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幻想王国的迪士尼,借EPCOT乐园在真实世界里“造梦”

摘要: 像迪士尼这样的公司,离开了幻想王国,在真实的世界里它还能做点什么呢?

关键时刻

迪士尼创始人华特·迪士尼临去世那年,表达了一个强烈的愿望,希望迪士尼能够通过娱乐的方式吸引游客探讨人类共生的问题,借以教育公众, EPCOT乐园应运而生。

关键抉择

酝酿10年,正值迪士尼发展的大好时机,迪士尼决定着手实现老华特的这一创新构想,借助世界经济的强劲动力,EPCOT项目运作上马。

应对策略

首先是将EPCOT理念包装完美,游说全球巨型公司CEO,让他们解囊赞助;第二,借助科技大牛,让迪士尼的想象力肆意飞扬;第三,给EPCOT这一面向未来的项目配备更强的趣味性和娱乐性,让EPCOT卓然于世。

策略结果

迪士尼EPCOT大获成功,每年有超过1000万的游客在此游览消费、接受未来科学和关爱地球环境的教育,迪士尼怀揣满满的正能量得意而归,并以此告慰创始人老华特。

新时代的迪士尼应当是怎样的? 一位效力于通用汽车的美国科学家佩吉·法里斯提出了这一举世之问:“像迪士尼这样的公司,离开了幻想王国,在真实的世界里它还能做点什么呢?”

造梦

对此,华特·迪士尼给出的答案,是殚精竭虑地为迪士尼勾画了一个后来被称之为EPCOT(Experimental Prototype Community of Tomorrow“未来社区试验原型”)的全新构想,他说,“对全世界的人们来说,没有什么比找到解决困扰城市的种种问题的解决办法更为重要的挑战了。可我们应该从哪里入手呢,我认为,应当从公众的迫切需求入手,公众需要的不仅仅是治愈困扰老城市顽疾的办法,而且还有在一片崭新的土地上从无到有地建立一种特殊的新型社区。”

不幸,EPCOT构想很快就变成了这位迪士尼创始人的生前嘱托,因肺癌不治,他那波澜壮阔的一生结束于1966年年底。但他造梦人间,将EPCOT留给了迪士尼的后来人!这不是社会责任,却胜似社会责任。EPCOT一方面是为迪士尼的发展创造新的机遇,另一方面也为迪士尼提供了履行其应尽的社会责任的机会。

EPCOT的实现离不开迪士尼娱乐世界的看家本领。

老华特是要迪士尼坚持用其一贯具有的开创精神和独特的娱乐方式,激励观众思考“未来”,具体讲,迪士尼是要用公众能够理解和接受的方式,即用讲公众想听的故事的方式,向公众传递他们所需要的信息。这即是迪士尼的重要责任,也是它对“未来”的保证。

迪士尼人是要让每日涌入EPCOT大门的游客们明白,或者说是用迪士尼的方式触发他们的直觉,从而使他们认识到:“若要让地球上的文明继续存在,那么进步的火苗就要不断燃烧”。EPCOT所创建和勾勒的壮丽景象,离不开每一位游览这里的孩子和老人的理解,如此,每一位游客在离开的时候,都能够怀抱同样坚定的信念,“美好的家园需要我们齐心协力共同维护”。

经过10年的酝酿发酵,老华特的构想于1976年成为即将实现的具体方案:迪士尼决定开发两个各具风格的公园,一个展现世界各国的风土人情和工业发展,另一个则着重刻画“真实世界”里各种事物——能源、食品、健康、太空和通讯。 EPCOT是迪士尼的第一座没有神奇王国的公园,但它与神奇王国相辅相成,让游客在迪士尼世界这块土地上逗留更久,让它成为“世界度假王国”。

追梦

迪士尼公园是一个由人和事组成的有生命的社区,在这个社区中,一个想法无论用多么华丽的词藻加以叙述,用多么奇特的色彩进行绘制,在真实无比的生活面前都要作出让步。所以,要实现迪士尼的梦想,首先需要找钱。压力山大!但是,举世的瞩目和信任给了迪士尼人充分的信心。柯达主席兼CEO科尔比·钱德勒说:“我们一开始就知道要创造能够征服所有人想象力的旅行并非易事。但同时我们也知道,能够接受这个挑战的非迪士尼莫属……EPCOT本身就是赞美人类想象力的赞歌。”

