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牵手斯皮尔伯格,阿里影业能否借助好莱坞大IP扭转颓势?

摘要: 成立两年多以来,阿里影业在内容制作和互联网宣发方面表现得并不如大众预期。也许,与好莱坞跨国电影制片厂合作开发IP与衍生品会成为阿里影业扭转格局的关键。

在今年与二十一世纪福斯、派拉蒙等好莱坞电影制作公司合作之后,阿里影业在海外市场的拓展上又有了新动作。

10月9日,阿里巴巴影业集团有限公司与Amblin Partners达成了一项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双方将在投资、联合制作、衍生品合作以及宣传发行等领域展开密切合作。此外,阿里影业也将派驻一位代表加入Amblin Partners的董事会,参与公司的重大事项决策。

发布会上,双方并未透露具体注资情况和所占股权比例。阿里影业方面表示,在Amblin Partners,阿里影业只是占是少数股权的投资,“Amblin Partners是斯皮尔伯格的公司,我们就是他们的支持者”。

Amblin Partners于2015年12月由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创办,主要的股东机构包括DreamWorks Studios,Participant Media,Reliance Entertainment和Entertainment One。Amblin Partners开发和制作的影片拥有Amblin,DreamWorks Pictures,Participant三大厂牌,另外还拥有电视内容制作品牌Amblin Television。

在去年8月份发布的战略决策相关文件中,阿里影业确立了“内容研发与制作、互联网宣发、娱乐电商和海外业务”四大业务架构调整。

同期,阿里影业还宣布了人事变动,将组织结构进行相关调整,任命阿里巴巴资深副总裁、具有海外工作背景的张蔚为阿里巴巴影业公司总裁,直接负责公司的海外业务以及投资并购业务。

目前来说,在香港上市的阿里影业净亏损正在持续增加。在截至6月底发布2016年中期财报中显示,阿里影业出现了4.66亿元的净亏损,高于去年同期的1.52亿元。

从今年上半年的财报钛媒体记者发现,亏损的主要原因在于网络电影购票平台“淘票票”的营销开支以及内容成本和制作。

然而,在内容制作与研发板块,阿里影业发布的2015年年报中,预计2016年下半年上映的《摆渡人》,这部阿里巴巴集团进入文化影视娱乐领域之后第一部拥有全面主控权的电影产品,至今尚未问世。

此外,自2015年以来,阿里影业陆续投资的《碟中谍5:神秘国度》,《忍者神龟2:破影而出》,《星际迷航3:超越星辰》口碑与票房也都不敌前作。

加之今年中国大陆电影市场票房日渐趋冷,好莱坞类型片的票房在本土市场出现停滞的现象,可以看出,阿里影业在“内容研发与制作”和“互联网宣发”方面,无论是国内外,表现得并不乐观。

因此,在今年,阿里影业频频与海外电影制作公司牵手,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4月19日在北京电影节期间,阿里影业宣布与美国派拉蒙影业再次达成合作,阿里影业参与的国际项目都将获得其全球市场票房分成。

在6月,阿里影业旗下的娱乐宝宣布与派拉蒙,二十一世纪福斯,日本圆谷制作株式会社达成了衍生品开发协议。

这一系列动作,完全符合“娱乐电商”与“海外业务”的策略,也似乎成了扭转阿里影业亏损局面的关键。

所以不难发现,背靠阿里系大电商平台的阿里影业目前正在发力衍生品市场。而在衍生品市场方面,拥有大IP的好莱坞电影制片厂具备成熟的衍生品开发体系。很显然,阿里影业此次与斯皮尔伯格合作,正是看重了其积累了大量优质的IP资源。

在接受钛媒体记者专访的时候,张蔚就特别强调,“阿里影业有一个非常独特的优势,就是拥有一个非常好的电子商务的平台。”在国外,票房收入只占其中少数的部分,很多部分来自衍生品收入。

