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CEO张勇谈成长:给自己一点不舒适,做一点不擅长的事情

摘要: “我想很重要的开场确实是投资自己,但是这个投资不是规划出来的,这个投资是尝试出来的,没有一个人可以规划二十年要走的道路,因为市场和社会的变化都超过我们的想象。 ”

钛媒体注:10月30日下午,阿里巴巴集团 CEO 张勇回到母校上海财经大学做了一次演讲。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作为例子,分享了关于中国经济、人生成长等方面的心得。

对于人生的成长,张勇认为,“看未来的大势是最重要的,看世界发生什么变化是最重要的”。他表示,每个人会有不同的经历,但是对于未来判断,进行人生规划是很重要的。但是对于自己的投资,这个是规划不出来的:

我想很重要的开场确实是投资自己,但是这个投资不是规划出来的,这个投资是尝试出来的,没有一个人可以规划二十年要走的道路,因为市场和社会的变化都超过我们的想象。

他以自己的经历为例:他在财大的理想是进万国证券的研究所;感觉朝九晚五的生活不是自己想要的,他又选择了刚刚进入中国市场的安达信;互联网在中国的出现,又让他放弃了做合作人的机会,转身拥抱互联网;在阿里巴巴,从原本一直的CFO背景,到为淘宝商城的业务困扰,打造出双十一的概念。

张勇认为,自己的行为举止做事方式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在真正的场景当中,不断的锻炼,不断挑战自己的不适应得到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舒适圈,有的人交往广阔,有的人喜欢埋头做事”。在他看来,让自己不舒适是一种成长方式,

我相信每个人做好自己,给自己一点点不舒适,做一点不自己不擅长的事情,承担一点点风险。So what?最终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未来和发展。

对于中国经济的发展,他认为中国实业未来有三个挑战:

  • 中国经济最大的变化是消费升级的冲动,而实体经济有点跟不上。在消费品行业,其实迫切需要供给侧改革。
  • 互联网的出现,第一个阶段是所有用户都上网,而下一个阶段则是实现整个生产要素的重构。谈及双十一,张勇认为,

双十一本质上是所有的共振发生在一天,把消费者需求和对需求的期待在一天发生,再把供给整合到这一天,使得在最高一点的峰值实现供求匹配。背后其实都是互联网的原理。互联网在做这一件事时,成本要比非互联网时代低得多。

  • 真正基于创新带来实业的发展和制造业发展。张勇认为,中国的企业已经能够和谷歌、facebook、微软这些企业站在一个竞技场合竞技,而且中国无线互联网的应用已经完全超越了美国。相比于中国消费者手机支付的消费习惯,在美国信用卡永远是主流。

以下为张勇演讲实录:

尊敬的王院长,我们财大的各位老师,我们的校友现场同学们大家好!非常开心今天有这个机会来到这里。特别感谢王院长,包括莉亚老师给我一个机会。朴素的愿望其实是回学校一次,重新走上这条国定路,尽管这条路很多地方已经不认识了。我们上午也开了一个很有建设性的会议,我们大家七嘴八舌谈了很多想法,下午是我们的分享。

刚刚孙明明讲了,我就他开场几句话说一下,第一个我是91级,95届的。第二,这个题目实际上是我在内部讲很多具体场景的时候。没想到被我的同事用到这里给我出了一个命题作文,就让我讲讲这个。我想很重要的开场确实是投资自己,但是这个投资不是规划出来的,这个投资是尝试出来的,没有一个人可以规划二十年要走的道路,因为市场和社会的变化都超过我们的想象。

我想讲一个更大眼光的话题。今天从我视野当中,从阿里平台当中,我们看到中国经济和中国整个经济走向,我们看到了一个机会。今天所有人说经济很困难有很大的挑战,特别是实体经济有很大的挑战。我们今天来看确实这样。

真正决定中国经济命脉的是实业,我想这个话题不需要大家多讲,无论是跟财经专业有关系还是没关系的,稍微有常识大家都知道这点,我想中国实业未来机会在哪里。我想有三个机会,也是三个巨大的挑战。

第一个大家都知道阿里最早的主业是电子商务,发展到今天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子商务平台。这个平台上每年有4亿多消费者在购物,我想这里绝大多数都是我们的用户。是我们的用户请举手,现场大家都是我的客户受众。

其实今天我觉得我们每个人都是消费者,作为平台我们感受数以亿计每天每个人的行为带来最大的变化是什么?最大的变化是消费升级的冲动,这种冲动力量之大,发生之深远是出乎所有人的想象,或者说实体经济有点跟不上。所以我非常同意供给侧改革,供给侧可以渗透到这个经济行业各个方面。