为了获得全球第二大私营公司、即仅排在AT&T之后的通用汽车领导层的支持,迪士尼高层可谓绞尽脑汁。他们想到了通用汽车与迪士尼发展的共同点:迪士尼启动EPCOT之时,正值通用汽车发展处于一个新的转折点,需要规划未来的行动方向。迪士尼对于未来的大胆设想正符合通用汽车关于未来能源的设想。

为此,迪士尼将所有与能源项目相关的模型装上卡车,直奔通用汽车位于密歇根州华伦市的技术中心。宽敞的圆形大厅原本是用来对外推广通用汽车全系列汽车产品的,这次却塞满了迪士尼的从能源到太空的6个展厅模型以及世界之窗中各个国家的建筑外观模型,随之而来的还有几十幅图解,有的图解是1.2×2.4米的大型展板。

展览很成功,1977年12月31日,通用汽车成为EPCOT项目的第一个赞助商。好年景的通用汽车需要保持通用汽车的传统,让其继续在世界事务中占主导地位,赞助迪士尼,使其成为传播通用汽车正能量的平台,两者利益完全吻合。

而说服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的CEO,更有“一跪成事”的动人一幕:曾获得奥斯卡最佳电影美术指导提名的杰克·马丁·史密斯主持了面对该公司高层的说明会,当预想的能源宇宙展馆中恐龙的图像展现在迪士尼故事板上时,杰克突然出人意料地跪倒在故事板前,令在场的埃克森美孚石油的主席克里夫·加文和总裁霍华德·考夫曼大吃一惊。杰克·马丁激动地说,“这就是我们项目中的玛丽莲·梦露!”后来,就连迪士尼的人也说,“虽然需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但我们事前可从来没有设计过这样的环节呀!”

迪士尼也有在500强CEO面前感受正中下怀的经历,当然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在格兰岱尔办公区的一间会议室里,迪士尼欲向卡夫食品公司介绍EPCOT大地展馆的设计概念,卡夫CEO威廉·比尔斯对迪士尼的路演小组吐露了自己的真实想法:“你们来得正好,我们会议室中这9个人,他们每人都负责卡夫的一个重要部门,你们来做的项目,正好是让他们团结起来共同应对挑战的训练,这也是卡夫愿意参与EPCOT项目的重要原因之一。我希望他们能够因为这个引人注目的项目而团结起来,齐心协力地展示卡夫在食品行业的领导地位”。

不时地,迪士尼也会耍弄些小手腕。为了推销EPCOT项目,在得知迪士尼说服IBM未成,但最终结果尚未公布的情况下,迪士尼营销专家杰克·林德奎斯特灵光一闪,“咱们给AT&T的艾德·布洛克打个电话吧,看看下午能否见面”。

那时还没有手机,他们使用纽约州阿蒙克小酒吧的公用电话,迪士尼怀抱希望,让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电话里这位AT&T负责营销的副总裁请他们马上过来,于是,杰克一进门就说“艾德,IBM刚刚告诉我们,他们会在下周一决定赞助的事。这可是你们先发制人的最后机会呀。”“让IBM见鬼去吧!”艾德痛快地答道,“毫无疑问,我们加入”。

老实说,如果没有这些大牌巨型公司的赞助,华特·迪士尼就不会有EPCOT的成功。当然,从20世纪60年代起即与迪士尼合作的几家巨型公司最终都从市场上获得了丰厚的回报,此为后话。

成梦

对于能源和农业,迪士尼EPCOT赞同著名微生物学家雷尼·杜博斯的说法:人类与各种动植物的共生系统意味着创造性的合作关系,人类既不能把地球视为一个生态系统,保持一成不变,也不能把它当作采石场,拿着自私的短期经济借口随意开发,而应该把地球看成一座花园,为开发人类的冒险潜能精心耕耘。这个关系的目标不是维持现状,而是不断推陈出新,推动新现象和新价值持续涌现层出不穷。

