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高压下,消费金融ABS道路已越来越窄

摘要: 对于互联网消费金融企业而言,场内ABS大门已逐步关闭,而场外ABS则路险难行。

井喷式增长的互联网消费金融,渐渐步入寒冬。一个明显特征,是曾经火热的消费金融ABS发行,在下半年陷入沉寂。

资产支持证券(Asset-Backed Security,简称ABS)是以资产(如消费信贷)的未来现金流作为偿付保障,在市场上发行的债券工具,根本目的是为了获取融资。

梳理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下半年的ABS备案信息可以发现,除了京东白条和蚂蚁花呗,以消费金融作为基础资产的ABS仅在10月24日发行了一单(中腾信工薪贷1号资产支持专项计划)。

一位券商资管人士告诉笔者,监管层下半年基本不受理和互联网相关的个贷或消费金融项目,虽然没有正式发文,但券商资管和基金子公司都得到明示,“这类资产支持计划不要往上报,报了也不批。”

从2015年开始,互联网消费金融概念的ABS一度火热发行。阿里、京东领衔,宜人贷、分期乐等紧随其后。但时间进入2016年7月以后,监管突然收紧,一些已经拿到交易所无异议函(有效期6个月)的项目,下半年都发不出去,眼看着无异议函要过期。

虽然资产证券化备案制在2014年末落地,但事实上的审批制,对于发行主体有严格限制。消费金融ABS在场内发行,一般分为银行间市场和交易所市场。前者必须是持牌金融机构,在银监会备案;后者虽然条件略宽松,但仍需在交易所和基金业协会备案。

上述发行渠道被称为场内ABS,相对应的场外ABS则乱象丛生,存在监管套利的空间。对于互联网消费金融企业而言,场内ABS大门已逐步关闭,而场外ABS则路险难行。

消费金融ABS冲动

消费金融面向消费者提供消费贷款,艾瑞咨询预计2019年该市场规模将达41.1万亿。加入消费金融战团的,有银行信用卡中心、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北银、中银等15家)、互联网巨头(阿里、京东)和新兴的互联网消费金融公司(趣分期、分期乐)等。

消费金融的一个核心竞争力,是用于放贷的资金成本。因为不能向公众吸收存款,所以各家消费金融机构都在努力寻找低成本资金来源,ABS正是其中之一。

京东白条的ABS发行利率已经低至4%以下,但新兴的互联网消费金融公司,以前只能通过P2P等渠道获取资金,成本高达10%以上——寻求ABS发行是降低资金成本的有效出路。

但野蛮生长的互联网消费金融今年问题频发,导致ABS发行前景蒙上阴影。

通过网络平台开展的“校园贷”成为消费金融重灾区,常常跟“大学生因逼债自杀”,“裸条”等字眼联系在一起。银监会对校园网贷摸底调查后,提出“停、整、移、教、引”五字原则,分类处置违规行为。

趣分期、分期乐这两个原来主打校园贷的互联网消费金融品牌,不得不被迫转型。趣分期更名趣店集团,退出校园贷市场;分期乐改名乐信集团,瞄准普惠人群而不仅是学生。

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也不断曝出风控漏洞。北京银监局于6月底向北银消费金融公司开出了150万元的罚单。

对于ABS底层资产安全极为看重的监管层和机构投资者,看到消费金融的现状难免心生龃龉,场内ABS发行暂缓也就顺理成章。

场内ABS监管趋严

券商资管和基金子公司,作为交易所市场上资产支持计划的管理人和推介机构,常常是“春江水暖鸭先知”。

前文提到的券商资管人士称,交易所不愿意在自己这里交易的产品出现风险,把握不住的ABS宁可不给挂牌。

互联网消费金融乱象频出,而且和网贷的各种风险交织在一起,交易所谨慎对待也就成为必然。

作为券商资管,最看重ABS发行主体的信用状况和持续经营能力。消费信贷资产入池上万笔,每笔小额信贷资产的真实性其实很难判别。券商不可能像侦探一样去调查每一笔入池资产。对于风险很大的互联网消费金融,宁可放弃。

阿里、京东这样的企业,花呗、白条的资产质量未必比其他消费金融公司更好,但因为是互联网寡头,能为ABS增信背书。

而下半年在深交所挂牌的唯一一单消费信贷ABS——“东方汇智-中腾信工薪贷1号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发行主体是中腾信金融信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发行规模约2.9亿元,优先A级利率5.4%,已接近持牌金融机构的低利率水平。

查询这个并不出名的中腾信工商资料,可以发现其控股股东是中信产业基金,股东还包括中航信托等“中”字头的金融机构——“干爹”背景很硬,而且和互联网不太沾边,如此才能顺利发行。

中国资产证券化论坛执行秘书长郭杰群曾撰文分析,“资产支持证券理论上是通过基础资产来进行融资,但实践上在我国,这一产品仍然与传统的企业债相似——严重依赖融资主体的信用评级。”

阿里、京东是互联网寡头,中腾信是国有金融机构背景。而对于普通的互联网消费金融公司来说,仅凭本身的信用状况难以获得监管层的信任。加上今年以来债券违约事件层出不穷,整个市场都有心理阴影,互联网消费金融场内ABS的大门已接近关闭。

场外ABS路险难行

场内ABS“此路不通”,互联网消费金融只能转战场外ABS。相比场内严格的审批,场外ABS的发行环境缺少监管,容易导致风险放大。

ABS的风险主要在于基础资产本身,如果基础资产风控好,资产支持证券的风险就相对较低;相反,基础资产风控不足,风险就会放大。

消费金融服务的贷款人群,往往是商业银行不愿意服务的群体。这部分人在央行大多没有个人征信记录,其坏账率明显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以该类人群贷款作为基础资产的ABS,出现违约的可能性也相应高于其他资产类别。

场外ABS的发行渠道,包括众多的P2P、地方金融资产交易所和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平台。

其实早在今年5月,分期乐就已经尝试过场外资产证券化融资。由分期乐推出债权资产包,众安保险通过保理公司受让这一资产包并提供增信后对接到资金方,完成场外私募资产证券化。

如果资金方对接的是私募或机构投资者,风险倒还有限;如果通过P2P对接到个人投资者,一旦出现兑付问题,造成的社会影响是监管层最不愿意看到的。

正因如此,今年8月24日出台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规定,网贷机构“不得开展类资产证券化等形式的债权转让”——通过P2P进行场外ABS的通道也已经被堵死。

地方金融资产交易所,则成为场外ABS的主阵地。自2010年以来,地方金交所陆续成立,初衷是为盘活银行不良资产和弱流动性的其他金融资产。经过这几年的发展,金交所的业务范围不断拓宽,产品结构越来越复杂,资产证券化已成地方金交所的主营业务之一,其中的问题和风险也在不断增加。

金交所由地方金融办监管,很多业务处于监管“灰色地带”,尤其在面向个人投资者时,金融风险的外溢性更高。随着金交所的监管问题提上日程,消费金融的场外ABS之路,或将越走越窄。(本文首发钛媒体)

【钛媒体作者介绍:电车之狼,微信公众号:电车之狼】

更多专业分析,关注钛媒体微信号:钛媒体(ID:taimeiti)

qrcode_for_gh_99d4be81cba2_1280

钛媒体微信二维码

 

本文系作者 电车之狼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电车之狼
电车之狼

互联网行业老司机,金融科技新乘客

评论(1

  • Darren13 Darren13 2016-10-27 06:43 via iphone

    监管太多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