这种优势在张蔚看来,一方面,阿里巴巴拥有大量的数据,了解消费者的需求;另一方面,平台上成千上万的中小卖家也希望将商品与一些影视IP相结合。

“这是一个很独特的参与角度。”张蔚告诉钛媒体,在美国整个衍生品市场主要是线下实体店的参与方式,在国内,可以拥有全新的互联网式的方式参与制作。

“我们聚集了千万级的商家,他们的想象力、创造力,把商品和艺术相结合,这才是一个真的让这个行业繁荣的做法。”

张蔚举例说,在开发《星际迷航 3》的时候,阿里影业在开发衍生品市场的 “脑洞大开”常常让派拉蒙团队十分惊讶。今年《星际迷航 3》开发出了300多款衍生产品。对于衍生品的开发,阿里影业没有局限在线上和线下渠道售卖影视作品的周边,他们还与国内小猪短租联合开发星际迷航系列的主题短租房。

而这种与衍生品进行相关的合作方式,对于好莱坞来说,传统类型片票房与口碑在中美两地越来越难以突破,也让他们意识到一部电影的营收不能仅仅依靠票房收入。Amblin Partners 主席和联合CEO  Jeff Small对钛媒体记者表示,与阿里影业在衍生品方面的合作是属于“史无前例”的,是真正的“全方位合作”。(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李程程,编辑/曹天鹏) 

马云对话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未来中西方电影创作还有多大想象空间?

在阿里巴巴影业与Amblin Partners的战略合作发布会上,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与好莱坞电影大师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展开一场关于电影和东西方文化的对话。

以下是马云与斯蒂文·斯皮尔伯格精彩对话实录,经钛媒体记者整理:

“我们都像外星人,未来的CEO是ET”

主持人:非常高兴有机会见证两位传奇人物的对话。斯皮尔伯格先生,我想您应该是对外星人非常感兴趣,您做了很多经典影片,比如《ET》。您是否知道,在中国很多人,我们都把马云叫做外星人?

斯皮尔伯格:我对马云非常的熟悉,不仅仅是因为互联网上所说的那些故事。实际上,我们之所以非常熟悉是因为我们彼此之间有很多共同点,比如在讲故事方面。我也拍摄了很多关于外星人的电影。私底下,我觉得我自己就像一个外星人。因为很多人都觉得我的想法和大多数人不一样。

主持人:马云,您如何看待这样的说法,人们都叫你外星人?

马云:我和ET有一些相似之处,一个是外表比较奇怪,另外我们都比较友善。这是我和外星人相似的两点。在我的生活当中,我从来没有想象到我能够看到斯皮尔伯格这位传奇的人物,不仅仅是电影,还有他的讲故事方式。我很好奇他怎么能够讲出这么好的故事,不但能够鼓励人,并且他对电影一直充满热情。他是我的偶像,我今天非常荣幸能够和他一起合作。

主持人:我想您应该也看过《ET》。我非常喜欢这个电影,您怎么看待这部电影呢?

马云:很多人都认为外星人都是不好的,他们是来攻击地球,但是你也可以看到外星人的友好。他到地球上来,充满善意。每一个电影都会说到一个价值观,说到友善,说到原谅,以及乐观的未来。这就是事实上的斯皮尔伯格的电影。但很遗憾的是,我们无法看到更多这样的影片。

主持人:说到ET,我们也听到阿里巴巴集团有一个内部项目的代号就叫ET,它和这部电影有什么关系吗?

马云:我相信人工智能,还有数据。人类现在已经进入了互联网时代,我们的数据以及计算都已经进入了这样的时代。在未来三十年的时间里,我觉得最好的CEO应该是ET,就是一台计算机。所以我要求我的团队开始研究,我们怎么样能够制作出一个机器的CEO,我们把它叫做ET。

因为我们要有这样一个生态系统。阿里巴巴生态系统非常复杂的。对于人类大脑来说,这将是非常复杂的,而且我认为将来会更加复杂。我觉得只有人造的电脑或者ET,它们才有可能更好地应对这么复杂的事情,所以我们启动了这个叫做ET的项目。

主持人:可以想像得到,这个项目充满科技含量而且是面向未来,斯皮尔伯格如何看待这个项目?

