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半项目夭折, 谷歌在人工智能上靠“买买买”似乎并不奏效

摘要: 当谷歌变得越来越庞大的时候,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多无效的创新和收购不断涌现,企业文化难融合、商业化问题层出不穷。

人工智能现在是整个科技界最重要的事情,科技巨头谷歌尤其强调自己在这个领域的努力,但不难看出,这家公司在这个领域还是在奉行以往“买买买”的形式。从既往经验来看,这种收购难以发挥作用,大多数项目都半路夭折。

就在最近,谷歌CEO Sundar Pichai撰文解读谷歌向AI重点转型的策略:

“过去 10 年,谷歌一直在建立 mobile-first 的世界,将我们的手机转向对生活的远程控制。但在接下来 10 年中,我们将转向建立 AI-first 的世界,这样一个世界计算将普遍可用,在家里、公司、汽车中,或者在奔走过程中都能使用到计算能力,并且与这些界面的交互将变得更加自然、更加直观,尤其是更加智能”。

但是,虽然战略目标有了转变,但是谷歌在战术和执行层面却仍沉浸在“买买买”之中,这似乎更印证了谷歌正处于一个眼高手低的徘徊阶段。

技术主要靠收购,谷歌似乎黔驴技穷了?

谷歌在收购上面一向“财大气粗”,在人工智能领域也是如此。

就在9月底,谷歌宣布收购了聊天机器人创业公司API.AI,进一步加强语音识别技术,该公司提供的API(应用程序接口)能进行语音识别和语境管理,而开发者还可以向自己的聊天机器人提供某一领域的专业知识,谷歌没有宣布收购金额,但是根据Crunchbase的数据来看,融资总额约为860万美元。

谷歌在这一领域早就开始了收购——2013年收购了深度学习和中性网络初创公司DNNresearch;而在2014年,谷歌曾经以4亿美元价格收购了人工智能DeepMind公司,当时这家公司成立仅三年,专注于机器学习和神经精神科学的研究。

实际上不仅仅是在语音识别等技术上靠收购,在人工智能重要应用领域机器人上也是如此,曾一口气收购了 7 家机器人公司——Schaft、Industrial Perception、Meka Robotics、Redwood Robotics、Bot & Dolly和Holomni,以及最著名的波士顿动力(Boston Dynamics)。

在智能家居领域也是如此,没有人会忘记它2014年年初32亿美元对智能家居Nest的收购。

但这些收购来的项目并没有在谷歌内部发挥良好作用,大多都半路夭折。

谷歌前后收购了7家机器人公司后,并整合为机器人部门Replicant,由Android之父安迪·鲁宾主管。但在安迪·鲁宾走了之后,Replicant管理陷入混乱,于是谷歌管理层向一些间断团队施压,就是那个引起无数人关注的波士顿机器人公司。

波士顿机器人的目标是研发世界上最先进的机器人,就如在那些广泛传播视频中大家所见,这家公司研发的机器人在行走性能,敏捷性,灵活性和速度方面都非常领先。

2015年,谷歌管理层希望他们能够研发一些能够在短期内上市的消费型机器人,但波士顿动力的团队并不想这么做,甚至拒绝与管理层沟通,谷歌给这一部门设立了产品商业化的时间表,成为了双方关系走入僵局的导火线。在今年3月份,谷歌传出欲出售旗下机器人公司Boston Dynamics公司,让外界扼腕。与此同时,谷歌的无效收购再一次暴露了出来。

那个天价收购来的Nest也成为一个空壳。据The Verge报道,今年 6 月,Nest 联合创始人,被称为「iPod 之父」的 Tony Fadell 被扫地出门,他被指管理作风粗暴——这件公司此前收购了网络摄像头公司Dropcam,然而后来该公司的 50 名员工集体辞职,Dropcam前CEO也在Medium上公开指责Tony Fadell,宣传自己团队开发优秀新产品的创造力几乎被毁灭。

母公司Alphabet不得不对Nest Labs 进行重组,将整个Nest Platform整合成为Google 物联网部门的一个部分。Google 当年曾经对 Nest 寄予厚望,但是后来该公司的表现令人十分失望,媒体也认为 Nest 在推出新产品方面节奏过于缓慢。

谷歌一直喜欢买买买,是技术并购的主导力量,在2014年曾经一个季度收购十多家公司,远远领先于那一年其它科技巨头的收购规模。然而,由于财务上的考虑,该公司的收购从2016年开始大幅放缓。在2016 年第四季度,Alphabet 只收购了 Famebit,一个可以帮助商业品牌与 YouTube 上的视频创作者建立联系的平台。

谷歌人工智能商业化进程缓慢

谷歌一直奉行一种松散式的创新机制,尽管有很多新奇特黑科技吸引眼球,但商业化路径非常曲折,在人工智能领域也是如此。

自动驾驶是人工智能以及深度学习技术一个重要的应用领域,谷歌在无人驾驶上投入非常大,技术也是领先的,但从目前来看,在商业化上也陷入了一定的困境。

谷歌如果想把整套无人驾驶车技术提供给大的汽车厂商会比较困难,因为大牌的传统汽车厂商并不放心将核心的技术依附于 Google,也不希望把关乎核心用户体验部分交给 Google 来掌管。

就在在8月6日,谷歌无人驾驶车项目的CTO Chris Umson和其他两位高管离开了谷歌。而之前Uber 以 6.8 亿美元收购的无人驾驶卡车初创公司Otto的联合创始人安东尼·莱万多斯基也是Google 无人车项目的负责人。而收购成功后,安东尼·莱万多斯将成为 Uber 无人驾驶业务的负责人——不难看出,谷歌在这个领域商业化以及人员架构上出现了较大的困境。

就在10月,谷歌发布了一系列硬件产品,其中包括129美元的Google Home,但不少美国媒体认为,谷歌在智能家居上出手还是太晚了,整整落后亚马逊两年。实际上,这种智能家居最重要的技术就是语音识别等人工智能技术,谷歌在这一领域算是全球领先,但一直到此时才发布相关产品。

《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援引谷歌内部AI部门员工的解释说,谷歌希望过去两年还是把更大的注意力放在把这个技术植入移动设备上,而不是智能家居的产品。但也不难看出,在硬件上谷歌对于新事物反应仍然较慢。

同微软类似,谷歌有着典型“买买买”的美国派作风,试图通过收购来实现目的。然而,当谷歌变得越来越庞大的时候,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多无效的创新和收购不断涌现,企业文化难融合、商业化问题层出不穷。越来越多眼手低的遗憾,消磨着人们的期待。

本文系作者 邻章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邻章
邻章

TMT观察评论,浮躁时代的冷思考。微信:ZLxgic;微信公众号:邻章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