酝酿周期长又考验运营,如今能用的超级IP已经越来越少了

摘要: 美国现有的优质IP大多创造于半个世纪前,商业变现也基本都重点在传统媒体形式,近些年美国很少有新的超级IP出现。

近几年,随着漫威模式的成功,大家不约而同盯上了那些上一代甚至上上一代的“超级IP”。

上个世纪90年代,IP的概念开始在美国动漫产业兴起,开始于DC漫画的《超人》和《蝙蝠侠》电影系列。

不同于美、日的漫画IP,中国的IP爆发于网络文学,2015年更是中国IP大爆发的一年,《芈月传》《花千骨》等网络小说改编剧获得空前成功。全年30部IP类电影贡献票房约80亿,网络数据显示,去年中国市场共产生IP相关收购42起,合计产生并购金额209.59亿元,IP价格水涨船高,被并购公司市盈率大都超过10倍,热门小说的IP收购价突破百万也比比皆是。

很多企业开始以IP为驱动,进行全产业链的资本运作,对热门IP的深入挖掘,如去年《鬼吹灯》、《盗墓笔记》、《火影忍者》、伊藤润二系列漫画等都被改编成了线下的体验式娱乐场景。

而近期情况是,大部分公司、资方开始追逐国外的经典IP,如亿奇娱乐获得拳皇经典人物的版权,SNK将《饿狼传说》影视版权以5年期限授权于亿奇,读娱君随手贴几个国外经典影视IP引进国内的案例:

类似的还有明年1月15日上映的《一切都好》;改编自1990年意大利电影《天伦之旅》;英皇电影及万达电影已获得东野圭吾畅销悬疑小说《解忧杂货铺》;《嫌疑人X的献身》将在国内拍影视剧;天悦东方拿下《奥特曼》大IP,即将翻拍国产版系列剧……讲真,读娱君没有抱多大期望。

开发经典超级IP并不是今年刚开始的,“超级IP制造机”漫威就是炒现饭的始祖。一个成功的超级IP,一定是符合能够跨越时间、文化和地域,宣扬普世价值,“超级IP制造机”漫威深谙此道,其每隔几年就会产生一个拯救世界的雅痞少年:美国队长、钢铁侠、雷神托尔、绿巨人、金刚狼、X战警、银河护卫队等,而公司以IP为蓝本改编的电影、游戏以及下游衍生品不计其数。

虽然美国、日本超级IP的运营能力很强,但是不难观察到,美国现有的优质IP大多创造于半个世纪前,商业变现也基本都重点在传统媒体形式,近些年美国很少有新的超级IP出现。

漫威就曾30多年没有向读者提供过一个令人眼前一亮的新英雄,2012年开始将自己的超级IP再次拉出来溜了一次,拍摄了《复仇者联盟1》。《复仇者联盟》第一集高达15亿美元的票房,位居好莱坞全球票房排行榜上第三名。这一巨大的成功,迫使好莱坞各大电影公司都试图拷贝漫威的“复仇者”模式。

环球影片准备明年1月上映《新木乃伊》,打造自己的“怪物复仇者联盟”,将吸血鬼、科学怪人等角色共聚一炉;DC漫画的《蝙蝠侠VS超人——正义黎明》也在准备明年3月上映。

这或许是超级IP进入“挖祖坟”时代的起始点。

中国没有打造超级IP的能力,这是我们在国外买版权最无奈也是最根本的因素。虽然近几年,由网络文学产生了几个“大IP”,但是由于没有把握好节奏、没有准确的定位等一系列主观因素,使我们至今没有影响力波及几代人的超级IP出现。

一个优秀的IP及运营能带来的利润不会依靠单一渠道,利润最大化的目标是推动IP巨头进行行业上下游并购的根本原因,竞争的强化也使得IP研发运营的成本也大大提高,这就意味着,中小企业只能成为IP的“制作方”,而非“创作者”,如果无法对IP进行充分价值挖掘,这很可能会变成一桩亏本的生意。

IP自带的粉丝规模为IP改编作品降低了风险,带来了可观的基础用户,IP作品本身也符合一定的市场规律性,因此恰是娱乐产业十分优质的内容源头。这些因素造成近年来IP被哄抢。众多企业参与其中,大量囤积IP以图他用。

培养一个超级IP需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酝酿期,暂且不提中国有没有能力去运营,就算是有,这对于快速来钱的互联网投资行业来说,太慢,没有等的耐心和价值,所以把眼光放到已经成熟的超级IP上也是必然选择。

火爆的IP本身能带来大量的流量,从而大大降低游戏推广成本,带来大量的种子用户。以IP为纽带,建立影游联动的运营模式,是目前市场最主流的IP价值挖掘模式,影视+游戏的模式有利于增加用户的参与度和粘性,强化IP认同度。

美、日近几年没有产生影响力大的超级IP,与新媒介的发展有很大关系,国外超强IP需要获得更大市场、更多年龄层人群的需求,有与中国公司合作的需求。经典超级IP+中国新元素的打法,从《功夫熊猫》就可以看出端倪。

这种形式的合作也给中国土豪们发展“影游联动”留下极大空间,中国土豪们的买买买,或许会成为拯救这些超级IP的另一条出路。

虽然读娱君并不指望国内制作公司让那些经典角色、超快IP更上一层楼,但是好不容易刨到祖坟,拿到这些大金矿以后,还是需要认真对待的。

这点日本做得特别好,读娱君将之称为“铁桶式保护”。日本版权保护特别严格,日本绝大部分的版权方,都会在开启谈判后联合相关公司一同成立授权委员会,统一进行合作会谈和实际操作。与日本有版权合作的公司,都抱怨日本的极度保护欲,每次的合作都要全程监修,甚至在角色语气、发型偏分方向等极致细节上进行把控。

除了紧贴日本,我们还有很多坑要填。

很多下游公司没有IP运营的意识,只想利用IP的粉丝效应赚热钱,很多优质的经典IP被滥用,这个在影视改游戏领域表现得尤为明显。近些年,资本的催化,IP过热引起的价格浮夸、数据造假、抄袭承载、炒作严重。

IP的泛娱乐产业链运营,涉及的版权方也变得复杂多样,大量的版权纠纷、侵权问题给版权授权带来了挑战。尤其是在国内版权保护政策不成熟的情况下,出现了“一IP嫁多夫”的复杂现象,去年爆火的《盗墓笔记》就是典型代表,在这场多方参与开发“IP”的盛宴中,不仅有乐视和小米两大竞争对手的参与,还有原书作者南派三叔自己的南派泛娱。

目前,IP刚需强劲,很多企业急躁冒进,围积IP资源,本身却没有消化的能力,使得一方面IP版权方乱授权,一方面好的IP价值不能得到展现,浪费资源。版权方对旗下的IP资源不能有效控制,没有形成系统的IP管理机制,难以促使整个产业链往健康、有序的方向发展。

【钛媒体作者介绍:毛利小二郎,微信ID:hanguoxingyule】

本文系作者 读娱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读娱
读娱

作者介绍:读娱(ID:hanguoxingyule),专注娱乐+互联网+商业,记录泛娱乐产业的大情小事。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