斯皮尔伯格:我和马云先生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我们会对未来进行规划。我们对于未来是非常乐观的,我们对于未来持有坚定的信心。不管事情多么糟,但是我们相信将来是好的,我们认为有一个好的时代在等待我们,如果我们有足够的想象力的话。

对于我来说,我一生都是依靠我的想象力。当然有时候也可能利用别人的一些想象力。比如说,我可能会利用别人写的小说来拍摄我的电影,类似于《ET》等等。而实际上马云先生在他的工作当中,在他打造阿里巴巴的过程当中,也体现了这样一种愿景。他可能关注的是未来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以后的事情。

马云:我们对未来非常乐观,我们都知道世界很复杂,但是我们对于未来非常乐观。我所说的未来不仅仅是高科技。它更是关于人以及人的价值。我们在过去二十年里面,把人变成了机器,接下来二十年时间里面,我们会把机器变成人。

相对于机器而言,人有自己独特的价值,不管未来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很多电影都是关于战争、关于怪物这样的内容,我们应该有更多人性的触点。人性最美的地方,在于我们是善良的。我们对人友善,我们也希望别人友善的对待我们,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科学是冷的,但是人是暖的。

再说到电影,很多人都问我,为什么要花更多的资源用于拯救一个士兵,就是《拯救大兵瑞恩》这部电影的内容,很多人不理解。从这个电影,我们能看到人性的一面,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斯皮尔伯格电影的原因。 在高科技方面,我们也希望看到人文的因素。

在十五年之前,那个时候人们并不在电脑上购物,我们不会想象到有两个人通过电脑来进行对话。所以,我们希望把我们的网站建设的更加有触摸性,更加触摸人的心灵,让人在网站上购物的时候,感觉到那一侧是人,而不是机器。这是我所自豪的。这是人的价值,使得我们让这个世界更加的人文,而且更有触感。

机器不是理想主义,最伟大的交互内容是虚拟与现实

主持人:很多人都说把人变成机器的话,将会是一个灾难,很多电影都是关于这方面的。

斯皮尔伯格:确实很多电影讲述这方面。但是不管计算机电脑多么聪明,机器多么聪明,它们都是由人来创造的。也许将来有一天我们有可能实现机器超越人的能力,但是机器永远做不到的是,它们没有直觉或者灵魂。这是人类才拥有的。

我们通过电影把人们联系在一起,超越文化、超越语言,把人们联系在一起。电影具备这样一个能力,它可以碰触到人类心灵最深处的部分。机器虽然能够做很多工作,但是在这一点上,它们是做不到的。

马云:机器是科学或者知识工作的结果,但是智慧来源于艺术和直觉。在斯皮尔伯格的电影当中,我看到了一种理想主义。我觉得这也是人类最伟大的一部分,机器永远不可能是理想主义,人才会是理想主义的。我觉得在在一点上我们有很多共同价值观。

主持人:说到将来,我记得之前采访过斯皮尔伯格先生,当时我提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将来的电影会是什么样子的,比如说五十年之后电影会是什么样,您当时回答非常有意思,您说的是您可以想象一下这个电影可以像是药片,那么观众吃了这个药片就会在梦里面看电影了。

斯皮尔伯格:我都不记得我说过这句话。我觉得对于娱乐内容,会有各种各样不同的交互方式。我觉得最伟大的交互内容应该是虚拟现实。我觉得虚拟现实是一种平台的技术,它们可以让我们更深入的来体验一些内容。比如说我们可以去大峡谷,通过虚拟现实就可以来体验这个大峡谷,而且通过虚拟现实可以用于教育,也可以用它来购物。很多时候很多场景都可以通过虚拟现实来实现。