我把它浓缩到消费品行业,其实迫切需要供给侧改革。这两天我想只要是我们的用户都知道,有一个大日子要来了“双十一”一年一度的又到了。

我们已经连续几年把海外的商品引到中国,作为一个主题去做。为什么这样?因为你切切实实感受到消费者的热度,我昨天和一个企业家聊天,他给我了一个很好的例子,因为他原来是搞电器,搞汽车行业。

他说三十年以前我们去国外带回来进口的东西是什么?是日本的家电。但是今天看到好多好的日本公司都被中国收购了。

现在去国外带的是什么?“薯条三兄弟”。这说明什么?为什么中国爸爸妈妈都到国外买奶粉,这背后隐藏着中国对于产品的需求要求越来越大,也是我们中国今天所有实体行业存在变革机会最大的原动力,因为你可以说所有东西到最后一定要市场买单,要消费者买单。这对整个中国的经济今天是个挑战,明天就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第二个巨大的机会:因为整个互联网的出现,第一个阶段是所有用户都上网,现在绝大多数小孩就是互联网一代。有的人听着开会有意思就听,没有意思就刷手机。我觉得下一阶段是实现整个生产要素的重构,特别是供给侧的重构。

这就是我们今天已经发生的,我们原来讲只是在网上买东西,未来是整个销售渠道的管理,所有都要利用互联网重构,这个首先利用互联网的基础就是信息对称性。

互联网金融是什么?今天大家有很多讨论,可能跟我们今天在座很多同学同事,校友的背景都关心。互联网金融首先解决信息对称性的问题,互联网金融首先利用互联网解决了聚合需求和聚合供给的。背后是去除了所有的中间渠道,使得供给和消费可以完全见面。

“双十一”是什么?双十一本质上是所有的共振发生在一天,把消费者需求和对需求的期待在一天发生,再把供给整合到这一天,使得在最高一点的峰值实现供求匹配。背后其实都是互联网的原理。互联网在做这一件事时,成本要比非互联网时代低得多。背后互联网的渗透无处不在。这背后也许是互联网的技术,但最重要的是互联网的思想。

我跟很多消费品企业的老总聊,我说当二十年前你开始创业的时候,要建渠道,哪个渠道都是竖状的渠道,各地到一个代理经销商一层一层下来,是因为信息的传递要有半径。必须通过层层传递,存货层层下行,才能达到终端市场。

今天完全变成网状结构,任何一个制造厂家可以进行实时营销管理,这个都是实时完成的。这个环境下,我想整个渠道关系发生巨大的变化,整个供给产业当中,可以真正从我们几年前讲的,可以真正从B2B走到C2B,最终可以根据终端市场的需求,能够把这个需求和洞察,实时反映在制造环境,这个是我们看中国发生巨大的变化。

这个引来了第三个巨大的机会,也是最难的一点。怎样真正基于创新带来实业的发展和制造业发展,今天关于工业4.0已经聊了很久,包括说IOT互联网是未来。

今天如何根据共享大数据,使整个产品、整个营销环节发生全方位的变化,通过这样的方式,使我们中国的实业不仅可以恢复巨大的生命力,同时可以真正弯道超车走到世界前沿。

互联网诞生2000年开始到已经十年,我们利用互联网的机会迅速发展。今天中国已经非常自豪,在有些场合作为一个中国人,作为中国企业我们是非常自豪,我们和谷歌、facebook、微软这些企业完全可以站同一个竞技场合竞技。甚至互联网发展到今天,我们对于无线互联网的应用已经完全超越了美国。

举一个例子,在美国街头对于用手机支付还是没有形成习惯,信用卡永远是主流。今天在杭州,吃个饭看个电影,叫个出租车,任何地方都可以用手机支付。当然大家说手机支付是一个阶段性的东西,我完全认同。甚至前两天和别人说,很快手机支付会很快消失,马上会回到生物钱包,每个人就是一个钱包,为什么还要拿一个APP?每个人都是司机,我们做的事情像ETC一样,车开过去,探头打过去,车牌号和本人是绑定的,直接扣款是自动的。

我讲一下我自己的经历和自己的故事,我觉得其实没什么可以多讲的,确实不是客套话。在财大读书的时候是1991年,我记得我进学校第一顿饭是8毛钱,跟学校跟上下铺的兄弟吃午饭。从财大毕业走到今天,从来没有规划过你未来要做什么,只是在一些阶段一些瞬间想过我到底要什么。其实回想在整个过去二十几年,确实有几个比较关键的瞬间和决定,但是这几个环节,这几个决定都有它内在共通性。

第一个环节我是1995年毕业,这里面有几个熟悉证券业的专家,都知道1995年证券业发生了几件大事情,本人也受到了深远的影响。国内“三二七国债”。我记得我在财大的理想,是我可以进万国证券的研究所,那是一个梦一样的地方。然后就去报考,还没考上就说那个事情出现了,整个公司也出问题了,招聘就暂停了。

