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区块链遇上共享经济,未来我们可能一无所有但也能租赁一切

摘要: 共享经济在拓展业务时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当用户的相应权利杂乱无序且快速转换时,如何记录并确认谁拥有什么权利?技术专家史蒂夫·兰迪沃尔德曼(Steve Randy Waldman)指出,“区块链技术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有效手段。”

10月19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日前《卫报》撰文分析了共享经济的未来发展,认为随着区块链等技术的发展,共享经济将迎来新的发展,未来租赁将成为常态,而所有将是一种奢侈的表现。现将原文编译如下,文章来自网易科技,英文标题为《The future: where borrowing is the norm and ownership is luxury》:

这样想想一下你的生活。你一无所有,但却可以租赁一切。你这样做是因为生活成本更低:你可以花费很少的钱租赁一张床用于睡觉,或是一件大衣用于御寒。你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灵活进行调整。当你有了一个女友,那么就可以将单人床换成双人大床;当冬天结束,那么就可以不再租赁大衣。你可以仅仅为实际需求埋单,不再需要更多的开支。

这就是所谓完美的“共享经济”。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比你想象的要离我们更近。

迄今为止,共享经济已经存在了近十年时间。这个专有术语首次出现在2007年,正如狄更斯所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整个世界面临着经济大衰退的危机,但也是智能手机发展的黄金时期,苹果的第一代iPhone横空出世。iPhone把互联网和GPS带进公众口袋,而经济的大衰退也让民众濒临绝望和破产的边缘。两者的结合反而为共享经济的成长提供了广袤的发展空间:消费者需要新的节俭方式,而工人需要新的盈利模式。而智能手机的普及恰恰让二者的联系成为可能。

而现在经过近十年的发展,共享经济已经是今非昔比。在投资者的热情退却、逐步回归理性之后,少数诸如Uber以及Airbnb等共享经济初创企业逐步发展壮大,走向成功;而更多的同行则走上了下坡路,甚至已经淡出公众视野。事实证明,人们乐于为住行等领域的共享模式付费,但却对租赁娱乐设备或是电动工具并无兴趣可言。整个共享经济市场处于卖家饱和的状态,甚至有媒体称,“共享经济已死”。

但是,如果这种情况是整个市场的发展不成熟所致呢?对于任何一个市场来说,新的模式都不是立竿见影,总需要适应和反复迭代。对于共享经济来说也是如此。其发展的第一阶段可能已经成为过去,但技术的发展会使得新的模式得以激活。如果事实如此,那么不仅仅是出现租赁家用工具的新应用那么简单,而且将是资本主义诞生以来整个社会关于财产所有权的最大革命。

智能合约

对于整个社会来说,稳定的财产制度是现有社会的基础,为此需要一个可靠、可执行的财产所有权记录。这意味着你所拥有的一切财产后面都站着无数的律师、立法者、法官以及执法者。一旦有人侵犯了我的财产所有权,我会报警;如有必要,我们可以法庭上见。

这种体系有效,但效率低下。在美国,如果你拥有一幢房子,需要由该地区的记录办公室记录备案;如果你拥有一辆汽车,那么需要由国家机构登记备案。而这些工作涉及到大量的文书工作以及劳动,而这仅仅是为了记录你所拥有的定西这一既定事实。而执行所有权更需要大量的额外工作,譬如警力出动等等等等。

这种传统的财产制度的高昂成本给共享经济的发展带来了挑战。假设我们想买某栋房子一个夜晚的使用权,或是一辆汽车一个小时的使用权,但并没有相应的官方制度规定。因此,这就需要提供共享服务的公司自己保留并处理这些信息:诸如Airbnb或是Uber的数据库拥有用户的租金记录。但同样,建立并维护这些数据库需要大量的劳动,而且这种方式并不能便捷拓展到其他资产。共享经济在拓展业务时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当用户的相应权利杂乱无序且快速转换时,如何记录并确认谁拥有什么权利?

技术专家史蒂夫·兰迪沃尔德曼(Steve Randy Waldman)指出,“区块链技术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有效手段。”他解释称,“这是一种跟踪信息的方式,”这种方法不是将信息集中存储在记录办公室或是Airbnb的数据库中,而是分布式存储。区块链技术会复制多个信息副本,并将其分散存储在网路的所有节点上。

这些相应的节点不需要人来操作,他们可以是设备。这恰恰是区块链能够推动共享经济发展的根本原因:它能够使某种财产自动知道谁是它目前的所有者。只要连接至互联网,就能够成为区块链的一部分,也就可以实时获取关于权利的完整记录。这也就是说,当你回到租赁的家里,前门能够得知你已经支付了一个晚上的租金,也就仅仅会在特定的时间段向你开放。

这也是一家名为Slock.it的德国初创企业商业模式,其主营业务是在名为Ethereum的高级区块链上运行的智能锁。在公司的技术演示中,他们假设了这样一种场景:房主发布房屋租金,租客通过智能手机向房主支付租金。而在前门的智能锁连接至互联网,内置的控制计算机实时获取到租客何时被允许进入房内的信息,并在租客通过智能手机解锁时打开大门。

这种工作机制就是所谓的“智能合约”。智能合约是这样一种计算机程序,当满足某项条件时就自动执行某种操作。你可以把它想象成C语言中的“if”语句。如果租客付款,门就会自动打开;如果租赁结束,那么门就会自动落锁。

一个智能合约的特别之处是其采用了区块链技术,不仅能够记录财产权利,也能够执行财产权利。如果一旦部署完成,那么也就意味着十几行计算机代码就可以起到地区记录办公室、法院以及警察相同的作用。