无论在EPCOT的哪一个角落,迪士尼的用意都非常明显。在电影《共生》(Symbiosis)中,保罗·嘉宝的世界旅行让大家领略到了技术进步和环境整体以及人与自然之间微妙的平衡;《厨房里的卡巴莱特》(

大地展馆有着当时最大规模的海洋环境——容纳2000万立升海水的“生命海洋”展馆,即尼摩和朋友的海洋;还有空间使命过山车,游客们能真实体验到宇航员腾空而起、飞向外空时感受到的地心引力。大地展馆的“倾听大地”是由卡夫赞助的,其中的乘船旅游项目被认为最能体现EPCOT理念。

一串串小船载着40名游客以0.6米/秒的时速进行长达30分钟的旅行,通过详细的解说,游客们了解到在世界各地充满挑战性的环境中——雨林、沙漠、北美大草原,农业是如何发展的,然后游客们进入一个异常美丽富饶的农业世界,这里有饲养着鱼类的Aquacell充电水池,还有3个主要的生命实验室——“热带”、“沙漠”、“创意实验温室”。

来自世界各地的粮食作物,在这片面积为2787平方米的区域里茁壮成长,算起来总共有约40种不同的粮食作物和16种种植系统,展示出了环境可控的条件下现代农业的潜力。关键的主食如大米、玉米、高粱和土豆一年四季都有种植,游客随时可看到来自全球6个大陆的作物——非洲的凹槽南瓜、南国菠萝蜜、可可树、莲雾以及长自仙人掌的火龙果。

这一切是怎样实现的,难道迪士尼满是科技大牛吗?当然不是,但迪士尼可以请来科技大牛,迪士尼幻想工程创意总监马蒂·斯科拉对这些大牛说:“我们负责讲故事,因为我们来自娱乐界,而你们是科学家,请你们来告诉我怎样完成我们的科学命题。”

马蒂请来的科技大牛包括实现大地展馆农业展的亚利桑那大学环境研究实验室主任卡尔·霍奇斯和他手下的农业科学家,他们在盐土植物研究方面的成就尤其令人瞩目。他们的研究可以追溯到墨西哥原住民阿兹特克人的文明,似乎那些人比任何人都更懂得如何在盐渍地上种植作物。地球上超过99%的水是海水,或者是冰,研发能用海水灌溉的植物在未来具有巨大的潜力。

迪士尼委托卡尔的研究团队研究能够在大地展馆的温室结构中生长的的农作物体系。更有甚者,为了证明其理论,迪士尼请他们在亚利桑那州一个可控的环境中搭建并种植了佛罗里达乘船游览能够看到的三分之一的作物。 游客步行穿过这些景点,他们能够伸手摘到玉米、土豆、美国南瓜、菠萝和莴苣!很显然,接地气的“倾听大地”景点很成功,游客仅仅闻闻这里的味道,就能够兴奋好多天。

成就

感到兴奋的不仅仅是迪士尼的游客,就连帮助实现了这个成功展览的科技大牛卡尔也在展馆开幕后大发感慨,他激动地说,“我突然意识到这对我意味着什么,我已经工作了30年,可从今天(即展馆开馆迎客的那天)起,在这个世界上看到我成就的人比此前30年的总和还要多!”

的确,把自己的故事每天展示给1.5万到2万人,一年下来就是数百万,这么大的影响力可以让任何一位科学家心生畏惧——想象一下,如果你邀请几千人来参观你的实验室,那岂是一个“乱”字了得!

正如老华特所言,“EPCOT的精髓在于,它所创造的巨大激励能够推动迪士尼开拓全新的疆域”。 2015年,EPCOT接待了1198万游客,这在北美的公园游客数量排名第三,在全球游客数量排名第六。

更多妙史趣闻,关注钛媒体微信号:钛媒体(ID:taimeiti)

qrcode_for_gh_99d4be81cba2_1280

钛媒体微信二维码

本文系作者 武杰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武杰
武杰

专栏作者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