但是这些不同内容的交互系统,在我看来,永远不会替代我们在实际生活当中所做的工作。尤其是人与人之间的这种联系,比如说在现实世界当中,我们有眼神的交流,而虚拟现实是做不到的。我们也愿意生活在虚拟现实里面,我们通过娱乐有的时候可以实现部分逃离,但有的时候如果过多的沉溺于逃离世界的话,就会忘记这个实际的世界。

马云:我非常喜欢斯皮尔伯格所说的。很多人说电影行业已经死了,没有想象力。但是VR等新技术正在改善这一局面。在中国,整个电影行业的观众人次也在增加,电影是中国最热的一个市场。 另外一方面,因为手机和PC的发展,使我们看到,电影很可能不只是电影院这一种简单的渠道,而是在各种渠道播出。

我的工作就是用我们的技术,提供各种方式,支持电影的发展。电影未来将会怎么样,取决于斯皮尔伯格这些电影人的努力,我们愿意提供支持。 我父亲是做电脑行业工作的,他对于电脑非常着迷。因为电脑能够让人们的生活得以改善。他对未来非常有信心,他经常说,电脑能够协助人们创造更好的、不可思议的生活。

东西方文化都有共通的英雄情结

主持人:不管技术的发展如何不断加强,人类的交流和沟通总会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必须面对中西方的文化差异。比如说通常人们都会这么想,东方的文化更加倡导的是集体主义,而西方文化比较注重个人主义以及超级英雄主义。

斯皮尔伯格:这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在中国,现在大家通过媒体越来越了解美国了。九年前,我就意识到现在北京已经发生了剧变,建设得非常好,就像美丽的花园一样。我1988年在上海拍过电影,上海的老城市和今天相比当然是日新月异了。

我们看到了二三十年来中国发生的巨变,我们已经认识到这样的情况。 现在中国人民热爱电影,他们热爱不同题材的电影。超级英雄系列的电影,世界各地可能都是受欢迎的,不仅在美国、中国,在其它地方也是如此。 我们拍过很多超级英雄的电影,因为任何人都会有受伤害的时候,他们需要英雄。

我们有一些转型的电影,像《变形金刚》,但人们还是认为它是超级英雄电影。我们认为人类的生活中都有英雄或者说偶像存在于我们的脑海里,是我们所希望和崇拜的。 我觉得东西方都共享着共同的英雄情结的价值观,我们可以通过合拍,或者两国进行合作来实现这个规划。这样的话,美国就会更多的了解中国。

马云:我觉得中国和美国或者说东西方确实存在文化差异,但是人类人性的价值观没有差别那么大,唯一区别就是西方比中国人更擅长讲故事。在斯皮尔伯格的电影当中,我没有看到太多的超级英雄,主角都是普通人。我不喜欢超级英雄电影,中国的电影经常会讲英雄,会讲浪漫的爱情,而美国也是如此。

我觉得如果说不同的话,在中国的电影里面,所有的英雄最后都是要死亡的,而美国的电影,最后英雄都是胜利的。为什么会有这样不同的结局,因为大家讲故事的方式不同。人们会说这部电影是美国的价值观,怎么怎么样,但我会说它是人性的价值观、人类的价值观。

西方的电影,他们知道如何很好的讲故事。斯皮尔伯格说过,他们很擅长讲传奇式的故事。确实如此,英雄在结局的时候不会死,因为英雄无处不在,其他人可能会悲剧,但是英雄不会死。在过去三十年当中,我们的成功是有着成千上万的英雄,才能让中国发展得这么好。我们相信普通人可以做不普通的事情。

主持人:人们总是把你看作超级英雄,崇拜你?

马云:那按中国式的讲故事的方式,我就会死了。我不是什么超级英雄,只是人们把你幻化成超级英雄。我们都是普通人,没有什么差别。他们把我们想象成英雄,但我们并不是英雄。

我们可能只是工作比较努力一些,因为我们的生活背景,因为我们的家庭成长历程,可能与其他人有些不同,但我不是英雄。斯皮尔伯格可能是,他拍了很多电影,无论是从商业的角度还是哲学的角度看都非常的好。我会犯很多的错误,我不是什么英雄。

主持人:斯皮尔伯格先生你怎么看?

