没有人是未来的专家,大家都必须去思考,未来我们希望让社会更透明、更公平,更加普惠,每个人都能享受同样的机会,这个中间的磨难是会非常之大。所以我们也荣幸,也许从来没人这么去想过做一家公司,做这么一家公司,但这也是我们的乐趣所在,因为本来我们就是一无所有,这些东西分给别人,也觉得挺好。

中国互联网行业跟美国的差距在于“全球化”

记者 侯凯笛:最后我们说来一下跟美国的关系,就是中美的互联网这一块,因为很多一直在说如果说起互联网的话,中国其实是最需要去看的,因为不管是速度、创新、模式等等都是全球领先的。但是最近我刚刚看到了一个新的数据,我跟您分享一下,就是到今年8月份,中国互联网公司的这个市值是6247亿美元,但是美国前20的互联网公司的市值超过了2万亿美元,是中国的3.4倍。为什么,大家如此看好中国互联网的创新模式等等,但是中美互联网的公司市值反倒是差距在拉大呢?

马云:我觉得挺好的,你说美国当年的IBM、微软,IT时代的8家公司加起来,中国连个零头都没有,你说我们把联想,当年我们所谓的这种企业的市值,跟十年、二十年以前,美国IT的8大龙头老大一比,我们连个零头都没有。今天至少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已经远远的缩短了距离,而且美国在这个领域里面走的比我们早。

但是戏在后面30年,电是欧洲发明的,但美国得到了运用,美国成为了第一大强国,互联网是在美国发明的,但是全世界两个亮点的国家,就是美国和中国有两个亮点,其他的国家都没有。而中国的互联网我自己觉得,在未来几年内也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所以互联网任何一场技术革命都是50年,前20年是技术公司,后面30年是技术的应用在社会方方面面。所以我觉得,互联网刚过了20年,未来的30年,路是谁走,谁更好还在后面呢。更何况你把全美国的20家公司,跟我们中国的加起来是不公平的。但是如果把公司的前三五个跟中国的三五个来比,其实相差的距离并不太大。

只是我觉得,未来我们来共同来讲,美国今天的互联网是全球化做的比我们好,全世界用Facebook的人非常多,全世界用谷歌的人非常多,但是全世界用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服务非常之少,这既是挑战也是个机会,所以我觉得慢慢来。

中国经济,短期看有困难,长期看很乐观

央视财经记者 侯凯笛:最后帮我们补一个小问题,就是您能预判一下2017年,中国的经济形势跟全球的经济形势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包括中国的供给侧改革,您觉得能够取得一个什么样的成绩?

马云:我觉得这个很难预判,毕竟我也不是这个经济学家,现在都是靠经济学家预判。从企业来讲,我们认为这个中国的短期内一定是有困难的,因为中国如果要想进行真正的,相信转型升级,那么我们一定是要付出今天的代价赢得未来的。所以短期内中国经济我自己觉得是有压力的,但是从长期来看,我认为中国是有巨大的机会的,因为毕竟我们有13亿多的人口,毕竟我们中国的创新刚刚开始。

所以我自己觉得,任何对短期有巨大期望的,都偏向于投机,而真正的投资是你看好未来。为未来改变今天是值得的,为明天、为短期内改变今天,那是很累的,你可能失败的概率很大。

所以对阿里来讲,我们不看一两年的,我从来不看一两年,看一两年对我们来讲永远是失望,一两年好的那就很好,不好的很正常。所以我们对十年以后,今天的阿里今天的蚂蚁金服,今天的菜鸟,我们都是很早以前判断,今天才做成这个样子。所以我们也是今天的双十一,不是今天做,是8年以前我们相信有这么个日子,我们才做的并,且不断的完善,30年以后的双十一可能更了不起。

更多有意思的观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下载;钛媒体;App

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精选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精选
精选

精选和转载来自其他媒体的趣闻

评论(2

  • 两个人的烟火 两个人的烟火 2016-11-12 22:21 via iphone

    那么虚拟消费品呢?

    0
    0
    回复
  • 绿聋瞎 绿聋瞎 2016-11-11 11:47 via weibo

    @肖珺CHINA @狐说新媒体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