我就开始去另外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叫巴黎银行上海代表处,也是过了第一轮到第二轮,突然之间新加坡出事招聘暂停。暂停以后自己完全有点晕,因为你当时进证券专业,当时就有一个想法,因为当时进财大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是证券专业,股票这个事1990年才刚刚开始,我和这个事也没关系。

我只是觉得这个是第一届,我感觉第一届应该挺好的,其实完全不知道这个事情。毕业的事情完全懵了,但是至少成绩不是最差,还有很多银行面试。去了招商银行,什么银行,第一两轮还体检,最后机会来了。

我去银行看了一下,问自己每天朝九晚五做银行的依维柯按时上班回来是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正在犹豫的时候有一个银行招聘,那个公司名字叫安达信。都觉得这个公司是刚刚进入中国,应该还可以试一下。最早的也许是有机会的,就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去了那个公司,在那边待了十一年。

离开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心态,其实这里面有一些共同点。做了十一年的感受,都要开做到合伙人了。那个时候我差不多35岁不到,做了合伙人以后未来二十年每年赚多少钱,做了多少事,基本上可以预料到。这个其实很没劲的事情,人生二十年都可以预料到其实这是挺无聊的。

我的人生不是规划出来的,后面也很偶然,偶然也很必然,互联网出来了。当时我去了盛大,两年以后到了阿里巴巴。那时候电子商务刚刚开始,我觉得电子商务每个人都需要。一般上海人不太愿意离开上海,但我还是去了杭州。没想到现在经历了差不多九年多的时间。

到了阿里以后一年多以后,又发生了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因为我是CFO,背景一直是这条线。到了阿里以后,很快你会发觉当时做一个新业务,就是当时的淘宝商城,这个业务刚开始不是那么顺利。做这个业务的人走了,这个业务没有人管,我跟当时的CEO,江湖人称“铁木真”的陆兆禧说,我就帮忙管下。

当然也是因为这个过程,要想办法,怎么要让这个业务活下来,就莫名其妙想出了“双十一”光棍节的想法,是这么一个想法。几年以后,马云跟我说你必须选一个,因为业务越来越大了,你既是CFO又是业务总经理,我毫无疑问说做业务有意思多了,我就不回财务了。

我简单说一下经历,这个经历大家会说这个经历很难碰到,每个人会有不同的经历。我特别想说的是,对于我们大学的年轻人来讲,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如何看待未来,做一个企业要看未来,一个个人人也要看未来。看未来的大势是最重要的,看世界发生什么变化是最重要的,我们今天每个人可以做很多事情,可以把时间填的很满,可以非常忙碌。但是对于未来的判断,可以按照未来的趋势,进行人生规划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

第二点非常重要的一点,也是特别送给今天来了一部分同学,我觉得还是要享受在大学的时光,这个享受其实是大家说的是度假、打球、谈女朋友我觉得都可以,我觉得还是利用这个校园获得书本经验也好,还有书本以外的经验。

今天上午谈的主要是,中国的大学主要是平台,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多一点学习学习的能力,这个非常重要。真正你说过了二十年,我相信这句话不光是我所有经历二十年以上,甚至这里很多前辈,三十年以上说大学时代知识在这个时代发挥什么作用?更多的是一种人生经历,是一种学习学习的能力,才能使我们走出大学校门以外,能够碰到各种各样的变化,我们能够适应,当然每个人都有适用性,每个人适用性都有性格有关系。

我自己是摩羯座的特点,具备了所有摩羯座的特点,其实我现在的行为举止做事方式其实很多时候又很不摩羯座。为什么?不是说与生俱来的,我35岁以前和以前完全不一样,这几年和以前又完全不一样。这是你在真正的场景当中,不断的锻炼,不断挑战自己的不适应得到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舒适圈,有的人交往广阔,有的人喜欢埋头做事。

摩羯座的本性是踏实做事,但在作为阿里巴巴那么大一家公司的CEO还是要能说,还是要参与到各种事务和活动中。这是挑战自己本身的性格,但这是工作的一部分。

校园是非常难得时光,但是今天的校园不是所谓封闭的象牙塔,它还是社会的折射。我相信每个人做好自己,给自己一点点不舒适,做一点不自己不擅长的事情,承担一点点风险。So what?最终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未来和发展。

所有的总结都像战略一样,总结的时候都可以很成体系,我一直说战略不是MBA战略,每个战略都是坑坑洼洼,成了就是战略,没成最多就写一下。我想最后还是非常感谢母校给我机会能够回到校园,可以给大家做一个分享。谢谢大家!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钛媒体
钛媒体

中国领先的财经科技信息服务提供商。关注微信公众号:钛媒体(ID:taimeiti), 旨在为创新、创业、创造人群,提供最高效、最专业,最具价值的信息交流平台,和相关的职业与资本服务。我们拥有行业内最高质量的内容、作者(意见领袖)及产品线,通过连接最具创造力的创新、创业及变革者,打造中国最大的线上影响力社群。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