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这棵“竹子”,正在试图让知识从碎片化走向体系化

摘要: 知乎像是一棵竹子,从2011年诞生到2015年间,产品结构进化缓慢,但在2016年,知乎产品形态开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好似平地高楼起。

竹子用了4年的时间,仅仅长了3厘米,在第五年开始,以每天30cm的速度疯狂的生长,仅仅用了六周的时间就长到了15米,其实,在前面的四年,竹子将根在土壤里延伸了数百平米。

知乎也像是一棵竹子,从2011年诞生到2015年间,产品结构进化缓慢,但就在潜移默化之间,很多人习惯了有时没事、睡觉之前刷朋友圈、刷微博、刷淘宝、刷贴吧、刷知乎的习惯。对知乎这样一个创业企业,尤其是以知识分享为主要目的平台来说,能和BAT的产品同处在一个消费层级上,是非常可喜的一件事情。

不过,“刷”很大程度上意味着碎片化、时间短、不需要耗费太多精力,朋友圈、微博、淘宝、贴吧其实都是碎片化的存在,对于个人体系化地去梳理自身的知识作用不大,知乎目前来看,似乎想打破这个状况。

知识碎片化走向体系化,内容结构化的提上日程

知乎在9月20日举办了一次媒体开放日活动,周源继2012年第一次回答“知乎团队的路是怎么走来的,知乎未来又将如何发展?”这个问题之后,又在知乎专栏写下了有关这个问题的第二篇文章。

正如周源在专栏文章中所说的,两年前,知乎本来是想构建一起小型知识社区,但随着两年的发展,它已经成了吸引各行业的专业人士形成了中型知识社区 。

这种成长速度是惊人的,不过,如果处理不当只是任由社区随意长大却不进行修剪和控制的话,很容易会降低知识的纯度,让社区环境变得嘈杂。周源在这片文章中说,靠数量和流量的堆砌来换取增长,是对社区成长极其危险的方式。

恰好,在一星期前,知乎也颁布了新的运行管理规范,对六种影响用户体验、扰乱社区秩序的行为进行了明确限制。 这一套管理规范比较严格,被不少人称作是“知乎式管理法”。

回到知识学习的问题上来,人的学习过程绝不是靠几个社区提问就可以满足的。知乎最初满足的使用场景是用户之间的提问和回答,提问者和回答者之间实现了知识共享,但对于旁观者来说,真正的深度学习,是不能用过这种碎片化的刷知乎来完成的,它终究会是一个体系化的深度学习的过程。

也正是如此,周源认为,知乎的长远规划是满足用户对知识分享和使用各种场景的需求。未来的知乎应该更像一个网络,可以消解形式上的束缚,让沟通和交流变得更高效,人与人之间更亲密,并成为人们可以按需使用的基础资源。

周源这个观点是正确的,因为知乎在经过过去四五年的积累之后已经形成了氛围较为浓厚的知识社区文化,内容量的增长的确会带来海量的信息消费,但增长之后,更需要把内容结构化的工作提上重要的日程,以此来适应用户的深度学习需求。

否则的话,如果知乎只是一个社区,那么它对于知识增长不会带来深层次的深入,这样的知乎虽然依旧可在上面愉快的玩耍,但是很难让人看到理想和光芒。

靠问答、知乎Live、知乎书店能否构建起知识体系

知乎构建知识体系的尝试其实主要还是从两个方面来展开的,一个是产品结构和产品逻辑上,另一个则是内容付费和激励机制。

可以说,传统的问答、圆桌、推荐、热门之外,知乎在今年开发出了知乎Live、知乎书店,这样的新功能模块,这种模块其实是推动知识走向体系化的重要环节。而串联起问答、知乎Live以及知乎书店等一系列产品的,正是知乎的“知识经济体系”——也就是值乎、赞赏、付费看知乎Live等一系列有关“知识付费”的话题。

回到推动知识走向体系化这个问题来看,问答、知乎Live、圆桌以及知乎书店其实是层层递进的关系,这恰恰是一个人真正去深度学习知识的正常逻辑:

看一个问答可能只要五分钟,但其中真正有价值的信息含量需要你去筛选,可能其中真正有用的“干货”只有那么一个人说的一段话。

听一场知乎Live可能需要半个小时左右,但是这其中包含的信息有因有果,有系统分析,其中可能干货满满,如果你听了不过瘾,还可以私下和Live的发布人继续深度交流。但正如大学课堂一样,一场Live起到的更多只是引导你去继续深入话题展开学习的作用。

看一个话题圆桌可能需要大半天,其中包含了有关一个大话题的所有小问题和回答,比如说人工智能、星球大战,你可以在其中不断去浏览,看各式各样的问题不能说把一个领域摸透,但最起码可以入门,能够增长一定的见地。