斯皮尔伯格:非常高兴我和马云有一些共同点。马云先生有非常多的机会了解年轻人,也很多人也希望能够利用阿里巴巴的这个模式,来创建他们自己的企业,创造出更多的价值。这一点上,我还是非常崇拜马云先生的。阿里巴巴意味着更多的责任。

我们真实生活不是非黑既白的。我们讲超级英雄并不是一个纯粹的概念,我们发现人们会祈祷,说明大家都会有软弱的时候。电影和生活的区别是很微妙的,不光是善与恶的问题。电影里面必须善恶分明,比如说有一个人要配得上他善的一面,那恶人就是必须像恶人。生活不是这么简单。有的时候,人们认为生活很简单。有时候电影会把复杂的生活简单化地呈现出来。

年轻人要懂得判断,学会合作以及保持乐观

主持人:你们如果交换角色的话,马云先生你成为一个导演的话,你要拍什么样的电影呢?

马云:我已经是一个电影导演了,我这么多年都在导演阿里巴巴。十年之前,我和我的同事讲,阿里巴巴,还有Alipay,这是我们奉献给世界的一件艺术品。它就是一部电影,它是通过团队合作奉献给社会的作品。我没有把阿里巴巴作为一个企业来看,我觉得它应该一个像电影一样,我来导演它。

主持人:如果你把你的公司认为是一个电影,每个电影都有高潮,那么电影里面的高潮在什么地方?

马云:最终的高潮就是我们生存下来了,而且是非常幸福的生存下来。我希望每一个电影的结局都是有一个乐观的未来,有一个健康的、快乐的结局,这是我所喜欢的。我个人非常不喜欢那些悲剧电影。我希望电影的结局是一个好的结局,看完电影之后每个人都很高兴。斯皮尔伯格的每一部电影,大多数电影都有一个非常好的结局。

斯皮尔伯格:在我们国家,很多人批评我,说我的大多数电影都有一个好结局,都说我的电影太快乐了,结局太好了,但实际上在现实世界,它并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是在这一点,我还是非常坚持的,我喜欢好的结局。

主持人:对于我们很多年轻人来讲,你们两位在你们的各自领域上面都是领袖。年轻人非常的崇拜你们,而且也非常的渴望成功,你们有什么建议给年轻人?

斯皮尔伯格:很多年轻人问我如何成为一个导演,或者如何成为一个电影剧本的编剧,我经常会说你们不应该问这样的问题。实际上,没有人能够阻止你要做什么。只要你有梦想,就没有人能够阻止你。如果你有一个好的想法,就把它写下来,然后看一下是否能够和其他合作伙伴一起,让这个梦想成真。

如果你有一个好的梦想的话,没有人能够阻止你。 当我刚开始进入这一行的时候,很多人都说不行,因为年轻人不可能成为导演。好莱坞是一个非常封闭的系统,很少让外行人进到这个圈里面。当时我被拒绝了很多次,但是我从来不放弃。这也是我要给年轻人的建议一些建议,如果有人跟你说“不”的话,你就去找其他人,去找那些真正能实现你梦想的人。

马云:如果我给年轻人提一点建议的话,我要说的是学会用你们自己的大脑。现在有社交媒体,也有互联网,信息非常混乱,我希望用你们自己的大脑来做一个判断。

第二个就是要找到好的合作伙伴,要与别人合作,因为没有人可以自己成就一番大事业。我们需要有一个好的合作伙伴,需要合作。

第三个就是要保持乐观,每一位英雄实际上都是人,都是正常人变成的,如果有人认为我是英雄的话,那么他们应该看一下我早期创业的时候,那个时候我总是失败。当时我就和你们一样,是街上的路人甲,也不会想象到有一天我会成为今天的这样子。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李程程
李程程

钛媒体记者 |邮箱 chengchengli@tmtpost.com

评论(1

  • 天远 天远 2016-10-20 07:06 via android

    马云粑粑果然生猛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