沃尔德曼据此解释称,“这意味着你能够拥有值得信赖的政府机构的功能,但却无需组建一个值得信赖的政府机构。你也可以选择降低中介费用。理论上,房屋租赁将只会涉及到房主和租客,完全可以绕过Airbnb。”

智能合约能够使得更多商品“共享”。事实上,人一直是共享经济最薄弱的环节。人参与的越多,每次交易的成本就会越高。通过摆脱人在共享经济中的作用,智能合约能够有效降低契约建立以及执行成本,任何东西都能够成为共享经济的一部分。

去年晚些时候,Slock.it联合创始人提出了几个假设。假设你想把你的洗衣机租赁给楼内的其他人使用,你可以将其连接到智能电源开关,可以根据购买的分钟数激活机器。同样,你也可以使用智能开关创建一个为电动汽车充电的设备。

这些例子仅仅是共享经济的表面。在一个完全网络化以及可编程的世界里,支付变得便捷可靠,权利的记录和执行实时准确,那么共享经济的交易将是无限的。如果当前共享经济仅仅是你可以把你的汽车变成一辆出租车或是将你的房子变成酒店,那么共享经济的下一个阶段就是把任何闲置资产都变成生产资本。你所需要做的仅仅是设置相应的价格,而机器人将会托管一切。还有什么会出错呢?

拆分所有权

早在50年前,著名作家菲利普·迪克(Philip K Dick)就预见了这样的未来。在其1969年科幻小说《Ubik》中,主人公住在一个破旧的公寓中,而一切都是投币式的,咖啡机、冰箱甚至家里的门等等。主人公面临的问题是他总是过于寒酸,甚至拿不出出门的硬币。有一次甚至陷入了与门的纠缠,因为他拿不出开门的五分钱,当他一怒之下开始拆门时,门称其违反了合约,威胁要起诉他。

迪克所设想的情境是有趣的,但也是可怕的,很有可能未来不再仅仅是科幻小说。很容易想象,随着区块链技术以及互联网的日益完善,在将来的社会中租赁将会是常态,而所有权将成为一种奢侈的象征。

共享经济的倡导者总喜欢谈论效率:

为什么要拥有一辆汽车,要知道美国平均每辆汽车的使用时间仅有4%。而共享经济的未来利润不可能仅仅来自我们很少使用的东西,其也将来自我们经常使用的物品。而且似乎很有可能未来我们租用这些必需品并不是因为效率,而是像迪克小说中的主人公一样,我们太穷,无法拥有。

当把这问题抛给沃尔德曼,他这样回答:

“从经济学角度来看,我们选择拥有而不是租赁的原因在于,你拥有一件东西也就是预先购买了未来的服务,从而避免了未来无法使用的风险。譬如你拥有一扇门时,也就是预先购买了连续打开它的权利。”

当然,我们都不会这样考虑,但是如果共享经济成功将所有权拆分为一分钟或是一毫秒的服务流,那么我们不得不必须面对。沃尔德曼补充指出,“在一个完全信息化的时代里这是轻而易举可以实现的。但显然,目前我们还不在一个完全信息化的世界。”

无论是企业家还是科学家,普遍认为这个未来还很遥远。Slock.it联合创始人斯蒂芬·塔利(Stephan Tual)表示,“对于共享经济来说,还相当于地球的前寒武纪时期,海洋中的鱼还没有进化出腿。”

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数字货币研究室主任Neha Narula对这一观点也表示同意,“这项技术还处于起步阶段,我们还处在早期。”

目前,最大的问题还在于安全。今年6月份,黑客利用以太网区块链中的一个漏洞从Slock.it的投资基金中窃取了价值5000万的数字货币。在技术走向主流之前,这些问题迫切需要解决。

不少大企业也对相应技术发展表现出极大兴趣。去年世界金融巨头共同发起成立了名为R3的联盟,致力于区块链技术的研发。作为R3成员之一,丰田金融服务一直在实验使用区块链技术应对拖欠汽车贷款的用户。如果你错过了分期付款的期间,则智能合约就会被激活,车就无法发动。

和我一样,沃尔德曼也对丰田此举深恶痛绝,他称之为这是“一个低劣的设置”,完全是一种负面影响。但他也解释称,“也会有乐观的情况。”

区块链技术可以使得契约创建以及操作性更便捷,更好的推动共享经济发展,在一个区块链世界里,目前Uber所做的协调交易工作可以被自动执行的智能合约所取代,执行的成本也更低。这使得劳动者能够更容易形成联盟,有能力与支配经济的巨头进行竞争。随着进一步发展,整个社会或将会演变成为经济学家麦克·康切萨(Mike Konczal)所提出的“社会化Uber”:劳动者有更多的选择性,实际完成工作的人将会受益,而不再是少数掌握资产的投资者。

凡事皆有两面性。共享经济有利有弊,其可能放大社会不公,也有可能促进社会公平。技术的发展总可以被用于不同的地方:就像一把锤子,既可以是家用工具、也可以是谋杀工具,这取决与谁在使用它。无论更好或者更坏,这都不是一个简单的技术问题。(翻译/晗冰,原标题为《共享经济已死?未来我们或一无所有却能租赁一切》)

更多新闻资讯,关注钛媒体微信号:钛媒体(ID:taimeiti)

qrcode_for_gh_99d4be81cba2_1280

钛媒体微信二维码

 

本文系作者 网易科技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网易科技
网易科技

钛媒体内容合作方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