看一本知乎电子书,在有大片空闲时间的情况下,一般一两个小时就可以读完。如果用碎片化的时间去浏览,则可能需要一天或是几天,但是这种学习是系统深度的学习,真正彻底把一件事情前后掰扯弄清楚。最终实现在这个知识领域内的融会贯通。

对于学习知识的人而言,这是真正符合人的深度入学习规律的,人真正要精通一个行业、一个领域,很难只是天天在知乎问答上进行浏览,而是需要把自己的脑海中的知识系统化、体系化,知乎这一整套产品逻辑和架构,恰恰在做的正是这个事情。

当然,一个知识分享体系内一定是有取有予的,除了获取知识之外,对于分享知识的人而言,当然也不能只是免费分享之付出劳动不得到回报。所以,知乎的一整套和钱有关的激励体系正是为了让这样一个知识学习和知识分享的体系能够维系下去。

值乎、赞赏、付费看知乎Live这一整套和“钱”相关的事情,就是让这个知识系统内形成完整的生态循环。一方面知识分享者可以得到很不错的收入,另一方面,知识的获取者可以给分享者提供动力。

其实知乎这样一个架构和体系在今年尝试的过程之中并非没有遇到一些不同的声音。

有人或许觉得,可能专门付费去买一个人的书、听一个人的知乎Live不值得,看问答就够了。还有人觉得知乎的电子书和亚马逊相比,很难有竞争力。

其实有关不值得付费买书看Live这个观点很浅薄,它忽略了时间成本。

因为一个人的思想、知识体系必然是散落在各处的,你去看深入学习马克思的思想理论,可以从他在各个报纸的零散文章中找到一些零零星星很有价值的片段,但是你真正要深入了解马克思的观点和思想体系,还是要用他的《资本论》等一系列专著中去获得,所以在知乎上也是同理。

如果只是看问答,需要自己去花时间概括,电子书和知乎Live恰恰就是把知识系统化的过程,而且这对于时间成本的节约,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有关知乎的电子书和亚马逊相比的问题,其实这也是一个误区,因为知乎电子书和亚马逊的书这本身就不是两种意义上的“书”,前者是把自身在某一个领域的经验专刊化,更像是一个关于某一领域系统研究和学习的小刊物,具备即时性,可以随意拿起,随时放下。

而亚马逊明显是专注于出版物,这种模式重的多,对于短时间内快速学习、快速汲取“干货”而言,知乎的电子书会更具优势。

其实这种专刊化的尝试在目前某些纸刊杂志的身上已经初见端倪,某些综合类都市杂志为了提升自身的专业度和垂直度,在转型的过程之中正在放弃过去的零散报道,采取每一期杂志只针对一个话题,比如说机器人、人工智能展开深度探讨的模式,其实这反映了目前知识学习领域的某种规律。

所以,知乎的电子书可能更多是在各个小的细分领域做出的“专刊”,它更垂直,也更即时,适合在短时间内进行深度的“干货学习”。

关于知乎的价值观,以及知乎未来还将如何前行

按照周源的在那篇文章中的说法,知乎话题索引等功能正在上线,知乎一手在做知识市场,但也在做知识连接。所以目前来看,问答、知乎Live、圆桌以及知乎书店也许只是冰山一角,只要基建做好了,知乎这个知识连接体系或许会成为用户真正可以深度学习的知识平台。

知乎在做的这一系列举动让笔者想起了年初某个曾经短时间内流行后来又短时间内没落的平台。当时业内均把该平台和知乎做对标,一时间知乎的地位似乎岌岌可危,有关知乎发展太慢的一些声音也甚嚣尘上。

这个平台的没落其实这在很大程度上表明,抖机灵容易,但耐下性子来对自身的未来做系统规划,对平台上的知识碎片做系统化、体系化的梳理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而这恰恰是知乎正在做的事情。

从 2011 年到 2015 年间,知乎几乎产品形态变化不大,笔者曾经对知乎有过很多的误解和理解误区。但在2016年,知乎产品形态开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好似平地高楼起。

或许知乎这个这个过程就像是竹子竹子——用了四年的时间,仅仅长了3厘米,在第五年开始,以每天30cm的速度疯狂的生长,仅仅用了六周的时间就长到了15米。但其实,在前面的四年,竹子将根在土壤里延伸了数百平米。

【钛媒体作者介绍:吴俊宇,微信号:852405518,微信公众号“深几度”】

更多商业新知,关注钛媒体微信号:钛媒体(ID:taimeiti)
qrcode_for_gh_99d4be81cba2_1280

钛媒体微信二维码

本文系作者 吴俊宇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吴俊宇
吴俊宇

一个喜欢精神污染的文字民工,个人微信号852405518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